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政的趋势——世界与中国》 —-读后感

好几天没写日志了。搬家,加班,有点忙。本来星期天要补上读后感的,但是和女朋友上街买窗帘鞋架书架什么的,又把写日志的事耽搁了。

贺卫方这人我以前没听说过,我原本很少关注政治和经济方面的,所以对这北大专家教授没有任何了解。现在是随着社会活动的增加,不得不花更多的心思在这些方面。我上GOOGLE一查关键字"贺卫方",相关网页居然约有15600页
,真是个大名人哪。

这篇文章几次想写,几次都是写了几个字又罢休,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去评论国是。一遍又一遍地精读贺卫方的演讲文字后还是决定随便说说心里的话吧,不吐不快。

政治,卑鄙的政治,阴险的政治,我一直这么认为。我不是学法律专业的,也不是社会上流人士,以我这外行的水平,是没有资格评论政治的。但,由于我认识到自身许多利益也政治相关联,被政治所影响,加之天生的正义感和好奇心,让我对政治行为产生了兴趣并对此关注起来,企图认知政治行为,不再心存疑惑。

贺卫方的<<宪政的趋势——世界与中国>>一文把我以前的一些疑惑都解开了。

如,我以前读何新的文章“民主”为什么是不可能的?—论霍布斯的绝对国家主义 ,大意是说在"国家存在"的前提下,"国家至上"的前提下,"民主为何是不可能的",那时我发现我怀疑国家是否真的至上。贺卫方提到的一个趋势就是超国家的组织正在形成,此时超国家的组织的出现就释了我的惑,原来国家可以不是至高无上的,当公民的权利被国家机器侵犯时,可像欧盟的各个成员国中单个的公民一样可以对他的政府提起诉讼。如此一来,民主就并非不可能的了。令人欣慰。

既然国家不是至上的,那让我们开始评论我们的国家吧。

贺卫方在演讲中提到中国目前的体制不适应改革,缺乏"违宪审查"机制,国家机器不受约束。最终导致孙志刚事件不了了之,仅仅收容遣送被废除,根本没有追查公安机关相关违法者。更多的是行政审判和行政诉讼不受信任,人民对法院没有信心,老百姓宁愿上街游行,到市政府或市委门口静坐,甚至到要到天安门去自焚,也不愿意去法院起诉政府机关,因为人们都知道,法院是做政府的看门狗,是政府的左右手,根本就不是独立的第三方,向法院寻求公道就像是拨打无人售票车的司机的手机投诉司机的贪污行为一样,根本就是徒劳而可笑的。此时,作为弱势者的人们做出杀官\自焚的过激行为也不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了,更别说千里迢迢上北京上访了。

立宪政治是什么呢?下面我引用一段吧:

原文:刘军宁:宪法是防范谁的?
刘军宁:宪法是防范谁的?》 http://www.gongfa.com/liujnyiwu.htm
世界上的宪法只有两大类:一类宪法是人民束缚统治者的锁链,另一类宪法是统治者束缚人民的锁链。

在宪政国家,宪法是人民束缚统治者的锁链。
在专制国家,宪法是统治者束缚人民的锁链。
在宪政国家,宪法是人民的大法,是人民用来束缚政府权力和统治者的大法。
在专制国家,宪法是国家的大法,是统治者的大法,是统治者用国家机器束缚人民的大法。
那么,区分这两类的宪法的标准是什么呢?那就要看,宪法把权利授予给谁,把义务强加给谁。要看宪法是防范谁的,其矛头是对准谁的。

在作为人民束缚统治者的锁链的宪法中,包含的是一部政府必须奉为圣明的《权利法案》。
在作为统治者束缚人民的工具的宪法中,零星的、残缺不全的权利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取《权利法案》而代之的是未冠名的\"义务法案\"。
所以,公民的义务是否入宪是区分这两类宪法的关键。

在宪政之下,宪法是针对政府、国家、公共权力的。在实行宪政的国家,所有宪法只适用于政府,这一点极其重要。因为宪法的任务之一是创立和保护独立于政府的市民社会,使私人和民间组织获得自由。通过普通的立法来推动个人和私人领域、市民社会的活动。如果公民有什么义务的话就是负责任地行使自己的自由。宪法是公法,其矛头只能对着政府。在人类的文明历程中,只是到了宪政时代,人类社会才首次有了专门针对政府权力和统治者的特殊法律,这就是宪法。在宪政日益成为世界潮流、人类的政治的发展方向的今天,如果把宪法的矛头重新对准公民个人,这无疑是回到了前宪政时代,而且常常是回到秦始皇时代。不信,你看看
1975年的中国宪法,那是一部宣称要从上对下进行全面专政的宪法。

。。。
宪法的目的是避免国家走向专制,宪法是落实国家与政府承担对公民的义务的地方。宪法约束的对象是国家与政府的权力及掌握这些权力的人,而不是用来约束一个国家的主权者:人民。宪法列举公民的义务这种做法本身就是极其危险的。因为这样做开辟了一个先例:宪法有权限制人们的权利和自由。这恰恰是反宪政的根本宗旨而行之。

宪政的大意是要通过立宪来限制政府和统治者的行为,我国目前的政府是不被限制的,从全球来看,惩罚"违宪行为"和限制政府行为"是文明社会的大趋势。
知道美国为何允许公民合法的拥有武器吗?因为美国在独立之初就考虑到政府作为国家机器有可能失控的时候,公民不能手无寸铁,否则成为待宰的羔羊。历史上的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血腥镇压事件还少吗?

