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奇遇

  2005年1月13号,黑色星期五,我奉母亲之命从煤炭坝镇回老家枫木桥乡取一些必需品。我下午四点多才坐车到回龙铺,然后站在回龙铺等路过枫木桥的车。等了半个钟头,天都快黑了,终于来了一辆到大田方的中巴车,我挤上了车,付了七块钱车费,然后站在过道里随着车子摇晃着。最后一排有两个女孩子在说笑着,很奇怪的是,她俩居然是一个用地道的宁乡话另一个用湘音很重的普通话交谈,我奇怪的看了一下她们,正巧发现那个一头直发、刘海也是齐着眉毛的女孩正斜着眼睛冷冷地看着我。我知道,媚眼和冷眼都是斜着眼睛瞟人,要区别冷眼和媚眼就是要看脸上是否有笑容。我被她瞟过之后我就不敢看她了,我怕看出麻烦来。她脸上没有笑容,这证明她不是把我当帅哥在欣赏,她,她不会是把我当贼防着吧?我只不过尖嘴猴腮点嘛,我这么纯洁的样子很像小偷吗?唉,反正我不是第一次被当成小偷了。我只好坦然地傻傻地看着窗外,让那个说宁乡话的直发MM把我瞧个够好了。
  我百无聊赖,只好漫不经心地移动着目光,目光游到我左侧的座位上的那对小俩口时,我心头一跳,这西装革履的小伙子怎么有点熟悉呢?他怀中的女子把头埋下去了,看样子是不习惯坐车或是昨晚干活十得太累了。我小学是在枫木桥中心小学读的,我后来转学到了煤炭坝,即使每年的寒暑假都会回枫木桥老家,我仍然对枫木桥的人和事都非常陌生了。后来,离开学校后去广东打工,回家回得更少了。但面前这个目光盯着窗外的浓眉大眼厚嘴唇的小伙子却让我感到熟悉。他全然没有发现我在端详他。我看了几眼后,我就不敢看了,我怕那个直发的MM真的以为我是在找猎物的小偷,再说我也不敢确认这确实是我十四年前同窗五年的小学同学。我忍住冒昧探问的冲动不时的瞟他几眼。后来,到了双凫铺,下了一些乘客,我就坐到那个西装革履的小伙子身旁边,正巧,母亲打我的电话,我的手机是深圳的,接电话是漫游加长途,话费太贵,我掐掉打回去给妈。妈让我第二天就得回煤炭坝。打完电话,我看那小伙子正看着我,我便问他:“你是不是到枫木桥下?”
  “是的!”
  “你是不是姓喻?”
  “是的呀!”那小伙子的腰直了起来,惊讶地看着我。
  “你是不是叫喻志强?”
  “是的啊!”
  “哈哈,你认得我不?”
  那小伙子狐疑地看着我,表示认不出。我让他猜。
  “他记心好好喔!”说普通话的女孩子对直发冷眼MM说了一句。不巧被我听到了,我没理会她俩。
  我告诉喻志强我是他的小学同学,我还说了几个他也熟悉的同学名字和老师名字,他还是猜不出,也认不出我是谁。我只好把我的名字输入到手机上给他看。他看到我的名字后恍然大悟,然后我俩双手握在一起,感叹这世界真是太小了。我跟他是小学同学,不住在一个村,但是小学时总是玩在一起,是很好的玩伴,但是后来我转学后就再也没联系过他了。也没有想过要联系他,只是后来听跟我同班的堂姐说我转学后,喻志强有次写作文是抄作文书的,大概是写小伙伴关系之类的吧,他仅用“查找+替换”的办法换成我的名字,然后他们的新语文老师觉得这作文写得太好,并且新老师又不知道有我这个人存在过,然后在课堂上大发雷霆,他责问喻志强:“我们班哪里有周曙光这个人?!”,结果班上的同学异口同声说“有!”。我跟喻志强说起这件事,他说不记得了。原来,他离开枫木桥也有11年了,后来到常德去读书了,现在在五强溪水电站所在的那个集团下的单位工作,那个国营单位叫什么名字我不记得了,五强溪我是知道的。他也是偶尔过年回老家,这次回来是准备和怀中的女孩成婚的。我能在公共汽车上碰到他,并能认出他来,真是奇遇。我和他聊起以前的同学,聊起以前班上最漂亮的女孩,然后他约我第二天去枫木桥街头的饭馆里吃顿饭,可是,我母亲让我第二天去煤炭坝,没机会聚会了。只好再找时间聊聊了。车上的人下了不少了,车内越来越空了,我就坐到直发MM身旁继续和喻志强聊,想不到直发MM居然插嘴说:“你们说的人我都认得,你们班的美女周利妤在当老师,嫁给中学校长了!”
  我说:“嫁给中学校长的是我姨妈的女儿呀!”
  直发MM说:“你表姐刘静和周利妤是同学,她们俩是学校的校花,我都认得。周利妤嫁的是另一个学校的校长。”
  我心里一惊,心想这MM不会也是我们当年的同学的化身吧?我一问,原来这MM还是87年出生的,比我们小多了,原来她叔叔跟周利妤她们是同事,所以她熟悉这些轶闻。
  后来我问她为什么给我白眼,她说我像某个人。她说像谁我就不记得了。估计像我这样戴黑框眼镜的人太多了,看起来都像。
  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能在人海中巧遇旧日朋友真是缘份啊。我以前有过一次巧遇老同学。那时,我在深圳上步中路的南方日报深圳大厦上班,下班后要到马路对面的市总工会站等开往桃源村西的K12路公交车。那天,我在车站看到一个小伙子,有点像我在湖南师范大学时的一个外号叫“田伯光”的同学,我当时犹豫再三之后,找出一张五块的纸钞,然后故意找他搭话,问他能不能帮我换散成更小的零钞,K12公交车是自动投币不设找赎的,我找他换散钱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借口。他在回头看我的那瞬间,也认出我来了。寒喧之后,交换了电话号码。他在华强北的电子科技大厦上班,那天是偶然到市总工会站等车。就这样我们偶遇了。可是,这几次公车奇遇的都是男同学,怎么就没有女同学呢?

10 thoughts on “公车奇遇”

  1. 增大行距也不怎么可行~文章都不像文章了~

    推荐的每行字数应该在15字左右~再长可能就要像报纸那样排版了~

    不过我的屏幕分辨率稍大~1280X1024~估计1024X768要正常一些~

  2. 能做分栏吗,分成两栏看起来就爽了。
    如果不能分栏,最好多分一些段落。可以在一个大的自然段中再根据内容的层次分成几个小的自然段,则看上去会清晰一些。增大行距不妥。

  3. 一个比较方便的做法就是,段间留一个空行。
    好多人这样做的,觉得不错,推荐试用。

    看看这里,不是清晰了吗?
    能分栏的话当然就更好。

memory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