周曙光对公民记者与公民新闻的认识

我想,我是最有资格说公民记者与公民新闻的,因为,我在用我纯朴的动机在实践我对个人媒体的理解,我记录我认为新奇的、有趣的事情,我认为不对的、需要改善的事情。至于我为什么不颂扬那些”美好的”,我每次都用这样的回答:”消息(广告、资讯或情报)的价值在于不确定性和新奇特点。比如,你知道周曙光是男的,狗是会咬人的,然后告诉我这类已知消息,你这条消息对我有价值吗?”所以,我不说废话,只说有(吸引眼球)价值的话,只说愿意负责的话。

一个星期前,有新加坡的新闻学者对我进行电话访问,对我做一个研究。我们讨论一段时间后,她被我一句话弄得大声尖叫起来,她惊讶我把”新闻”二字解构了。我先不如我如何解构”新闻”,我先从最近人们对我的批评说起。

在《沈阳市民讨论蚁力神》的简短视频后面,有人如此评论:

你的新闻能力很幼稚。
你在故意把老百姓的态度向政府头上引导。你说”我觉得政府也得负责“、”赵本山也得负责“这些话,就是非常不中立的态度,这样做 新闻是很失败的。
赵本山是该骂,但是骂他的话不能从记者嘴里说出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报道,才叫真正的新闻工作者

我幸好没承认过我是”记者”,所以我不必遵守记者的行为准则。我只是一个BLOGGER,一个到辽宁旅游的旅游者。我反问了这个留言者一句:”当事人说的话算不算新闻?

好了,我泄密吧,那天我就是这一句话让新加坡的郑佳雯尖叫起来。

是这样的,郑佳雯在跟我讲”专业媒体”和”专业新闻工作者”的特点,好让我知道与”个人媒介”和”公民记者”的区别,她跟我说,专业新闻工作者是这样的:

  1. 报道中的观点要平衡;
  2. 观点要客观,有观点要引用他人观点,借被采访者之口说出来,然后对观点进行取舍,从而体现媒体的观点,媒体从来都是这样么做的,根本未曾客观,没有哪个媒体能得罪广告大客户和所属政党;
  3. 报道要真实,不能像纽约时报的那个总是用”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透露”的手法来制造假新闻的贾森·布莱尔一样造假;

但我的的BLOG如果也算是新闻的话,我经常做一些专业媒体所不容许的方式:

  1. 放到BLOG上的照片有自己的脸,在重庆发布了有自己的脸的自拍照片,在厦门也发布了在事件现场的自拍照片,在沈阳也在视频中露脸,甚至在视频中添加了音乐,让记者们觉得我很荒诞,不像一个严肃的记者;
  2. 不客观,我总是只报道我能接触到的人和事,我不去报道那些我接触不到的官员,我的角度只能从平民老百姓的角度去了解事件,没有刻意去平衡观点,这世界的观点冲突不是我能平衡的,比如,党员和傻逼就是多,社会本来就黑暗,我能在报道中”平衡”地说聪明人和傻瓜一样多吗?显然刻意平衡是愚蠢的作法;
  3. 明目张胆地收受当事人提供的路费,胆大妄为地接受当事人提供的食宿;

在所有专业媒体的新闻准则中,我的网络日志中的多媒体记录资料(文字、照片、视频、录音)只满足了真实性和时效性,其它的要求我都没满足。

所以,我认为,作为个人性质的记录,不需要刻意平衡观点,不需要客观,不需要独立。只需要真实,只需要记录者交待自己在所报道事件中的角色或者位置,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回到那个关键的问题上来,当事人说的话算不算新闻?我当然说算。但这种新闻是不符合客观报道、平衡观点的要求的,我个人认为这的的确确是新闻,或者说,我们不用考虑他是不是新闻,只用考虑当事人说的话能不能当成消息来源和新闻线索。

