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塌糊涂遭封内幕:原来是发表了官员腐败内参

昨天晚上在检查BLOG的访问来源时,发现这些天许多人通过GOOGLE搜索"一塌糊涂" "一塌糊涂 BBS" "北大 一塌糊涂" 访问到我的日志了,我再次访问这些来源时,发现GOOGLE收录了"北大网站遭封内幕:原来是发表了官员腐败内参"的WEB内容,我想点击此链接,可是无法打开,总是提示"服务器找不到" "DNS无法解析"等,我想这些提供"遭封内幕"可能是被"K.O."了或是我访问这些站点被深圳电信DNS旁路关键词过滤服务器过滤了,至于如何实现DNS劫持,强行返回"DNS无法解析"提示,强行出现"绿色上网"的实现过程,过几天我在BLOG里详细描述吧),我想获得"腐败内参"的详细内容,我尝试了许多方法都出现找不到服务器,后来我想通过" 轶侠 "在国外上GOOGLE搜索"腐败内参"将搜索结果发给我,国外没有DNS劫持,也不骨关键词过滤.可是不知为什么,居然连轶侠的网上小窝都打不开了,似乎是DNS旁路劫持设备会延时几分钟,就像是邮箱出现密码错误三次就在30分钟内不许登录一样在出现禁忌词后会有一段时间连正常的DNS都会出错.最后,我只好不了了之.
今天我上友情链接BLOG串门时,发现易菲芜已经在她的BLOG里转载了北大网站遭封内幕:原来是发表了官员腐败内参 ,我就再次转过来吧,说不定哪天她也"自愿删除"了.
路过的各位同学,说不定我贴在这儿,哪天也"自愿删除"了,如果有必要的话,大家都是先保存了吧.

引用自
北大网站遭封内幕:原来是发表了官员腐败内参
2004年10月11日 星期一
www.secretchina.com

【看中国报道】中国人气最旺的北大网站「一塌糊涂」,因发布了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名义发表关于官员腐败情况的文章而遭关站,引起贺卫方、俞江、杨玉圣等教授的强烈谴责。
北京大学素来具有忧国忧民、针砭时弊的传统。近期,继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焦国标「讨伐中宣部」后,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就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封杀致校长的公开信,谴责这起以言代法、以权压法的粗暴行为,激起网络和境外媒体巨大反响。据悉,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是因为这一网站发布了以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纪委)名义发表的一份有关中共官员腐败的情况,引起中纪委高层震怒而下令关闭的。享有学术声誉的北京「学术批评网」因首发这封公开信,也遭关站厄运。目前,北京当局严控网络声音,在这股携带寒意的秋风下,一些展示学术自由、紧贴现实生活而颇具人气的学术网站,如「法学时评网」等,纷纷被下令关闭。国庆前夕,着名网络政论人士、曾任记者、编辑的黄金秋(网名「http://www.google.com/search?sourceid=navclient&hl=zh-CN&ie=UTF-8&q=%E6%B8%85%E6%B0%B4%E5%90%9B" title=”http://www.google.com/search?sourceid=navclient&hl=zh-CN&ie=UTF-8&q=%E6%B8%85%E6%B0%B4%E5%90%9B" target=”_blank”>清水君」),被江苏省常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十二年。

北大「一塌糊涂」是中国大陆人气最旺的论坛之一,是展示北大自由和宽容精神的平台。「一塌糊涂」 BBS,最初是一九九九年九月由北京大学物理系研究生lepton架设,主要面向北京大学学生的小型BBS,进站欢迎档后改为塔、湖、图的画面组合,这塌、糊、涂,是「塔(博雅塔)、湖(未名湖)、图(图书馆)」的谐音,是北大校园风景的概括。翌年三月正式启用现在的域名 ytht.net。五月, YTHT第一届民选站务上任,被视为中国大陆BBS站第一次民选产生的站长。

「一塌糊涂」拥有七百多个讨论区,用户数达三十万,最大同时在线人数超过两万人,是中国高校民间BBS的代表,师生透过它讨论学术,了解社会,内容兼容并包,秉承民主自由精神。由于网民人气快速凝聚,给网站带来巨大的政治压力,时时遭遇关站危机。

