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维权户事件进入僵持阶段

政府宣布4月10号前必须达成协商,否则强拆。现在吴苹和政府进入了僵持期,记者也越来越少了,他们都不会耗在这里等十天,只有我在不时在工地周围转来转去,昨天那些贴小字报的人都没了,他们昨天贴的东西在一夜之间被揭走了。 

我自从28号晚见过吴苹后,就没打电话骚扰过她,我以为打电话跟她说她也不会坦白的跟我说。我下午试探性的打了一个电话,结果正是她接了电话,我自我介绍后,她问我是不是那个戴眼镜的,我说是,但我不是媒体的,我是独立的网志作者,我可以把她想表达的内容的传达出去,问她能不能单独见面聊聊,她说一个星期之后可以,她说记住我的电话了。看来,她了解到南方都市报上的相关报道了,也对我有印象了。可是,在现在这个僵持阶段,我能做什么呢?各位路过的朋友,告诉我怎么办好不好?

  • 去调查重庆其它区域的拆迁情况? 
  • 我在一个星期之后应该对她问些什么问题呢?如何设计提纲?
  • 什么情况下我可以撤出?

24 thoughts on “重庆维权户事件进入僵持阶段”

  1. 1、没有太多必要去调查其他区域的拆迁情况,大家都了解而已,感兴趣也仅仅因为这个太典型;
    2、如果真的有机会接触到其他地区赶来的维权户,那么这种采访会对你这次的blog形式的采访产生的深度和力度有极大的帮助;
    3、对吴萍的采访,如果你脸皮厚度可以,不妨尖锐一些。从各方的信息来看,这个女人很多地方很不一般,而这里边应该有这不同寻常的意义。这些不同寻常的意义,你去网上找找就知道了。
    如果你可以直接面对当事人时候将这些问题能问出来,并得到真面回答。那么这些猜测正确或者错误,都将对这个事情最终的意义产生极大的帮助;
    当然,不排除吴女士因为情绪或者迷惘而因此结怨与你,这个作为采访者不可不察;
    4、如果可以,我们期待你能坚持到这个4月10日这个时间,并一如今天的新闻能将这期间的细节呈现给大家面前。
    当然,这只是一个观者的期待。

  2. 看样子ZF出手了,小心啊,你也是出头鸟啊。别让暴力黑帮毁了你!如果可行,可以帮助吴苹搜集对手的证据。就像新加坡的笑三少说的,抓住要害!

  3. 首先把嗓子弄好,然后养精蓄锐,不要10天之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和一帮记者抢新闻。

    可以继续采访附近的居民,另外可以补一下法律和行政方面的知识,到时候也许对采访有用。

    这个事情告一段落了就可以走人了,其他的事情不用期望这次能够搞定,目的要清晰。如果10日之后还要拖个十天半月,还是先靠赞助撑着吧,大不了我把准备买相机的钱打给你。如果之后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那么可能是在玩拖字诀,还是回来再说吧。

  4. 我的建议:
    1、假如可能,你住的离阵地近一些,这样每天的往返就不会累
    2、多与户主联系
    3、与记者见面时要注意考察他们的真假
    4、搜集的资料不要随身带,要积累一些就马上放到安全的地方
    5、手机多开一个号,这个号只有你觉得特别的人才能知道
    6、如果阵地那里有申诉的人,就听他们说,多听少提问,但是要学会引导他们的话题,包括和吴苹的会面
    7、如果附近没有申诉的人,那么就尽量到其他区看看,但是要小心尾巴
    8、人在阵地在,孤岛消失的那天才是你撤走的时间

