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拆迁和打家劫舍有什么区别

幸亏杨武会武功,不会武功的其它拆迁户就倒霉了。 在QQ新闻上看到《广东佛山300户居民家中被人洗劫一空》,暴力拆迁和打家劫舍有什么区别? 若不是那帮保安们忌惮会武功的杨武,恐怕早就如同重庆珊瑚村一样被强拆了

对了,《南方周末》上面有一篇报道,叫《那十五天发生了什么》,说了一些重庆”钉子户”事件内幕,我也 曾想登上那座最牛的建筑来声援吴苹他们,我没有实现这个目标,但另一个人实现了。他就是昔日的战斗英雄今日的珠海难民陈风强()先生。《南方周末》报纸里有提到:

郑洪透露,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拆迁户赶到现场声援,其中有个珠海的”钉子户”还跑到杨武的楼内,要挂幅标语。有个人甚至喊出了极端的口号。”我们当天晚上就查清了他的身份,但只是对他帮助教育。”

那十五天发生了什么》英文版本叫《Fifteen Days in Chongqing》 :

Zheng Hong said that various relocated families came from all over China to offer support. A “nail householder” from Zhuhai even went inside Yang Wu’s house and wanted to hang out a banner. One person even shouted out extreme slogans. “We determined his identity that night. All we did was to educate him.”

报纸在这:

珠海的拆迁难民陈风强亲口述说的视频在这,他高度赞扬了重庆政府没有采取暴力行为从而避免了一场惨剧 :


重庆政府是理智的战斗英雄陈风强评论最牛订子户事件

搞笑的是,陈风强先生的赞扬对比另一个重庆本地Blogger描述,形成残酷的讽刺:

重庆南岸区珊瑚村正在发生暴力拆迁事件四月 16th, 2007 by limazi

[2007年4月15日 重庆珊瑚村 李麻子独立报道]4月14日晚上,重庆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天天630》播出了一则新闻,大意是说,南岸区某施工地,几名拆迁工人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进行高空作业,这种缺乏基本安全意识的行为,应该予以批判。
  家住珊瑚村76栋1楼的周建(化名)第二天中午看了这则新闻的重播,他顿时感到这个世界很荒诞。画面中正在拆的那栋楼,是附近的珊瑚村73栋,被摄像机拍下的,明明是强行闯入的拆迁者,同时,他相信电视机前的每位观众都能像他一样看得清楚,在那些砖头碎石向下掉的时候,这栋房子里还住着多户人家。
  据另外一位珊瑚村居民王先生说,同一天早上,一群来路不明的人在8点左右撬开15栋顶楼铁门的锁,开始”干活”。楼下,60多岁的秦光华与老伴缴水电费路过,见此情景,表达了心中的不平–里面还住着人就开始拆房,谁叫你们拆的?随后出来一人,与秦光华起了争执,并给他一拳,将他的嘴打出了血;老伴徐光秀则被推倒在地,她事后回忆:”如果不是看见我脸色发白,他可能还会上来给我一脚。”
  ”花衬衫、光头、龙图案的文身。”王先生这样形容打人者的样貌,让我一下子就联想起了电影中的黑社会马仔。
  在没得到充分证据前,我并不能下结论说在珊瑚村拆迁事件中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介入,但我在这里必须要提到的信息是,在我国,将拆迁工作交给地痞、流氓和黑道来干的情况,是绝对存在的(关于这一点请参看《南方周末》2007年7月12日的文章《警惕城市开发中的黑社会潜流》)。
  更严重的暴力事件发生在1天前,也就是4月13日。家住74栋4楼的53岁残疾老人曾庆华与家住70栋6楼的两姐妹(姓名不详)被人强行从家中架出,家里的所有东西被搬空。
  曾庆华被架走的时间是在早上9点左右,大约40个身穿无编号作训服、未出示任何证件的人将74栋楼围住,用绳子拉出隔离区,十几个人冲上楼,将曾庆华逼到阳台。曾慌忙之中企图跳楼,却被从5楼阳台攀下来的人扯了进去。他们将曾庆华架到楼下,途中,有人见他”不老实”,又从背后给了他一拳。疼痛难忍的曾随后被送到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是第9-10肋骨断裂。
  用得着以抓犯人的方式”抓”一位残疾老人吗?珊瑚村居民们的原话是:”当时上百人在场,都是人证。”这种阵仗,被他们解释为”杀鸡吓猴”,这么一搞,接下来的搬迁不敢不从。这些人还可以证明,在现场的人群里面,还有南岸区房管局局长、开发商大连万达集团的领导与区政府信访办的主任。
  在自己的屋子被清空两个小时之后,曾庆华收到了一份《强拆通知书》,这份盖着南岸区人民政府公章的通知书,落款日期是3月19日。
  针对这样的程序颠倒,周建说,整个珊瑚村的拆迁程序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去年8月底选土地资产评估公司时,珊瑚村居民没有看到任何书面通知,只有100 多人收到居委会的口头通知去投了选票,可选票总共只有50多张。被”选中”的评估公司于9月20日向珊瑚村每位居民书面通知了评估结果,要求每户人都在上面签字。
  11月初,拆迁公告贴出,要求67-77栋的居民在11月12日-12月12日期间全部搬迁,逾期不搬的,进行强拆。
  12月初,拆迁公司进入。
  去年12月到今年4月期间,房屋拆除以极不人道的方式进行着。周建住在1楼,2楼的住户已搬走,强拆者就将2楼的落水管敲破,让水漫到1楼,故意整他。除了敲破落水管,还有断电、揭房顶、掀阳台等等花招,反正就是要逼人生活不下去从而搬迁。
  在一次小规模的冲突中,居民们收缴了三个强拆者的工作证,居然发现三张不同编号的工作证上的照片都是同一人,名字也全叫”张红”,但上面没有任何公章。
  如此混乱的拆迁景象,至今没有一家媒体跟进报道,我们只能从《重庆晨报》上查到去年5月万达拿下珊瑚村地块时的新闻《大连万达40亿元改造珊瑚村》,从这篇报道中可以得到的有效信息是:这块地是商业用途,珊瑚村现有3400多户居民,居民将分阶段拆迁。