从几年前的孙志刚事件,到最牛钉子户到厦门反PX再到正龙拍虎,这些网民参与推动社会民主进程的事件,加上我以前讨论过《公民记者是否应该收取当事人的费用》,我的结论是:

在旧的常识里,新闻工作者和受众在政治和社会活动中仅仅扮演旁观者,网络个人媒体(BLOG)、公民新闻、公民记者出现后,个人媒体和读者变成直接参与政治和社会进程,这是非常重要的变化,这应该成为一种新的常识。

至于什么是公民记者,我觉得不用拿记者的专业来说事,只要他的新闻报道不是职务行为,只要他提供的消息是他愿意负责的消息,他的消息无论多么的新奇,多么离谱,都是可靠的新闻和线索。

当然,如果某个个人媒体一枝独秀,也可能形成意见领袖,但由于BLOGGER的多样性,绝对不会被某个BLOGGER形成话语霸权。每个BLOGGER都是可能成为某个公众事件中新闻提供者,所以每个BLOGGER都可能成为”公民记者”,正如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新闻当事人,只是新闻当事人不一定能像BLOGGER有一个传播平台。新闻当事人和公民记者的区别就在于,公民记者是拥有BLOG这个信息传播平台的新闻当事人。

如果你不喜欢公民记者四个字,那换”平民记录者”、”市民记录者”、”草民记录者”或”刁民记录者”吧。

至于什么是公民新闻,那就是由未审查的、独立的、不客观的、多样性的公民记录者提供的新闻,只有观点的多样性,才能更接近客观。

说到个人媒体和公民记者,人们常常会把我和老虎庙翟明磊相提并论,并通常会给他们更多的赞扬。诚然,他们的文采比我好,感情比我丰富,使命感比我强,做事比我严肃认真。而我是用一种娱乐的风格跟他们做同样的事。这些不说,翟明磊以前是《南方周末》的记者,他当然比我更专业,他的文章肯定符合”客观””中立””观点平衡”,老虎庙是做文字工作的,他的文采也很好,很煽情。可是他们俩的文章我就是不爱读,为啥?我读不出惊喜,读不出新鲜,他们的笔调在报纸上看多了。翟明磊现在的BLOG上的文字和他以前发在南方周末的文章没啥区别,他还是按报纸的要求和风格在写东西,追求他的客观、独立、代表民意,避免文章中出现自己的影子和观点。

我一看翟明磊的壹报我就烦啊:说啥”铁骨铮铮,一人独立,欣然在野,哭歌民意”,这人太标榜了吧?还代表民意呢,三个代表也说是代表民意啊。民意这东西,自古以来,无人能代表民意,却有无数人在强奸民意。我只相信有足够多的采样才能统计出民意,我相信每个人未经确认只能代表自己。翟明磊帮助龙泉农民土地斗争,顶多获得龙泉农民的授权,所以他顶多代表龙泉农民,不能代表龙泉官员,更不能代表本公子。

翟明磊和张世和(老虎庙)的文章我不爱读,他们抒情或煽情,说什么”难忘””感伤”,喜欢用叹号,喜欢强调意义,可我这种喜欢快速阅读的人只想尽快的知道事情的六个要素:时间、地点、人物、起因、发展、结局。事件的意义由读者自己来判断就好,作者都代表所有人用辩证法把话说得滴水不漏了,读者想参与互动的热情都没有了。我现在是一看他的新BLOG是说猫啊狗的我就略过不看了。我们都是畜生,在猫狗面前,我们并不显得有多高尚,有啥意义可挖掘?

