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Handsome Penguin的道德指责

流氓的生存环境真的很乐观,不然3721不可能卖出这么好的价钱,周宏一的safe360也不会弄出这么大声响。
米随随的那句“这不是作恶,你先想好怎么生存,作恶不作恶那是你成就大业了给别人说的。”可能是社会现实的真实写照,建议Fenng收录为本周经典言论之一。

我看收Handsome Penguin(以后简称为HP) 在批评我公开马甲的留言信息《谁是真正的流氓?留此存照》,还截图证明我是不尊重他人隐私的流氓,可我一点都不觉得耻辱,HeroCk说,“对他人的尊重是道德的底线”,我非常认同,网谈的主人大搞人身攻击,IceBin故意侵犯版权,这些都是不尊重他人的表现。但我不认为应该尊重这些发表不尊重人类的言论的马甲的隐私权,俗话说若要人敬已,先要已敬人,如果不是他们恶语相加,我不会公布他们的留言信息,我也有权公布我BLOG里的内容。任何人可以保持沉默,但只要一开口,他们的言论会成为呈堂证据,他们穿马甲也要承担言论的责任。我在Email中这样回应HP:

至于你的BLOG,在我看来只是“道德绝对主义”的观点,你可能不知道,我的BLOG上公开过很多“未经对方许可”的短信和EMAIL,甚至电话录音,但我不觉得对不起人。我也不承认是你眼中的流氓。
短信: https://www.zuola.com/weblog/?p=581
Email: https://www.zuola.com/weblog/?p=237
录音: https://www.zuola.com/weblog/?p=616
聊天:https://www.zuola.com/weblog/?p=562

我知道公开别人的通信内容遵如果循隐私保护角度需要征求对方意见,但我明知不可能得到同意的情况下我还是会公开,我知道这和张钰公开导演的性交易视频一样是会受到卫道士的指责,但我一想到伟大的祖国的宪法坚持的是“人民民主专政”,当我想到当年革命战争期间从事敌后破坏活动和谍报活动的先辈们曾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当我想到雷锋说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我就释怀了。我受这点委屈算什么?我和张钰这点牺牲和代价又算什么?就算是我对坏蛋的专政吧,共产党当年还在三大战役中K.O.掉几百万国民党呢,那全是中国人呐,HP会不会心痛死?

可是,仔细一想,按照以Handsome Penguin为代表的“道德绝对主义”的道德观,不仅深圳警方不能将未审判的“性工作者”示众,而且警察不能使用枪支,不能在逮捕犯罪嫌疑人时与别人搏斗,不能关押犯罪嫌疑人,不能宣判出罪犯的名字和家庭住址,因为,这在“道德绝对主义”中眼中,这侵犯了犯罪嫌疑人的隐私权、生存权,甚至侵犯了这些人的“名誉权”。我想问下HP,现在哪个国家不采用电话录音作为法庭证据?难道电话录音还要可以因隐私保护否认作为证据的效力吗?

我知道, HP不会这么容易被我说服,他可能还要继续指责我。我会视情况决定是否回应。

回到他的指责关键上来,他在我的Blog留言框中看到“Email必填,不会被公开“,然后我公开了部分不尊重人类的言论,还将他们的留言相关内容公开示众, HP认为我违反了自己的承诺。后来我加上了OPNEID留言模块,我将留言的Email隐私保护策略改为“不会被自动公开” ,他认为这改进仍然体现了我道德败坏的问题。我不觉得这是道德问题,“Email必填,不会被公开“这个声明在我以前设置的时候我并没有考虑到有垃圾留言出现,我也是依照别人的声明来汉化的。

HP认为为我的声明和我的行为有相矛盾的地方,于是,我改进了声明。我认为,我现在的策略是承诺不会“自动公开”才是比较恰当的做法。

实际上,IceBin和月光博客他们使用Zblog的BLOG程序是显示用户的Email的,这样才会有可能被人用机器人搜索到邮件地址并招来不请自来的邮件,这样就是被“自动公开”了。在HP的指责中,我不改邮件填写约定的声明是不对的,改了也是不对的,我怎么都逃不过是流氓的指责。我只好承认我是流氓,我是只对流氓耍流氓的流氓,我是只对坏蛋“专政”的流氓,如何?

