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路透社记者Ian的公开信

重要更新:本文产生的原因是因为《联合早报网》把路透社的相关报道段章取义了,在此我谨代表周曙光对联合早报的主观编译外电不负责任的新闻报道方式表示强烈地谴责。路透社的Ian不用负任何责任。以下是事件大概:
———————–我是对联合早报有意见的分割线—————————–

去年外国媒体有一次制造假新闻的事件,那就是《”按摩乳”和”奶猪”的博客门事件》,虽然很多人认为是王小峰不对,但王小峰一句话就置西方通讯社路透社于死地了:”路透社并没有找我查证此事”,所以,这场风波的肇事者算是路透社。现在,又有一件Blogger和路透社之间的事情需要处理,又算是一次BLOG(草根媒体)和专业媒体之间的PK。

在我的臆测中,路透社的记者们拿着高工资,过白领生活,极少需要”出生入死”,为了高效率,写些不查证甚至是瞎编的新闻。

今天,王翔在GTALK上发来一条链接,是联合早报的,我一看,措辞风格怎么跟CCTV和FL G的风格一样啊,一点都不像是路透社的新闻稿,也不像是新闻评论。网上搜索” 收取酬被嘲讽“只发现联合早报的网站上有内容。于是我就准备发邮件给唯一采访过我的路透社记者Ian,问一下是不是他写的报道,并在BLOG上公开此事。

这件事总得有一个人负责,要么是联合早报做假的新闻来源,要么是路透社记者不和我查证就乱写。

那个嘲讽我应该去青海服刊的阮一峰跟也是瞎编,只看孙周武的片面之词也不打我电话求证就信手”嘲讽”,自己都做得这么差,还来批评我收钱不应该。我至少还知道应该亲自去拆迁难民家里亲眼看一眼才写文章。如果都像路透社和阮一峰这样坐在家里写”报道”,我还找当事人要报销路费和提供电脑干吗?我还可以天天呆在家里,学人家阮一峰随便写写文章,甚至可以把和当事人求证的长途电话费给省下来了.

前面的话说完了,以下是给Ian的邮件内容:

亦安,你好,
下面这篇文章的内容是路透社提供的吗?是基于对我一个人的采访得出来的结论吗?
http://www.zaobao.com/zg/zg071113_505.html
写得很粗糙,很不专业,我不能接受下面的内容:

网络给公民记者提供了一个赚钱的市场,但也被一些投机分子所当成是”扒粪”及制造假新闻的平台,他们甚至还向官方索取封口费。涉及这些行为的人,有的是记者,有的是冒充记者的人。

这是这篇报道的作者自己的观点,并且没有任何与我有关的事实依据,这些”未透露姓名的人”和”未透露事件名字的事件”都是为了佐证观点而添加的,与我收取当事人路费被嘲讽一事无关,与这篇报道的标题《报道”钉子户”公民记者 收取酬劳被嘲讽》无关。
我从没制造假新闻,也没有”扒粪”,更没有冒充记者,也从没有和官方打过交道,更没有向官方索取封口费。你也没有打电话或当面问过我如何收取酬劳的事情。

如果这篇报道是你代表路透社写的,我会批评你直到你被路透社解聘;
如果这篇报道是你未采访过我的同事写的,我会公开批评路透社制造假新闻直到路透社公开道歉并赔偿天价损失;
如果是zaobao.com假冒由路透社提供新闻,我想你们应该批评一下zaobao.com制造假新闻。

还有其它不能接受的不实内容:

26岁的湖南人周曙光原本是名卖菜青年,自从以”左拉”(Zola)的绰号开博客,报道了重庆钉子户和发展商拉锯的消息后,他便一夜成名,还被当地媒体封为中国第一市民记者。

首先,我不是博客,也不开博客。其次,我的BLOG不是以”左拉”(Zola)的绰号写的,绰号是别人起的,我并未自称”左拉”。我的英文名字是Zola Zhou,我的BLOG名字就是”周曙光的个人新闻台“或”周曙光的网络日志“,我是用真名写BLOG的网络日志作者

至于下面这段:

他们由外国人权组织及非政府组织传授多媒体报道的技能,好些公民记者也获得当地网络技术发烧友的支援,官方要删除消息,技术发烧友则要保住它们。

也涉嫌做假,也没有事实依据能证明中国的BLOGGER得到外国人权组织的技能传授。我的写作技能是在中国的小学里学到的,网络技术则是通过网络学到的。倒是这篇稿子的作者的写作者技能有可能是外国人权组织传授的,写得很差,完全是为人权组织的观点而罗织真真假假的素材。完全没有事实依据就按自己的预设的观点来组织语言,这不像是一篇包括新闻六要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的新闻报道,也不像是一篇有论证过程和事实依据的新闻评论。

