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出了名就会有人怀念,人死了就会有人悼念

我的高中同学,娇妹子,班长大人,英语翻译,在宁波结婚生子,过上了小康生活,我订阅了她的BLOG保持联系,昨天我告诉她我的名字出现在南方都市报了,于是她说我是她的偶像了,并且托她在广东的朋友买了一份报道了我的报纸给她寄去收藏。呵呵。。真好玩。在她优美的笔下,我似乎当年就是一文学青年,看过很多小说,会为赋新词强说愁,我真的很怀疑,我当年真的如此有情调吗?那时的我,似乎就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傻小子,只知道踢球,还弄一个“矮脚虎”Zola的洋名字,天天踢球,为了踢球还特意理光头,还被校长训话,还被班主任穿小鞋。我出格是出格了点,可还好没做什么坏事。我做人的品性跟我写的字一样,写得虽然丑,但笔划还是中规中矩。
人出了名就会有人怀念,人死了就会有人悼念。不过,我暂时不会给关心我的人悼念人机会,我还没娶老婆呢,还有好多好玩的事等我去玩呢。

对了,如果有人要介绍我的话,无论是媒体还是BLOG,拜托采用这张照片。愤青周曙光 ,介绍的中文文字资料在这,英文文字介绍在这,官方网站在https://www.zuola.com ,欢迎把我捧成娱乐界的草根明星,我应该是实力派的明星,我成为明星应该是必然的,本站六百多篇文章是我三年来写的,思想和见地还是有的,网站所有界面细节也是我自己做的,在年青人中间绝对有吸引力,更多卖点在这里有介绍,欢迎媒体采访,欢迎找我拍广告或代言IT产品,本公子绝不代言药品和保健品。本公子电话是13467668333.

ZOLA
[ 2007-3-30 16:16:00 | By: 湘江女儿 ]
原文链接:http://www.7m8.cn/user1/Isabel/archives/2007/33357.shtml

https://www.zuola.com/weblog/
这是ZOLA的网络日志,目前他成为用BLOG跟踪报道国内维权事件第一人,只身前往重庆报道”最牛钉子户“事件。我被他的勇敢和个性魅力折服。
我从来不追星,然而,就这样一个成为我偶像的人,竟然就是我高中的同学。

记忆中,在那个清涩的年龄,我们都是叛逆的人。不同的是,我内心叛逆,但行为规矩;而他,有种浪子味道,敢想敢做。然而,我们依然还是好友。
兴趣相同的地方,就是喜欢诗词。于是,我贪心地要了他那本用很薄的白纸剪裁用线装订好的本子,因为很显得很有“古典韵味”。ZOLA很大方的给我了(不过,那个时候他不叫这个名字,这是他在我们班足球队里的名字)。这个本子成了我抄写古诗文的绝妙载体,而且是和古人一样,竖着写的。保存了很久,也许现在还在家乡某个角落的故纸堆,因为每次清理,我都不舍得丢。

《简.爱》是我借给他读的,后来被严厉的班主任老师撕毁了,因为他在上课的时候偷看课外书籍被发现了。他一向都不入老师眼的,那个老师也不入他的眼。他经常挑衅那个老师,最终达到了要被清理出户的程度。

《呼啸山庄》,很破烂,是他借给我的。后来好象没有归还给他,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很会下棋,那时候,课间休息我们都画五子棋,他下遍“天下”无敌手。而且同学纷言,他能够在让人几子的清况下把别人打败。

后来,他好象还没有毕业就愤然离校了,我们很君子式的同学关系也中断了。

记忆还是比较清晰,依然记得我们曾经清涩充满棱角的脸。现在,BLOG上他的面容还是显得那么”铁骨铮铮”,桀骜不逊,还赢得了一大片粉丝。
他的行动激发了我全身的热血,让我回想斗志昂扬的当年。对镜自览,清涩的脸慢慢地显得柔和,唯一隐藏不显或者是消逝的是当年咄咄逼人的锐气。

我以柔和的方式容入了社会,而他,以刚硬的态度质疑并挑战着这个社会。

我相信我可以平稳地生活下去,而他,自然要直面人生。于是我只能提醒他注意安全。毕竟,象他这样直言直语的人,而且是为弱势群体呼吁,会遭到相关人士的格外“关注”。

希望他平安!

