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王幸福自费调查[暴力征税]有感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我在GOOGLE上搜索到一则消息:河南省宜阳县人王幸福自费调查"暴力征税",然后撰写调查报告,被政府聘为税收监督员。
  然后,我在7月1日的<<南方都市报>>上看到署名为"巴山雨"的作者的担忧:王幸福揭了基层政府的短,曝了他们的光,他们从此不能为所欲为地征税\罚款,还要让他们补偿被暴力征税打伤的农民,这些都对基层干部们不利,难道点暴力征税都做得出的人不会对势单力薄的王幸福有什么想法吗?
  巴山雨的想法是绝大多数人的想法,诚然巴山雨同志的担心不无道理,当然作为当事人王幸福同志也不是没考虑过这种可能,当初,为了防止所寄材料被扣押,他常常跑到洛阳或邻近的渑池县去寄挂号信和特快专递。我认为,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所做的事的后果,但是,王幸福同志作为一个胸怀天下的大侠,早有承受各种不利后果的心理准备,这正是他不同寻常人之处。
  中国人个古语:明哲保身。非王幸福之辈,只能默默承受不公,不能反抗,不敢改变这个世界,从而达到明哲保身的目的。
  王幸福像是一个“在黑屋子里呐喊”的人,假如引来的却是惊醒的沉睡着的嘲笑,笑其不自量力,那么他的付出又有何意义?
  当年鲁迅,他虽未直接参与革命,但其笔伐之功也不亚于当年北伐之功。他将祖国命运铸于笔端,倾洒他对这个民族劣根性的批判,寻求救国救民的良方,尽管黑屋子里的人都在沉睡,孤无聊赖的只有一个人在奋力呐喊,虽不能让所有人都清醒过来,但若能有人从呐喊声中觉悟,便也是起到作用了。其实不管是当时那个年代还是在现代,我们都需要有呐喊者,不过这种呐喊的内容已发生变化,鲁迅呐喊为救国救民,王幸福现在的呐喊同样是为国为民。尽管呐喊者有时很孤立无援,但这呐喊者最终是为有人拥护有人赞成的。可怕的是如若没有一个王幸福在呐喊,那么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必定没有前途。
  我想起了两则小故事:
故事一:
  少年艺成,欲下山行侠仗义,长者对他说:"世风日下,去有何用?"
  "纵然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但我不会让他变得更坏。"
  少年毅然下山。
故事二:
  退潮的海边,许多来不及游回大海的小鱼被困在了岸边的浅水洼里。在烈日下,水洼很快就会被晒干,等着这些小鱼的是死亡。这时岸边来了一个小男孩,他拼命地从水洼里捞起一条条小鱼,然后扔到大海里。受困的小鱼很多。一个大人对小男孩说:“这样没用,每天都有这么多的小鱼,无论如何也救不了所有的小鱼,而且没人在乎你这样做。”但是小男孩一边将一条条小鱼扔向大海,一边说:“但是这条鱼在乎,这条在乎,这条也在乎!”

  做一些费力不讨好的事,做一些"这条鱼在乎"的事,是我们这些愤青应做的。
  侠之大者,王幸福也。
  向王幸福学习。

Original:Zola at NanFang daily ShenZhen Building

2 thoughts on “读王幸福自费调查[暴力征税]有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