今年八月十九日,网站被有关部门要求整顿,所有涉及政治话题的版面都被设为只能读,仅讨论时事政治最集中的triangle(三角地)版依然开放。九月十三日,北京市通信管理局下达通知,关闭「一塌糊涂」 BBS,同日,大陆各大 BBS站点相继发布公告,禁止讨论「一塌糊涂」 BBS事宜,删除论坛内所有有关「一塌糊涂」 BBS的帖子,并将「ytht」、「一塌糊涂」等设为过滤词。此外,大陆的百度等搜索引擎公司也屏蔽了「一塌糊涂」BBS等关键词搜索,「一塌糊涂」在中国互联网上的痕迹被抹除。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称赞「一塌糊涂」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场所」。他认为,此次关站「是一起严重的事件」。「一塌糊涂」已成为包括北京大学师生在内的全球数以万计网民的重要讯息泉源和言论媒介。在这里,人们可迅速了解发生在各地的事件的报道和评论,可看到被一些官方媒体遮蔽的事实真相;对一些蒙受冤情而在一般渠道无法让广泛社会知晓的人而言,这里又是一个申冤鸣屈的好途径。贺卫方还认为,这里是北大与外部社会沟通的重要渠道。世界各地的网友,透过阅览该网获得有关北大师生丰富的讯息,而那些批评北大的言论,也对北大检讨自身、改进规则大有裨益。

贺卫方对突如其来又毫无论证的封杀怒火中烧。九月十六日,他给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等校领导的一封公开信中,对这起粗暴的关站行为提出质疑。他认为,宪法明确保障公民享有言论出版自由,对包括国家政治事务在内的各种问题,坦率发表批评意见,是这一权利的核心内容。不必担心一些言论触犯法律,因为刑法有煽动颠覆政府的明确罪名,民法里有对于法人和自然人名誉权的严格保护。如果政府建立事先审查制度,因某些人言论违法,便关掉整个网站,是不折不扣的违宪。这与中共提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严重抵触,各种言论都可发表,经实践检验,真理与谬误才能判然区分,如交由某些官员审查决定哪些言论可发表,哪些须封杀,岂不成了「官员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了?

北大三法学博士,即分别在华中科技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任教的俞江、许志永、滕彪,去年因「孙志刚事件」致函全国人大要求修改恶法而声名大噪。九月十六日,他们共同签署上书,认为关闭「一塌糊涂」属违法行政,要求中南海关注纠正。他们责问究竟是哪些部门,以何种理由或法律,作出关站决定? BBS作为舆论载体,诚如广场、公园等公共场所,是民众休闲娱乐、讨论学术之地,不能因为可能有违法者到来,就拆除公共场所。他们要求「一塌糊涂」备案重开,并透过海外网站发出呼吁书,征集签名。

22 thoughts on “一塌糊涂遭封内幕:原来是发表了官员腐败内参”

  1. 清水君」被判12年呐,GOOGLE上关于「清水君」的链接都打不开了;同事刚才跑过来说"最好别管这东西" "莫谈国是" ,我不由得想了想,如果关我12年,会不会管我饭吃?有没有电脑可以让我上网灌水?

  2. 其实简单,他们这样疯狂的来制造语言恐怖,正是他们自己在慌啊!在害怕啊!所以他们制造恐怖,其实是他们自己在恐怖啊!贪官们,你们想想,你们还有几天?你们完了,快完了!你们以为打伤几个,杀死几个就可以了事,就可以把人民吓倒了吗?

  3. 12年啊!我日,大好年华就这么毁了。这不是成了“文字狱”了吗?
    zola 看来大家以后说话都注意点吧,说不准哪天你啊 我啊 他啊 就像“糊涂”一样突然就消失了。

  4. 很幸运还能看到关于“YTHT”的消息。
    各位的“共振”,我个人觉得可理解。大家关注国是民非,愿为“大局”考虑,想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固然不错。
    但有谁再想想、再看看,你能站在“国家”或着说中国上亿人民的角度来说话?你能给出你的合理的建设性提议吗(本人也是在反省中)?在广州曾报道有过少先队员向市长提建议的活动,其举动至少说明我们在现行的范围内,有通过合法途径取得建议的实现、参与其中的建设。还不至于如此“恐慌”吧?
    经济建设的改革已在进行中了,政治体制的改革也得开始“势在应行”了吧?想必不单单是关几个网站的矛盾冲突,不仅仅是今日官员腐败现象的暴露……
    有谁又记起89年“学生运动”的流血事件,那是我读小学五年级,还没条件看到电视报纸,但我听说过、留意过,它与国家的政治有关。
    我虽不是政治和历史的热衷着,不等于不关心。我想作为一个科研者、企业家或者一个公民,都是应该的。

