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愤青,对不起,我不爱国。

我是愤青,对不起,我不爱国。
    我知道我自己身上有许多劣性,
    我贪玩,喜欢冒险,爱出风头,懒惰,固执,偏激,
    这些也许是应该改变的。
    但我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也完全尊重他人的独立性。
    我知道有些是应该改变的,
    包括我,包括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这个世界,
    都有许多值得改造和改变的地方。
    所以,
    我试图改变自己,试图影响他人。
    我是愤青,对不起,我不爱国。
    我不为某个专政的政府服务,也未曾为某个民主的国家服务;
    我不愿被强奸,
    我更不愿被某个组织所利用。
    我不爱国,非常非常地对不起。

读到《愤青"可为我外交所用"》中的"我们需要成熟冷静理性的对外政策,但同时出需要愤青那样的激情,因为我们可以发现在很多时候冷静、理性并不是总能解决问题;有时我们非常需要些激情、甚至极端非理性的手段才能维护我们的合法国家利益"有感。
  哈哈,我们可以发现在很多时候冷静、理性并不是总能解决问题,是的,我们亲爱的祖国的军队就可以拿起屠刀大肆杀戮了,我们就可以对内进行武力镇压了!我们就可以对外发动战争了!真好。他妈的真好!!
  操他妈的“国家至上主义”!操他妈的“合法国家利益”!
  写这些文字的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的龙兴春先生把愤青当什么了?当成疯狗蠢猪了吗?他们这些肉食者才是极端非理性的疯狗蠢猪!
  KESO说"愤青的大脑估计比窦文涛的还要贵。"
  我说,猪的头脑比窦文涛的要贵,那个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的龙兴春的头脑比猪的头脑还要贵!

32 thoughts on “我是愤青,对不起,我不爱国。”

  1. zola,你的言论只让我想起,嗯,无政府主义者……

    人是历史所绑架的人质,这个很无奈。

    很可惜,你的意志并不能改变整个国家的意志,所以,个人只能服从,被利用,至少现在是

    当然,他想要利用你,你可以反抗,但你必须忍受所有人,大部分人的白眼。

    说到这里都不知我讲什么了……对于这个,我选择不想它。

  2. 不爱国就是无政府主义者?算是吧,我的确不赞成国家至上的理论,更不支持民族主义,更不愿被民族情绪所煽动。
    有些人希望能够利用民族情绪来对抗另一个民族主义国家。
    我希望某天能建立自己的王国,一个尊重所有个体,不亏待任何一个个体,也不容忍任何一个庸才的王国。

  3. 肤浅?抑或深刻?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思想是否肤浅这个问题.
    一棵正在生长的小树也从来不会去考虑自己是否矮小这个问题. [razz]

  4. 服务?利用?
    有需求就有服务,有关系就有利用。
    你既活着就有需求,你既有需求就与周围有关系,怎没有利用与被利用?

  5. 引用自 Afly
    哦,不,我错了。不是肤浅。。。
    是幼稚,实在太幼稚了!

    听说在三十岁之前不必在乎是否幼稚.

    引用自 斯巴达克斯
    服务?利用?
    有需求就有服务,有关系就有利用。
    你既活着就有需求,你既有需求就与周围有关系,怎没有利用与被利用?

    利用也好,被利用也好,只要保持独立性,不被强奸就行.
    利用与被利用只是通奸关系,通奸是双方自愿的关系.
    不好意思,表达太粗俗了,意思还是表达出来了吧?

  6. Zola,我支持你 [lol]

    人即便是历史所绑架的人质,也不要甘当人质。
    没有人哪来的家?没有家哪来的国?

    国家这一个东西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工具。只要能不忘记这件事,大概就可以维持住理智吧!
    再没有比爱国心,更便宜、更方便贩卖的道具了。
    说到国家,或许它只是人类为了使自身的狂妄正当化所捏造的推托之辞罢了。一旦国家成为主体,不论多么丑恶、多么卑劣、多么残暴的行为都将轻易地为人接受。所有侵略、屠杀、人体实验的罪孽,都可以一句『这都是为了国家』说明一切,甚至有时还因而大受赞赏。批判这种行径的人反而被扣上『侮辱祖国』的罪名,挞伐谴责的声浪也四方交逼而至。
    国家并不是由细胞分裂而形成个人,国家是结合一群具有主观意识的个人所构成的,在此前提下,何者为主?何者为从?在民主社会中是不辩自明的道理啊。
    人类文明中所产生的最大恶疾,大概就是对于国家的信仰吧!其实所谓的国家中只不过是人类的集团在维持生存的时候,为了更有效率地达成彼此之间互补关系的道具。被这个道具所支配的是再愚蠢不过的事了。不,更正确地说是大多数的人类被少数懂得如何操纵刺激道具的人所支配。
    以上转载

