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凤凰苗族婚俗之一

平偶是我同宿舍的老同学,才认识他的时候我才17岁,就是在第一次进宿舍的时候,他那时还不会抽烟,应该是不敢抽烟,其实这家伙从小就会抽烟了,只是在陌生的地方收敛了而已。还有另一个男孩叫”太偶”,正确发音是"Tell",平偶听起就像是"屁儿",当然,这是这两个说苗语的兄弟俩之间的苗语称呼,他们来自凤凰.这是我第一次对凤凰二字有印象.虽然我小时候就从哥姐的藏书中读过沈从文的书,可我对沈从文的文章中的唯一印象却是他提到有美女的桃花江,凤凰却不记得他提到过,好像他有说过经过桃花江的船夫会花一个大洋在桃花江的暗娼的肚皮上过一夜,所以我纯洁的心只记住了桃花江.

后来,我经常和平偶太偶在一起玩,听他们描述凤凰的好玩的和有趣的事情,他们给我介绍马刀,介绍他们苗族喝酒的情行,渐渐对凤凰有了向往。我比他们提前离开了学校,他们比我提前到了深圳,在深圳工作的时候,我们仍然常常一起吃饭喝酒。

再后来,常在小资们的时尚杂志和凤凰卫视上看到关于凤凰的介绍,人们总是羡慕凤凰小城的宁静与安逸,小资们更是以去凤凰、阳朔、丽江、拉萨等安静的小城旅游为荣。我也很想去这些地方体验当地人的生活方式.

2003年,平偶辞职回家了,国庆的时候我就去平偶家里玩了六天。头一次见识了凤凰的宁静与安逸。2006年,我也回家过上了宁静与安逸的生活,年底,平偶结婚,于是再次有机会去凤凰见识凤凰人的婚俗。

12月20号中午到达凤凰县都里乡,下午睡了一觉,晚上12点要去接亲。当我说出晚上接亲是不是当年湘西土匪半夜抢老婆的习俗的猜想时,周围的人都不说话,我吓坏了。被同去的朋友K了一顿。

我们就是要去下图中分岔路口接亲,幸好不远。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我们出发了,坐上中巴车,我们一路燃放那种能发出巨响的”雷鸣”,很好玩,有了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感觉。

天空没有月亮,很睛朗,星星很多,我想用照相机拍下星星,结果真的拍到了星星,虽然只有三颗,但星星确实被我到了,点击下图看大图就可以看到三颗。

见到盛装的新娘后,我们争相和新娘合影:

我们去的时候女方还在作准备工作,女方的伴娘们都在换上苗装,还要包上头,戴上银饰,其它人则在烤炭火


我们带了三个相机,我们见到什么都拍下来,当女孩子们都穿上苗服后,女方摆了两桌,一桌坐男方的朋友,另一桌坐女方的朋友。

吃完夜宵后,女孩子们开始唱苗歌,不知道唱些什么,据说唱的就是离别之情吧,这就是”哭嫁”。幸好嫁得不远,走路十来分钟就可以回娘家,不过新娘还是哭了:

12点整,开始出发了,点上火把:

送上轿车,我们坐上中巴车,回男方家,到了之后,新郎把新娘背回洞房

盛装的女孩子们都坐满房间了,然后又开始唱苗歌,我还拿手机录了苗歌,可惜不知道唱的是什么


听他们唱完苗歌,两点多的时候,我们就去太偶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起来后还要去女方家抬嫁妆.

7 thoughts on “亲历凤凰苗族婚俗之一”

  1. 丘丘 道:

    2007年 一月 5日, @ 9:58 am
    呵呵,好小的星星哦.

    看不到啊,

    我一直在想苗族的头饰会不会很重啊,不过很漂亮X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