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奇之旅八 奇妙的巴黎

早上醒来已经是7点,追写了昨天的日志就已经8点40了,匆忙下楼,找威丽带我去汽车站,我还抽空花了5分钟去餐厅吃了点东西。汽车站就是这几天常去的火车站,5分钟就走到了。找到Eurolines的位置,还跟旁边一位德国的女子确认了她也是坐车去巴黎后,威丽就和我拥抱一下告别了,她还要去找小侄女去玩来着。

上车后找了一个最靠前的座位,边欣赏沿途的风景边晒太阳,甚至还小昏睡了一下,后来感觉渴死了,我还拿Kindle 3上网来着。后来到了比利时,司机让乘客下车40分钟,我于是问华人面孔的乘客会不会说中文,问哪里有水买,一个女孩指着车后面说那就是火车站,原来我们停在比利时火车站了。我进火车站,想找个卫生间的水龙头喝点水来着,结果发现卫生间的门口贴着要0.5欧元,这像中国某些城市,繁华地带的公共厕所居然摆张桌子要收费,本来是公共设施却还要付费,也不知道算合法还是不合法,上网抱怨一下,许多人都反馈这是“常见”的。我后来懒得进卫生间了,我就在自动售货机上用1.5欧买了一瓶汽水。

再次上车后,就和俩华人留学生聊上了,女孩子叫雪盐,来自新加坡,男孩子来自河南,满口北京腔。不过比较好玩的是跟坐我旁边的漂亮土耳其女子聊天,她是双簧管音乐家,母亲在巴黎大使馆工作,她说她们土耳其也没有言论自由,批评政府也会被弄到监狱里去,她不喜欢现在的土耳其,她说的土耳其跟阿拉伯的关系我没听清楚,反正不喜欢阿拉伯的规则,如男人可以娶4个老婆。

我们的汽车晚点1个小时,我还拜托土耳其女子帮我发了个短信告知来车站接我的法国人小龙我会晚点一小时。进车站就看到照片中装扮的小龙了,红围巾黑礼帽,68岁的法国人,电子工程师,他的名字是 Jean-claude,中文名字是张小龙,在法国圣旺洛莫讷和中国三亚两地生活,前些年一直在Skype和email上和他和联系,他喜欢旅行和分享照片,这次问他在不在法国,居然他正好在法国,于是他帮我安排了法国7天的行程,会带我去巴黎玩一天,还会带我去法国的乡下和海边去看看。

我们先坐破旧的地铁,然后又换上超级漂亮的火车,火车漂亮得像科幻:五颜六色的座位,甚至座位底下都有蓝色的灯光,到达Saint-Ouen-l’Aumône(圣旺洛莫讷),已经是8点多了。我匆忙洗个澡,然后吃小龙准备的法国晚餐:沙拉+面包+土豆浓汤,感受真正的法国生活。然后小龙又带我去一个Jazz酒吧听Blues音乐,看到一百多个五十岁以上的人安静的坐在房子里安静的听绝不年轻的乐手们的演奏,偶尔的浅吟低唱,甚至观众也会带上口琴、萨克斯风来参与高水平的协奏,而所有的观众手持饮料或啤酒密密麻麻的坐着,偶尔给予密密麻麻的掌声。我在路上听说法国的新移民非常多,对富人征税超高,城市似乎很混乱,但这些法国人还是在享受生活,不像中国人一样从不停下脚步看一看生活中的风景。中国哪有这个年经的人还玩音乐,哪还有这么多上年经的粉丝啊。

11点多,我们就回家了。小龙的家被他这个工程师DIY得像个酒吧,音乐永远不关,夜光永远不关,而且是用遥控器控制,垃圾桶都被他设计成挂门后的,一拉开门,垃圾桶上的盖子也就同时打开了。我睡的房间是书房,书柜的门拉下来盖在健身器上方就是书桌了,健身器就正好是凳子了。还有许多精巧的设计也许要过几天才能体会到。

明天去巴黎逛街,先睡了。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信手涂鸦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442 人气值
报纸有两种:一种是人民大众的报纸,告诉人民以真实的消息,启发人民民主的思想,叫人民聪明起来。另一种是新专制主义者的报纸,告诉人民以谣言,闭塞人民的思想,使人民变得愚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