16 thoughts on “人出了名就会有人怀念,人死了就会有人悼念”

  1. 嘿嘿,“我们都是叛逆的人”,你信吗?
    总有一天,当年的学生干部、团支书、党员,都会企图让我们恍然大悟:“我们都是叛逆的人”!不同的是,他们“内心叛逆,行为规矩”!
    其实我很愿意相信他们。这说明暴政的支持者连一个都没有。到了那一天,暴政就该结束了。

  2. 曙光:

    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就要全面投入到高考复习当中了,我也不会在你这里留言了(今天多说点,希望你不见怪),再说我还要写书更没有时间。注意安全,保重。

    我支不支持你的全部主张另说,你的行为我支持的。至少你帮我坚定了计划去湘西或者湘南地区帮助贫困学生的想法,回头时机成熟了你愿意同去我叫你。

    我没有开通paypal,我老了,不知道怎么把它跟visa连系起来。我不捐钱给你了,我捐书吧,更像我不是。《DMMT》你不用还我或者买本新的还我了,我这里还有签名本的《让爱智慧》,你下次来长沙提前一天通知我吧。

    BTW:我现在周五下午到周六上午休假,你也要来长沙的话争取周五过来,我们还可以邀上calon一块喝酒,我家够大你不用担心去住旅馆。

  3. silvia,你不会是指这个吧?“甚至有的还将这场“拆迁纠纷”当成了一场自我表演、赚取受众眼球和同情心的“盛宴”,很少看到有媒体对事件理性的分析、客观的报道,以及对事件报道造成的舆论膨胀所作的克制疏导。”

  4. 致Zola的几点建议

    你好,我是新加坡的笑三少。关注你的报道己经连续好几天,既为你所取得的“成就”而赶到高兴,同时,也为事态的进一步发展而略有担忧。以下是我的几点衷心建议,不当之处,请勿介意。

    我先假设Zola和部分现场的记者、所有闻风赶来的维权者以及网络上的广大同情支持者(包括我在内)为同一条战线;那么,我们的直接“对手”便是重庆当地的少数贪官污吏以及和他们勾结在一起的房地产商。基于此,建议如下:

    第一,“敌我”双方力量对比不平衡。目前暂时来看,我方占据上风,但主要是占据了“舆论”上风。不知Zola和其他朋友有没有注意到,在我方占据了“舆论”上风的时候,我们的对手基本上消失了。之所以这样,因为“敌我”力量本质上并不平衡。也许我们的对手在政绩上一塌糊涂,但是,他们从政经商多年,深谙在中国的为官为商之道。如果说他们还有性格上的特长,那么便是,“忍耐和等待”。只要实质的权力还在他们的手上,他们就愿意一直拖下去。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全民皆知的地步,尽管每拖一日,他们都会损失一笔金钱(特别是房地产商)。可是,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的对手心里很清楚,只要手上的权力还在,总有一天,他们还会卷土重来。

    第二,我方必须严守界线,不要让对手抓住把柄。对手在忍耐和等待的过程中,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就是我方有人失去理智,言行过激(特别是有任何反党反政府的言行)。所以,我方切勿因为一时热血,而把事态上纲上线,甚至把矛头指向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失误(注:有很多现场的西方记者可能就会利用这件事情丑化中国,不要被他们利用)。切记切记,事情一旦政治化,便是对手最佳出击之时,也是我方失败之日。

    第三,Zola什么时候撤出,其他在场维权者什么时候撤离?可以预料,整件事情不会持续多久,因为我方“耗不起”。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我们的对手下定了决心打持久战,对整件事情“不理不睬不闻不问”,那么,大家觉得杨武能够一个人在“孤岛”上支撑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两年?Zola一个人又能够在重庆呆多久?等媒体偃旗息鼓,老百姓都关注累了的时候,谁又能预料我们的对手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呢?

    第四,要解决第三个问题,就必须先回答一个问题,我方的目标是什么?如果说Zola的目标就是获取当事人的第一手资料/声音,还广大人民一个真实。那么,我觉得Zola的目的在见到吴萍之后就已经结束,可以回家了。如果说Zola的目标是为了帮助当事人得到一个公正的结果,或者至少揭露我们对手的丑陋面目,那么我不得不说,现在离目标还很远,Zola很可能需要在重庆呆上个十年八年。为什么这样说,我们来分析一下中国的执政风格便会明白。首先,在中国,需要把这件事情合理解决,必须上级出面干涉,当地政府出面协调。然而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就算上级政府有心解决,他们也不会在风头浪尖上下达强硬的行政命令。道理很简单,倒不是因为政府爱面子爱到“输不起”以至于不愿意为民办事,而是既得利益者担心过早“屈服”会给全中国成千上百万更多的利益损失者这样一个错觉,让他们误以为只要敢对着干,就能赢。一旦草率处理,势必在中国广大的利益损失者之间形成星火燎原之势。其次,这件事情还没有影响到哪个强势集团的“仕途”,也还不足以作为强势集团之间互相攻击的筹码。这样说,现在强势和弱势双方都在看热闹。我们对手的对手在等待我们的对手犯错误,我们的对手在等待我们犯错误,而我们在等待什么呢?所以说,如果我们在等待我们的对手或者其他有权力的一方给出一个交待,近期内是不可能实现的。

