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日离开厦门六月三日回到家乡

六月二日,我上午写了一篇日志后已经是中午了,我去吃了午饭,又去离我住的梦旅人旅舍一百米外的海滩游了一会泳,然后回旅舍收拾行装,准备再去找一个游行队伍就去火车站坐晚上八点开往株洲的火车回家。

在客栈和阿杰和胖哥聊了一会,三点左右,我跟客栈老板婷婷告别,然后胖哥开车送我们到了东渡就无法再靠近市政府了,道路从东渡就开始封锁了。我和阿杰步行去市政府,才走四五十米就突起狂风暴雨,我换上雨衣,冒雨前进,阿杰则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只是带了一个塑料袋来保护他的那个使用黑白胶卷的相机。

我们到的的时候看到市政府门口还有武装警察方阵:

然后去市政府对面的人民大会堂底下找到了N多的警察,看上去多数人已经离开了,现场气氛有点紧张,原来是昨天在下图这个位置的躲雨的市民和警察有了冲突,警察动手打人了,把人们赶下来了,不过没人说有人流血,不过有十来个女市民向一个戴墨镜为首的警察们大呼”道歉!道歉!道歉!”,这种场面我都怕把相机掏出来,不过,我还是偷拍了一些录像和照片,然后我跟几个市民简单了解当天的情况。原来规模比昨天小了些,躲雨时和警察发生了不愉快,还有来自海沧区的市民告诉我,政府在骗人,没有停建,他在海沧区买的房子,5300买来的,现在4000 都卖不掉。

后来我就离开市政府了去火车站了,路上遇到中国新闻周刊的一个谢记者,他告诉我2004年海沧区也发生过一个药厂的化工车间发生爆炸,他当时过来了,但那工厂自己把现场封锁起来了,不让警察和救火车进去。我搜索一下,找到一篇文章《 近两年海沧化工厂事故汇总》,可以和他说的印证起来。他还告诉我他的邮箱收到很多关于拆迁投诉的信,可是他又帮不到这些人,我说让他把这些邮件转给我,我去教他们使用BLOG来为自己说话。

和谢记者道别后,我去火车站很顺利的买到了厦门到株洲的票,晚上19:30开出,我于是打电话约那天来厦门的火车上认识的PLMM一起吃晚饭,后来又接到另一个MM的电话,于是三个人一起吃饭。

在火车上呆了22个小时后,我在六月三号的下午5:20到达株洲,又在汽车站坐到了最后一班开往宁乡的车,再然后和别人拼车打的回到煤炭坝,一路非常顺利。

回到小镇小,在街上吃饭,居然发现涨价了,要六元两个菜了,以前都是五元就能炒一荤一素两个菜的,我才离开不到一个月,居然涨了百分之二十。

BTW:如果你有耐心看到这里,如果你闲着也是闲着,你可以点可以看到我所说的那个火车上认识的PLMM的照片,你还有时间的话,我想请你帮我点一下这个链接中的”点亮”的按钮,现在的值是104,我想知道有多少人会帮我点一下:)就算是统计一下到底有多少人会通过不同的方式看到我的BLOG,需要声明的是,那个参选的图文不是我自己弄的,我又不是BLGBUG用户,不知道是谁让我参加了BlogBus的这个评选。

对了,我回家是为了办一个证件,我弄完了继续会行万里路,还没有成为名利双收的名人并弄到钱回家开店我是不会罢休的。我曾说过可能要干半年”公民记者”,我不会才干一个月就收手滴。

PS:有网友留言告诉我,我的文字功夫需要加强,我知道我的文字功夫确实不怎么样,我拍的照片也很烂,配图选照片也不懂,我确实需要多多用心才能写出好新闻稿。不过,反正我的稿子是发自己的BLOG上,好和坏都算发表成功,暂时还是让我随便玩玩吧,聪明的读者总应该能从我这些粗糙的情报里找一点点可参考的价值吧。当然,欢迎提供具体的如何加强文字功夫的方法。谢谢你的阅读。

4 thoughts on “六月二日离开厦门六月三日回到家乡”

  1. 没有说你现在写得就多么不好的意思,只是大概有这么个想法,意见仅供你参考吧。

    另外,怎样给你捐款?是不是考虑把捐款方式放到页面显眼的位置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