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旅行杂记(二)

话说公元二零零五年七月七日下午坐上1043次西安到奎屯的火车,开始了三天两夜的漫长旅途。上车后,我巧言令色地用花言巧语骗得一个新疆朋友换了一个临窗的能看到风景的座位给我。刚上车,大家的警惕性都比较高,车开过宝鸡后,天便完全黑了,大家都开始试探性地开始聊起来。一问对面两人的目的地,原来都是要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对面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和一个四十来岁的晒得黝黑的中年人,他俩都要在奎屯转汽车去伊犁,而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奎屯人,他从广东打工回来,也是在广州上的火车,跟我坐的是同一辆列车到达西安的,他告诉我,他是一路从广州站过来的,当我告诉他我只是买的无座票却一路坐着那个恰好无人的座位坐到西安时,他惊呼我的运气真好。他然后告诉我,他昨天晚上是在西安火车站前面的广场上坐了一夜,手机都差点被偷,他迷糊中发觉有人掏他口袋,那小偷居然马上收手,然后像老朋友一样问候一声:“你醒了。”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开了。之后,他就观察了一下,广场上那些边边抽烟边聊天的三五成群的人其实都是一伙的,至于那些岗亭里的对小偷熟视无睹的警察,恐怕也是要收点孝敬费才行。可惜我没有体验到这种广场上的夜生活:)
火车上照例有穿着铁路制服的小贩推着小车来回叫卖,矿泉水一支三块,方便面一桶是五块,啤酒也是五块,还有在火车上推销袜子的,十元两双,他们为了证明袜子非常结实耐用,他们用非常夸张表情的使劲地拉扯袜子,用钢刷使劲的刷。他们的推销效果显然不错,总能卖出去几双。我估计那些满心欢喜买下袜子的人们都是极少坐火车的旅客。这些年,我每次坐火车都会见到用同样方式推销袜子的推销员,他们的台词和套路我都几乎学会了:)
过了十二点后,那些推销者显然知趣地停止骚扰人们了。于是过道和椅子下便睡满了垫着报纸展开身子睡觉的旅客。
西安的海拔是400米,到了宝鸡,海拔升到了590米,到兰州,海拔到了1500米,到甘肃黄羊镇时海拔有1700米,空气温度只有48%,可能是晚上的缘故,气温只有25度,有点干燥,并不感到凉爽。最高时,高度计显示高度居然有2600米,也许那是秦岭吧。车上的人告诉我,过秦岭那段时,火车在隧道里穿来穿去,刚出了这个隧道,一会又进了另一个隧道,可惜是晚上,没法看到列车在崇山峻岭钻洞的情行。过兰州时是在凌晨三点,火车应该在兰州附近过了一次黄河,我一直想亲眼看看黄河水究竟是怎么个黄法,可惜没看到黄河。
七月八日凌晨,天蒙蒙亮,火车到武威市境内了,窗外的气温只有17度,冻得我不敢开窗吹风了。窗外的景色与前一天在陕西省看到的景色变得截然不同起来。陕西也有山,但山上有树有草,但甘肃的这些山居然没有植被,只是光秃秃的山,不过有的山坡上长满青草,开满黄色的小花,非常漂亮。

attachments/200508/14_185326_dsc00009.jpg
attachments/200508/14_185349_dsc00011.jpg

火车在山脊上行驶,我拍到了民居,不知道这些居民建筑是否具有甘肃民居的代表性。

attachments/200508/14_190446_dsc00022.jpg

在余下的旅途中就很难看到这种绿意盎然的景色了。之后一天一夜都是茫茫的戈壁。

attachments/200508/14_190952_dsc00023.jpg

武威附近有很多这样的不算太荒凉的戈壁,但过了武威之后就很难看到绿油油的农田了。

attachments/200508/14_190959_dsc00024.jpg

在某个小站,我把我带的方便面和麻辣速食扔了下去给这些拾矿泉水瓶的小孩子,反正车上没有热水给我泡面,吃那些辣的辣干子又会让我浪费水,不如送给他们吃:)

attachments/200508/14_192208_dsc00027.jpg

车快到武威南这个站了,武威看上去很富饶。

attachments/200508/14_192615_dsc00028.jpg

这就是典型的戈壁滩,铁路旁边竖起来的水泥柱是用来挡住风沙不让铁路被沙子掩埋的吧,

attachments/200508/14_192850_dsc00036.jpg
attachments/200508/14_193756_dsc00037.jpg

到武威,海拔降到了1500米,嘉峪关的海拔也只有1600米。远远地在火车上看到了嘉峪关,嘉峪关不高也不险,就那么一段破墙和楼台竖在戈壁滩上。到玉门关,海拔又稍微高了一点,有1750米。这一路上,空气非常干燥,金昌的湿度是40%,张掖的湿度是38%,嘉峪关甚至只有32%的空气湿度,如此干燥的地方不寸草不生才怪。下午晚上8点多,火车到了敦煌却还没有天黑,这里纬度高,夏天是昼长夜短,要到晚上11点左右才天黑。敦煌上来很多提着大包小包的旅客,看来敦煌很受旅游爱好者青睐。

attachments/200508/14_195542_dsc00079.jpg

列车又是一夜在黑暗中前行,重见天日时,列车已经过了吐鲁番了。映入眼中的景色更加荒凉起来,戈壁滩上连野草都很难看到了,感觉列车开到科幻小说描述中的火星上了。

attachments/200508/14_201234_dsc00098.jpg

列车到达板城附近了,终于见到牛羊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吃草了,看着这么绿的草地,真想上去打个滚,然后懒洋洋地躺在草场上仰望着蓝天白云,什么都不想,然后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attachments/200508/14_210801_dsc00105.jpg

达板城的海拔降到只有七百多米,听说是一个风力资源丰富地方,但我只看到风车在懒洋洋地逆时针转动着。

attachments/200508/14_210809_dsc00109.jpg

到了乌鲁木齐市,列车上许多人下车了。车站附近这个小山据说是乌鲁木齐的拾荒者聚集地,这些简易建筑密集地是凶杀案多发地。他们说拾垃圾的人很有钱,不知是不是以讹传讹。总之,看得出这些灰色人口的安全没保障。

attachments/200508/14_215657_dsc00001.jpg

太阳越来越高,天空越来越蓝,视野越来越开阔了,总是能见到成片的庄稼地。热情为我介绍新疆风土人情的朋友告诉我,天际那白云底下那白的其实是雪山。这儿的庄稼全靠天山山脉的雪水灌溉。

attachments/200508/14_215723_dsc00020.jpg
attachments/200508/14_215731_dsc00023.jpg
attachments/200508/14_215745_dsc00033.jpg
attachments/200508/14_215752_dsc00035.jpg

下午一点半,终于到达奎屯了。我刚检完出站的票,正在边走边低头把票朝口袋里塞,突然,一支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手,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戴墨镜的人……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18 thoughts on “新疆旅行杂记(二)”

  1. 一路看下来,竟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呢,呵呵~ [smile]

    只是zola竟然也来“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这招 [sad] [sad]

  2. 我大前年上云南玉龙雪山那才4100米,到山顶上同行的两名男士面不改色心不跳,可我不到十分钟就头昏目眩,再过一会儿就天旋地转,赶紧用上了氧气袋,看来身体素质不太好的对高原反应尤其敏感。珠峰,8000多米呀,不敢想象! [sad]

westup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