至于HP的文中的“不阴不阳的语气”,玩“不是流氓而是混蛋”的文字游戏,用“嘴脸、无赖”等词汇,我完全不跟你计较,我不会跟你纠缠于文字用法的细节上面而转移了争论的焦点,我知道那是流氓虹(这不是逞口舌之利,我已经证明过了他是流氓虹了)善用的招数,我知道HP每次都掺和就是为了帮流氓虹转移批评流氓虹的视线,全然不顾流氓虹耍流氓手段的事实,让你们逞口舌之利好了。米随随的污辱性用词我也不会跟他计较,跟他计较就转移了焦点,不能上他们的当。

我顺便声明一下:由于我承诺只对我判定为流氓的人耍流氓,如果你生怕你的通信内容会被我公开, 如果你不够光明磊落,如果你觉得你可能会被我判为流氓,请离我远点,不要跟我打交道。更不要订阅我的Blog。不然,你会发现你会活得像米随随一样痛苦。(不过,我还没有公开跟他的聊天内容他就如此愤怒了,如果米随随想否认曾聊过天,我就一定会公开让他更痛苦)

PS:请注意Zola的自我评价,你不要试图把你的道德观套在我的头上,你可以自己给出一个判断然后决定是否继续订阅本人的Blog,欢迎更多人通过退订我的Blog表达你的旗帜鲜明的态度,我从来没有打算要讨所有人的欢心,我只需要用我的BLOG和我喜欢的朋友交流,我并不需要太大的订阅量,我虽然没有孤儿院的慈善事业需要我打理,但我同样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和米随随这样的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人扯皮斗嘴上面。
这是一种亦正亦邪的有争议的人物。这种文化程度低的人可能会让你觉得很高尚,更有可能觉得很无耻。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一个成熟的价值观,不喜欢受拘束,不计代价,做事全凭个人喜恶,一切都是随性而为。这样的人也是最危险的:无论你多么聪明,以多么恶毒的心灵来猜测,你都无法估计出他对一件事物或人的看法,因为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做。更有可能,如果相隔时间足够长,那么面对同一个人同一件事,他会作出截然相反的决定。这种人更像是一颗隐藏的定时炸弹,你永远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吓你一跳。还好,这种人还懂得尊重他人,对人畜无害,算是环保型怪物。

26 thoughts on “回应Handsome Penguin的道德指责”

  1. 最近好像没有去买菜?
    其实挺欣赏您勇于去实践自己想法的人,也期望您能继续做下去。不要把精力过多耗费在口水上。

  2. 我认为在没有修改声明之前,你还是有责任保护留言者的隐私的。之后再声明不会“自动公开”,并对后续的留言生效,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用警察作比喻的例子是不恰当的。在一个理想的正常的现代社会中,警察应该是由公民通过政府授予了其使用非常规暴力手段保护公民安全的权力(公民自愿牺牲部分权利),属于两权相害取其轻的必要暴力,而同时警察也是要依法执法的,如果违背程序正义,同样要负责任。

    看来我那里的 tb ping 有问题?你和网谈都没有收到 tb 也。

  3. 写的不错。真诚多了。但不是无可指摘的。
    再争论就要涉及政治伦理甚至法理核心了,这方面你我墨水都不多。但明显你的举例不适当。
    更何况有些问题是可以讨论的,价值观却不是可以讨论的。(比如我们只是部分地在谁是流氓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
    再说一句“道德绝对主义”的话:对付所谓流氓用流氓甚至更流氓的手段是不能根治流氓的,相反会使自我堕落。非法获得的所谓证据是不能作为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别人非法的,因为那会使法律掌握在“人”的手中而非“正义”的手中。
    去探讨更有价值问题吧,不要纠缠在这里。
    看看你的支持者,已经开始“深挖”hung的真实身份了,又一轮网络暴力开始了。

  4. 我不知道HP是真的墨水不多还是假的不多,建议搜索一下“美国媒体是怎么把白宫逼疯的”和“水门事件”你就可以知道证据是怎么取又是怎么用的了。
    中国的法庭都承认电话录音作为证据的效力,导致中国的私家侦探的悄悄兴起。非法获得的证据都是有效的。

