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 不谈政治是驼鸟政策 批判群体是肤浅行为

从Hung(自称为虹的那个人)的回应文章来来看,虽然没有给出我的批评文章来源,但至少不像postshow一样坚决不提zola的名字,且愿意在blog上澄清一下,避免他的读者被我误导,就这一点而言,Hung比JoyChan聪明且理智多了。我确实根据我的第一印象和直觉认为Hung是一个值得PK的对象,先请读者排除以恶毒的心灵揣测我是为炒作而PK的想法,我只是认为他的价值观和态度很值得PK。我不了解他,不知道屏幕之后的hung是谁,我不敢妄下结论。我从他的口中只能有限的了解到一些他的经历,据他自己说(就是他自称,不是我猜测)大二时就卖寿险,看来吃了很多苦,所以对那些没有吃过苦的独生子有些偏见。所以他有这样的评价:

事实上,很多 80 年之后出生的独生子女们,都很难去想象、理解、体会。而互联网的兴盛,又让他们在生活中的软弱以及长久成长环境中的约束感得以发泄。很简单,可以躲在屏幕之后,自以为没人知道他是谁,也不用去担心社会角色的影响,所以,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做,加上一贯毫无责任感,把独生子女成长环境中的所有缺陷全部体现出来了。

我觉得这是自以为是的偏见。他可以举出支持他的观点的例子,我也可以举出flypigmoneywoodlivid这些大有作为的80s的例子来反驳他。总而言之,80s也好,70s也好,60s也好,都有人才,也有让虹瞧不起的愤青,一槁子打翻一船人确实是偏激而肤浅的。

以前的课本中有一句话,说平易近人是一个人思想成熟的标志,好像是唐弢评价鲁迅的话吧。我所接触和了解到的人里,有很多人是平易近人的,如毛向辉,6e,keso,herock,number5,陈序尔、张一宁、zheng,Calon,伍岭,moneywood,他们都不会像hung这样评价一个群体而让人敬而远之。

至于hung的回应文章,洋洋洒洒,东扯葫芦西扯叶,我就没法总结出他的中心思想。我早就知道他常用的是这一招,我以前在idea factory china里就跟反对他”我只赚钱,我不谈政治”的观点时就了解到他有这招”分身化影”了,要一个一个针对他转移了视线和主题的话进行批驳是一件很难的事。也许他只是实现《舆论与借口》中所说的那样:

是国内从小孩子开始就有”制造舆论”的”习惯”。提到了一个叫 Melody 的小女孩,从小就没有问大人直接要东西的习惯,如果哪个小朋友买了个新的铅笔盒,她就会对父母说起这事,还会一直说这个笔盒如何如何好之类的话,意思就是也要那么一个。

Hung批评我动用舆论,批评我用”煽动性字眼”,其实,他动用贬义词的频率比我高多了,并且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舆论呢,不是任何一人人想动用就能动用的,我的BLOG的访问者都不是傻子,他们都有独立的思想呢,岂会被人摆布?再说了,你hung的Blog的订阅数量比我更多,如果说PK一开始我更应该叫冤?我想起一个笑话:

拉登和布什打架,布什被烧了粮仓。布什指责拉登,你TM犯规了,我们应该骑在马上用刀砍,你不能打我的粮仓。拉登说,你愿意把粮仓的粮食和马匹还有军火分给我一半吗?分一半给我才算公平啊。

我觉得,这场PK的规则是,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你动用舆论也好,你拉票也好,结盟也好,只要不说废话,这场PK就有看头,也有意义。用什么样的词语和语气,那是你的作风和态度,大家都会看在眼里,评在心里。所以,对你用什么文字风格,我全不在意。

我早知道PK他不容易,但我只认定两点:Hung声称不谈政治是驼鸟政策批判群体是肤浅行为。我不跟Hung扯其它话题,暂时只用这两点来K他。以我目前对他的了解,我只能用两个话题。

