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志愿继续记录社会新闻

好久没写日志了,这段时间遇到许多常人遇不的事情,比如有人跑到我们小镇上的菜市场去找我,还好我在菜市场真的卖过菜,有人认得我,然后这位老人家找到我家楼下,然后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帮他上访申冤;有新疆的老同学在报上看到我的名字,找到一个重庆的叫“冬季向日葵”的女孩,然后从她那里问到EMAIL,然后发来EMAIL跟我联系上了;新疆的杨亦去他老婆的河南老家,结果他老婆的堂兄也是一个愤青,也知道我的大名;长沙的一个曾因为闲着没事就把我的BLOG浏览了一遍的MM到新公司上班时发现她的同事也知道我的大名,看过报纸上对我的介绍;中山有一位公司的老大也是一个愤青,也想和我疯狂一把;广州的一个拆迁户联系上我,他说他花钱请来烂仔帮他守住已经插上国旗的房子来防止黑社会来捣蛋;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的阿姨打电话请我去参观村上730亩良田全被征用的壮观场景;福建省福州难民给我发来长长的文章向我描述他的遭遇;深圳的陈建波挂念家乡望城县的乡亲们的安危,希望我去关注一下,今天那些乡亲终于被黑社会打了,可我已经到了舟山市,我只有把潇湘晨报的记者的电话给他,让他报料给报社。

面对这许多的事,我想冷漠也不行了。我只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法律程序是肯定要走的,我也鼓励他们在家中放一些石灰或滑石粉来预防被黑社会袭击,有社会关系也要尽量用,有钱的话连烂仔也要请来看家。我呢,就趁机搞搞全国旅游好了,还可以借机拜访各界知名人士,还可以跟人家聊聊OpenID、个人媒体、web2.0这些概念呢。

5月3号,我决定去舟山了,于是准备去长沙买火车票的时候顺便约见一下伍岭的同事陶妙如老师, 很幸运的,陶老师有空,于是我在五四青年节这天,在同升湖边和陶教师还有伍岭老师聊了三个钟头。聊些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这两位老师不太赞同我的观点,跟我有不同政见,他们认为政治这些东西是有钱人的事,而我认为政治就是身边的琐碎事,跟任何一个人都有关系,被侵权也是政治,维护权益也是政治,跟同事相处也是政治,和人家交换观点也是政治,有观点有主张就有政治,政治不是大雅之物,而是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俗事。后来他们不跟我讲这些了,觉得我像幼儿园里的人。改讲赚钱,伍岭还建议我去找吕欣欣、徐易容、朱辉龙、王微这些老大谋一份IT行当的职,我想像不出来我这个野习惯了的人怎么还可能习惯朝九晚五的穿西装上班。我觉得我还是先不卖菜了,去全国各地旅行一下再老老实实的结婚生子好了。我还是会像阿甘正传里的阿甘一样记得自己的梦想的。陶老师则建议我帮她卖她的书,她写了一本叫《让爱智慧》的书,是把她的BLOG里的内容印刷成书的,里面有她与学生还有其它读者互动交流的内容,算是中国比较早的Blogger出书的先行者吧。陶老师建议我到学校里推荐师生买这本书,我倒有了一个想法了:反正我的BLOG被GFW了,我把被GFW的内容印成册子也可以卖啊,被GFW的内容可是一个卖点啊,再说,我的BLOG里的留言内容肯定比陶老师的BLOG的留言多得多,三年来我的BLOG有9163条留言和692篇文章,要印出来估计也有蛮厚呢。我的书要是出来了,我一定要便宜卖,一定要鼓励盗版,还要鼓励人家把这种书放在卫生间或茅厕里读或用来擦拭其它部位。

告别了伍岭和陶老师,我在汽车南站买到了5号到杭州的票,5号上午去长沙的宝南街买到了伍岭和Calon用的黑莓手机,不过他们用的是Black Berry 7290,我买的是黑莓7230,才250元。5号晚上坐了一晚的车,6号到到了杭州,再转大巴很顺利的到了舟山,见到了我的委托人 :-)

我决定继续写BLOG,做全职Blogger,以个人身份做社会新闻,实践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至于经费,上次人们赞助我的钱还没花完呢,还有3800元左右呢。若哪天帮人家维权成功,说不定还有更多赞助呢。

PS:本文写于舟山,天亮后坐船去上海徐汇区。有空就去若邻网参观参观,我还是wealink.com的VIP呢,他们寄了VIP卡给我。有没有上海的同志想请我吃饭呢?再过几天我去广州,有没有广州的朋友想跟我聊天呢?或者,有没有上海的朋友需要我帮你们捎东西到广州的朋友那里?如果有,那就给我来电话吧。134-67668-333

4 thoughts on “我志愿继续记录社会新闻”

  1. 不错的行动,注意安全,最好是不要预先流露自己的行踪,事后再写出来也不错,这样我们才能看见一个长期的ZOLA

HARRY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