  5. 可能是想让更多人淡下来,接下来几天你可以约上你朋友,叫他们带你参观下重庆,也可以整理和了解些重庆其他地方的拆迁情况,我也希望你能关注下我们现在重庆南坪珊瑚村的拆迁情况,其实遭遇和吴萍也有很多相似地方,比如我们此次拆迁听证会也纯属走过场,我们连自己应该的申述还未完,主持人就直接关了音响宣布结束了.现在情况也一样楼房还有人未搬走,旁边的房屋已经开始拆了,阻断了2个路口,还不时派人去还住着人的楼上东敲西敲,甚至于电视,电话,网络全断了.现在连正式评估的报告我们都未见到过,居然就张贴了拆迁公告,至于开发商以什么价格补偿我们,我们都不清楚.我们这个位置也是属于南坪的商圈中心,开发商是在这里修建商场,宾馆,电影院和购物中心为主,轻轨设计线路也会从这里经过,是南坪最繁华的地段.我们这里的居民很希望你能向我们伸出援手,在这里也对你的这种寻求真相的精神表示敬佩,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吃火锅!

  6. 我现在住在离维权户大坑不到三分钟路的地方,开房间的名字不是我的。
    我要睡一个懒觉,看能不能让嗓子好起来。我明天可能编辑视频文件整理一个耐看的视频,也可能去重庆南坪珊瑚村看一下。我觉得多个孤立的点应该相互联系起来才能展现一个比较清晰的面。这些事情应该不是孤立存在的,应该是一个普遍现象。

  7. 这事情很难办,等你感到不安全的时候就要撤出了,中国太大,媒体受控,今天他们可以引用你的报道,明天就可以批判你的行为!

  8. “笑三少”在前面的BLOG里的留言,可以供你参考。

    ====
    笑三少 道:
    2007年 3月 31日, @ 3:16 下午

    致Zola的几点建议

    你好,我是新加坡的笑三少。关注你的报道己经连续好几天,既为你所取得的“成就”而赶到高兴,同时,也为事态的进一步发展而略有担忧。以下是我的几点衷心建议,不当之处,请勿介意。

    我先假设Zola和部分现场的记者、所有闻风赶来的维权者以及网络上的广大同情支持者(包括我在内)为同一条战线;那么,我们的直接“对手”便是重庆当地的少数贪官污吏以及和他们勾结在一起的房地产商。基于此,建议如下:

    第一,“敌我”双方力量对比不平衡。目前暂时来看,我方占据上风,但主要是占据了“舆论”上风。不知Zola和其他朋友有没有注意到,在我方占据了 “舆论”上风的时候,我们的对手基本上消失了。之所以这样,因为“敌我”力量本质上并不平衡。也许我们的对手在政绩上一塌糊涂,但是,他们从政经商多年,深谙在中国的为官为商之道。如果说他们还有性格上的特长,那么便是,“忍耐和等待”。只要实质的权力还在他们的手上,他们就愿意一直拖下去。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全民皆知的地步,尽管每拖一日,他们都会损失一笔金钱(特别是房地产商)。可是,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的对手心里很清楚,只要手上的权力还在,总有一天,他们还会卷土重来。

    第二,我方必须严守界线,不要让对手抓住把柄。对手在忍耐和等待的过程中,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我方有人失去理智,言行过激(特别是有任何反党反政府的言行)。所以,我方切勿因为一时热血,而把事态上纲上线,甚至把矛头指向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失误(注:有很多现场的西方记者可能就会利用这件事情丑化中国,不要被他们利用)。切记切记,事情一旦政治化,便是对手最佳出击之时,也是我方失败之日。

    第三,Zola什么时候撤出,其他在场维权者什么时候撤离?可以预料,整件事情不会持续多久,因为我方“耗不起”。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我们的对手下定了决心打持久战,对整件事情“不理不睬不闻不问”,那么,大家觉得杨武能够一个人在“孤岛”上支撑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两年?Zola一个人又能够在重庆呆多久?等媒体偃旗息鼓,老百姓都关注累了的时候,谁又能预料我们的对手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呢?

