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时代周刊记者跟着我参观广州黄埔钉子户

昨天和陆秀华去广州黄埔钉子户的绿房子参观了。上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新闻采编怪例,他们就想看我这个“公民记者”是如何工作的。

第一次见到陆秀花女士是在重庆最牛钉子户的现场,她在现场只是举着声援吴苹的纸,人家问她家是一个什么情况,她回答说不说她自己的事,她只是来声援。

后来了解到,她家在广州黄埔区文冲社区,也就是离文冲船厂和广州石化厂不远的地方。因为广州要建地铁五号线,所以她父母家的房子要被动员拆迁,由于地铁只是在地底下,她家的房子也只是临时征用作为施工场地,她认为有人想趁机把他们从这块将来会升值的地上赶走,所以给她很低的补偿价格让她迁走,大约是2500元每平方,而周围房子的价格都到一万三了。

引用其它媒体内容:

房主陆秀华告诉记者,这栋楼建于1982年,共两层,面积约170平方米,一楼是杂货店,二楼是甜品店。经营铺子成了一大家人的主要生活来源。2006年7月,由于施工需要,陆家面临拆迁。陆秀华说,有关部门给出的补偿标准大大低于陆家的心理预期。“宅基地房屋有产权部分补偿单价2500元/平方米,有产权首层商铺以2800元/平方米补偿”,陆家认为,这个补偿价与附近商铺补偿价格有差距。双方多次谈判未成,一直僵持到现在,而周围的邻居大多已接受了补偿,离开了。2月6日,为施工方便,工地派出工人建起围墙,将小楼围了起来。

她家的小店,他父母就靠这个小店维持生活。她家的在前些年的城市化进程中搞了家转非,反而吃亏了,不能像其它村民一样拿到丰厚的村里的分红,所以他们就靠这个小楼的一楼的小店来维持生活:

她家的房子涂成了绿色,绿色的窗外就是地铁施工场地,她家的小店已经没有什么生意了:

我站在楼顶自拍,可以看到长长的地铁施工工地:

小店这是陆秀华的两位姐姐,她们正在吃中饭,

陆秀华是她家的新闻发言人,努力在外头搞社会活动,和记者报料,甚至跑去重庆声援重庆最牛钉子户,还跟其它拆迁户交流维权经验,现在看来,她的社会活动有有效的。有以下媒体报道了她家的情况:

《“黄埔最牛钉子户”补回商铺方能生存?》

《广州“钉子户”打出条幅声援重庆“最牛钉子户”》

《黄埔最牛钉子户补商铺方能生存?·房产频道·南方网》

《“黄埔最牛钉子户”补回商铺方能生存?(本地媒体的大义凛然哪里去了 …》

《探访黄埔区“最牛钉子户” 不满补偿坚持冷战-新闻中心—焦点深圳写字楼网》

《黄埔最牛钉子户:“史上最牛钉子户”灵魂附体-地产资讯-房地产门户搜房网》

《黄埔”牛钉”:说我们是钉子户是侮辱》

《陆秀华:说我们是钉子户那是侮辱_网易新闻中心》

《大洋网- 城市指南- 广州黄埔:“史上最牛钉子户”灵魂附体》

《黄埔“牛钉”:说我们是钉子户那是侮辱_新浪广州房产_新浪网》

《拆迁补偿拟上升一成”黄埔钉子户”望和平解决–广州视窗新闻中心》

5 thoughts on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时代周刊记者跟着我参观广州黄埔钉子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