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美国之音记者采访(电话录音)

我的电话公布在网上,很多人可以很方便的找到我。美国之音也找上我了,我接受了电话采访,但后为有人告诉我,接受美国电话采访是会被当成政治犯的,我想,这是什么年代的事啊,再说,他们采访难道会陷害我?所以,他们没有告诉我正在录音,我也没有告诉他我在录音。昨天BBC电台打电话给我时,我知道他们在录音棚跟我讲话,可是我忘了录音BBC的音了。
对方的录音在这, 这里的22点的时候有我的录音,我听人家说的。
我的录音在这:ftp://ftp.zuola.com/US_CN.WAV
他们的文字在这:
http://wenjie1988.blogspot.com/2007/04/blog-post_5957.html
他们的报道也没有什么问题啊,是我要表达的想法。不过,这篇文字估计是三天前的采访的结果,上面的录音是昨天的,他们的相关稿子没出来 ,电台节目倒出来了。

VOA记者: 燕青 华盛顿 2007年4月3日

中国重庆“最牛钉子户”事件在中国国内和国外都受到了广泛的关注。这一事件传播速度之快,引起人们关注的程度之高,与它在网络上的曝光率有直接关系。

在重庆钉子户事件的发展过程中,1981年出生于湖南、没有正式工作的
周曙光自费从湖南到重庆,在他的个人网站上义务现场报导事件的最新发展。周曙光的报导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很多网民对他勇于踏出这一步表示支持。

中文部记者通过电话找到了周曙光。他对记者说,中国政府对网络通讯管制得很严,但是网民也是不屈不挠的,包括使用用各种服务器。

*突破官方防火墙*

星期二,在钉子户事件发展的重要时刻,周曙光的报导却不能顺利地让网民看到。周曙光在4月2号的网上日志中写到:“我回到网吧,陆续接到电话说我的网站打不开,还有来电询问 是否和解。我全力检查,发现就是zuola.com/weblog/这个路径被政府的防火墙屏蔽。看来我真的成名了,连国家网络防火墙都来过滤我的网站内 容。虽然知道迟早会这样,但这个时间让我发不出稿子,很让我恼火。我于是用代理上线发稿子,总算上来了。”

在周曙光看来,中国不可能再继续闭关自守,网络和其他传媒已经不再是全部封闭的了。他说:“这是一个拉锯战,政府他们可能会让一点,然后我们这边就进一点;当然我们这边一直在‘顶’,顶到它退步为止。”

周曙光说,现在中国各地,这么“顶”的人有很多。

*周曙光:民主不能靠施舍*

对中国社会的未来和国家政治体制民主化,25岁的湖南青年周曙光持有乐观的态度。他在网络日志上写到:不去努力,怎么就知道不可能?他说,很多人对现实感到悲观,但是也没有做出具体的努力。

周曙光说:“不管我们能不能享受得到,我们还是要去做。民主是要靠自己努力的,不能等别人施舍。”

周曙光说,中国社会要变,这是无疑的。他说:“肯定会有变化的!至少我可以让它有一点微弱的变化!你看,这次我不是已经让它有变化了吗?!”

*周曙光:要给故事划个句号*

重庆钉子户事件已经接近尾声。周曙光说,在回老家之前再见钉子户主吴苹最后一面,了解一下和解条件方面的问题,给这个故事划上个句号。

总部设在美国的中文媒体博讯的总编韦石说,网络的发展和其在社会中起到的作用史无前例。他说,网络的出现给很多人发表自己言论的机会,并且让很多人都能让尝试一下自己的梦想。

韦石表示,政府的管制越是严,普通民众要发言、要表达自己观点的欲望就越强烈。中国政府不允许老百姓有组织地集会,但是网上的论坛让大家有一个等同于集会的机会。

美国之音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哈哈哈,我长笑,我豪情满怀。笑完了我就该回家卖菜了。欢迎赞助我卖菜所需的启动资金。

10 thoughts on “我被美国之音记者采访(电话录音)”

  1. 我觉得VOA不先告诉你并获得同意就录音是不对的,有违新闻操守。不能因为是在中国采访就降低标准。但是你录音自卫是正确的做法

  2. 真心觉得你没必要跟那个大XX扯上关系,不要把事态严重化了。自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你是一个斗士,但没必要做个烈士。何必半路把自己烧进去了。你真的不知道以前的案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