有很多郁闷的事情让我感到不爽:

  1. 2003年《读者》第十二期因评论敏感话题被禁;
  2. 某律师提出过滤词制度违宪违法违规;
  3. 新闻审查制度让人感到空气压抑,于是有人笔伐中宣部,许多人都担心作者会入文字狱;
  4. 国家安全局让人联想到东厂;
  5. 大多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给人的印象就是肥胖\懒散\人浮于事,一口官腔,什么事也不会做。。。贪污受贿却无师自通;
  6. 《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给我们描述了一个如此黑暗的基层;
    。。。。。。

还要求我们爱这个懒散愚蠢的政府吗?爱政府?爱国?爱国=爱政府?
这些现象曾让我感到疑惑的同时也感到悲观失望,不过,贺卫方教授指出了一条乐观的方向:中国司法改革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除了宪政全球全法化趋势外,另外三个贺教授提到的趋势是:

  1. 由社会主义阵营跟资本主义阵营的两种阵营的对立不存在了;
  2. 超国家的组织正在形成;
  3. 司法权利膨胀扩张。

也许有人不明白司法权利膨胀扩张带来什么。在我国,司法不独立,难显公正;在国外,司法独立,法官和陪审团若与案件相关,即退出参与审理以避妨碍司法公正之嫌。司法权利膨胀就是司法独立性增强,若孙志刚事件发生后有独立法官进行调查,不知有多少公安机关人员牵涉进去。正因为当时司法不独立,公安机关人员可以影响法院,所以最后的审判仅判了几个与孙志刚同被关的打人者作为替罪羊了事。呜呼!
我不是法律人,我不太明白这些行政权司法权立法权的关系,我不管那么多了。以后再补这方面的知识好了。

我只知道,中国有许多需要改变的,只有“知其不可而为之”,才能向我们的理想靠近。
努力吧,同胞们! Nothing is impossible!

附:
贺卫方: 《宪政的趋势——世界与中国》: https://www.zuola.com/weblog/?p=82
刘军宁:《宪法是防范谁的?》 http://www.gongfa.com/liujnyiwu.htm
何 新: 《民主”为什么是不可能的?—论霍布斯的绝对国家主义》http://www.hexinworld.com/documents/200307/huobusi2.htm

12 thoughts on “《宪政的趋势——世界与中国》 —-读后感”

  1. 所谓“民主派”张口闭口就说大陆的人“喜欢上纲上线,是不是洗脑洗坏了”“中国只有奴化教育和法西斯教育,哪有什么爱国主义教育”。好象大陆人都是没有头脑的傻瓜,你们哪里知道我们是站在历史的高度来看待问题,是站在国家民族的利益上来看待问题,是无私的,而你们是站在你们所崇拜的所谓“民主”上来看待问题,民主也是有条件的,也是在定范围上的,用我们的标准来说是有阶级性的,不管在哪个国家,人生下来也不是那么完全平等的。说到这里,那些“民主”小丑们也许会跳出来大叫,你们大陆没有民主,你们是专制,强权。有一点我承认,大陆的制度有不合理的地方,但是为什么大多数人都不反对实行这个制度呢,即便有些人也有怨言,你们这些所谓的“民主斗士”们了解么。如果很纳闷,如果很迷惑,请你再去看看我们中华的五千年的文明史,还不明白?那我就告诉你,听好了,“稳定压倒一切”!还不明白?纵观我们的历史,凡是国家统一后,不管制度如何,哪怕是封建皇帝没有治国之道,中国都会发展,而且发展很大,凡是分裂,不管有多少英雄,中国的利益都在流失,受苦的还是百姓,受难的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纵观历史,我们还可以发现一个问题,泱泱大国屡次被一些弱小民族欺凌,统治,为什么,是我们不强大,是我们懦弱,是我们略等,不如人?不是,是什么呢,所谓的“民主派”能给一个答案么。就是“窝里斗”,就是每次都有类似你们的这些所谓“智者”,“聪明没有奴化的明白人”给我们这个民族托后腿,使我们这个占世界四分之一,拥有五千年文明,这样一个在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本应该强大的伟大民族一次次的遭受挫折,抗日战争杀死的卖国的走狗比日本人都多,那些走狗很多都不承认卖国,说是曲线救国。所以目前中国最大的政治就是稳定,最大的民主就是稳定,最重要的利益就是统一,而不是你们所说的所谓“民主”,要是中国乱了,中华民族将永无翻身之日,你们懂么。 [stun]

