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网志年会人物印象(一)

我从来不关心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我没有去深入的了解到底什么是SNS。在我的第一印象里,人们鼓吹的SNS似乎是就是老鼠会那样快速“交友”:努力的认识一些人,最好是名人和有权势的人,最好能跟他们称兄道弟拉上关系,然后从这些朋友那里获得一些资讯或者其它回报。我不屑于这样交朋友,更准确的说是我不愿意"拉关系"。我愿意帮助别人做一些确实需要帮助的事,我不求回报。我不愿意跟别人称兄道弟,更不愿意巴结别人——我是看过读者杂志上的《李多推荐——何新:身份与中国文化》之后更加坚信自己特立独行的作法是正确的。我不跟别人称兄道弟拉帮结派结党营私不意味着我清高,也不意味着我不愿意与人交往,我喜欢的交往方式就是用BLOG来交流,大家都是独立的个体,大家(blogger)可以重视对方的意见然后讨论或争论,当然你也可以忽视我——这种不必称兄道弟的持续的交往更加令人感到轻松和愉悦,我认为,从这种“淡淡的交流”中获得的信任也许更真实——此时的信任和不信任的选择都不必为之付出成本或承担风险——为什么不给予信任呢?这也许就是朋友关系最高境界——君子之交淡如水。 [lol]
  一个星期中文网志年会上,由于Blogger们到达上海前可能或多或少地读过其他参会人员的BLOG,大家会很惊喜的看到了“活”的BLOGGER,都很惊奇地找到熟悉的BLOG后面的那个不熟悉的面孔,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尽管有些人对某些Blogger的尊容感到惊诧,表示有些人的真容与网路形象不符,甚至感到失望,心里有落差这也是正常的,这不会影响交流——我们反正不是在玩网恋,也不是赶来上海看娱乐明星,看到恐龙衰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我是4号晚上坐飞机到达上海的,8点半从浦东国际机场又花了两个小时才到达陈序尔帮我订的酒店。机场大巴只到静安寺,幸亏在出发前在google group里得到褚移风的指点,一点弯路都没走就从静安寺走到了东诸安浜路的"如家快捷酒店上海江苏路店"。到了酒店前台,服务员帮我打电话给陈序尔,陈序尔这个光头出现了,zheng也出现了,然后连身份证都没有让我掏出来登记就安排我和bruce wang住同一个房间,看来我这张瘦脸还是很好认的(又以自我为中心了 [sweat]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开始努力试图记住别人的脸了。我先上楼,打开电脑,看了下邮件,发表了“如家快捷的网速不如家快捷”的感叹,然后关电脑,下楼。到大厅里发现很多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聊天,一问,才知道大家都是CNBLOGGER,接下来热闹的派发名片的情景出现了。还好,我的钱包里放了十来张中英文双面名片。我估计我的BLOGGER专用名片最好记:我的名片上有我的BLOG中用的极似张雨生的小头像和BLOG地址,当然还有手机号码、IM和Email地址。icebin的名片虽然也有头像,但那不是真人的头像,而是一个猪头的卡通头像,不真实。不过,现场的风头被来自台北的Vista抢走了,他竟然掏出两个印章加印泥现场发行绝版带印戳的的名片。惹得我们一阵疯抢 [lol]

attachments/200511/13_004317_vista.jpg

  我在现场记住了两个人,一个是“艾滋病”,另一个是“女猩猩”,主要是这两个名字容易记,一个长得清秀,另一个长得不清秀,还留着山羊胡子,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吕欣欣的居心:他就是为了让参加中文网志年会的人容易记住他,于是花了三个月把胡子留起来,而且留的是极有个性的"山羊胡子",更深一层的目的是为了推销他的feedsky.com,所以他参加中文网志的名片竟然是没有BLOG地址却印上feedsky的名片。有没有山羊胡子的图片为证(没胡子也容易让人记住嘛):

