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回家,回家,回家.
  回家是一种信念.
  又是春节到了,打工的人们都要回家和家人团聚了,亲人在家乡等候。据报道,34岁的农民郭永山为了回家乡见病重的母亲最后一面,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竟然从山东烟台市走回了家乡黑龙江省依兰县洪克力镇,拥抱了令他魂牵梦萦的病危的母亲。我第一次在《读者》上读到这篇文章时,我在想,那八十天是什么信念支撑着他徒步千里?
  是爱,是回家的信念。
  为了回家,人们不惜在火车站的广场打地铺彻夜排队购票,更不吝掏出比原价贵180块钱的黄牛党的二手票。180块钱是一个李绍为那样的普通劳动力挖三天电缆沟的工钱,也许是一个友利电员工半个月的纯收入。
  这些天,同事们都在订回家的火车票。公司里的人来自五湖四海,有四川人,湖南人,湖北人,河南人,江西人,广西人,那个东北人上个星期就走了。那时买票还不紧张。现在买票太难了,政府推出的电话订票热线95105610根本打不通,听说是可以预订十天内的票,27号那天,我想订2月5号的票,我从早晨7点就开始拨95105160,一直拨到九点半,电话总是被占线,电话那头那句“The line is busy now,please try again later"倒是被我学会了,也不枉我拨那么久的电话。[cool] 29号,我又跑去火车西站看看买票的行情,谁知,西站的售票厅是不允许进去的,被许多保安用铁栏杆围着隔开了,据说是没有票买了。广场人到处坐着人,这些人还不能进候车大厅,他们来得太早了,可能是从关外很远的地方赶来候车的,火车西站的候车室又不够大,所以他们还不能进室内候车。公告牌上写满了5天内所有自火车西站开出的车的车次,但是所有的车票数量都写了一个黑黑的“无”。看来,上火车站买票也是无望了。我在看车牌的时候,有票贩子和我打招呼,问我要不要到长沙的票,是30号的。我说请不到30号的假,我要5号才放假,有没有5号的。黑黑瘦瘦的票贩子看来跟我同龄,他说5号的也有,不过要加手续费180元。我想了想,我觉得没有必要帮衬他们的生意,就决定不要了。后来,又有票贩子向我推销他们手中的票,我留意了一下,发现他们的票居然都是15号车厢61号。
  同事们有的在深圳之窗的跳蚤市场买到了火车票,有的是买到了汽车票,有的还在尝试着拨打95105160努力复习那句“线路正忙”的英文表达。我呢,则通过奥林巴斯的朋友拿到一张5号凌晨2点从广州发出的临时列车L622,才52块钱的票.我4号下午6点下了班就得坐上去广州的大巴。够折腾的,都怪公司太小,不能像奥林巴斯那种大公司可以大规模订票。不过,我还算是幸福的,不幸福的就是那些还在复习“线路正忙”的英文表达式的朋友们啦。 [wink]
  哈哈,我可以回家了!

注:帮衬,是广东方言,意为照顾生意。

3 thoughts on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1. 回家!
    过年回家!
    回家过年!
    数一数妈妈头上的白发有没有增多,看一看爸爸手上的皱纹是不是开裂,检查那老屋还漏不漏雨,碗柜里的有没有爸妈吃过的饭菜……看看家里还好吗?都过得怎样了?
    钱少再挣,没钱还有脚,有什么理由不回家看看那同样辛苦劳作一年的亲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