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和沉默比偏激更可怕

致关心我的陶老师的公开信:

陶老师,你好!
  感谢你对卖淫是否应该合法化这个话题的关注.
  我希望能公开的讨论.
  现在的中国,一方面采取法律和行政手段进行扫黄打非,另一方面,以我旅行所见,红灯区的确泛滥成灾,愈演愈烈。也许你作为“为类灵魂的工程师”并不能意识到红灯区已经形成一种社会文化,但我们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却可以深切感受到这种文化。并非本人刻意夸张红灯文化的影响力,而是事实上如此,只是未进入公众视野,也正是基于您的观点,所以没人愿意正式讨论。
  总而言之,我不偏激地认为:卖淫应该公开合法化,社会应该容忍她们存在——实际上她们这个群体已经存在千年。再,我不承认我的言论偏激,又再,不要因为言论是否偏激而否定他人观点。无知和沉默比偏激更可怕。这是我说的。
  我很喜欢辛亚平 说的一段话:

引用自
很多时候,我宁愿听真正的愤青讲一些言辞偏激但观点犀利的话,也不愿去听一些人讲那种八面玲珑滴水不漏毫无倾向性的话。

  我写上这些,当成对您的邮件的回复吧。我很想得到你的许可后贴上原信内容以便讨论。对了,您以后可以用trackback和我交流吗?我认为,用trackback比用email更方便,一方面讨论了问题,另一方面充实了我们的BLOG的可读性,也加强了交互性,以便让其它人也可以加入到这个讨论过程中来。
  再次感谢您的来信。
  祝您身体健康!

您的小朋友:周曙光
2005-10-15

14 thoughts on “无知和沉默比偏激更可怕”

  1. 人类的发展脚步应该是进步的,可是在“红灯”问题上,中国似乎是退步的?

    古代不也有“怡红院”吗?难道越文明的时代就越禁妓?很明显不是这样的。

  2. 少数人服从多数人的意愿,这不是民主。
    少数人对做妓感到耻辱,这不能阻止别人继续“倍感自豪”地从事这个行业。
    我认为,公民有不影响公众的前提下自由支配自己身体的权力,也有自主决定支配自己身体后否接受报酬的权力,这些权力是天赋的,其它人有什么理由可以剥夺呢?
    当然,不爱从事这个行业并感到耻辱是大多数人的自由,热爱这个行业也是一部分人的自由,有什么不合理的?为什么不合法?

    BYW:本人决无诲淫之意,只是看到流氓和警察一起欺负社会底层的性工作者之后,猜想到卖淫有合法化的可能。仅供讨论。

  3. 引用自 轻飞
    合法?提出这个方式的人如果赞同自己的妻子儿女母亲做妓而且倍感自豪,我就认为合法化合理。

    我觉得这些话应该送给那些嫖客们!

  4. 嫖客要嫖,妓女要卖,为何不对这种交易课以重税采取“ 寓禁于征”的政策?据说专卖制度是某些行业健康持续发展的生命线,建议设立一个《性交易专卖法》,要“有计划地组织性交易经营,提高性交易服务质量,维护消费者利益,保证国家财政收入”。 [sweat]

  5. 今天同事在吃过午饭后谈起这个。大家说的有点激动。
    我自己的观点,有时候人生不是自己能把握的。每个人都希望有一个好的人生。过着舒服的日子。
    我相信世界上没有天生的坏人。
    其实更多时候,有人做的事情表面上很体面,背后更肮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