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件事引出十个问题

三件事。

第一件事:
我曾说:“权利来自意识的觉醒。”,甚至认为自作主张代表他人是可耻的,没有得到授权就为别人主张权利是可耻的。

如果表达完整一点,那就是:“权利来自当事人的意识的觉醒。”

第二件事:
我前段时间拍了一个穿三角裤的煤矿工人工作时的照片,有一个在城里工作的人看见了,就批评我不应该随便发人家的照片,他自作主张为煤矿工人主张权利。我当然拒绝了他的要求。我至今没有删除那张照片。我的价值观“权利来自意识的觉醒”在这个时候用到了。

第三件事:
昨天我买回一只活的野生动物猪獾,有一个叫Snow的朋友留言告诉我:“If you love him, set him free.”,他认为我把它关到笼子里给他垫毛巾喂食物是剥夺了猪獾的自由,Sonw认为猪獾的真正的自由应该是回“大自然”。显然,猎獾肯定无法向我主张它的“自由权”和“生存权”,因为我无法跟它沟通。所以,我此时不能用“权利来自当事人的意识的觉醒”的价值观作出判断了。

十个问题。

我应该怎么办?

  1. 我花五十块买回来的猪獾,我有权处置它吗?放生或杀掉它,我都有这个权利吗?
  2. 如果有国家机关阻止我杀掉属于保护动物的猪獾,我的购买野生动物行为是否构成贩卖野生动物的违法行为?我会得到处罚还是补偿?
  3. 如果猪獾被政府机关没收,我是否有权知道猪獾是被人吃了还是被放生了?
  4. 如果我最终杀掉并吃掉猪獾,在现有的法律下,我是否有罪?
  5. 卡拉是我的一条狗,它的活动范围是除卧之外的地方,我是否要放它到野外去给它自由?
  6. 卡拉目前有自由吗?
  7. 猪獾目前有自由吗?
  8. 煤矿工人目前有自由吗?
  9. 我目前有自由吗?
  10. 是否享有自由是由当事人说了算还是由他人说了算?

点名回答问题了,我希望WindySnow回答这十个问题,同样欢迎其它人回答这个问题。留言也好,发送引用通知也好,只要让我知道你们的答案就好。

11 thoughts on “三件事引出十个问题”

  1. 问问肖姨,毕竟动物不是生活在网络中,用网络这种世界性的讨论平台去收集意见或许不怎么合适。看看身边的人们怎么想。当然,最好别直接吃了:)

  2. 嘿,还有这样引发的点名
    我昨天抄了那一句,用意是在强调野生动物与宠物的不同。很明显,这句不适用于卡拉。狗狗做人类朋友可能已经上万年了,离开人过不好,而且人跟狗也混熟了,还发明了犬用疫苗,能控制狂犬病,只要打完三联还是四联针,卡拉和zo拉都不会得病,还能从此过着幸福的日子。
    猪獾就不一样了,没驯化,他的世界是在野外。野生动物和豢养动物差别是很大的,即使是松鼠一类的看似很亲近的动物,关起来情绪都非常不好;而且windy说的对,很可能有不知名的病毒,对人可能有害。我不了解猪獾,除非专家说没事,否则很不建议个人养起来,有一定的危险。万一咬了zola,被zola自卫反击,结局就很悲惨了。
    zola 的问题大多是自由和权利,如果不在哲学意义上谈,都是些法律上的概念,法律上的界定,其实都是着眼于人际关系,即使是涉及物,所以对这个问题貌似帮助不大,至少提不出什么好的建议。不信请看我的答案(以中国法律为准):
    1. 有权,有的国家禁止擅自放生对公众有危险的野生动物,不过没听说国内有这方面规定。
    2. 猪獾是野生动物但不是保护动物,国家无法规范个人行为(不很确定)。
    3. 不是保护动物,政府机关不能没收吧(更不确定了)。
    4. 没有罪。罪刑法定主义。
    5. 卡拉放到野外去,不符合卡拉的利益,强烈不建议,不过现有法律也无法制裁(在有的国家属于遗弃宠物)。
    6. 在法律上卡拉没有这个问题,法律只以自然人为行为主体。哲学命题这里不讨论。
    7. 同上。
    8. 有自由。
    9. 有自由,同上,由宪法第35条来界定。
    10. 答不出。

    三件事里,第一件事楼主的主张,我完全不同意,而且强烈反对。从权利的发生论上讲,这种说法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现在人类已经文明许多,不能接受的最低限度提高了。就拿现实生活来举例,如果有妇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对来自恶丈夫的家庭暴力逆来顺受,难道他人、国家可以拿“没有授权”作为袖手旁观的理由么?在这里,不为受害者主张权利,才是可耻的,我觉着。但是具体在第二件事上,我同意楼主有权发照片,因为这是肖像权或者版权问题,跟我举例的人身权利还是不一样的,国家和公众没有主动干预的利益所在。可见楼主的第一主张不能作为通则来用。法律上有不告不理的,有提起公诉的,就是为了区分这些不同的情形。

    留一个思考题给zola:有些网友想访问的网页都在GFW允许的范围内,所以他根本感觉不到GFW的存在,被封的网站他正好没兴趣看。这些网友的权利,是否没有受到GFW影响?

  3. hi zola,你的问题太难了,而且还这么多,我选一个来回答,就最后一个吧

    --是否享有自由是由当事人说了算还是由他人说了算?

    我理解的自由,一部分和大部分人理解的一样,你可以有权利有机会去做你想做的事,但是另一方面这种自由以不伤害他人为前提。

    那么谁来主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在事实上形成了,或者非常可能形成伤害。

    但是我又很矛盾,例如我倾向于不伤害动物,不去虐待它们,让它们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 但是,我吃鱼,吃鸡,这已经是直接的伤害了,就算吃素,也是在剥夺植物的生命,谁能回答我的问题?

    另外,还是很希望这个小东西会来找我,说不定它会喜欢这个提议呢?

  4. Pingback: Aether

DavidYin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