    至于那些你口中的支持者, 又不是我的Fans,那些只是流氓虹的反对者,我倒是他们“公干Hung“的支持。你真的有墨水?你真的有正义感?你真的讨厌流氓?难道你就看不到流氓虹的存在?很难让我不怀疑你是流氓虹的马甲。

  5. 安焦的管理层至今没有给我一个封杀罪名,你没发现?甚至没有事先通知于我,也没有事后通知于我。
    在安焦用污言秽语的人又不是我,服务器被D的人是我,我明明是受害者,我哪里对不起安焦?如何说我是双面道德的人?

  6. 没给你封杀的罪名?
    你有没有仔细看了他们的回复?
    我记得有个回复是某个管理贴出了他们的注册同意条款吧!!!!
    没通知你?
    你现在的所为哪里有通知别人了?
    哪里对不起安焦?
    危害了安焦的正常运行
    印象中有个人回复了
    安焦是安全论坛
    不要为了你的个人爱好搞到大家没得玩
    这些不是我说的
    在论坛上都有呢

  7. 我什么时候搞得大家都没得玩了?骂人的不是我,服务器被D的不是安焦,是我的服务器,被马甲骂的也是我,是谁造谣说我影响你们玩了?颠倒黑白。

  8. 看了下我的留言
    是我表达问题
    应该改为“你那段时间转的文章可能会导致安焦被封使得大家没到玩”
    他们的回复也很清楚表明了
    那些文章你还是去专门的论坛讨论算了
    这些没招摇吧??
    服务器被D??
    他们也说了如果真是安焦的人要搞你的服务器需要D吗?

  9. 对不起,我极少在论坛转文章。导致最后的攻击是缘于一组我的旅行照片。
    你偷换了一个概念:在安焦的灌水的人与安焦的组织者并不是同一个集合,D我服务器的人的确是在安焦混的人,我并没有做过坏事,不仅得到在安焦混的人的攻击,还得到安焦组织者的处罚,这显然是不公平也是不公正的。
    不过,跟一帮不谈政治的人谈”公平””公正”是很奢侈的。他们全是挣扎在生存边缘的懦夫。生存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谈什么“黑客”与“自由”?
    不用再跟我扯安焦这帮黑客的事,一帮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杀手组织组成的圈子,跟他们谈自由实在是太奢侈了。

  10. 当然
    和一个一天到晚嘴上挂着“公平”“公正”的人
    但自己却无法做到的人谈“公平”“公正”
    无疑是对牛弹琴
    最后你说的“一帮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杀手组织组成的圈子”
    以你的为人
    如果真的知道什么真实内幕
    估计也不会保持沉默吧
    你无法指名道姓说出来
    想来也是无中生有咯
    别和我说“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还要明说?”
    我要指名道姓的举例
    这也是你这个追求“自由”的人的的嗜好

  11. 你也知道“在安焦的灌水的人与安焦的组织者并不是同一个集合”
    那就别将封号的事和你服务器被D的事情扯在一起谈
    故意如此的吧???
    当然
    和一个一天到晚嘴上挂着“公平”“公正”的人
    但自己却无法做到的人谈“公平”“公正”
    无疑是对牛弹琴
    最后你说的“一帮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杀手组织组成的圈子”
    以你的为人
    如果真的知道什么真实内幕
    估计也不会保持沉默吧
    你无法指名道姓说出来
    想来也是无中生有咯
    别和我说“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还要明说?”
    我要指名道姓的举例
    这也是你这个追求“自由”的人的的嗜好


  12. 怎么发了两个贴了?
    “跟一帮不谈政治的人谈”公平””公正”是很奢侈的。他们全是挣扎在生存边缘的懦夫。生存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谈什么“黑客”与“自由”?”
    你怎么知道他们不谈政治了?
    安全焦点是安全论坛

  13. 那里灌水的人总有些是干“黑活”的,你以为我真不知道?当面不能说的话我永远不会在背后说,你为以我为傻子么?你也可以理解我什么都不知道。
    安焦的一切与我无关,你不用再来我的站里提到安焦。我不认识任何“黑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