    第四,要解决第三个问题,就必须先回答一个问题,我方的目标是什么?如果说Zola的目标就是获取当事人的第一手资料/声音,还广大人民一个真实。那么,我觉得Zola的目的在见到吴萍之后就已经结束,可以回家了。如果说Zola的目标是为了帮助当事人得到一个公正的结果,或者至少揭露我们对手的丑陋面目,那么我不得不说,现在离目标还很远,Zola很可能需要在重庆呆上个十年八年。为什么这样说,我们来分析一下中国的执政风格便会明白。首先,在中国,需要把这件事情合理解决,必须上级出面干涉,当地政府出面协调。然而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算上级政府有心解决,他们也不会在风头浪尖上下达强硬的行政命令。道理很简单,倒不是因为政府爱面子爱到“输不起”以至于不愿意为民办事,而是既得利益者担心过早“屈服”会给全中国成千上百万更多的利益损失者这样一个错觉,让他们误以为只要敢对着干,就能赢。一旦草率处理,势必在中国广大的利益损失者之间形成星火燎原之势。其次,这件事情还没有影响到哪个强势集团的“仕途”,也还不足以作为强势集团之间互相攻击的筹码。这样说,现在强势和弱势双方都在看热闹。我们对手的对手在等待我们的对手犯错误,我们的对手在等待我们犯错误,而我们在等待什么呢?所以说,如果我们在等待我们的对手或者其他有权力的一方给出一个交待,近期内是不可能实现的。

    第五,如果我方希望能进一步扩大成果,就必须获取中国政府的支持。我注意到我方从始自终都在利用法律作为盾牌自卫,我觉得这还不够,这样做正好中了我们对手打持久战的陷阱。首先,法律本身并不能解决问题,执法力度才是关键,而中国的司法制度决定了整件事情必须先由重庆当地的执法者处理。这样一来,我们根本无法保证当地执法者目前所处的立场,以及他们本身的正义感到底有多强。其次,法律本身就是一个很哲学的事物。你可以站在一个角度去理解,我可以站在另一个角度去理解,如果敌我双方对法律的了解出现了偏差,又该让谁去维护此时的司法公正呢?所以,与其用法律自卫,不如用法律去攻击对方,引蛇出洞,迫使对方露出破绽,尽早解决问题。我觉得,当前可能采取的办法有:1)收集对方所有做出的有妨碍中国司法公正的证据。不要怕麻烦,对方每说的一句话,都应该有录音记录。对方所有留下的现场,都要有照片记录。包括,对方派出的跟踪人员,公共场所未经许可安置的摄像头,对方任何的粗暴行为等等。如果有条件,可以收集对方是如何欺骗早期搬迁用户的证据。证据可以少,但必须充分。2)起诉目前我们的对手已经犯下的错误。迄今对手所犯最严重的错误就是把吴萍的旧屋变成一个孤岛,断水断电。应该针对对手犯下的这个错误穷追猛打,起诉他们谋财害命,为迫使屋主搬离不惜切断屋主生活来源。这个错误,值得我方在司法程序上大炒特炒,直到炒得对手坐不住,忍耐不住跑出来继续犯错误。3)起诉对手破坏党和胡锦涛同志所提倡的建立和谐社会的宏伟目标。这个话题,也值得我们大炒特炒。吴萍除了强调法律就是后盾,还应该强调,我们维权户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在意个人利益,除了为了维护中国的司法公正,我们还是为了维护党和胡锦涛同志的号召。我们认为,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既是老百姓配合党和政府的一个过程,也是党和政府与老百姓协议共商的过程。以重庆房管单位和一些房地产商为代表的利益集团,置党和胡锦涛同志的号召和指导方针不顾,为了个人的私利,不惜在协商为完成之前采取极端手段,完全破坏了建立一个和谐社会最起码需要的的上下级之间的尊重。他们的行为,本质上是反党的。4)起诉我们的对手故意拖延时间,使问题悬而不决,导致海内外媒体产生了大量猜测性的报道,有些甚至影响了中国在海外的形象。以胡锦涛同志为首的中共党中央近年来为了在全世界树立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与全国人民一道做出了不懈的努力。然而,正值举国人民共同努力之际,正值奥运行将举办之际,正值两会结束之际,正值十七大即将召开之际,正值《物权法》通过之际,以重庆房管单位和一些房地产商为代表的利益集团,为了私利,置国家形象不顾,拖延事情的处理,给中国的形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形象。他们的行为,本质上是反国家的。5)我方本着共建和谐社会的主体精神,愿意尽早恢复和对方的协商。我方愿意拿出最大的诚意,同时也要求对方拿出最大的诚意(包括手续齐全,证据齐全,协商过程公开化)。如果因为对方单方面诚意不够而导致协商再一次破裂,我方不负任何时间上拖延的责任。

