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年就这么来了

我的春节似乎要过完了。

大年三十,早上八点多吃过饭就和父亲去最远的坟上香。那坟是祖公的,是老爸的太公,也就是老爸的爷爷的老爸。那坟太远了,在杏村水库附近的山里,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走的路上,我突然悟到了为什么人们俗话中用“断了香火”来指没有男子后代了,原来中国传统文化中,女孩子会嫁到别家成为别家的人,男孩子会继承家业还要逢年过节给祖宗上香,如果没有男丁后代,那就确实没有人会供奉祖宗并给祖宗上香了。

中午回来,吃了午饭,到了三点多的时候,父亲又带我去后山上的其它祖辈的坟上上香,每座坟前点上三根香一要红烛,烧一把打有铜钱洞的钱纸,放一挂鞭炮就完事了,父亲还叨念着让祖宗保佑我早点发财早点结婚,还说什么保佑我家出宰相。

傍晚的时候来了两个人,说是要邀我爸一起去乡政府讨工资去,原来枫木桥到洞庭桥这段水泥路我父亲也去修了,工钱没给,人家答应大年二十九给,结果乡政府的人推说测量的人算错了,50多立方的工作量只能算成30多方的工作量,故意拖欠农民工工资,今年拿不到钱,这一拖就得到明年的年三十了。结果到了那乡干部在乡政府附近的家里,却没有人在家,父亲又不愿意去乡干部的老家闹得人家过不了年,这薪水暂时是讨不到了。父亲说乡政府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人们都不相信乡政府的人。原来基层有个P民主啊,最低国家领导人都不得民心,怎么选出来的?

除夕晚上看电视,没什么好说的。

大年初一,早上起来被父亲喊起来吃过早饭,没什么事又继续睡觉。午饭也没吃,睡到下午一点多的时候来了一个同村的小学同学,只好起来。跟他聊了会天,聊了聊一起卖菜的事,坐他的摩托到街上转了一圈,没什么好玩的,又回家了。回到家里,看到打花鼓的人正在我家里吹拉弹唱,我听不懂他们唱些什么,拿起相机胡拍了几张。然后我挨家挨户到邻舍家里坐一下,说一声拜年随便聊一下家常就完事。我们这里的风俗就是到本组(生产队)的邻舍家拜一下年就好,礼物都不用带。大年初一在本组邻舍家拜年,初二到岳父岳母家拜年。正月里通常会有花鼓和龙灯挨家挨户闹,在以前,若家里穷的话,通常都是“关门闭户躲新春”,看到龙灯花鼓的声响就像看到叫花子一样关上门,因为这些都是要花钱才能打发走的活。现在,村上就我们家最穷了,我们家都没躲,其它人家也都接了花鼓。

大年初二,我没有什么岳父岳母,但我父亲有岳母啊。于是,我跟我父亲去外婆家了,正好,我外婆从来都是正月初二过生日,今年生日又正好是外婆八十大寿,来了蛮多客人,蛮热闹的。舅舅姨父他们斗嘴闹得挺开心,可是我不知道说什么。吃过午饭就一起去外公的坟上上香,往年的习俗都是如此。上完香舅舅就用摩托车送我和父亲回家了。

回家看电视,睡觉。晚上给父亲看了我从网上下载的The.Gate.Of.Heavenly.Peace[3hours][1995].rmvb,让他看看政治是什么,终于让他打消了咱家“出宰相”的幻想。

猪年就这么来了。明天上午回小镇上找老同学们玩去,还是和同龄人在一起比较好玩。

9 thoughts on “猪年就这么来了”

  1. 前几天突然想到我也是到了法定年龄有选举权的人了,为什么人大代表我一个都不认识呢?他们是怎么被选出来的?民主啊,民主啊,总有文章被封,算得哪门子民主呢……

  2. Pingback: FreeThinking
  3. 请问你在哪里下载那个The.Gate.Of.Heavenly.Peace 电影的?我在去了很多国外bt网站都找不到。我在Google搜索了很多次,发现都只有介绍,没有下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