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了Calon和伍岭

上周五在长沙和伍岭Calon碰了头,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Calon。他上次还笑我和伍岭两个湖南人居然跑到杭州去见第一面。这不,明明我们三个Blogger都属于长沙地区,要碰头其实也不是难事,我们几个人在网上写BLOG几年了,住得其实也不远,可一直没找着机会碰头,这回终于小聚了一下。Calon比我帅,居然也没有女朋友,伍岭比我老,也没有女朋友,还留了胡子,据他说当天晚上就会被父母要求剃掉胡子应付第二天的相亲,于是我抓紧机会拍了几张伍老师的留胡子的照片,很酷:

上图是用那个三星相机拍的,自带一个拍特效的功能,可以拍三栏照片。下面这张是Calon跟我对拍时拍的:

我是土包子,他们两个是知识分子,于是我就趁机会问他们一些古怪问题,我问了半天不没有弄明白艺术和文学这两个词是什么,Calon回家后还写了日志帮我补课,可是我悟性低,我无法得出一个结论,我决定不再向任何人问艺术是什么,我就把艺术和文学当成唯心的概念好了,艺术要么无所不在,要么就根本不存在。也不管文学是什么,至于什么我只管用自己习惯的方式来表达就行了 语言和文字是用来表达的,只要表达够清晰就已经足够了,只要说得清楚,骂得过瘾就足够了。

到是伍岭认为改革是自上而下的观点与我不同,我一直坚信改革是自下而上的,历史上的农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就是一个典型的自下而上的改革。自上而下的改革就是以英雄的判断来改变众多民众的发展方向,也是就是,有一个拥有强大权力”英雄”为民众中的”大多数”作出了一个判断,但这个英雄如何实现判断的高效呢?我们是否需要集权的人替我们作是非对错的判断而牺牲我们个体的利益?我没有精读过哈耶克的书,我只是直觉相信哈耶克的观点。

伍岭和Calon居然都用同一款黑莓的大屏幕手机,看上去很好玩,没有拍照之类的花哨的功能,支持JAVA,可以用来看电子书,可以安装Oprea Mini和Gmail客户端,屏幕又够大,有26个字母键,打字速度肯定比一般的手机快,用来写短信或写BLOG肯定不错,电池待机有七天,居然只要七百来块钱,我也想去弄一个这样的手机了。 Calon还给我们分析了3G为什么会在中国尽早推广的几点原因,好像是中国政府承诺在2008的时候让外国人在中国用上3G吧。若真3G了,我们以后打电话就用掌上电脑的SKYPE和Gtalk来打电话好了。在我看来,3G到来之前最好把出现比锂电池更好的可移动的电源,以后若稀奇古怪的3G应用涌现后电池可能会不够用。

Calon说话声音很小,一看就是斯文人,写的日志包括IT、通信、哲学、文学、艺术之类的话题,BLOG有书香剑气煮酒论史软硬挨踢互动娱乐等栏目;伍岭是教数学的高中老师,BLOG有食者性也就证明他是一个会做饭的好男人,他的数学捌 栏目里的东西我看不懂,我只以前读书的时候只做做几何题不会做代数题,三角函数是一窍不通,极限和什么积分我是到现在也不明白讲的是什么,也没打算回头再学了,因为我的生活中总是用不上这些数学知识。如果哪天要用数学知识了,我再被逼学点数学知识吧。晚上分手的时候我们合了一张影,照出来后伍岭对我说,这照片看上去是我们两个黑社会老大带着小弟。嗯,以后跟他们混,我肯定不会亏,三人行必有我师,可他们从我这学不到东西,他们能不亏嘛。:-)

5 thoughts on “见到了Calon和伍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