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印象

  回到家乡好多天了,家乡当然有了很大的变化,很多地方在征用农田,很多地方在搞开发区,搞工业区,具体情况如何,我不太清楚,我弄不到相关的数据。我只能描述一些零散的印象。
  7号经过湘潭、韶山、宁乡,发现以前的小公路全部改成两车道的水泥公路了,这是一个大的变化;晚上看电视,我家没装有线,也没装卫星电视接收器,只能收到一个电视台,就是宁乡台,发现电视台搬来一个宁乡籍的名人为宁乡祝福,如谢觉哉的儿子谢飞,谢觉哉我倒是知道这个革命前辈,他儿子有什么大的影响我就不知道了,据说还是一个导演,我可没听说他的作品;还有胡耀邦的夫人,我也是头一听说此人,她能算上名人估计也是沾亲戚的光;还有一帮宁乡籍的清华学子也一起大喊一句,这是沾清华的光;我周曙光虽然也是宁乡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让别人沾沾我的光。
  我真的未曾关心过家乡,家乡的一切都很陌生。我只好花时间熟悉这个陌生的环境。
  8号早晨到宁乡县城火车站取托运的行李,车子一路开过去都是水泥路,比以前班车舒适多了,也快多了。宁乡到横市的宁横公路是征地后新修的,四车道,又直,路边的房子也是随着马路新建起来的,很难在这条新公路旁看到旧房子。一路过去,发现公路上方有“欢迎来到XXX工业区”的横幅,我想哪天有空去看看那些工业区里有些什么样的企业,最好不要让我发现有造纸厂这种环境污染特别大的企业。我去年就在邵阳看到过被造纸厂污染的小河,那小河真像是“血流成河”的样子,整条河都染红了,恐怖。我觉得兴办污染环境的企业等于是饮鸩止渴,是要折寿的。到达宁乡后,所见更为壮观,新开发区有多宽我不知道,反正我在县城里租的拖拉机开二十分钟都没开出那片黄土地,那些地方已经没有植被了,全被推土机推开了,水泥马路已经把这些黄土地割成一块一块了,这一切,让我感觉到家乡已经进入了“大跃进”年代了,一切都在蓬勃发展,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在宁乡火车站附近,看到了算是有名的“加加酱油”的厂房,也看到了“托普计算机学校”,这学校门口还挂一块牌子是“富士康员工培训基地”,估计这学校走上了“产销一体化”的道路:学生缴上昂贵的学校,呆上一两年后再以推荐工作为名,将这些十七、八岁的“幼齿仔”送往东莞深圳的富士康集团的大陆工厂做廉价劳动力,刚好不算是童工,而且每个月可以拿400-1200的工资,他们应该都算是过上幸福生活了吧。东莞的最低工资水平应该比深圳稍低一点,深圳的工人的最低工资水平是500多一点,能拿1000每月的工作都算中等工资水平了吧。对了,这“托普学校”学到的东西也许用得着,毕竟foxcon的机箱和电源都在市场上有比较大的份额,大家都知道富士康是生产微型计算机配件的大公司。看来“托普学校”搞人才培训业务能赚到不少钱。知识就是钱,搞教育产业化确实是条好路子,教育行业是暴利行业的传言看来不假。可惜我没资源可利用,要不跳进这个圈子捞一大把钱,那多好啊。要不就搞地产,圈一块地,建些房子来卖,谁来卖就把谁圈住,用二十年到三十年时间慢慢把买房人的皮揭下来;房子卖不掉的话,熬上三五年,等地皮增值了,光卖地都能赚不少钱啊。
  回到我的户口所在地煤炭坝,这里有一个中型国有企业,十几年前叫“煤炭坝煤矿”,后来资产重组改名叫“煤炭坝能源有限公司”,回来后发现人们不自称“坝能公司”了,而是自称“长沙矿业集团”了,并且这里的中层以上领导都不在煤炭坝办公了,他们在长沙大托铺附近建了办公大楼和一些宿舍,然后每天还用大巴把这里的工作人员免费接送到长沙办公,早出晚归,单程就得花费80分钟,远是远了点,不过,坐着免费大巴去长沙上班,还可以在车上小睡一会儿,应该很爽。煤炭坝和所有的国有企业一样,小而全,全套的生活设施都有,并且许多在城市里应该收费的项目,在这里都是免费的福利。譬如生活用水,譬如住房。这里随处可见室外的水龙头,并且是没有加上铁罩罩和铁锁的那种水龙头,甚至那个水龙头是从来不关的,也许是被人忘记关了,也许是坏了,没人来修。在这里,我找不到一个水表,没有水表就意味着自来水总是免费的。不过,免费的可没什么好东西,刚回来的那几天,水总是淡黄的真正的矿泉水——这些水来自煤炭的井下,自来水厂的人们也不是那么负责的,人们也没办法找到人民公仆来管这自来水水质问题。居民楼里住的全是工人家属,住房是分的,最高的楼层是6层,没有握手楼,规划整洁;但是有很多私自改造的房子:平房的住户通常是占用门前一块公共用地建一个新厨房,一楼的住户也会圈一个小院子,甚至干脆封闭起来建成一个房间,二房一厅的标准结构就改造成三房一厅了,接着,二楼的用户就在一楼的上方建成一个小房间,也成了三房一厅了,三楼的住户就没办法扩展自己的空间了,因为二楼的住户的新增房间的房顶是石棉瓦,再说,他们这样的施工质量并不是非常可靠的,恐怕经不起三楼的负荷了。
  我家是六楼,没有新增的空间,在阳台上能看到煤矿废弃的铁路,这条小铁路是一条深沟,我以前在这里读书时还经常看到蒸汽机车呜呜地把煤运走,还能看到火车里的人把煤铲到炉膛里,然后轰轰地开来开去。可是现在看不到了,有一小段被人两头堵起来养鱼。在阳台还能看到一公里外的一个水泥厂冒着白烟,在那另一个窗台能看到另外两个水泥厂,方圆五公里内,这里有四个水泥厂。这些水泥厂很可恶,它们逼迫这里居住的人们用铝合金门窗把阳台封闭起来,如果不封闭的话,阳台和窗台上总是有一层厚厚的灰。不过,若没有煤矿,就烧不出水泥,没有水泥厂,就没有新房子和新马路,归根到底,还是能源开发得好才有如今的繁荣局面啊。
  安顿好之后,去了一趟长沙,到了湖南广电中心,在长沙的国储电脑城附近逛了逛,又到文艺路口附近的一个同学那里打了会乒乓球,最后在长沙的同学家里过了一夜。长沙的变化也是非常大,连以前的个体经营的长途汽车都被收编了,看上去好像是由某个公司在管理着,司机是请来的,还要负责登记哪里上了几个客,收了多少钱,看着他们边开车边在方向盘上写“正”字,我心想哪天出点事故,他们就不用兼管记录的事情了。长沙也开始像北京那样搞“环路”了,也有广州那样的高架桥了,在广电中心到四方坪附近,我还发现一个像比萨斜塔一样的奇特的建筑,问人才知道那是一个吊桥,还是单面的,并且创下了一个“世界第一”。不知道是哪些人如此热衷于“世界第一”,有啥好处?多花钱的项目估计大家也分得多一些,于是大家就同意这种项目了,我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官方的项目管理中的黑幕。
  对了,我说回家做农民,我说点农民的事吧。菜市场的青菜是一块五毛钱一斤,狗肉多少钱一斤我不知道,我倒发现杀狗的人居然用乙炔来烧狗毛,乙炔就是氧焊用的东西,那东西的火焰温度据说有3000多度,用来烧狗毛倒是非常快捷。还有,这两天,正巧附近楼房有个老人没能熬过这个冬天,于是在楼下做“道场”,请来和尚道士做法事,他们请来乐队敲呀打的,装神弄鬼的道士旁边有一个摇头晃脑的人随着流行音乐的节奏敲打爵士鼓,我觉得不伦不类,还有一个礼炮代替小时候常见的“三眼铳”,那礼炮里装的不是火药,点火的也不是火,礼炮是两米多长的手臂粗的铁管,他们在铁管后面输入乙炔和氧气,然后用一个电子打火的东西点着,那声音不知道有没有把鬼吓跑,这个乙炔炮倒是吵了我整整两天。我想去拍做道场的照片放到网上,可是我怕犯了人家的忌讳,没敢去拍。我不知道北方的葬礼是不是也是请和尚道士做道场。下次有机会再弄一个长焦镜头去偷拍人家做道场好了。
  这些天总的感觉是家乡已经在变化之中,是变好还是变坏,我不得而知。我必须花更多时间更深入地了解家乡后才能作出判断,然后选择一个行业去做。可是,农村调查报告如何做呢?

