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器与私利–从EMC秘书门说起

今年五月份,有邮件爆出EMC的内部冲突:

在4月7日晚,EMC大中华区总裁陆纯初回办公室取东西,到门口发现自己没带钥匙。此时他的私人秘书瑞贝卡已经下班。陆试图联系后者未果。数小时后,陆纯初还是难抑怒火,于是在凌晨通过内部电子邮件系统给瑞贝卡发了一封措辞严厉且语气生硬的“谴责信”。   而陆纯初在发送这封邮件的时候,同时传给了公司几位高层领导。结果瑞贝卡以一封更咄咄逼人的邮件进行回复,并让EMC中国公司的所有人都收到了这封邮件。整件事在网上吵得沸沸扬扬。形成几千人转发的局面

关于“秘书门”事件,不少网友称瑞贝卡为“史上最强女秘书”,同时也令陆纯初遭遇到了信任危机。这也被认为陆纯初离职的直接导火索。在很多人看来,陆纯初 无论是个人文化背景,还是给瑞贝卡的那封邮件,都难以代表美国文化,甚至很难说是西方文化。而瑞贝卡的行动恰恰是冲破了中国传统文化对老板的唯唯诺诺。在 一家国际化的IT公司中,很难说孰是孰非。

当时,我没有参与讨论,虽然我也差点做出这种很“猛”的事,但我的胆子还不够瑞贝卡这么大。但我是支持瑞贝卡这愤怒的一“FWD”,正如我支持齐达内那愤怒的一“顶”和马家爵那愤怒的一“斧”,在流氓的强者面前,弱者除了血溅五步同归于尽还能怎么样?还要强加给弱者以强者的理智和弱者的被羞辱?

我曾遭受的不公正的待遇是这样的(很抱歉我全用实名,如果谁被诽谤那也不是被我诽谤的,那是被事实诽谤的):

我去年通过前程无忧(www.51job.com)应聘到在易道公司(www.edaw.com,园林景观设计公司),短暂地工作了四个月,在IT部做桌面支持,试用期三个月,三个月满的时候,被延长一个月,在满四个月的最后一天被告知未能符合职位要求而离开。我当时工作了三个月后的某一天,中国同事Donia拿出一本规划方案,指着其中几张,要求我找出这个历史项目中的某几个indesign电子文档,我说我不熟悉你们的历史项目,并且我的电脑上没有安装adobe indesign,她要求我去找Zak寻求协助,我质疑为什么不自己直接找Zak,她还是不解释,让我去找Zak拿这几个文件。正好香港的Roy过蛇口来了,他是我的直接上司,我去办公室请示他如何处理这种情况,他告诉我,先帮她做这一次,并且告诉她下不为例,下次IT部门的人不会帮她找文件。我找到Zak后找到了那几个文件,Zak告诉我不要告诉Donia是在他这儿找到的文件,我把文件交给Donia后告诉她我下次不会帮她们的部门做这种事了。

过了五分钟,我收到Donia发给香港DoDo(蛇口办公室的老大,马来西亚人)和香港Matthew(亚太区的IT部老大)还有其它不知名的老大的邮件,抄送给了我,邮件用英文写的,大意是她们部门缺人手,说我有空不帮她们,还说为什么找不到人帮她。我晕,我明明刚才帮她搞定了,她却说这种话!向我的老大告恶状!还向区域运营总监和人事部的人告状,有什么不对跟我直接解释好了,有什么过错跟我的上司投诉好了,有时间告状没时间找文件? 幸好我是请求过Roy才做的决定,但我当时没有请示Roy就reply all,我说Donia “hided something”,后来如何我也不记得了,可能是不了了之,反正DODO和Mathew都没有找我谈过此事。要是我有EMC的瑞贝卡的勇气的话,我当时应该FWD to edaw-shekou;edaw-shanghai;edaw-beijing;edaw-hk;edaw-us;….我可以利用转发邮件这个公器来狠狠地残害一下Donia,让全球30个办公室的的同事都来笑话Zola的勇气和Donia的愚蠢好了。幸好我没这样做,不然瑞贝卡只能成为“佐拉二世”了。

后来,Roy和Tom Zhou两位上司和我到会议室聊这件事的时候,他们没有说我不对,也没有说Donia不好,似乎也对Donia这个老黄牛似的老员工无计可施,我一个试用期都没过的新员工能跟她较什么劲?这件事除了ROY和TOM知道,没有几个同事知道。我相信,以后总有EDAW的同事搜索EDAW看到此文,算是我的马后炮吧。Donia可以滥用CC公器,我却没有滥用CC这个公器,我只是用BLOG这个私器来说个事实而已,骂我就骂我吧。估计Donia这种笨蛋神气不了多久的。

最终,我还是不幸地离开了这家外资公司,去深圳迅展人力资源代理公司(外资企业在中国境内没有人事权,只能通过人力资源代理公司招聘,中国特色)办离开的手续的时候工作人员随意的问了一句:“易道不错啊,为什么要离职?”我没有告诉她, 我是不合格被辞退的。易道公司也有《是福利,还是阴谋?》一文中提到的待遇:

最近在中国写字楼族的私人邮箱间流传的热门信件是某IT中国公司腐败生活的组图,其中给人带来强烈感官刺激的图片有:展示着开心果、甜麦片、杏仁、木糖醇口香糖等十数种零食的四层高的零食柜,展示着香蕉、樱桃、葡萄、圣女果、苹果的水果篮,展示着含有佳得乐、王老吉、雪碧、农夫山泉等“不到二十种饮料”的饮料柜。此外,“上班时间也可以玩的足球桌”、KTV超大包房兼瑜伽房、健身房和“需要提前预订”的按摩服务也让看客妒意骤生,更何况,“最有诱惑力的食堂”也正在建设中。

