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原始积累的秘密——马克思理论学习笔记

听说读大学一定要学马克思理论和邓小平理论拿学分,拿不到足够的学分不能毕业,人们总认为学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是一件枯燥且头痛的事,我倒不觉得,我们可以结合实际来理解马克思的理论。马克思是一个伟大的预言家,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原始积累的秘密 :

引用自
在原始积累的历史中,对正在形成的资本家阶级起过推动作用的一切变革,都是历史上划时代的事情;但是首要的因素是:大量的人突然被强制地同自己的生存资料分离,被当作不受法律保护的无产者抛向劳动市场。对农业生产者即农民的土地的剥夺,形成全部过程的基础。这种剥夺的历史在不同的国家带有不同的色彩,按不同的顺序、在不同的历史时代通过不同的阶段。

  马克思的这句话就让我们理解了很多新闻事件,如河北定州村民遭数百人袭击事件和去年的湖南嘉禾强制拆迁事件,也可以帮助我们理解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下海石村村民政府用BLOG中舌战一事。一方面,下海石村民用BLOG来诉说政府野蛮、残忍、暴力的拆迁,另一方面,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政府则表现了友善的一面,建立相对应的BLOG来“澄清事实”,但这个事件发生2年多了,可是问题至今还在拖。下海石村民BLOG提到:

引用自
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政府,在国家强调抓好“三农”问题,解决农村问题的同时,作出了强制、暴力、野蛮的拆迁村民房屋。侵占农民耕地,使这些原本粮田单薄的村民门无疑使断了生计。。 政府不为民反而,为了满足开发商和自己的私欲,不顾民生。嘉禾的惨剧在下海石村又在重复上演。 这赤裸裸的暴露了政府的腐败。官员的无能,以及百姓的无奈。。。

  从上面的文字描述中,真实体现了马克思所说的:大量的人突然被强制地同自己的生存资料分离,被当作不受法律保护的无产者抛向劳动市场。对农业生产者即农民的土地的剥夺,形成全部过程的基础。
  地方政府和投资商都以“存在脏、乱、差及交通安全隐患等问题,根据城市总体规划要求和城市发展需要”为由,借城市改造之机,完成对土地的剥夺和资本的积累。政府手中的“城市规划”,实际是“设计师得意,官员得利”的黑幕交易。
  远的事情不说,我就报道一下身边的事情吧。我租住在深圳市福田区的新洲村,住了近一年了,村中有很多握手楼,但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很多与握手楼不匹配的小土屋。我问了当地人才知道,那些小土屋是当地人的,已经是危房,不能住人,也不能出租了,新洲村村委领导的“新洲股份有限公司”要买下这些小土屋的地皮然后建出租屋,但是土屋的人们嫌价格太低,新洲公司的人太黑,宁肯荒废了也不肯卖给“新洲公司”,以至于今时今日寸土寸金的深圳还竟然出现这种与现代都市不想匹配的风景了。
残墙与高楼,如此鲜明的对比

attachments/200506/DSC00002.JPG
attachments/200506/DSC00003.JPG
attachments/200506/DSC00005.JPG

下图中的小屋前几天已经被封闭,停水停电,村委还围上了围墙,不允许住人。每天晚上,这块空地上有很多小贩在这里卖烧烤,热闹非凡。

attachments/200506/DSC00006.JPG

两个星期的暴雨过后,野草疯长

attachments/200506/DSC00010.JPG

够脏吧?

attachments/200506/DSC00011.JPG

断壁残垣

attachments/200506/DSC00012.JPG

够乱吧?

attachments/200506/DSC00013.JPG

对比一下远处整齐的高楼吧

attachments/200506/DSC00014.JPG
attachments/200506/DSC00015.JPG
attachments/200506/DSC00016.JPG

够差吧?

attachments/200506/DSC00017.JPG
attachments/200506/DSC00020.JPG

可以想像当年这条小道的繁华

attachments/200506/DSC00022.JPG
attachments/200506/DSC00023.JPG
attachments/200506/DSC00025.JPG

  在上文提到的河北定州村民遭数百人袭击事件和去年的湖南嘉禾强制拆迁事件中,政府为什么可以实现“强制、暴力、野蛮的拆迁”呢?我来解释一下,政府是国家机器,国家机器包括军队、警察、法庭、军队和监狱等,国家机器也是一个暴力工具,个人是没有实力与之对抗的,更何况人民通常都是手无寸铁的,所以,政府若腐败,百姓就只有无奈……
  我听说:

引用自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第二条规定:“公民都有拥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这是美国的建国者为防止政府发生异化的一种防备,这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其他国家时有发生的:手无寸铁的人民面对政府或军队的镇压束手无策;也使公民保护私有财产和土地的信心大增。

  正因为普通老百姓的手无寸铁,才导致失控的权力越来越嚣张,才会有越来越令人心痛的强制拆迁事件,才会有《佛山防暴警察演习 假想敌是被拖欠的民工》这种荒唐警察演习。

引用自
以前,有个地主有很多地,找了很多长工干活,地主给长工们盖了一批团结楼住着,一天,地主的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有点钱了,他们住你的房子,每月交租子,不划算,反正他们永远住下去,你干脆把房子卖给他们起个名堂叫做—–公房出售!告诉他们房子永远归他们了,可以把他们这几年攒的钱收回来,地主说:不错,那租金怎么办?谋士说:照收不误,起个日本名儿,叫物业费!地主很快实行了,赚了好多钱,长工们那个高兴啊!
  
  过了几年,地主的村子发展成城镇了,有钱人越来越多,没地方住,谋士对地主说:东家,长工们这几年手上又有钱了,咱们给他们盖新房子,起个名堂叫做旧城改造,他们把手上的钱给我们,我们拆了房子盖新的,叫他们再买回去,可以多盖一些卖给别人,地主又实行了,这次,有些长工们不高兴了,地主的家丁派上用途了,长工们打掉牙只好往肚子里咽,地主又赚了好多钱。
  
  又过了几年,地主的村子发展成大城市了,有钱人更多了,地主的土地更值钱了,谋士对地主说:东家,咱们把这些长工的房子拆了,在这个地方建别墅,拆出来的地盖好房子卖给那些有钱的大款还能赚一笔,地主说:长工们不干怎么办?谋士说:咱给他们钱多点儿,起个名堂叫货币化安置,咱再到咱们的猪圈旁边建房子,起个名堂叫经济适用房,给他们修个马车道让他们到那边买房住,地主说:他们钱不够怎么办?谋士说:从咱家的钱庄借前给他们,一年6分利,咱这钱还能生钱崽,又没风险,地主又实行了,长工们拿到钱,地主的经济适用房到现在才建了一间,长工们只好排队等房子,直到现在,还等着呢——
  
  于是,长工们开始闹事了,地主有点慌,忙问谋士怎么办?谋士说:赶紧通知长工们,房子要跌价了,别买了,租房住吧,正好把我们的猪圈租给他们,结果,这么多年后,长工们的钱全没了,还在租房住,直到永远 ……

  上文是多么生动形象的社会现实呀,我们被剥夺土地后应该怎么办呢?不要急,不要慌,马克思已经在《共产党宣言》的中告诉我们:

引用自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听到没?只有用暴力!我不是良民,我不会武功,但我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解决问题!

9 thoughts on “资本原始积累的秘密——马克思理论学习笔记”

  1. 房地产的暴利来自于剥夺农民的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土地。
    我并不是真的去学了马克思理论,只是用马克思理论来解释一下社会现象,段章取义罢了。
    BTW:至今仍然没有人威胁我去备案。尽管问题困扰,也不必苦恼。谢谢AsukaNoKaze的关心与鼓励。

  2. 强烈不同意第一段,你来上上课就知道什么叫郁闷了.
    书本不是跟你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而是叫你赞颂共产党的好,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听多了这些想不反感不恶心都不行!

  3. 引用自
    我没听过大学里的政治课,所以我一点都不郁闷

    说得极是,大学里很多有良知的讲师们会直言不讳地把问题的实质剖析得入木三分!当你不了解问题的实质时,你也许会对现状很满足,所以不上大学或许会少很多烦恼。

  4. 我虽然有幸在大学混了一年,但确实没听过政治课.政治经济学考试是我考试前用一个星期的自制录音磁带循环播放强记来应付过去的,居然拿到了这4分学分,之后我就不用学“毛泽东思想概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这两门课程了。 [smile]
    当时那个教政治的教授是一个干瘦的老头子,有没有把问题的实质剖析得入木三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既然懂政治经济,为何还没把自己养胖点. [lol]

  5. 你懂个鸡巴马克思。哎。都是看个毛泽东理论和共产党宣言就说说共产主义不好。 注意,我没说ccp好。ccp本身自从毛泽东掌权以后就不是共产主义了。ccp搞农民革命,之后又搞state capitalism,也就说所谓的计划经济。 那叫鸡巴socialism。分清楚这些之后你就会发现马克思是多么伟大。trostky是多么伟大。陈独秀是多么的正确。毛泽东也充其量是个想当皇帝的农民。

鸦来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