  7.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我们的国家始终就是这样一个巢,不管被人为、或被自然左右的结果如何!
    不因为它其中的政府、民众是怎样地在它身上疯狗蠢猪地贴上“牛皮癣”般的标签。

  8.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最终的落脚点不还是那个蛋吗?什么才是本,再明白不过了。

    “不容忍任何一个庸才”的可怕之处在于,我们(往往是掌握有筛选、淘汰的权力的人)假定自己总是能够正确的分辨我们需要哪一方面的人才,以及我们能够正确的辨别才具的高下。而事实上往往并非如此…
    这和公司事务是两种性质,因为人类社会未必是一定要不断攫取最大利润的,而且“不容忍”的后果也严重得多。
    我总认为,一个社会的开明程度,和它对待其中无关“进步”、“道德正确”、“积极向上”以及一切主流价值的边缘人物、庸才、笨伯、残疾、废物的宽容程度。

  9. 呵呵,建议zola去看些马列,不是哪些什么教程,而是直接看著作
    (哲学家的思想变成文字已经开始会失真了,翻译成中文又会失真一次,尽管如此,好过别人给你随便灌输的。)

    不过好像马列主义的书很少,我们这里书店的哲学书类全是周公解梦。

    放心,我们会自由的,社会是不断前进的,你想挡也挡不住。(恐怕不会是你有生之日了) [sad]

    就说这么多。

  10. 不要说马列主义是骗人的,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读一读其它哲学书,看一看哪种说法更好一些。

    要带着怀疑去读才行

  11. to afly:我远远比不上SIC,别拿我跟他比.对了,如果你有不同看法,建议你用TRACKBACK和我讨论.
    to 路过:谢谢你的建议.我去找来看看.我觉得,看马列主义的书应该比看《圣经》和《羊皮卷》有意义 [smile]

  12. 哇~~~小周周居然会接受楼上路过人士的建议!? [confused] [sweat]
    论又硬又臭,你的确是不比人家 Sic 兄啊~~~差得太远了。呼呼`~~

    PS:你有 TrackBack 并不代表我也有 TrackBcka 啊~吼吼~~~ [no]

  13. 呵呵,有点不敢当呢。
    我现在还在上高一[sweat],关于哲学只是看了一些,所以也说不出什么更好的建议。以后还请多多指教。[lol]

  14. [cry] [cry] 我知道我自己身上有许多劣性,
    我贪玩,喜欢灌水,酒量烂又不自量,面皮又厚,不知死活,

    这些也许是应该改变的。

  15. 公民有爱国的权利,也有不爱国的权利。公民有爱这个国家的权利也有爱那个国家的权利。公民有以前爱国后来不爱国的权利,也有以前不爱国后来爱国的权利。公民有以前爱这个国家后来爱那个国家的权利,也有以前不爱这个国家后来不爱那个国家的权利。不是每个人都一定要爱国,不是每个人都一定要爱自己生的国家。公民要有这样的权利。

    不是说不爱国就不是公民,也不是说爱国就一定是公民。爱不爱国跟是不是公民是无关的。

    我不爱中国,不是说我不爱中国的文化。我爱一切的文化,但是我不喜欢中国现在的状况。因为中国已经成为了政治国家,而大量失去了传统文化的发扬机会,失去了一切不利于政治的传统文化和新兴文化,只保存了某些表面的‘护国文化’的驱壳。中国的“中国式文化”已经慢慢演变成“政治文化”了。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政治文化国家。

    我就是觉得我要有自由,我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失去了自由。而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就像我无法选则自己出生的性别一样。我无法恋上我的出生地,就像我可以选择不自恋一样。于是,我向往人权,其中一点就是爱国或不爱国的权利。

  16. 斯巴达克斯 道:

    2005年 3月 4日, @ 4:54 下午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我们的国家始终就是这样一个巢,不管被人为、或被自然左右的结果如何!
    不因为它其中的政府、民众是怎样地在它身上疯狗蠢猪地贴上“牛皮癣”般的标签
    香港沦为了殖民地。。。结果人民。。
    澳门被殖民了。。结果人民。。
    大陆被解放了。。。绳索果人民。。
    台湾没解放。。。结果人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