虽然有人在转发时不无鄙夷地指出,这一定是该公司内部员工对外炫耀性的贴子,但从照片拍摄的细致程度以及漫不经心做出的周到解释,比如“不到二十种饮料”之类怕看官漏数了几种的淡淡说明,贴子发布者心中的喜悦与骄傲跃然而出。

有这种待遇又能证明什么呢?Donia还是要最早一个来到office,最晚一个离开office,三十多岁了还是要埋头苦干;office里还是有潜流暗涌。拉帮结派勾心斗角争夺职位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我反正是不在乎成为一个“最年轻的senior designer”。其实,也许我没有被辞退,我也许会满足于虚荣之中,但是很奇怪,那时得知我明天不用来上班时,我居然没有惊慌也没有惊喜。也许我早就知道这不是我爱做的事。估计被迫滥用公器的瑞贝卡同样没有惊慌也没有惊喜。

Update:
再做一些SPAM的工作,便于老同事访问至此。
附易道的自我简介:

泛亚易道公司于1939年设立于美国加州,60年来,一直在全世界规划设计的专业界中保持领导地位,泛亚易道的专长更着重于解决复杂的土地规划与环境设计,尤其以保护环境与善用资源为最基本的特色。

泛亚易道的工作经验不论从大型的土地规划与都市设计,到实际的景观与公共空间的设计与实施,业主的类型不论从政府机关、大型企业,到小规模的私人开发,泛亚易道都能針针各个项目本身的特色与复杂程度提出最适切的专业知识与服务。公司的专业人才从土地规划师、都市设师、景观建筑師一直到环境工程师甚至地质专家,接近700名多类型多层次的专业人员,23家分布世界的分公司,均以不断改善人类的居住品质和生存环境为持续追求的目林标。在亚洲,我们位于上海及香港的两处分公司更竭尽能力提供更完善和切合实际的设计服务。

97年中,总部在美国的易道公司(EDAW, Inc)在香港合并了一个小公司-泛亚(Earthasia, Ltd. 泛亚原来的老板是几个英国人,97前走人,把泛亚买给了几个港人)。之後, 易道在香港便叫泛亚易道 (EDAW Earthasia,Ltd. ),由易道控股。

2000年,香港的泛亚易道在中国独资注册,定名易道(上海)咨询公司,直接由香港的泛亚易道经营管理。

2003年初,泛亚易道的几个亚洲老总志趣不合,便分成了两批人马。原先老泛亚的那几个港人叫易道国际,其它的一些人成立了易道规划设计(U+D). 易道国际负责管理香港,上海和北京。U+D则管理深圳,苏州并在香港又另开了一摊。奇怪的是两批人马都做规划,也都做景观。

2003年底,易道总部正式购回了泛亚所有股份,成为100%控股。 香港的泛亚易道改名易道,泛亚二字自此取消。

2004年中,易道国际的几个资深人员还是因为理念不和决定离开易道。在他们离开後,原先的易道国际与U+D便再次合并完成了统一。

2005年初,离开的这些人用了”泛亚”二字成立了新的公司,追求自己的路子。从此泛亚是泛亚,易道还是易道。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公司

美国EDAW(易道),是全球最负盛名的商业景观设计和城市建设公司之一,易道为全球的迪士尼乐园提供了景观规划和基础建设,包括新开幕的香港 迪士尼乐园。

10 thoughts on “公器与私利–从EMC秘书门说起”

  1. 写得好。所谓职场就是这样。

    你很年轻,但是字里行间透露着难得的坦陈历练。蝇营狗苟者最终将极其可笑,虽然现在仍耀武扬威着。

  2. 按照“人的价值=能力/欲望”的价值计算方式,那么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的能力肯定是增长的,这时候一般而言就会欲望也增长,更好的公司、更好的职位、更好的房子、更好的车。。。这些还都算是好的欲望,和我们的能力保持同倍率增长也可以。问题还有些不那么光明的欲望,随着我们的能力增长,我们还可以操纵别人的命运、击败其他派系乃至于折磨其他人,慢慢地,同事们都称我们为“恶魔杰克”。这时候,我们就没有什么价值了,当然假如说整人的能力也算作能力的话。但在外企/垄断国有国企里面,这种人比比皆是,“能力大,作恶的能力也大”。他们早已经忘记了自己也曾经是谨小慎微的小人物。
    国企这种善于欺负人的人比比皆是,外企其实何尝不是如此?
    zola试图用一篇小文是无法改变人们要进入易道的愿望的,还会有成群结队的国人蜂拥而入的,也注定这种donia式的“恶魔杰克”会有源源不断地继任者。
    只不过还没有进入过大外企的后来者会认识到,外企并不是什么终极乐土,那里有尔虞我诈有贪婪有嫁祸于人有落井下石,慢慢地那里的人心都会受到至尊魔戒般的邪恶诱惑,最终将面无惧色地踏着同事的尸骨爬上去。

  3. 谢谢郑昀的评论。我写这篇日志并不是要阻止别人进入EDAW公司,只是说说一个我的故事。顺便希望更多的人能让识到公器不是私人的玩具。

  4. 其实这个“公器”就是传说中的外企的“邮件文化”。
    一切的人事纷争都从这个邮件文化繁衍并升华。大家都像是太极高手一样,利用邮件打来打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