10 thoughts on “家乡印象”

  1. 中国农村和乡镇的建设自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加速,我上大学的几年中,每次放假回家,都有明显的感觉:国道升级、城镇开始有规划的建设、小超市的涌现等等。人们的生活方式、观念等都开始向着城市化的方向改变。我家乡还是国家级贫困县,已经这样了,估计全国各地也都产生了更大的变化。这种发展,我想人们都是乐意的。但盛世景象,也有隐忧。发展带来的负面作用也很明显,如污染越来越重、传统习俗更快消失等。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令人眼花缭乱。中国历史上盛世之后,就是国家和社会的全面衰败。我不知道现在的形势与以前到底有多少不同。仍然某些人要向皇权社会学习,用愚民的方法统治国家,力图钳制思想。但毕竟时代不一样了,朝堂上的衮衮诸公,请目光放长远一点,不要一步步逼着让中国走上盛及而衰的老路。

    以前上学时政治课本告诉我们,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不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的矛盾。现在的课本不会还这样骗孩子们吧?我看到的,中国的主要矛盾,是落后的上层建筑不能适应已发生深刻变化的经济基础的矛盾,是不公正的社会分配制度造成的贫富差距一天天扩大的矛盾。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难道只是一句空话?

    有点激动了,语无伦次。

    其实我不愤青。我很乐观。我和Zola一样,处江湖之远的小民,不妄图改变社会。处在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里,只需坚持自己的理想,从自身做起,从自己改变。无愧自心,亦能安身立命,就是成功。

    以我从其文字里了解的Zola之性格,以Zola选择的道路之难被认同,我估计Zola今后会遇到很多挫折。有一点我想提醒Zola吧:不要偏激,中庸而行。注意,中庸不是圆滑处世,而是不走极端,可以妥协,但不丧失原则。

    四个字和Zola和大家共勉:自强不息。

  2. [quote]可是,农村调查报告如何做呢[/quote]找一找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读一下,正好是你的家乡,然后你也写一本21世纪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人感兴趣。

  3. 写得有味道,看得我都有些思乡了,呵呵!

    一个小建议:写农村考察报告,你不如找几个典型的人物(比如二十几的挑几个,三十几的挑几个),写写他们的生活,写写他们的梦想,写写他们怎么看外面的世界,又怎么打算自己的未来……这样写起来不流于空泛的议论,更有可读性,窃以为也更有价值。

tmouse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