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凯恩斯到哈耶克—顺便说说Blogger实名制

今天天阴,要下雨的样子,今天不去卖菜了,写一篇很久就想写的文章。

这也是一篇软文,文中可能会体现反社会主义强调个人主义的邪恶思想。

我家的电视机通常锁定在凤凰卫视和凤凰资讯,并且通常是当成收音机来听台湾的倒扁进度。前几天的某个下午,我不小心看到凤凰卫视在介绍凯恩斯和哈耶克,我便坐下来看了一下。觉得有意思,然后又上网搜索了一下,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下面我用我自己的话来普及一下凯恩斯到哈耶克和经济思想,当然会去掉学术文章中那些精确的人名和时间,那些学术文章都是一帮吃饱了撑着的人相互吹捧来吹捧去的,生怕别人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但是会影响读者的阅读体验,还是看我的简洁的故事吧。

故事是这样的:

众所周知,上个世纪里,经济危机经常在资本主义国家发生,到底发生几次我就不计较了,反正30年代的时候欧美有一次经济危机,生产过剩,失业率剧增,东西卖不掉,穷人却越来越多,经济出现大萧条。然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了,美国政府借钱打仗,通过打仗来刺激经济发展,居然国内一片欣欣向荣,人们忙着生产坦克大炮,失业率下降,经济好转了些,政府和资本家们尝到了”宏观调控”的甜头,社会主义思潮在英、美、德等工业发达国家便有了市场。社会主义者崇尚社会主义,主张计划经济,主张政府宏观调控。社会主义者鼓吹”舆论一致”、”全民族最高利益”、”个体服从集体”等价值观念。

凯恩斯的经济理论出现了,凯恩斯认为,经济危机可以通过政府的直接干预来预防。凯恩斯所主张采取的措施包括减少税收和下调利率以刺激投资,以及实施公共工程计划以增加就业。这就是宏观经济学。

很快,世界大战结束了,时间到了1944年,也就日本向中国投降的前一年。凯恩斯被任命率领英国代表团出席了1944年7月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举行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布雷顿森林货币问题会议。在那里,凯恩斯成了建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推动力量。它们的创建使国际金融体系恢复了稳定,使被战争摧毁的国家获得了贷款。

但是,战争年代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在和平年代是否仍然有效呢?

1944年,与凯恩斯在理论上唱反调的哈耶克发表了《通向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哈耶克认为,政府不应该干预经济,但他支持政府对于邮政、道路、污染、和工厂噪音等的管制。他认为,中央计划的经济体制的国家将会无可避免地转变为极权主义。中央计划部门是不可能替所有的人作出”生产什么”和”怎样消费”的决策,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中央计划的计划官员(他们是主管生死和生产的上帝)得不到足够的”激励”去获取每一个公民对各种消费品的”review”,所以消费品的价格也会是扭曲的–关于这一点,从我们的父辈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曾用过的粮票油票布票的经历就可以印证哈耶克这个判断。那个年代实行价格双轨,黑市价格与国家定价有很大的差异。

总而言之,哈耶克鼓吹”自由竞争”、”市场经济”,坚持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凯恩斯主义,反对集体主义。但他的这些观点在和凯恩斯主义者的争论中败下阵来,直到30年后才被重视,哈耶克还因此于1974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哈耶克这些观点我是这个星期才了解到的,恰好与我所坚持的不相信神,不相信英雄,主张个人独立,不依赖于强大的组织,主张民主和自由的想法相合,所以推荐一下,希望这种观点被更多的朋友所认同。

写读后感我都要联系实际谈感想的,现在我开始联系实际了:

我不太熟悉我的祖国,我们的祖国似乎正在逐步开放,但还是有一些计划经济下的影子:我们的国家还在共产党的控制之下,共产党还是在强调”奉献””舆论一致”、”全民族最高利益”、”个体服从集体”等价值观念,新闻媒体还是被统一要求必须报道什么,不许报道什么,如上个月末的第二届中文网志年会就严禁任何媒体采访报道,不允许有任何不被控制的声音发出。去年我们的政府搞了一个”个人网站备案”的政策,今年,又在炒作”Blogger实名制度”,方兴东都在鼓吹”博客实名制势不可挡”,连养狗都要登记并备案的社会现实证明,我们正在走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推荐延伸阅读:

迷墙》(电影)
1984》(小说)
黑客帝国》(电影)
《V字复仇者》(电影)

PS:本文涉及经济和政治话题,请”不谈政治”的人回避一下,谢绝与主题无关的评论,谢谢合作。

21 thoughts on “从凯恩斯到哈耶克—顺便说说Blogger实名制”

  1. 事实上,没有一个万能的经济学流派。现在的经济学流派可谓是百花齐放,凯恩斯代表的是一派,而哈耶克是对亚当·斯密的继承。凯恩斯主义对于挽救30年代的全球经济危机是有贡献的,不能因为后来出现宏观调控的不灵而否定它。正如里根时代的供给学派被认为是救世主(成为当时反凯恩斯主义的主要力量),但是后来到了克林顿时代证明供给学派也只是一项过渡理论。
    马克思的计划经济是集权经济的极端,而哈耶克则是自由主义经济的极端,就目前看来,大部分的流派还在倾向于在二者之间寻找一种平衡。

  2. 猛禽是对学术了解比我深,我是初次涉及这个话题。我只是想顺便说说各种备案和实名只会扩大政府的权力,导致我们走向被奴役之路。Web2.0时代的产品和开源的产品都体现了民主和自由的思想。

