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从中来

  昨晚,为了查湖南在历史上有没有被屠杀过,结果看到这个:

http://bbs.jxcn.cn/showthread.php?t=46544
心惊肉跳啊――中国历史上的人口大灭杀!!!

http://www.hawh.cn/bbs/topic.jsp?forumID=3&topic=443&replynum=last
大国之殇—汉服消亡简史-选自《文明的失落与复兴》(完全版)[推荐] 

  刚才,在中央四台看到直播喜庆洋洋的湖南汩罗的龙舟竞渡记念那个死都要死到湖南来的人,看到大大的红舞台上的男舞蹈演员穿着黄色或蓝色露出半边肩膀的劲装夸张地表达。我居然不禁悲从中来。家人看到我突然眼里擎着泪,以为我终于疯了。我告诉家人,你看,汉民族没有自己的服饰了,汉族被屠杀过很多次了。我们”沩乌周家”的族谱上只有二十一代,也就是短短三四百年历史。这跟相邻的”湘潭”被屠的史料相吻合。湘潭被屠,不一定是现在的行政区域划分上的湘潭被屠,宁乡也可能被屠了。我们的祖先都可能都是从江西移民过来的,难怪湖南人要称江西人为老表了,难怪我遇到的江西遂川人居然完全听得懂我的宁乡土话。

  上一次莫明其妙地悲从中来而落泪是去年从新疆呆了十多天后回到深圳,晚上在超市门口看到一个被长辈拉着乞讨的五六岁的小女孩,我递给她一个热狗,她用大拇指的背部和另外四个手指握着插在热狗的小棒,然后艰难地朝嘴里塞。我说吃吧,然后我走开了。走开之后我眼里也忍不住全是泪水。我知道,乞讨者很多很常见,我为什么要悲伤啊。可是,我一想到假设自己也处于那种状态下时,我就忍不住悲从中来。这可能与我当时从新疆的旅途中得到的感受有关。在新疆的旅途中,我遇到了两个从辽宁暴走到青海的女孩,她们为什么要自虐式的暴走啊;遇到了从上海逃回新疆的维族小女孩,她为什么要一路偷钱买车票啊;我遇到的卖身的女孩子,她们为什么要干这行啊;我遇到热情的哈萨克,他们为什么要招待陌生人啊;我遇到了热情的维吾尔女孩,她为什么要热情的为我带路啊;我遇到了韩国男孩,他为什么要独自像我一样独自旅行啊。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是像我这样孤独的吗?是不是孤独的人都像疯子?为什么我能够同情别人,却没有人同情我?我说的这个同情,不是与”可怜”同义的同情,而是将心比心设身处地的理解他人情感的心理。(基督教宣扬的”博爱”也是说的同情心吧)我认为,多给点同情,这世界上就少了很多疯子。比如,当年特意到闹市读书的十三伢子也是一个疯子?悬梁刺骨的人也是疯子?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也是疯子?拉登也是疯子?布什也是疯子?陈水扁也是疯子?胡哥也是疯子?当我们理解他们的价值观后,疯子的帽子便一顶顶被摘了。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不理解我,尽管把我当成真的疯子好了。但是,别假借疯子的理由控制我的自由,毕竟,我没有像摇滚歌手何勇那样自焚来危害他人。在我没有危害他人前,不要来剥夺我的任何自由。

注:
我之所以说家人以为我“终于疯了”是因为,这回到老家的半年来,与家人有过好几次大的价值观冲突。比如,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工作四五年没有存一下分钱,他们不理解为什么月薪三四千却存不下钱;比如,他们不理解为什么北京的公司让我去工作我却愿意呆在家里天天上网做一些莫明其妙的事;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觉得卖小菜是一件有前途的事。最后,他们说怕把我逼疯了,就对我听之任之了。

4 thoughts on “悲从中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