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北京天安门

attachments/month_200501/12300012.jpg

北京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在某些人眼里,北京犹如Jerusalem(耶路撒冷),是一个值得不远千里前来朝拜的圣城。特别是在毛泽东纪念堂遇到的那个跪拜的妇女后,更让我有了这样一种看法。记得以前读书时,英语老师总会偶尔面蹦出一句“去北京看毛主席”,当然,他是用英文说的,我不记得用英语怎么说的了,反正他会变换着时态表达“去北京看毛主席”,要么是“going to”要么是“has been”。用英文说出安门城墙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和“毛主席万寿无疆”也是他们那个时代的青年人耳熟能详的。至少,在那一代的红卫兵心里,北京是他们的圣城。而不信宗教的我,对于盲目的毛主席的追随者,是持鄙弃态度的。他们把一块腊肉捧上神坛,是为了纪念吗?毛泽东思想固然是真理,毛泽东的思想也有功有过,但是,毛泽东的躯体又有何保留的意义?难道真为了永垂不朽?对于毛泽东的功绩,我们可以永志不忘;对于毛泽东作为共产党的一个灵魂人物,我们可以永志不忘;对于毛泽东作为新中国开拓者之一,我们可以永志不忘;对于毛泽东作为一个被神化的英雄,我强烈反对!别忘了,纪念堂前面还有一坐人民英雄纪念碑!当毛泽东纪念堂成为一个神坛,当毛泽东语录成为圣言,当毛泽东尸体被摆上神台,当毛泽东头像走上神龛,当毛泽东被人万世景仰,此时,这一切不正像一个宗教吗?此时,北京这座皇城,真的成了圣城了。显然,毛泽东生前并无此意,但在那个愚味的年代,人们需要精神英雄,毛泽东也需要树立个人崇拜来凝聚人心;在现在,我不需要精神英雄,因为我不愚味,但还是会有人继续需要,还是会有人继续崇拜他们心中的神。
  记得邓小平就抵制个人崇拜,去年邓小平生日还是什么日的那天,许多报纸用大幅篇章来追忆邓小平,甚至连某人当年在庐山偶遇邓小平并与“邓爷爷”合影留念的照片都被报纸挖出来了,连邓小平当年在江西当工人时没怎么打过交道的同事都拉出来说几句关于邓小平的介绍。幸好那几天的报纸不多,要不又整出一个《邓小平语录》出来了。
  听说,当年的苏联的斯大林同志搞的个人崇拜,比文化大革命时的对毛泽东的崇拜还厉害,整啊整的,一大帮正直的人就被肃清了。在文化大革命时因言获罪是小意思,甚至于拿报纸垫屁股都要小心,别把报纸上的毛爷爷头像垫屁股了,若被人告发了,就会打成右派,然后进行阶级斗争,批斗,游街。不过,当左派们包围了你,要抓你的时候,你可以掏出红宝书,大声的颂经,这经嘛,当然是毛主席语录了,左派是不敢抓你的。那个时候呀,说毛泽东的时候要说毛主席,敬神的时候要把毛主席一起供奉上,别在任何言语和行为上对毛主席不敬,千万别得罪毛主席了。当然,如果你不怕打成右派,不怕批斗,不怕戴高帽游街,不怕关牛棚,你就乱讲吧——很显然,我不怕,我不属于那个年代。
  我是Zola,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现在言论自由了,宗教信仰也自由了,江泽民和胡锦涛同学也不搞什么个人崇拜了,多好的社会呀。毛泽东的崇拜者在我们这代青年人中也越来越少了,他那具尸体迟早会换个地方摆放的,只不过人们目前还不知如何处置那具尸体而不得罪现有的毛泽东的FANS。
  我在想啊,毛泽东的那个水晶棺材内洁净环境达到多少万级?密封抽真空了吗?会不会有细菌?有效期多长?使用年限为多少?超过使用年限后会不会造成污染?会再次对尸体检测吗?尸体隔多久进行检测?纪念堂外的纪念品的质量可靠通过国家标准了吗?纪念堂这一切,有ISO质量保证体系吗?对了,毛泽东的尸体如何早就被挪作他用的话,比如医学研究,或制作标本,或作为燃料,或者早已腐烂变质的话,毛氏FANS会不会拿塑料制品或其它赝品供我们瞻仰?如果人们知道那纪念堂放的只是一个赝品,而不是毛泽东的真身时,人们还会不会去瞻仰?
  这些问题都是谜,有人知道谜底,不过不是我,因为这是国家机密。

3 thoughts on “我爱北京天安门”

