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法律真的是狗屎?

一个星期前,我和姐从煤炭坝坐车到回龙铺,车开后售票员开始售票时发现车票要3.5元了,上个月坐车才3元,一下子涨了五毛,才短短几公里路程,原价三元居然要涨20%,我问售票员为什么要涨,她说油涨价了,车票也要涨。我不知道油有没有涨20%,我就说你们的车既然不是私营的,那涨价也应该有依据吧,于是,司机从窗子上取下一叠复印的文件给我看,是湘重价多少号的文件我忘了,文件说车票与油价联动,随油价上涨而上涨,随油价下跌而下调,但是,文件说每500公里,每公里涨0.005元,也就是5厘钱每公里,没说让人家涨20%啊,文件的最后一页标明了普巴从煤炭坝到宁乡全程是4元,中型巴士是5元,五一十一春节上涨20%,但这两天不是节假日啊。我质疑加价的理由。

由于售票员是收了我付给她的六元钱后告诉我加价了,让我还给她一元钱。但我认为加价是不当的。我说这份法律依据是你们亲自给我让我看的,但这份“湘重价”的文件没有让你们每公里加0.1元,更没让你们加价20%。

当我想拿出DC把文件拍下来时,售票员便急了,以为我是记者,要我出示记者证件,司机也停下车,来到车厢尾部夺走我手中的文件。司机和售票员便要我下车,还把两块钱塞给我姐,我姐接下了钱,但我不下,我坚持把两块钱还给售票员。司机只好继续开车,售票员还骂骂咧咧地说我“坐痞车”,我反问她,你是说我人是痞人还是说车是痞车?我说我付了多少钱就得享受多少服务,尽管我付的是六元钱,但我没有享受到六元的服务,你无权赶我下车。由于我们开始大声地吵起来了,车里的其它乘客都是星期五去宁乡的学生,他们倒责怪我有个相机有什么了不起的,记者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始终没有骂人,没有恶言相向,我只是据理力争。这些学生不知道维护自己的权益不说,还要说我多事。真是悲哀。对他们而言,多付五毛钱是小事,反正大家都多付了五毛钱。售票员一直在竖起眉毛骂我坐痞车,我说责问她,你为什么亲自给我文件看,却不让我拍照?你加价有理,为什么怕拍照?后来,她生气地说,你下车,我退你四块钱。我便说,好,是你让我下车的,不是我自己要下车的,你把钱退给我,说话算数。这时,她居然厚着脸皮过来问我要补足车票的钱,我把之前她退给我姐的那两元钱给了她,我还故意再把一把一毛一毛的钞票凑足一元钱给了她,总计是付足了七元钱。到了回龙铺后,我们下车后,她还在背后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估计不是什么好话。

湘A4701这巴士服务太差了。

我在想,是我太格格不入了?还是愚民太好当了?政策说十,执行起来越变成了百或千,难道法律真的是狗屎?

不过,看样子,记者可不被人当成狗屎,总有些内心阴暗的人害怕记者如同害怕正义的光芒。我只是生活的记录者,我期望有更多的生活记录者一起来记录我们这幸或不幸的生活。记录生活不是广播电视报社的记者的专利,舆论监督也不是广播电视报社的记者的专利。

27 thoughts on “难道法律真的是狗屎?”

  1. 可悲的不是有人对法律的践踏,而是人们已习惯于她被践踏而熟视无睹;更可悲的是即使我们意识到她被践踏,却没有能力去改变它;最可悲的是在自己被蹂躏后,还劝说别人“不可能让社会来适应你,只有你适应社会。”习惯于被奴役的人觉得,被奴役要比争取自由幸福很多,因为有了主人就不用担心饿死,乖乖的听话就不用担心被鞭挞,这样混混噩噩转眼也是一辈子。

  2. 那些学生为什么说你多事,是因为他们(包括太多的人)头脑中根本没有法律意识或者维权意识,这样的事太普遍了。一次我和老公孩子去吃饭,买单时账单上明明多收了两元钱,可我要回去找时老公硬把我拉回来说两元钱去找太丢人,算了两元钱不要了,唉!

  3. 这样的教育下有多少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法律,什么是权益?
    所以我们需要一些人,在他们面前走出第一步。恭喜你,你达到了!

  4. to张锐:欢迎大驾光临。若是新闻主管部门也同意就好了。
    to Blandboy:几毛钱的小事都没人管,何况大事?你看新闻联播在播些什么?报道完中央领导上下飞机的庄重场面唱完赞歌之后,竟然播国外的奇闻轶事,播些无关国计民生无关痛痒的外国事。若不是新闻审查得太厉害,CCTV的导播们难道找不到国内的新闻焦点吗?

