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所想

父亲昨天从老家打来电话提醒我明天过节了,我今天就去超市买了两个粽子,粽子这东西不爱吃,买两个意思意思一下;父亲的另一个提醒也没有忘记,黄鳝买了一斤,红薯粉买了一斤,拿来炖黄鳝粉。这可是我和姐姐小时候最喜欢的。不过那时的黄鳝是父亲晚上挑着煤油灯在水田里捡回来的,夏天来了,家乡的黄鳝总喜欢在晚上出来乘凉,很容易被我父亲用竹夹子夹到篓子里。说到这里,开始无限怀念小时候的生活了…
  我听着《生于七十年代的人》,听着叮当制作的podcast中描述的那些过去熟悉的生活场景。我虽然从严格意义上不是是生于七十年代的人,但我三个姐姐一个哥哥都是生于七十年代,我自小就是翻着他们读过的课本穿着他们穿过的衣服长大的。哥哥Mewa会做大脑袋描述的那种链条枪,我会做皮筋筷子枪打那些漂来漂去的很机灵的苍蝇,我小时候试过无数次要用空手捉住苍蝇,可惜没练成“空手捉苍蝇”这门绝技,常常是一怒之下找来姐姐扎头发的皮筋,加上一根筷子,再用削铅笔的小刀加工一下做成筷子枪打苍蝇,用筷子枪打苍蝇的成功率就大多了。哥哥还会做弹子盘车,父亲所工作的矿山有那种矿车,矿车的直径10cm的弹子盘就被哥哥用木头拼成小板车,可以把我放在车上面推着我走,当然,某些时候还可以用来运货。那时候,姐姐们和哥哥都有一辆上学用的自行车,哥哥经常放学回来后修单车,经常一修就天黑了,家里修单车的工具很齐全,我通常在一旁打下手,比如帮他按住自行车的外胎好让哥哥把内胎拿出来。不过,有些时候,哥哥会嫌我站在旁边碍事,我记得有一次他还打我了。这事不知道他还记得不记得,如果记得的话,还可以去找他索赔 [cry] 。那时候,哥哥他们最喜欢的歌曲就是小虎队的歌曲,当然,他们所熟悉的歌曲我也耳熟能详。兄弟姐妹多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可以省很多钱,他们看过的小人书可以传给我看,他们玩过的玩具可以给我玩,他们学会的歌可以教给我,他们穿过的衣服可以让我接着穿,他们走过的弯路可以提醒我不必重蹈。比如,我大姐考高考了四次,而我,在高考前一年就逃离了学校;我大姐为了那张文凭受尽磨难,而我,虽然漂泊,但也能养活自己,也算充实。至少,今天我能和三姐一起煮一锅黄鳝粉吃,并且,只要我想吃,每天都可以吃到,只是,父母不在身边,我的兄弟姐妹也散落在天涯,黄鳝不是从田里捉回来的,红薯粉也不是自家做的,味道也似乎不如昨天,是昨天比今天幸福还是今天比昨天幸福?

14 thoughts on “端午节所想”

  1. 呵呵,我会空手抓苍蝇,成功率大于90%。我也玩过链条枪,很危险。不过都是童年的回忆了,现在的小孩子,估计不再有机会体验我们儿时的快乐,但是他们有其他好玩的东西,确实不知道谁幸福

  2. 我们湖南宁乡那个地方的苍蝇非比寻常,非常机灵,只要我手动一点点,苍蝇感应到了,然后用S型路线非走了,很难碰到它们,别说捉住了.

  3. but,猪肉炖粉条现在东北农村都没人吃了,那大概是六、七十年代的菜谱吧。
    而黄鳝粉给我的感觉好象是广东人家常必备的食品。

mrcool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