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中文网志年会记录

我得随便写写,我是一个奇怪的人,越对自己有要求的写BLOG的任务,我会越慎重地写,结果一拖再拖,也许就干脆不写了,也装作计划列表里没这事了。也就是说,我是懒人一个。我现在意识到了,我决定随便写写。

在年会间,2号下午到会场现场,结果真被拿来当做文字直播和视频直播的志愿者了,但没来得及测试SKYPE直播方式,也没有把我私人的直播网页检查一下是否能正常工作。结果,第一天我就失职了,第一天没给关注网志年会的外地朋友做直播,IRC频道的直播我也不得力,我不善于总结发言者的每段话的中心思想,所以几乎没怎么在IRC里介绍现场情况。第二天又光顾着玩,没守住岗位,组委会又不好骂我,所以计划明年把直播工作外包给别人,那样就可以在该批评的时候批评了。我很对不起组委会对我的信任,明年一定将功赎罪再去做义工,做好螺丝钉,站好岗。

我在年会前夜见到董璐了,结果发现跟我在网上搜索到的董璐不像,她当然对我有意见啊,我还是那句话,公开道歉才能消除所谓的影响。没PK,一笑而过。

见到了伍岭,匆忙中和伍岭握了下手,伍岭问了张涛在哪就后来不见了,不知道伍岭忙些什么。似乎没人在期间向我竖中指。我在年会会场也没有被人骂,倒是挨打了,被人在背后踢了屁股一脚。想知道那人是谁吗?欢迎留言竞猜。

有人说我在年会现场哭了,我是感叹先发言的张世和(老虎庙)的孤独旅程和悲悲(流浪狗)的孤独,我便说了一句,其实,每个人都是畜牲,都在为生存而挣扎。我觉得,很多人和很多狗一样的渺小而无助,但我们却没有义务去花所有的时间去帮助他们,我们首先要解决的是自己的生存问题。能帮就帮,做一点算一点,不用也不应该认为把救助弱者当成义务。我认为我能理解老虎庙的的感受,见到太多我们无力但愤慨的事情,会让我们慢慢变得麻木而沮丧。老虎庙说的大意是”左右前后不能,只好把枪口对着自己”的话我听不明白,也许指的是面对现实只好选择无力的妥协吧。

不过,我紧张加上感慨,于是声音有些变得哽咽,但眼睛还没湿,不算是哭了。我还没有练出演员的控制眼泪的本领。对了,我本来想说同座的都是前辈和长辈,我应该站起来说话,结果我说错了,如果让老虎庙和北风觉得不舒服,请原谅。

会议第一天,我就组织了杀人游戏,和蔡望勤、张一宁、张二宁、Doubleaf、史航、刘勇等人在避风塘玩,开始我在边玩杀人游戏边压缩上传视频,结果没怎么用心,对不起朋友们。最后一局我认真玩了,并且拿到了杀手牌,很好的隐藏了自己,没一伤亡的情况下完胜。不过,之前有几局,我拿两次杀手牌都无端端被杀,他们宁愿滥杀也要杀我,我死得真冤。我的性格真的有问题,我总是被他们针对。

第二天早上,和蔡望勤、李书航早晨讨论我们对MINI-FEED的处理和生产聊得非常兴奋,于是我和书航从用户角度描述我们对软件和功能的期望,蔡望勤则从技术实现角度和机制设计角度来补充看法。我们聊出一个类TWITTER应用,然后又头脑风暴说到同学录的分布式设计。于是,到了会场后,我于是在屏幕上打广告,邀请一批懂技术的开发者和对网络产品有兴趣和见解的朋友进行头脑风暴式讨论,希望能聊出一些稀奇古怪的单一的应用出来,可是后来场地限制就没能讨论成功。想约上早晨匆忙来瞻仰Joichi Ito (伊藤穰一)的Livid一起头脑风暴,结果他闪人赴约去了。Livid曾说他会做一个BSP系统,希望我告诉他需要的功能,估计他又会当成一个尽可能满足用户需求开源项目来做。我们开开头脑风暴会就会把用户的需求都描述出来,若产品做出来了,那就是一个好产品,谁若想开一个牛博网一样的BSP,就不用再请程序员写程序了,直接用Livid的BSP程序就行了。其实,我构想中的头脑风暴会就是希望大家聊期望的产品,促进用户和开发者之间的沟通了解。

晚上,约好在”万圣书院”和维基百科的人一起聊天,结果我们听毛主席总结年会心得和经验和期望后再去吃饭,我到九点才去万圣书院,维基百科的朋友们都散会了,我们就到”避风塘”开始头脑风暴,13个人在一个不足25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先自我介绍,然后三三两两,聊得非常热烈,非常精彩,真的让人终身难忘。我先和褚移风聊了FEED和生产和处理,然后聊网络应用的分布式去中心化的应用前景,观点都差不多。然后和牛博网的写手”北风”聊BLOG与新闻的看法,北风这个大胡子真的不错,虽然以前在广州和厦门见过他,但都没有多聊。今天跟他一聊,真的获益良多。他新闻行业经验丰富,对我有批评、建议,我和他之间也有争锋,但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得懂,不像那些跟我说教的人一样说些我难以理解的话。我和北风还有时昭一起聊了一个多小时,甚至还聊到了”牛博网使用RSS全文输出会不会降低PV”,但我无法论证”牛博网同时提供摘要RSS和全文RSS供用户选择会增加用户粘度”,所以这个话题没能聊出结果。对了,时昭和北风都认为我应该留在大城市,可我还是坚持认真做点小生意,也许能让自己物质自由。

后来,我们10来个人在各自聊完想聊的话题后开始玩杀人游戏。我觉得玩杀人游戏没有轮流陈述、自由辩论、投票预选、被告人申辩、投票处决的程序不太好玩,但他们都坚持玩只有自由辩论和直接投票处决。玩得不精彩,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生死抉择时刻。

天没亮,5点左右,我们结帐各奔东西了,临走前我们合影留念,期待明年再会。

9 thoughts on “第三届中文网志年会记录”

  1. 哈哈,质量很高的一篇流水账哦~精辟~
    另外,本次年会左右两边的大屏幕抢了台上嘉宾的风头,右边是因为jiwai的即时互动,左边则有zuola同学很即时地配合台上的发言进行相关网页及背景知识的展示。特别是现场展示hoodong.com上的色图,全场惊诧啊~哈哈~
    zuola继续加油哦~

  2. 我又不是来当明星作表演的,不是需要讨好每个人的,有人不喜欢肯定有他的理由:)

    我那件用白线缝钮扣黑色的外套已经穿了六年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