    最后,祝Zola平安,祝吴萍杨武早日成功。

  9. =====笑三少 道:
    2007年 3月 31日, @ 6:17 下午

    没想到对立的一方这么快就沉不住气,看来我对他们的为官之道实在高估的太多。现在连美国的CNN都放弃了伊拉克战事的部分新闻转而对这件事情进行跟踪报道,如此的浪尖风头,对立一方还是不愿意“忍耐等待”做出单方面强制性的决定,看来,吴萍夫妇胜利有望。

    我现在就担心在接下来的10天里面,吴萍夫妇被迫接受和解。因为万一如此,一切舆论风向标就会改变:说明吴萍夫妇如此折腾还是“刁民”为了自己的钱,而非出自正义的要求。

    倘若吴萍夫妇继续坚持信念,把目标放在打压不正之风上。那么,我觉得,以吴萍夫妇为代表的房产维权者一定能赢。为什么?因为对立的一方素质太低,根本沉不住气。

    我现在重点谈论一下10日后强制拆除的不可能性。第一,如果10日内吴萍夫妇走正规法律程序向重庆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不服从原判的上诉,那么,根据中国的司法程序,强制拆除的命令在二审下来之前无论如何是不能被执行的。那么,吴萍夫妇至少可以赢得1个月的时间。第二,正如吴萍所说,她不愿意打官司,因为过去打官司的经验让她意识到打官司并不能有效解决老百姓的问题。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假设吴萍不走第一条路,而采取“杨武坚守房屋”的“无赖”办法(倘若真走这条路,那么则是中国当前法律制度的悲哀)。试想想,重庆一个地方政府敢当着全世界人民的眼睛,当着美国欧洲日本新加坡香港无数海外媒体的摄像头,把还有人在的房屋用推土机铲掉吗?答案显然是:不敢。

    我个人估计吴萍夫妇会走第二条路。如果真如此,我最大的担心就是,重庆当地政府会借机以杨武妨碍司法执行为名将行政事件转为刑事事件,将杨武逮捕。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吴萍夫妇将会非常被动。因为他们既没有向法院提出上诉,又没有服从行政命令,处于一个里外不是人的境地。到时候不管房子会不会被拆,杨武可能都处于下风。

    所以,我总觉得,吴萍夫妇是时候采取一些主动的措施了。可以尝试从控告对方“谋财害命”入手,指责对方强制将当事人房屋断水断电形成孤岛而无法进行正常生活。现在的房屋作为一个最有利的客观证据,在法院受理期间是不能被拆除的。否则,便以公然毁灭证据妨碍司法公正再次控告对方。至于下一步怎么办,既然对方沉不住气,我方就来拖延时间,等待对方的下一个错误。我想,对方肯定是因为因为海内外媒体对这件事情的严重关注以至于受到了上级很大的压力才做出如此仓促的决定的。既如此,必有一疏。

    ======

  10. 重庆火锅不能再吃了,实在太辣了,喜欢的话回成都再吃吧,我喜欢成都的,正好。
    4/10恐怕也是烟幕弹,楼主不能一直耗下去,还是按自己的时间表比较主动。

  11. 既然暂时闲着没事儿干,Zola何不去给吴萍当几天电脑家教?
    以zola的电脑水平,教吴萍上上网,作她的电脑顾问什么的应该是小菜一碟.
    利用你的电脑知识来帮助她,又有机会每天近距接触吴萍,应该是件一举多得的好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