  1. 有一天你会觉得自己今天有多么的可笑。毛老头是一个可爱的家伙,把那些罪状安排到他身上正是你要反对的那些人花了三十年的功夫制造的环境给你灌输的。文革不是地狱,但是对于文革的话语权仅仅掌握在精英们手里。而文革恰恰是打翻了精英的。历史上有三个最高领导者是对精英们持鄙视态度的,分别是秦皇、宋太祖、老毛头,看看文人们是怎么捏造丑化他们的就知道他们当年的做法是多有效。文人从来需要附着在掌权者的大腿上(如过去),或者附着在外国人的大腿上(如当今),如果有人说,人民掌权吧、反对天才吧,那么他就算惨了。腊肉就想让别人供起来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文人和官僚们说那是一个疯狂的时代,那就是吧。比如说,感兴趣文人说的所谓“发动群众斗群众”么?可以看看我们敬爱的刘主席主持工作时的四清。大跃进是谁发动的?文人们从来都是暗示,有敢说是毛发动的么?有坦诚的说毛当时是如何给大家的跃进泼冷水拖后腿的么?当然,随着时间推移,他们什么都敢说,都政变成功了三十年了嘛!本身真正与毛相通,认真学习的人倒不在乎是否留着那皮囊,但是恶意的辱骂,却实在没有意思。主席的眼里,没有废人、没有坏人。可一个心虚的人,却只能胆怯的把自己烧掉扔到海里去恶心总理。

    有一个现象是很可爱的,满脑子民进自民思想的小年轻们总是逢D必反,但是D对WG的评价,他们从来不觉得有何不妥,除了觉得不如各种琳琅满目的出口转内销的各种真相更过瘾以外。

    西方人经常把希特勒和斯大林相提并论,且不说是非对错,但为何没有把希特勒和毛相提并论的呢?为何都是国内的精英/精英门徒/受精英的灌输的人才对毛咬牙切齿,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呢?赫赫。

    抄袭别人一句话:精英们总认为,离了他们,地球就不转了。一旦想起离了他们地球还在照样转的岁月,还不破开大骂?

    那些纠正史实、让一些人大受刺激的东西且不说,你可以看一看六斤白糖的故事,工业革命以来的历史等等帖子。

    我相信你会转变,只要你不愿意欺骗自己。

  2. 有一天你会觉得自己今天有多么的可笑。毛老头是一个可爱的家伙,把那些罪状安排到他身上正是你要反对的那些人花了三十年的功夫制造的环境给你灌输的。文革不是地狱,但是对于文革的话语权仅仅掌握在精英们手里。而文革恰恰是打翻了精英的。历史上有三个最高领导者是对精英们持鄙视态度的,分别是秦皇、宋太祖、老毛头,看看文人们是怎么捏造丑化他们的就知道他们当年的做法是多有效。文人从来需要附着在掌权者的大腿上(如过去),或者附着在外国人的大腿上(如当今),如果有人说,人民掌权吧、反对天才吧,那么他就算惨了。腊肉就想让别人供起来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文人和官僚们说那是一个疯狂的时代,那就是吧。比如说,感兴趣文人说的所谓“发动群众斗群众”么?可以看看我们敬爱的刘主席主持工作时的四清。大跃进是谁发动的?文人们从来都是暗示,有敢说是毛发动的么?有坦诚的说毛当时是如何给大家的跃进泼冷水拖后腿的么?当然,随着时间推移,他们什么都敢说,都政变成功了三十年了嘛!本身真正与毛相通,认真学习的人倒不在乎是否留着那皮囊,但是恶意的辱骂,却实在没有意思。主席的眼里,没有废人、没有坏人。可一个心虚的人,却只能胆怯的把自己烧掉扔到海里去恶心总理。

    有一个现象是很可爱的,满脑子民进自民思想的小年轻们总是逢D必反,但是D对WG的评价,他们从来不觉得有何不妥,除了觉得不如各种琳琅满目的出口转内销的各种真相更过瘾以外。

    西方人经常把希特勒和斯大林相提并论,且不说是非对错,但为何没有把希特勒和毛相提并论的呢?为何都是国内的精英/精英门徒/受精英的灌输的人才对毛咬牙切齿,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呢?赫赫。

    抄袭别人一句话:精英们总认为,离了他们,地球就不转了。一旦想起离了他们地球还在照样转的岁月,还不破开大骂?

    那些纠正史实、让一些人大受刺激的东西且不说,你可以看一看六斤白糖的故事,工业革命以来的历史等等帖子。

    我相信你会转变,只要你不愿意欺骗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没发布出来?邮件地址留下,愿意找我胡扯欢迎。

  3. “西方人经常把希特勒和斯大林相提并论,且不说是非对错,但为何没有把希特勒和毛相提并论的呢?”

    给和“路过”同学有同样看法的:在互联网时代,最好不要抱着信口开河没人知道的态度,请google一下”Chairman Mao Hitler”再开口。毛主席他老人家恰恰是经常被人和伟大元首相提并论的。另外一位常常和他们一起被谈论的正是斯大林同志。而且,有时候列宁同志也会出现。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