后记:
  以上是我前往重庆南岸区珊瑚村做的独立报道。接下来,我需要做两件事。
  1.建议珊瑚村的居民申请blog,通过网络,自己报道自己的事。
  2.尽可能使用我在媒体中的人际关系,将这些内容传播出去,最终希望它能得到主流媒体的报道。我不知道在杨家坪钉子户事件尘埃落定后,外地媒体还会不会对重庆的这一桩暴力拆迁事件给予关注,但我要试一试。我一直都相信互联网在这方面的能力,这回也要亲眼看看,世界到底是不是平的。

(配图:大连万达集团获得CCTV2006年度最佳雇主称号)
(作者Limazi的邮箱:[email protected]

流离失所的人们在哭泣,家园破碎,我接到了十来个难民求助电话,可我无能为力。人们也许指望有一个力挽狂澜的包青天,期望自上而下的改革,可是,我不相信个人的力量能够改变世界,我只相信自下而上的改革,我只相信群众的力量。我希望我将来所做的事,是有价值的,对自己有价值,对社会亦有价值。期望每一个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够理解我,并且能够在心情足够好的时候关注一下我将做的事。如果你觉得我很无聊,请马上漠视我的存在。

我决定半年不卖菜了,我去学习相关的法律,去帮拆迁难民建立自己的BLOG,去为他们提供法律支持,还要努力参加各种各样的吸引眼球的娱乐活动,努力炒作自己成为一个娱乐界和IT界的双栖明星,只有我成名了,我才可以在这样一个”和谐社会”里安居乐业,甚至还能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这个世道显然国不泰民不安。也许进军娱乐界是一条不归路。也许从此不再卖菜了,但我希望能像阿甘一样,始终不会忘记自己的初衷和梦想。但愿我不会孤独。

3 thoughts on “暴力拆迁和打家劫舍有什么区别”

  1. 聪慧过人勤思好学富于理想特立独行脚踏实地善言践行前程远大的家伙,你卖不卖菜算个啥,但是卖菜相当地娱乐啊。可惜没机会看到,不然可以把看煤炭坝在卖菜的左拉作为下一个的旅游风景呢^_^

  2. hi,其实政府是lm大家都清楚.你或者我们所能看到的所能想到的政府一定都清楚也明白该如何解决,为什么不去解决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政府能做的是保持各利益集团间的平衡,没有所谓绝对公平.弱势群体还是弱势群体.我觉得人还是要现实一点.日子还得过,大多数人想要更好的生活.言论不是面包.若干年后你回头看看,你会觉得自己这样折腾对别人没有什么很大的意义.请删除该留言,我也没想发出来.请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