    第五,如果我方希望能进一步扩大成果,就必须获取中国政府的支持。我注意到我方从始自终都在利用法律作为盾牌自卫,我觉得这还不够,这样做正好中了我们对手打持久战的陷阱。首先,法律本身并不能解决问题,执法力度才是关键,而中国的司法制度决定了整件事情必须先由重庆当地的执法者处理。这样一来,我们根本无法保证当地执法者目前所处的立场,以及他们本身的正义感到底有多强。其次,法律本身就是一个很哲学的事物。你可以站在一个角度去理解,我可以站在另一个角度去理解,如果敌我双方对法律的了解出现了偏差,又该让谁去维护此时的司法公正呢?所以,与其用法律自卫,不如用法律去攻击对方,引蛇出洞,迫使对方露出破绽,尽早解决问题。我觉得,当前可能采取的办法有:1)收集对方所有做出的有妨碍中国司法公正的证据。不要怕麻烦,对方每说的一句话,都应该有录音记录。对方所有留下的现场,都要有照片记录。包括,对方派出的跟踪人员,公共场所未经许可安置的摄像头,对方任何的粗暴行为等等。如果有条件,可以收集对方是如何欺骗早期搬迁用户的证据。证据可以少,但必须充分。2)起诉目前我们的对手已经犯下的错误。迄今对手所犯最严重的错误就是把吴萍的旧屋变成一个孤岛,断水断电。应该针对对手犯下的这个错误穷追猛打,起诉他们谋财害命,为迫使屋主搬离不惜切断屋主生活来源。这个错误,值得我方在司法程序上大炒特炒,直到炒得对手坐不住,忍耐不住跑出来继续犯错误。3)起诉对手破坏党和胡锦涛同志所提倡的建立和谐社会的宏伟目标。这个话题,也值得我们大炒特炒。吴萍除了强调法律就是后盾,还应该强调,我们维权户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在意个人利益,除了为了维护中国的司法公正,我们还是为了维护党和胡锦涛同志的号召。我们认为,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既是老百姓配合党和政府的一个过程,也是党和政府与老百姓协议共商的过程。以重庆房管单位和一些房地产商为代表的利益集团,置党和胡锦涛同志的号召和指导方针不顾,为了个人的私利,不惜在协商为完成之前采取极端手段,完全破坏了建立一个和谐社会最起码需要的的上下级之间的尊重。他们的行为,本质上是反党的。4)起诉我们的对手故意拖延时间,使问题悬而不决,导致海内外媒体产生了大量猜测性的报道,有些甚至影响了中国在海外的形象。以胡锦涛同志为首的中共党中央近年来为了在全世界树立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与全国人民一道做出了不懈的努力。然而,正值举国人民共同努力之际,正值奥运行将举办之际,正值两会结束之际,正值十七大即将召开之际,正值《物权法》通过之际,以重庆房管单位和一些房地产商为代表的利益集团,为了私利,置国家形象不顾,拖延事情的处理,给中国的形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形象。他们的行为,本质上是反国家的。5)我方本着共建和谐社会的主体精神,愿意尽早恢复和对方的协商。我方愿意拿出最大的诚意,同时也要求对方拿出最大的诚意(包括手续齐全,证据齐全,协商过程公开化)。如果因为对方单方面诚意不够而导致协商再一次破裂,我方不负任何时间上拖延的责任。

    最后,祝Zola平安,祝吴萍杨武早日成功。

  5. 我没有捐钱给ZOLA,这很正常,我想将我的钱捐给那些贫困的人或身有残缺的人或者是环保事业……ZOLA的勇气行动值得我们学习,我也认真思考我的勇气与行动需用在那些我认为有意义的地方去。每个人的处事心态都不同,我在这里我得到有很多启发……无论是“吴杨”事件还是ZOLA的Blog用来报道事件产生很多人生观价值观,很多人用IQ与EQ在领略着~

    我是一个环保主义分子。我希望大家关心的是气候变化环保问题。近日报道的中国冰川面积缩小了3248平方公里,将会导致河流枯竭、水荒发生。还有最近的四川的旱灾问题,美国一天内有65个龙卷风问题。我们应该环保节能爱护地球,救救这个地球!

    请看你们有1分钟时间看看我的环保主题QQ空间:

    http://user.qzone.qq.com/369598116

  6. 一直在关注ZOLA,情不自禁地写了一篇文章,只想表达自己的看法,没想到遭到别人的非议。内心很不爽,但尊重人家的言论自由。很有意思的是,这篇文章居然是点击率最高的,达到了88人。出乎我意料,有点借名人上位之嫌。我决定把这篇文章从我BLOG中删除,回归我平静的生活。
    snow 道:

    2007年 3月 31日, @ 11:24 上午
    嘿嘿,“我们都是叛逆的人”,你信吗?
    总有一天,当年的学生干部、团支书、党员,都会企图让我们恍然大悟:“我们都是叛逆的人”!不同的是,他们“内心叛逆,行为规矩”!
    其实我很愿意相信他们。这说明暴政的支持者连一个都没有。到了那一天,暴政就该结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