他们的读者大都是熟悉的媒体圈的朋友,我的读者大都是陌生的同龄人。虽然我的文章写得没他们好,但我的BLOG比他们的BLOG弄得好,留言比他们的BLOG多,各种硬件技术和网络技术的运用比他们熟练,我被采访报道比他们多,批评者和赞赏者都很多,这就证明,我的文章的传播效果比翟明磊和张世和的文章好得多。也证明,客观和观点平衡是不必要的,还证明,数字时代的民主社会需要人们了解新闻行业和技术(A democratic society in the digital age needs people who understand both journalism and technology)--Rich Gordon

我想批评他们什么呢,我批评的是:没有人能未经确认(确认过程就是指投票啦)代表他人。张世和的西部各省考察只代表他所接触的人的看法和他自己的看法,只是我对这个世界形成看法的统计过程中的一个采样标本;翟明磊的龙泉土地斗争也只代表他所接触的人的看法和他自己的看法,他的看法又给我形成世界观的统计过程多了一个采样标本。假如我还能获得更多的标本,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就更接近真实和客观。所以,他们那种试图去代表和”未经确认获得代表权”的作法是被我批评的。

与本文主题相关的结论就是:

  1. 每一个”公民记者”都只是这个世界上的统计过程中的一个采样标本
  2. 推动公民新闻就是推动人们拿尽可能多的采样标本来还原世界真实面貌的统计过程。
  3. 采样标本只需要做到真实,不需要客观和平衡。
  4. 社会不是一两个媒体就能改良的,需要无数的采样标本来普及常识–只有自己代表自己和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的常识。
  5. 如果你也想像我一样天马行空,那么,有空就写BLOG表达你的想法吧,你能找到朋友的。

18 thoughts on “周曙光对公民记者与公民新闻的认识”

  1. 非常同意你的观点“没有人能未经确认(确认过程就是指投票啦)代表他人”。
    另外补充一点,我一点不觉得你文章中提到的另外两个人文章写的比你好。文采这东西是不成熟期(或是幼稚期)才需要炫耀的东西,稍微有点文字的经验,都应该明白弄点文采出来是多么容易

  2. 什么”记者不记者”,你就是一BLOGGER,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你的BLOG提高吸引力,让自己出名,满足虚荣心,增加共匪对你的仇恨.除非国家立法明令禁止无记者证的人不能对不认识的人问话并且把问话内容公布于众,没有记者证就不能用摄像摄影录音等器材记录周围的事情发布于网络上.呵呵,我倒真希望中国法律能有一天细致到如此地步.

    PS,你的BLOG貌似又被屏蔽了.
    但是加个S还是能上的~
    对了刚看了你的视频,有些搞笑,效果不佳.
    另外你的普通话能不能练练啊,家乡口音太重个别时候听不懂你说啥,还有你最近发表的文章可能因为字数太多,里面错别字也多了起来.感觉阅读起来稍稍有点困难.

  3. @ anonymous 呵,公民记者就是你所说的:无记者证的普通人对不认识的人问话并且把问话内容公布于众,没有记者证的普通人用摄像摄影录音等器材记录周围的事情发布于网络上.

  4. 真实的比装逼的活得更长久一点

    翟明磊也是爱自由民主的,说话可能不那么活泼了。他是一个善良人,

    p.s很高兴可以再次直接上到你的blog来。

  5. 真实的比装逼的活得更长久一点,你说明的这一点可能吓着她了吧?

    翟明磊也是爱自由民主的,人严肃了点,说话可能不那么活泼了。但他是一个善良人,我还是支持他的

    p.s: 很高兴可以再次直接上到你的blog来。

  6. 回左拉:关于新闻报道中的文采,我认为是不重要的,也就是说不用作为重要因素讨论,不是你指的“新闻报道中,文采也是不必要”。不重要不同于不必要,完全两码事。

  7. 东北之行确实危险。国安系统的东西们,在道理说不过的时候就会用上惯用的暴力了。这是达致和谐社会的最有效的方法。盛世嘛。

  8. 我支持你,别人说你不够严肃?那些所谓的职业记者,电台怎么不报道真实新闻呢,只是一味的掩盖,支持你.没有报道的人没资格说我们的英雄,时代需要你这样的英雄,我们要看最真实的.蚁力神也好六四学潮也好,我们需要了解真相,我们有这个权利.

  9. 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做吧,既然是为那些被强奸民意的人稍稍的说句话,首先就得做到自己的意见不被强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