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湖对面山上的碑的来历

/weblog/attachments/month_0406/52s9_DSC00018.JPG/weblog/attachments/month_0406/a-2d_DSC00021.JPG

2003年11月初,父亲先到广州看哥哥的新家,然后又来看我,来到了阔别三十多年的深圳.父亲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时期,部队执行三支两军[注1],在广深线铁路执勤,军管广州到九龙的铁路,维护治安.后来,复员后到地方煤矿,一工作就是三十年,直到退休了.三十年后的深圳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小站了.我陪父亲到罗湖火车站附近看看.我们到罗湖火车站旁边的交通楼的楼顶,才七层高,眺望香港,可是除了几座小山,什么也看不到,更不用说看到九龙海关了。父亲以前曾在九龙海关,家里还有一张他与战友们在九龙海关前的合影.我们没有香港通行证,去九龙看看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三十年了,九龙也不知变成什么样了,父亲这样说.

从罗湖火车站交通楼附隔河朝香港方向看去,看到了山上一大片的碑石.我不解.父亲告诉我,那些碑石全是墓碑.死的全是抗美援朝时的香港军人,也就是当时美国组织的”联合国部队”中的英国(香港)军队战亡的军人,当时他们支持朝鲜白军李成宛(即南韩的李成宛),结果被解放军志愿军击毙无数.战死后,英国(香港)政府就把他们埋在罗湖海关对面的山上,碑朝大陆,以泄怨气(如图).父亲在深圳看到的没变的东西就是对面山上的碑了.虽然过了1997,香港回归了,英联邦政府终于从香港撤走了,这碑却还在. 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移走.

这次广州深圳之行,父亲忆古昔今,感慨万千,挥笔题字,摘抄如下:
凳宅三十三,
羊城不见山。
车马不停蹄,
机声闹喧天。

昔年大革命,
军管广深线,
一切都无见。
今朝深圳变,
一座新城建。

注:1、“三支两军”指“文化大革命”期间军队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
支左[支持当时被称为左派群众的人们];
支工[支援工业];
支农[支援农业];
军管[对一些地区、部门和单位实行军事管制];
军训[对学生进行军事训练] 。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信手涂鸦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68 人气值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