请对以上内容作出解释。但愿你们能证明是zaobao.com联合早报在制作假的稿件来源企图搞臭我。我会先发在BLOG上,然后抄送链接给你和你的同事们。如果你置之不理,我会公开对话录音,甚至去你办公室找你对质。顺便说一下,我和路透社之间没有隐私,所有通信内容会被我记录并作为呈堂证供,请不要对说我不能公开的话。

顺便说一下,我收取包括西宁当事人的费用和电脑设备并不是用于制作假新闻。我没有制作过假新闻。如果当事人的语言和陈述不算是新闻报道的话,我只是帮当事人传播他们的遭遇和故事,帮他们建立网站并努力让更多人了解这些事情。这过程中的文字、图片、视频可以作为法律诉讼中的证据,我只是帮他们在网上列出证据证明他们的境况,这也算是新闻报道吗?一个难民向一个路过的陌生人哭诉他的遭遇也算是新闻报道?我的电话是13467668333,欢迎就任何事向我求证。

附上原文全文:

报道”钉子户”公民记者 收取酬劳被嘲讽
来源:http://www.zaobao.com/zg/zg071113_505.html

  (北京路透电)中国媒体受官方严格管制,但是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却给公民记者提供了机会,他们可以快速上网发布信息,让审查当局措手不及。不过,这些未经过滤的新闻也逐渐成了一种可供交易的商品,真真假假的记者向相关人员索取封口费及制造假新闻,有的博客则通过替民众在网上声冤、替民众购买域名来赚钱。

  26岁的湖南人周曙光原本是名卖菜青年,自从以”左拉”(Zola)的绰号开博客,报道了重庆钉子户和发展商拉锯的消息后,他便一夜成名,还被当地媒体封为中国第一市民记者。

  不过,当他承认确实收过住户的钱,以作为旅费及报道新闻所需的开支,而且那些反映民怨的报道也是收钱的服务后,网络世界所给予他的赞誉,随即被嘲讽所取代。

  对此,周曙光回应称,今年4月他从湖南跑到重庆去报道钉子户,原本是希望提高知名度,好带旺卖菜的生意,在去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有公民新闻和公民记者:”我不要人们把我当成偶像或英雄”。

  网络给公民记者提供了一个赚钱的市场,但也被一些投机分子所当成是”扒粪”及制造假新闻的平台,他们甚至还向官方索取封口费。涉及这些行为的人,有的是记者,有的是冒充记者的人。

  今年10月,就有四个人因恫言要报道政府滥用土地权的消息,向一名地方官员勒索钱财而被判坐牢。

  不过,由于审查单位的手脚不比公民记者来得快,那些未经过滤的消息被删除之前,往往已有成千上万的人看过,因此互联网还是成为人们发声及获取消息的渠道之一。

  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的亚洲部主任文森特·布罗塞尔(Vincent Brossel)说:”人们利用互联网,因为他们无法从传统媒体那里得到想要的东西。”

  文森特·布罗塞尔估计,中国有上百个、甚至是上千个公民记者。他们由外国人权组织及非政府组织传授多媒体报道的技能,好些公民记者也获得当地网络技术发烧友的支援,官方要删除消息,技术发烧友则要保住它们。

更新于2007.11.13 15:17 :Ian发来Reuters的原文链接《China’s “citizen” reporters dodge censors and critics》,并告知被联合早报段章取义了。我得找个帮我翻译一下。

4 thoughts on “给路透社记者Ian的公开信”

  1. ——联核枣报和三脸生火周刊什么有关系吗?

    ——怎么可能啊,根本没关系的两个媒体,传统媒体和平面媒体本来就是死对头嘛。。。

    ——或许平面媒体认识到自己的片面了。

    ——啊,有可能。

  2. 媒体并不了解互联网,但他们以为很了解。 最恨这样不调查不采访不写事实的记者,随随便便凑篇文章。坏了记者的名声。

  3. 看了reuters的报道基本比较客观,不过他们说你如果出名了(卖菜)生意会好点这也太搞笑了。
    zaobao的报道一看就看到了党的影子,而且很偏见。
    别以为凤凰和早报客观,他们后面都有党的影子,不然你说他们到现在还能不被封。
    基本上只有bbc chinese可以看。

  4. 联合早报原来不是新加坡的啊,网站下面的电话全是中国的,难怪那篇文章的意思就像是要搞臭我。
    联合早报网才是他们口中的“是‘扒粪’及制造假新闻的平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