  5. 很欣赏zola的精神
    欣赏之余,提一点自己的看法:
    不合理的加价并不是售票员和司机弄的。相反,司机和售票员和我们一样,也是受压迫受剥削的“贱民”。
    我们的矛头不应该是指向无产阶级内部的,而是万恶的制度:
    是谁制定了这样的制度,是谁独裁,是谁吸人血汗!
    当然,司机和售票员也在生活的压力下成了统治者的帮凶。但是现实的教育使得他们并不理解你说的道理。
    所以,司机和售票员应该是我们教育、感化、团结的对象。
    如果你发现涨价后,询问司机或售票员他们的工资(如果不是私营)或者盈利(私营)是否随着涨价而提高。然后再批判或者感化他们。效果或许不同。
    你的精神和亲身实践,值得推崇!

  6. 说得好!
    不过,从懂事起,我就不相信什么法律,也不相信记者,更不用说什么舆论.
    很多东西都是人为操纵,不该说的就不说了..
    昨天访问你的站点时不能访问,以为你被长城压住了,哈哈,还好,还活着

  7. “国民教育程度终于提高到发达国家水平的那一天”是不可能到来的
    教育是穷人翻身的唯一机会
    但是,统治阶级是不会给穷人这个机会的——愚民比较好统治嘛。
    教育产业化就是他们彻底断绝穷人的机会的措施之一
    总之,zf的策略就是不让你获得信息,愚民政策:包括限制高等教育,GFW,舆论控制……

  8. 意大利伟大的经济、社会学家帕累托发现,如果“某个措施A将导致1000个人每人损失1法郎,而某一个人将得到1000法郎,则后者将会花很大力气来争取A,前者将只进行微弱的抵抗,因此很可能最后的结果是,试图确保通过A得到1000法郎的那个人将会获得胜利。”  帕累托的这一重大发现表明,人多并不等于力量大。由少数人组成的有谋利冲动的有组织的利益集团,其力量往往超过“沉默的大多数”,成为利益分配的主导力量。

  9. 中国的教育真完善~祖国的花朵就是这样被教育这样的灌溉。中国的媒体真丰富~中国内幕都搞的象你们所说,有点。。还抽时间说外国无关痛痒的~用该实话实说~
    顶楼上的 楼上上的。。。。。。

  10. 今天一个朋友发来一个连接:“一本地图闯天涯 目标位移4000公里”,说的是一个名叫“周曙光”的年轻人,他说:“我准备,凭一本地图,用半个月时间,位移4000公里,当然,步行这肯定做不到,那 就逃票吧。在 这个过程中,我会继续记录旅途的我这BT的生活。”------http://www.xucx.com/blogs/post/297.html

    玩够了没有?
    你玩够了没有?

  11. 兄弟:
    你好!
    你对中国要有一个前后左右的了解之后,才能评论大小事情。人与历史,中性词也。朝廷和政权,中性词也。官办和民办,你南方人吧?我是北方的,你体格如何?一拳能能放倒一个不?替国家为人民呀!运输部门太不象话了!反映情况后,可对其罚款,轻则几百,重则20万。不过你没证据。有证据没时间金钱。如何是好?法律是民主的!都是中性词。大家都认为运输部门对你是不公的。党中央也是认可的:未批准而涨价罚20万。运力紧张他还敢涨价?有背于民主法律!

  12. 本来是市场运作,个别人却违反法律,春节前两天,中石化的股票也涨不了20%呀!油价没涨5%,油价跌的时候,票价怎不降价?他若能按他的逻辑:每每过节时国际原油价格就涨乎?党中央是这逻辑?胡闹!你这等事早有法规法律,人民无小事!写个总理信,就说:我把他两拳放倒两个,替总理您给他传了个话。没指望他日后搞运输!他要个车也是多余的,下一步想烧了那车。力争让他倒下就半天起不来。

  13. 我重写override方法函数如下:楼主:您应当:对其感化,教育,说的方法。而不能让那售票员开口说:金钱随不是万能的,但离开金钱是万万不能的!goto 法律;否则then:你将就有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主和法律。
    我们的版主坐车时会发生什么?人这个类总是要有行走这个行为的,楼主您的钱总是要有支付这个属性的,楼主您就不能建立一个委托(delegate),把这个涨价事件委托给交关部门处理吗?

slan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