  2. 引用自 孤山一笑
    所谓“民主派”张口闭口就说大陆的人“喜欢上纲上线,是不是洗脑洗坏了”“中国只有奴化教育和法西斯教育,哪有什么爱国主义教育”。好象大陆人都是没有头脑的傻瓜,你们哪里知道我们是站在历史的高度来看待问题,是站在国家民族的利益上来看待问题,是无私的,而你们是站在你们所崇拜的所谓“民主”上来看待问题,民主也是有条件的,也是在定范围上的,用我们的标准来说是有阶级性的,不管在哪个国家,人生下来也不是那么完全平等的。说到这里,那些“民主”小丑们也许会跳出来大叫,你们大陆没有民主,你们是专制,强权。有一点我承认,大陆的制度有不合理的地方,但是为什么大多数人都不反对实行这个制度呢,即便有些人也有怨言,你们这些所谓的“民主斗士”们了解么。如果很纳闷,如果很迷惑,请你再去看看我们中华的五千年的文明史,还不明白?那我就告诉你,听好了, “稳定压倒一切”!还不明白?纵观我们的历史,凡是国家统一后,不管制度如何,哪怕是封建皇帝没有治国之道,中国都会发展,而且发展很大,凡是分裂,不管有多少英雄,中国的利益都在流失,受苦的还是百姓,受难的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纵观历史,我们还可以发现一个问题,泱泱大国屡次被一些弱小民族欺凌,统治,为什么,是我们不强大,是我们懦弱,是我们略等,不如人?不是,是什么呢,所谓的“民主派”能给一个答案么。就是“窝里斗”,就是每次都有类似你们的这些所谓“智者”,“聪明没有奴化的明白人”给我们这个民族托后腿,使我们这个占世界四分之一,拥有五千年文明,这样一个在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本应该强大的伟大民族一次次的遭受挫折,抗日战争杀死的卖国的走狗比日本人都多,那些走狗很多都不承认卖国,说是曲线救国。所以目前中国最大的政治就是稳定,最大的民主就是稳定,最重要的利益就是统一,而不是你们所说的所谓“民主”,要是中国乱了,中华民族将永无翻身之日,你们懂么。

    先引用了,立此存照.
    “稳定压倒一切”是一张大牌,并且是一张出现在不正确的时机的牌.所以,拿出这张牌的人错了,过几天我来慢慢驳斥吧.
    BTW:我分不清大陆人和非大陆人.

  3. 是中国乱了,中华民族将永无翻身之日

    知道为什么会乱吗?历史上亡于统治者专制弄权的国家远多于因外族侵略而灭亡的国家。

    “凡是国家统一后,不管制度如何,哪怕是封建皇帝没有治国之道,中国都会发展,而且发展很大”
    何为因何为果?要搞清楚吧
    假如统一了就万事大吉的话,那你告诉我历史上那些覆灭的大一统王朝究竟是死于什么?莫非阻止了所有的起义和叛乱,国家就会一直富强?人民就会一直幸福?
    难怪要宣传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有人都甘心做奴隶了,才永远也不会有异议和不稳定吧。

    “所有的动物都平等,但有一些动物比其他的动物更平等”,奥维尔笔下的猪们说得很露骨了。
    民主不是万能的东西,但至少比专制好,民主制度下不是绝对的平等,但至少比在专制下的绝对的不平等要平等得多。

  4. 引用自 孤山一笑
    所谓“民主派”张口闭口就说大……要是中国乱了,中华民族将永无翻身之日,你们懂么。
    [stun]

    很幼稚的思想

  5. 记得以前法律基础考试有一道选择题:哪个部门权利最高?A.行政机关 B.立法机关 C.司法机关 我当时填的A,尽管我知道书上告诉我们正确答案是B

  6. 謝謝站主體提供的這篇文章,很高興看到各位不同的見解。我不是一個政治家,也不是國家的領導人,只是一個普通人,我個人認爲每個人的立場不同,見解也會不同。我個人認爲一個國家需要“民主”–國民的聲音。讓國家的領導者聽到國民的聲音,這樣才能促使領導者為他的國民服務。當然,我認爲“民主”也需要前提的,“民主”是國民需要知道自己的言行有沒有利於國家的發展,要知道自己的言行應該是為大多數的國民帶來好的影響,為國民的利益思考,客觀地看問題。“專政”也有前提,如果“專政”是真正為國民的利益與生存考慮的話,我想他的國民也會支持他。 一個國家是真的需要一組真正為他的國民服務的智囊團(清廉,公正,勝任,智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