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3日探访京城黑监狱纪实[Zola版]

9月21日,许志永早上接到一位河南上访者王金兰的短信,于是去了陶然亭附近太平街青年宾馆后面胡同里的黑监狱,结果被打,有录像,未公布,但许志永的BLOG有介绍当时情况,写下《探访京城黑监狱》和《探访京城黑监狱(二) 》;

9月26日,我和滕彪、许志永去了一趟黑监狱,踩了一下点,熟悉了一下周边环境,没有正面接触;

10月5日,我和小摄、zodiac、许志永、张亚东等,共六人去太平街青年宾馆后面胡同里的黑监狱接四个中学生,去的时候人已经被接走了,看守居然知无不言,全盘相托,气氛友好,我们留下一句“终结者”里的阿诺·施瓦辛格的台词——“我们会回来的”。许志永写下《探访京城黑监狱(三)》,小摄写下《“温馨青年宾馆”》记录此事;

10月13号,我中午在twitter上发消息,找人一起去看黑监狱,doubleaf正好休假,21世纪经济报道的郭建龙正好也有空,于是约了四点在青年宾馆见面。见面后分工是,我在路口把风并记录,他们三个人去门口要人。

我于是在下图的B点的北京市六十二中学的门口远远地看着A点,他们三个人在A点交涉要人。

http://log.zuo.la/ 可以看到我的零碎记录,我们约是四点半开始,五点半结束。一个小时里,黑监狱的看守没有采取行动,到五点二十左右,京M G8790 的小面包车进来,下来四五个人,开始打人。打人的录音在这里,是郭建龙和许志永以挨打为代价换来的现场录音。欢迎下载收听 http://flv.alouz.com/mp3/20081013.mp3

他们的打人的时候,我在录像,但是,从青年宾馆门口过来两个妇女和开始靠近我,我也没有慌乱,真到我听到“快跑”,我才转身按上图的绿线跑。事后才知道是郭建龙喊我跑的。他们打手说另一头还有一个,要追我,我于是躲过了挨打。我一路狂飙,头也不回的路到C点的公交车站的等车的人群里,然后回头没看到追兵,然后边打110报警边拦了个的士走人,打110很烦,挂掉准备打滕彪的电话告诉他情况,结果许志永打电话过来了,都平安了,于是约了一起去地铁站,然后回公盟办公室附近吃饭。

下图是当时打人的情况,我只拍到几秒种,隔得太远,不清晰。

下图是刚到黑监狱的时候,郭建龙和陈二在打电话,许志永在敲门要人。

我远远地在拍摄

我自拍,我的西面是六十二中学的校门,北面是许志永他们在要人,东面是青年宾馆的侧门,有几个打手在那里,我身后是南面,也有两个人站在那里,身份不明。

下图是相机朝东北方向拍的

下图是朝东面拍的

下图是朝北面拍的

下图是朝东面拍的,三个男人里有一个是抱了小孩的,三个男人是打手,骑单车买来啤酒,喝酒后打人的那个没拍到,那个人是最凶的,还掐许志永的脖子,把许志永的衬衫钮扣都揪掉一个。

下图是不紧张的空隙我走过去用手机拍的,也就是我用彩信发到Flickr.com上,然后flickr自动发布到我的BLOG上的那张照片。

下图中,对面那个小铁门里关了很多人,上次10月5号过来的时候,铁门旁边的看守在窗子里面和我们对话,告诉我们这地方实际上是一个“收容遣送中转站”,每次拿到上访者,先扣押在这,然后通知户口所在地的当地政府派人来接。从郭建龙的录音中听到被关在里面的人说里面有二十多人被非法拘禁。

下图是10月5号的照片,我们就是通过铁窗和里面的看守说话的。

下图是我用手机拍摄的

下图的黑荚克曾对棕荚克说:“过去,踹上两脚

这里是Doubleaf的BLOG报道 《10月13日探访京城黑监狱纪实

以下是我的部分现场报道:

[黑监狱]许志永博士被打,我听到”快跑”后跑出巷子到马路上找的士离开,上车后发现大腿跑酸了。许打来电话已安全离开。 大约13小时 ago from TwitterBerry

我在六十二中门口,离许志永50米远,黑夹克在我附近对抱孩子的说,过去,去踹上两脚。许志永短信说那骑车的是最凶的,打过许志永。 大约14小时 ago from TwitterBerry