其它我就不下结论了,免得让人觉得我浅薄。年会时想见识一下他的风度:)PK可能会在网志年会后继续。

21 thoughts on “PK: 不谈政治是驼鸟政策 批判群体是肤浅行为”

  1. 曙光,文章我看了三遍都没看懂.你是霸蛮找上去pk么?反正没看懂?

    hung的内容我看了,太长了,不适合一个病人阅读。不过他的某些观点我还是赞同的,80年后生人普遍有一种个性所在,但我认为这只是这阶段的年轻人成熟期普遍较晚罢了。

    我身边只有90’s,他们的这种个性还要凸现一些,这也可以成为我谈论的话题嘛。

  2. 我觉得伍岭说得有道理,我也是80后,Zola说的那几个人毕竟代表不了总体,至少我认识的和我周围的缺少责任感的人不在少数。

  3. 希望Zola和hung能上演一出精彩的PK,这种网络上PK还是很有意义的(限于有讨论价值的话题),要是能有更多人参与进来就更有意思了

  4. “又是代表总体”“我最反感自以为是的代表别人”

    不知道Zola何出此言?以这样的状态和hung去PK那就没有多少看头了

  5. 不用你来看,但欢迎你参与PK,你可以和Hung结盟,我认你们是一类的,喜欢以偏概全,喜欢代表别人。我这次PK一定会旗帜鲜明地排除异已,打击异已。
    我说的那几个人确实代表不了总体,我没有希望他们代表全体。而你,却希望有人代表全体,以为大多数就代表了全体。

  6. 很多海归其实在外面晃了圈学到了点皮毛。现代西方社会最重要的人的单位是个人和社群,所谓八十年代七十年代的称谓,拿到社会分析角度上,实在是很上台面的。

  7. 好像你说过“面对批评的态度决定一个人的前途”之类的话,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的理解是非常正常的,但是你马上就给我扣上了两顶帽子,我真的担当不起了

    我想你还是回到PK的正题上去,PK不能只是光K人

  8. 中国人的问题是整个当代民族性的问题,各个年龄层次的人根据其生长时代的不同有不同的体现,个性和共性交错。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年长的人以其自身的异化立场,对另一个不切实的人群分层里的异化现象进行的攻击。

    青春的热情,总是值得尊敬的。而不谈政治,的确是很有中国特色的申明,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国家,会有人这么说话。

  9. 请看清标题,不要回复与主题无关的话。
    我想表达的是:现在的社会是多元化的,多种价值观并存,80s和70s都不能一概而论,所以我认为批判群体是肤浅行为。
    如果按80s或70s来划分,世界上就只有十种人了。还有,70s多吃一年饭就比80s优越吗?
    按生肖来判断人的品质和性格更是愚蠢,这么一来,世界上似乎只有12种人了。

  10. zola,你比我想像中更加通透,呵呵。
    消除概念上的僵化,破除长久以来经典的框框思维,把世界认识为一个融合量变的整体,我认为这是很难做道德,简而言之,就是多元化、多层次、多维度。
    你不看它时,它可能是一陀屎,你看它时,它的轮廓和颜色就清晰起来,你就找到了你看到的物体,不管它是花朵,还是其他什么名字。

    ———–
    至于那个甚至不敢正面和我交锋退避三舍说个名字还要吞吞吐吐的人,嘿嘿,无所谓啦,我还忙着呢。

  11. hung先生连中国人口13亿这样的常识性问题都会搞错,而且还胡扯什么是“2004年人口普查”上看来的。中国人口普查10年搞一次,2000年搞过,2004年哪来什么人口普查?吹牛也打打草稿吧?

    大二就开始推销保险了,真令人钦佩啊。一年的“拜访人记录”就有7万笔,如果365天天天都打电话,一天也就要有190多个新客户,你大学里倒还真闲啊,整天就在发掘客户啦!

  12. 不谈政治确实是肤浅的,也是“付钱”的(因为要付出代价)。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却时时影响和干预你的生活。你不关心政治,你就有可能被政治所伤。这和“把统治者关进笼子里”是一个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