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防疫松: 客服工單系統可以提高社會治理效率

我在台美防疫松選擇了「危機溝通」這個議題,我提出了一個抗疫創新方法,不需要擴大政府權力,不需要侵犯公民權利,也不需要舉全國之力去防疫,既可以應對疫情產生的各類問題,又能在疫情過後提高公共治理和社會治理的效率,對政府而言能提高「快速應變」的能力,又能加強社會溝通,能提高輿情感知(而不是」輿情風險控管「)和政策決策能力,也能提高公民政治參與的資訊應用方案。 Continue Reading …

关于管理网上公开群组的思考

建立群组的管理规则,规避和预先应对可能的破坏,维持友善理性的讨论气氛,维持有开放性的公共讨论空间,是创始人和管理员的工作。可能的破坏有哪些呢?作为创始人和管理员如何预防破坏?如何透过引导维持良好讨论气氛?这是我这些年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

2020年,我搞了个大新闻

我完成入籍流程后,我的中国护照就用不上了,我决定在某个时机,烧掉,以行为艺术来传递想法。所以,在2020年1月8日,我搞了个大新闻:烧中国护照,鼓励台湾年轻人站出来投票,号召台湾人不要向往共产主义,不要向往专制国家。 Continue Reading …

已经有《美港关系法》为何还需要《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1992年通过的《美港关系法》法案(英语: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承认1997年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2019年签署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则是要求总统向国会保证香港享有足够自治来支持给予特殊待遇,要求审查香港自治权,以维护美国及其他国家在港的安全及自身权益。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