刚才骑车的说:”又来了!真记者还是假记者?揍丫的。”他骑单车进来了。 大约14小时 ago from TwitterBerry

[黑监狱]陈二短信提醒我身后巷子铁门口有人在玩手机,看来也可疑,可能是另一关押入口。 大约14小时 ago from TwitterBerry

[黑监狱]郭建龙/陈二/许志永三人敲门交涉要人,我再外围放哨把风摄像。气氛不紧张。 大约14小时 ago from TwitterBerry

我和许志永博士今天下午4点去”温馨青年宾馆”的黑监狱要人.http://zuosa.net/5rar.u 大约17小时 ago from Zuosa

有意思的是,另一个网友也twelve曾在打人冲突时到达现场并发了一条twitter消息,估计他住在这附近并认识doubleaf和我:

从太平街回来,先当了看客,然后逃兵 大约13小时 ago from web

时昭整理了一个更详细的twitter现场报道,详情请看:《探访黑监狱之twitter篇

下面是10月5号去黑监狱的照片,从这次打人来看,后面的京M G8790 是黑监狱的车:

我做了一件不严肃的事,我在他们门上贴了一个小图片,可惜这图片不能像“我来也”或蝙蝠侠的LOGO一样让人闻风丧胆。

对了,请读者不要以为我们会被打怕,许志永身上有一鼓凛然正气,他在信访局门口都被打过好几回了,都是打不还手,只是有一回看到一个老太太被打,他忍不住出手了,当然,最后他寡不敌众,被打倒在地。

对了,许志永和滕彪是博士,滕彪与许志永和俞江三人曾联名上书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国务院《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进行违宪审查,最终导致收容遣送办法废止。

许志永还创办NPO(非营利组织) 公盟,gongmeng.cn,实际上是一个NGO,但注册NGO是需要挂靠并听别人的话,所以他们注册的是咨询公司,但不营利。许志永不仅做学术研究和理论构建,而且身体力行,亲力亲为,挨打挨骂,致力于推动法制建设和公民社会建设,是一个令人尊敬的人。

对了,请走过路过的朋友订阅许志永的BLOG来支持他  http://blog.sina.com.cn/xuzhiyong 他的RSS地址是 http://blog.sina.com.cn/rss/xuzhiyong.xml 最近许志永博士、滕彪博士开始接受各地三鹿奶粉受害者授权委托,提供法律援助,用集体诉讼的方式帮助受害者向厂家索赔。

欢迎转发此链接让更多人了解事实,同样可以查看并发表评论:
https://knol.google.com/k/-/dark-prison1013/3jhi1zdzvxj3f/5#view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社会新闻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387 人气值
民主就是独立的个体和独立的组织在文明社会中使用除暴力外的透明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逐渐完善的游戏规则。

10月13日探访京城黑监狱纪实[Zola版]》有 10 条评论

  1. ware0x54 说:

    应该学学武术再说,

  2. 我是GFW 说:

    对此行的建议:
    1.装备充足。像电视台一样给自己配个针孔摄像头。把手机的录音功能一直开启!
    2.踩点技巧。伪装一下身份,比如邮局人员暗中监视他们,或者收买一下胡同里人来获取更多的信息,比如他们最近的动作。在外面蹲点也可,尽量收集什么车牌的车进入,打扮成叫花子也好。
    3.人少了不行!起码事先凑足10人左右。人少了风险太大了,左拉要英年早逝那就….
    4.出门前,小心再小心,提防有人反跟踪你们了….出门前先给几个记者发信息,你们要是N点没回来的话…

  3. Pingback 引用通告: pansin

  4. 喜欢农民 说:

    你写的报告通俗易懂,让人更加了解具体情况。

    门上贴的那个小人头像太有风格。

    这年头,世道都拽到这个程度了。。。

  5. wario 说:

    黑,真tm黑!

  6. 夏日葵 说:

    又出手了哦。
    几位好汉,请注意安全。

  7. slan 说:

    一个多月进不来了,今天突然打开了你的BLOG,怪事。

  8. milazi 说:

    各位英雄令人敬佩,一定要向你们学习

  9. 要不是我回去的早,我也跟着去。我那有几根甩棍,到时候肯定可以派上用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