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通稿2003有感

前天睡足大觉之后突然记起还没有看过韩寒的《通稿2003》于是又上网把《通稿2003》下载下来,仔细的看了一遍,他说得也不无道理。只不过是描述描述一下现状,只能算是发牢骚。至于某教师写的《痛搞2004》,我就没去看了,我只看了一个序,就不想看了,我估计某教师将说的无非也提出问题,发发牢骚而已,根本不会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更别说批驳超韩寒或解决教育的问题了。
  我联想到前些天在网上流传的批评暂住证和中国的户籍制度的录音,说话者是新东方的罗胖子,在新浪网有关于他的报导《罗永浩:英雄不问出处》,文章显然在经过"艺术加工"了,这篇文章里第一句就是:还有更邪乎的,高中生也站到了新东方讲台上。艺术加工的言下之意就是说罗胖子没有大学文凭。
  甲骨文首席执行官拉里·艾里森(Larry Ellison)在耶鲁大学的演讲则更加精彩:我,艾里森,这个行星上第二富有的人,是个退学生。比尔·盖茨,这个行星上最富有的人,是个退学生。艾伦,这个行星上第三富有的人,也退了学。再来一点证据吧,戴尔,这个行星上第九富有的人,他的排位还在不断上升,也是个退学生。
  韩寒则在《通稿2003》的序里说:

引用自 韩寒说
在我有一次做什么节目的时候,别人请来了一堆学有成果的专家,他们知道我退学以后痛心疾首地告诉我:韩寒,你不能停止学习啊,这样会毁了你啊。过高的文凭其实已经毁了他们,而学历越高的人往往思维越僵。因为谁告诉他们我已经停止学习了?我只是不在学校学习而已。我在外面学习得挺好的,每天不知不觉就学习了解到很多东西。

  从罗永浩到拉里·艾里森,再到韩寒的故事和语言中,他们告诉了我什么?文凭只是某种教育制度下的规则,对某些人而言它并不重要。文凭规则只是在学校里有用,在打工的时候有用.罗永浩离开学校后未曾停止学习,拉里退学后未曾停止学习,韩寒只是不在学校学习而已,所以他们不需要遵循规则,他们有自己的事业,他们不需要为别人而去弄文凭,他们只学习自己需要的,用得着的知识。文凭只是打工的时候证明给别人看的。如果自己给自己打工,用不着掏出一纸文凭来证明自己曾在驾校里拥有非常丰富的开车经验。
  我觉得,教育的问题不在于教多光或学多少的问题,而在于学多少用多少的问题。如果我们学了很多,拿了很多毕业证和文凭,结果加入社会参与社会生产时,却专业不对口,英雄无用武之地,所学的知识成了“屠龙之技”,这未尝不是填鸭式教学的一种悲哀。
  而另一方面,再说学习的问题。在学校学习与在社会学习是截然不同的,在学校学习时,不知所学何用;在社会中学习时,往往是要用到某些知识了,就去GOOGLE一下,或去某培训班充电,用急时抱佛脚的办法来弥补相应的知识缺陷;两种学习的效率,相比之下可见高低。若不是如此,高中生罗胖子能站到新东方的讲台上教授英语吗?高中生只是证明一个静态的过去,罗永浩此时的学识,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过了多数的大学生。其实,韩寒的“读书只要读到初一就行了”的戏谑之词,说的就是初一的水平就能自学自己想要学的东西了,而不必在学校里浪费青春和金钱。
  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就是说离开学校可以学自己任何想学的东西,虽然是野路子,但不会在每一方面都比拥有大学学历的人们差.因为我也是一个不守规则的退学者,我正在为自己辩护。
  看到此文的朋友们,不要批驳我。我知道“文凭”的好处,我知道我应该为了“文凭”把坚持中学读完,应该为了“文凭”我应该坚持把大学读完,我知道我应该系统地全面地学习,我知道我最好是系统地接受"正规教育",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可浪费,我的做煤矿工人的父亲也没有那么多金钱让我挥霍,更不必顺便填饱腐败的教育机构的领导的私囊。你要相信,如果父母不贪赃枉法搞点横财的话,在农村的大部分人都没有读完昂贵的"正规教育"的大学的经济实力,更别说让绵羊插上翅膀了.

3 thoughts on “读通稿2003有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