  5. baidu上面可以搜索“清水君”,还有为其的辩护词。大家可以看看。终归来说,封闭言论不是一件好事情。人民的嘴巴是永远不可能堵上的。

  6. 引用自 xz_lily
    很幸运还能看到关于“YTHT”的消息。
    各位的“共振”,我个人觉得可理解。大家关注国是民非,愿为“大局”考虑,想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固然不错。
    但有谁再想想、再看看,你能站在“国家”或着说中国上亿人民的角度来说话?你能给出你的合理的建设性提议吗(本人也是在反省中)?在广州曾报道有过少先队员向市长提建议的活动,其举动至少说明我们在现行的范围内,有通过合法途径取得建议的实现、参与其中的建设。还不至于如此“恐慌”吧?
    经济建设的改革已在进行中了,政治体制的改革也得开始“势在应行”了吧?想必不单单是关几个网站的矛盾冲突,不仅仅是今日官员腐败现象的暴露……
    有谁又记起89年“学生运动”的流血事件,那是我读小学五年级,还没条件看到电视报纸,但我听说过、留意过,它与国家的政治有关。
    我虽不是政治和历史的热衷着,不等于不关心。我想作为一个科研者、企业家或者一个公民,都是应该的。

    所谓的站在谁的立场上看应该如何,让我想起立法中的一对基本矛盾。正义(或曰公平)与效率,你选择谁?你站在不同的立场,自然有不同的偏重。
    但是我们能因此就说,现在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民众更需要效率,所以我们就牺牲正义吧!不能,因为牺牲了正义,法不复为法。
    我们只能要求在目前的状态下,正义和效率达到一个相对完美的平衡状态。

    我们再回到“站在国家或着说中国上亿人民的角度来说话”和“站在要求基本人权要求民主自由的个体的立场”这对矛盾,试问现在的政策中,相对平衡的状态是在建立还是在打破?

    破坏这种状态的结果,无疑是疯狂的行为再次发生罢了!

    随着物质文明的进步,要求自由民主的思想是势不可挡的!而阻挡这个势力的,就是破坏平衡的行为!

    某日,某教授和我感叹89中的一些事情。死了的都是无辜的,而这些无辜者究竟是否推动了他们想要推动的东西?没有!没有!89的可悲,便在于此。而那些真正处在暴风内的人,都很好地活着很滋润地活着。

    又想到我的法理老师,一位非常出色的老师,却一直没有做执业律师。他说,他心中的矛盾无法平息,那是关于法律的,理想和现实的矛盾。

    而我们还要在这些矛盾中存活,发出我们的声音,妄图改变什么。是的,妄图改变什么!心意不改,依旧微笑前行吧!

    原谅我写着写着就胡言乱语起来。

  7. 安全?你认为我的BLOG应该像YTHT一样从人间蒸发吗?
    我们只是说了自己的话,只代表自己的话;
    而你,代表了谁?
    冒钱木之名说不出钱木之言,你的精神状态令人怜悯.
    BTW:
    昨天看<<悟空传>>,看到玄奘一段话,引用于此,希望路过的人们能够理解这句话.

    引用自 玄奘

    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8. 我只不过是接到市委宣传部的电话让我立刻删除关于糊涂的文章,否则立刻关闭该网站,我的blog是挂在朋友的网站下面的,我没有权力由于自己写了什么让别人为我担责任,也没有money自己找个国外空间公开我写的东西,所以现在只能如此苟延残喘。

  9. 真是钱木同学?我以为有人冒名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威胁我,可能是我没有在网站上留电话吧,也可能是我的BLOG的PR值不够高,不够宣传部门重视,影响力也没有"呆若木鸡"大,总之,这是一个意外事故. [lol]

  10. 上面的那些留言都是我,我确定,现在想想PR也是双刃剑,包括影响力这个东西,他大到你没法控制的时候,就是危险开始的时候。
    还有就是我希望你能在写我名字的时候中间加个杠,比如佐-拉,我不希望被google搜到,呵呵。
    非常感谢!

  11. 有谁知道“通稿2003”?
    有谁看过“痛稿2004”?
    我理解前者,认同后者,
    但愿与两者同道、开辟第三条新的道儿,
    相行到同一交点上,继续延伸。

    我有点发疯,与平常有异,不见不怪不影响他人。

  12. to xz_lily:
    我希望评论言简意赅,并只有一个鲜明的观点,因为我的每一篇日志只针对一个问题,我没有足够的能力描述所有的问题,再说我也没有能力提出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法.
    <<通稿2003>>和<< 痛稿2004>>值得一读,改天写读后感.希望届时与大家多多交流.

  13. TO 钱_木同学:我很佩服你,也理解你的心情.
    不过对我而言,如果危险是不可预知的,那么我就不必恐惧;
    如果危险是可预知的,那我可以找到方法,有所心理准备,所以,我仍然不会恐惧.
    所以,我不会问你危险是什么,更不会问你后果是什么.

  14. 关于危险:
    我有空了写点到自己的blog上
    欢迎你来看
    不过我只能作为hidden topics发布,虽然我非常不情愿这么做
    到时候我会提升你的帐号等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