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群众挂横幅示威声援荔湾区龙津东路钉子户

上个星期六下午,支持潘伟业的广州人纷纷来到龙津东路的破房子前声援潘伟业。许多路过这里的行人都停下来看墙上的文字、标语和大字报。在前几天,就 是5月8号,由于法院称要在这天强拆潘伟业的房子,所以很多围观的人把这条路堵得水泄不通,以于有防暴警察也来了,他们担心事态扩大。在这一天,支持潘伟 业的几位老头老太主动派发一封致荔湾法院院长的公开信,称广州市荔湾区法院强拆民房违反宪法,动员所有被拆迁的人们团结起来共同反对掠夺式的拆迁安置补 偿。这些老头老太中有一位很值得尊敬的老头,他叫蒲靖宇,他熟悉法律和现实层面的操作手法,他采用写公开信的办法而不是大字报的办法,这样就无法被政府诬蔑为“非法出版”之类的派发传单。他们印了三万份,不知道发出去多少份。

星期六下午,广州市北京路高第街的声援者们做了一个宽约四米,高约六米的大白布写上蒲靖宇老先生创作的“民意值千金,强拆伤人心,争利失道义,积怨 何其深。”,引来路过此地的公交车司机都忍不住探头看一下,更让无数行人驻足。虽然大家都知道在中国的环境下,贴一个标语发一份传单是要冒多大的风险,这 是挑战真理部的啊,这会给他们的和谐社会的宣传工作带来难度的。但这些刁民们顾不了那么多了,房子和家园都没了,要誓死守住自己的祖屋,都已经是亡命之徒 了,如果还怕官差抓他们,那才奇怪了。

还有很多声援者在房子旁边的围墙上写下支持潘伟业的话。有一个自称是网易的人在拿着比我的相机大的相机在拍照,我就觉得奇怪,难道网易和湖南红网、 新华网、人民网一样有了政府授予的新闻采编权可以雇佣有执照的记者?然后他说他只是拍照片给网易。我是没有记者执照的普通公民,我可不敢冒充政府认证过的 记者,那样弄不好会像兰成长一样被打死的。

我看到他们在墙上写字,我也想写了,考虑一下,就在众目睽睽下写了。我的字写得很丑。估计网易的那个人也拍下我写的过程了。图片在这里:

我没写过激的话,我就用红笔在墙上写了一句“Weblog就是个人新闻台,大家都来写网络日志吧”, 然后留下了一个网址: https://www.zuola.com/weblog/ ,后来想了想,我要陷害新闻浪,我就写了新浪的地址: http://blog.sina.com.cn/zola/ ,后来想了想,然后又在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写”字,意思是动员路过此地的人写写这些不平的事情就是帮助别人,也是帮助自己能有一天享受到一个真正和谐的 社会。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会武功的人可以路见不平拨刀相助,不会武功的人也可以仗义执言出言相助,行侠仗义并不是会武功的人的专利。我希望看到我的文章觉得有意义的人帮我转发一下,也可以评论一下说说你的想法,发掘一点可娱乐素材的同时让人们在享受娱乐的同时传播一点“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天下兴亡 我的责任”的理念,让更多人拥有社会责任感,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主张“不谈政治”是可悲的。

龙津东路为什么会弄得这么僵呢,这个叫潘伟业的四十多岁的人怎么会变成一个老头子一样的人呢?他为什么已经坚守在自己房子里三年了呢?新浪网有一个报道介绍了大致情况: 《广州市民不满拆迁补偿守破旧老宅3年》,从我拍的龙津东路照片专辑也可以看出这些破房子与房子背后的摩天大楼形成的巨大反差,巨大反差背后就是巨大的利益,人人都知道,若把这些旧房子拆了,盖上商品房就可以赚大钱了。不过,据说这些破旧的西关大屋是文化遗产,趟栊门是西关大屋的标志之一,钉子户潘伟业就是凭坚固的趟栊门和三个煤气瓶与法院誓死抗争了三年。好几次法院的人要来强拆,他都不肯出来,并且打开煤气拿着打火机要与房子共存亡。我帮他把所有的证明法院和建设局违法的的文件都用数码相机拍下来了,并且放到了我在GOOGLE相机里建立了一个专辑叫《广州荔湾区龙津东路最牛钉子户》,里面有一张最搞笑的法院做的假文件,文件尾部的荔湾区人民法院的红公章压住的时间是二OO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这份2005年11月28日签发的强制执行拆迁通知书的内容却是责令潘伟业、霍明、霍元、霍碧君、李少奇、霍应雄六个人在11月3号前腾空房子。我不知道法院是先斩后奏呢,还是他们做强盗不够专业?《疯狂的石头》里的那三个坏蛋都知道不专业的坏事不好干,他们法院虽然做强盗不够专业,但做法律文书应该是很专业的吧?

我拍了下了广州群众群众声援示威支持荔湾区龙津东路钉子户挂上大标语的场面:

6 thoughts on “广州群众挂横幅示威声援荔湾区龙津东路钉子户”

  1. 乱讲,视频没有被删除呢。是你在看视频的时候切换回非代理访问方式吧?
    点击视频播放按钮前要取消代理服务器直接访问互联网。

某人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