  3. 按我的观察,一直以为zola是知道哈耶克和自由主义的,今天才知道我错了,不过现在知道也还不迟啊,继续深入的阅读一下哈耶克的理论吧,你会发现咱们这个社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正常:P

  4. 以为我知道哈耶克和自由主义?我确实不知道哈耶克,我没读大学,没有多少机会可以接触到这些知识。
    不过,看来我装逼很成功嘛。

  5. 这个 。。。我也来装B
    我觉得哈耶克写作的背景其实跟我们社会是没有什么共同之处的,哈耶克是警告本来具有尊重个人自由传统的西方社会,不要为了解决经济的问题,而走向个人自由的剥夺,走向被奴役之路。一句话,不要从计划经济,走向极权政治
    这种写作,对福利国家和准福利国家(例如加拿大、台湾),对反恐中风声鹤唳的美国,都有重要参考价值
    而中国完全不具备这位奥地利贵族的写作背景。我们不是走向奴役,我们是在奴役中慢慢走向自我表达和自我解放。
    中国的极权政治不是计划经济的结果,相反,计划经济是极权政治的结果
    现在计划经济退出了一部分经济领域(剩下几个垄断行业),极权政治也退出了大部分的私生活,卖淫嫖娼基本有了自由。至于言论自由,由于危及极权政治,双方还在拉锯。
    实名制和打狗,是极权政治的反攻而已,能否成功就看人民了,我觉得极权不会成功

  6. 我也是没上过大学的外行人,谈不上学术了解。-_-|||
    只是对于哈耶克的观点也不是完全同意而已。
    不过ZOLA没有看过哈耶克的确让感觉比较意外,推荐看一看《通往奴役之路》。
    基本上我比较赞同SNOW的看法:备案和实名并不能算是政府扩大权力,因为在此之前政府的权力还要大,我们过去一直是在被奴役中。所以只能说“反对备案和实名”是人民在表达限制政府权力的意愿。

  7. 谢谢楼上两位高人的评论。我是这样理解的: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思想与共产主义理想来自于经济危机频发的19世纪的工业革命时代,然后在20世纪移植到了中国,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走的是强调中央计划的经济体制的路子,长此以往加加强政府权力的话,我们将通往奴役之路。但现实是,改革开放让我们看到了通往自由之路的曙光。
    总而言之,我同意楼上猛禽和Snow的看法。
    不过我确实搞不懂为什么你们会以为我看过哈耶克。我早就声明过我仅初中毕业,哈耶克的观点是常识么?是高中常识还是大学常识?或是你们从我的日志中看到过哈耶克的蛛丝马迹?

  8. 楼主倒是不断改写历史,高中毕业改初中毕业了 :) 现在偶知道为什么张朝阳到美国的时候口袋里只有____美元了(随时间不断递减)
    很多读过哈耶克的,其实读的是秋风,在下读的就是秋风 :(

  9. 是否读过哈耶克跟上过多少年学似乎也没有必然联系,可能是因为我们碰到的所有反对极权主义的人几乎都读过哈耶克,看来ZOLA是个特例。^O^

  10. 哈耶克和哈维尔的著作好像是当代自由主义者的必读科目吧,我们以为你读过,是因为你的反对极权的一些想法与哈耶克有不谋而合之处,也许这是思想的相通之处吧。

  11. 我在大学是金融相关专业,知道哈耶克等还是毕业后。我想大学课程一般不会介绍这几个哥们的思想,即使有也只是提下人名。当前大学课程应该怎么写,怎么教,对编书的人来说也是个问题。

  12. 正好前几天米尔顿·弗里德曼去世,想起这位也是重要人物,按照zola的思路应该有兴趣了解。记得超星上有弗里德曼著作《资本主义与自由》,可下载看看。
    这位诺贝尔经济学得奖人还曾来过中国入紫光阁,可搜索“张五常”AND“弗里德曼”就可知大概
    想不到中国还曾与机会擦肩而过,恍如隔世

  13. 实名制,养狗要登记这些在法治国家是很正常也是必要的事情,问题是要看做这些事情的目的是什么,在专制社会这些事情往往成为控制奴役别人的机俩借口,看事情不要光看表面。

    在中国不管你是中学生还是大学生你都不可能接触哈耶克的东西,连这点认识都没有,说明你对这个国家的认识还很肤浅,我们正在走一条通往奴役之路,这句话更是大错特错,事实上是我们一直在被奴役中,只是不停的在改变方式。

    马克思在经济学上的贡献在于指出了资本经济的弊端,至于他的药方和其他方面的理论,呵呵不说也罢。

    凯恩斯在经济学上的贡献是货币理论,二战后西方各国政府大多被左派政党占据(如英国的工党)实行据凯恩斯的经济政策,

    搞得社会乌烟瘴气死气沉沉,到八十年代撒切尔夫人和里根才重举自由市场大旗收拾残局。大陆在朱镕基当总理的九十年代
    大举推行凯恩斯主义,呵呵,现在也差不多要到为这个代价埋单的时候了。

    当然了自由竞争的极端就是垄断,这也是美国反托拉斯法的出台的原因,也是为什么美国政府老要跟微软盖茨过不去的原因。

    有兴趣可以了解另一位自由选择的大师弗里德曼,也是凯恩斯老对手。

  14. 回黑社会主义:
    哈耶克的著作在2000年以前就已经正式引进中国了, 当然,这并没有改变中国的现状.中国目前的问题是武装夺权的国家都有的问题,行政系统的权力过度集中了,建政前的军事系统保留了下来.Zola的努力方向应该是使中国的司法系统独立, 不要给行政系统踩在脚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