attachments/200511/13_005539_lvxinxin.jpg

  在大厅里的这些人里,我只听说过zhanbin(詹膑),其它都没听说过,更没读过他们的BLOG。对了,张一宁的名字也在此之前听说过,他弟弟张二宁的名字我就没有听说过了。还有,他们三番五次提到的seehaha我也从没听说过这个网站,Seehaha的老大居然叫“张扬”,他一点都不张扬,很帅,居然也是从深圳过来的,我以为就我一个人从深圳过来呢。还有个叫李兵的年轻人,他是居然是来自www.tianya.cn的人,他的名片是我收到的第一张知名网络公司的名片。其实,当时还有徐子涵和忙里忙外的zheng和xuer我忘了问他们要名片了。后来进来一个戴眼镜的瘦小伙子在问谁是Zola,我就马上站起来说“到”,然后他握着我的手说他是“衣责”,我当时没想起来谁是“衣责”,我很诚实的说我不认识“衣责”,然后他说他的网站名字叫woooh.com,我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很诚实地说不知道,我说你告诉我你的BLOG的名字吧,他说叫“Drunk Dream”,这样一说,我就想来起来:他老早就辞了职飞到上海来了,打算在上海找份工作,我们还在GTALK上聊过,交换了手机号码,也见过他的照片,但照片和真人对应起来确实很难。再说,我平常念他的英文名字叫“艾责”,要是我念得对我们就会提前一分钟相认了。 [lol] 后来,随便和Aether聊了些非技术性的问题,然后Aether就匆匆告别了,那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这天晚上,我给他们的印象是“斯文”吧,确实,我以前没怎么跟他们交流过,我不敢在陌生人面前放肆。xuer后来给我加上“独来而不独往”的description是不无道理的 [lol]
  第二天早上,我差点出于对herock的信任而被拐骗,还好我以前和herock通过电话,记得他的声音,要不就被“假herock”骗了。后来,我终于见到了帅气的herock,他的名字叫夏炎,八月份我到过北京,差点就见到他了。想不到在北京没见着却在上海见着了。挺亲切的一个人,好像跟我哥哥同龄,读他的BLOG也挺久的,跟他比较熟悉,合影一张留念一下。

attachments/200511/13_015117_herock_zola.jpg

  接着,又见着Doubleaf(陈二,居然是陈二,张三在哪?)了,他是某国际电台的翻译,他最近翻译了Web 2.0 的文章,牛人一个,居然比我年龄小。又赖着合影一张,沾点仙气:)

attachments/200511/13_020404_doubleaf.jpg

  最让我高兴和意外的是在会场遇到了认识已久的Moneywood,我跟他有过EMAIL联系,我喜欢他严密的思维和绝不偏激的语气。后来他到上海工作了,就很少见他写日志了。我还以为玩失踪呢。想不到他也不会错过中文网志这场BLOGGER的盛会:)终于见到他了,革命同志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attachments/200511/13_021504_zola_and_moneywood.jpg

  最凑巧的是,我进会场找了个座位,结果发现我背后就是“猛禽大叔”,猛禽大叔一点都不猛,也不像大叔那样老,见他就觉得亲切,我先和他交换了名片,然后偷拍他:

attachments/200511/13_022049_raptor.jpg

  然后又找个机会和和猛禽还有Aether合影一张。

attachments/200511/13_021610_aether_zola_raptor.jpg

  我就这个几同龄人比较熟悉,他们的BLOG都是我经常去的。至于Zheng、文心卢亮毛向辉topkuchedong这些Blog先锋们,在我眼中是天神般的人物,不敢接近。估计他们不知道我的BLOG。其它年会期间认识的BLOGGER容我改日再说。
  最后,我想问下路过的朋友,如果SNS以不依赖于BSP的独立BLOG为节点,以BLOGROLL为关系网,这样的网是否会比OrkutwallopMOP朋友圈更结实更耐用呢?

9 thoughts on “中文网志年会人物印象(一)”

  1. 引用自
    尽管有些人对某些Blogger的尊容感到惊诧,表示有些人的真容与网路形象不符,甚至感到失望,心里有落差这也是正常的

    只有小孩子才会天真地相信什么“文如其人”的话,文如其人的也有,但不可能都这样。曾有一个网友当我看见他的尊容时让我的嘴张开了五分钟没有闭上! [eek]

  2. to doubleaf:你的肩膀都比我宽许多,你如果是芦柴棒,我就是火柴棒了:)
    to Zweig:这篇日志中显示我才跟五个人合影而已,那两天的熟人就这几个.其它的都是到了上海才认识的.
    to Slan:人如其文是不可能的.人们在臆测他人的长相时会加入很多主观因素.再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每个人随着精神状态的变化,相貌都会跟着起变化.

zola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