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真小啊

我身上经常有奇迹发生,总是无巧不成书。两年前就有一次《公车奇遇》遇到十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这次来北京,又遇到了几件让人感叹“世界真小”的事。

10月3号,我收到一封中英文邮件,一个英国人叫Luke,说是对我感兴趣,还说她老婆是煤炭坝的,然后我就和他约了10月4号中午见面。然后中午到雍各宫地铁站见面,然后在葡萄院儿咖啡店儿聊天。结果,她老婆真是一口地地道道的宁乡话,那老外真是搜索他老婆的家乡才发现我这个怪胎的,所以他要记录这个怪胎的想法,说要把我介绍到英国媒体,让英国人了解我。这世界真小啊。 对了,聊天的时候,Luke打开电脑录音,我一眼就认出来他用的也是Audacity 这款开源软件:)

我和Luke的老婆陈华合影一张,她高中是95级的,跟我是校友,比我高一届。她俩是把孩子托给朋友照顾一天才抽空来陪我聊的,太给我面子了。不过,我没告诉他们,那天是我的生日,我担心告诉他们后会有勒索生日礼物的嫌疑 :-)

昨天(10月7号)也是有意思的一天。我是晚上去朝阳区的朝外SOHU找蔡望勤,从他那里拿到他帮我代收的UPS快件,快件里是德国之声的邀请函。他们的办公室在28楼,很宽敞,典型的LOFT风格,工作台环境很酷,还居然乒乓球台,他打开三局乒乓球,状态不佳,击球无力,三局输了两局,还好我托大用左手跟他打:-) 哦,对了,我得说,很少有人知道,我右手横拍、右手竖拍、左手横拍和左手竖拍的风格完全不一样,欢迎喜欢乒乓球的朋友找机会来杀杀我的气焰:)

从呼家楼坐地铁回到五道口,然后麦当劳二楼弄一个套餐边吃边看我的blackberry 8320里的电子书,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在wordcamp遇到过的帅小伙Vencent边用黑莓7290打电话边跟我打招呼,他告诉我他是来这边洗手,他他说许知远也在楼下吃饭呢,说他们在清华做演讲,讲完了就一起来吃饭,说高伟云也在,我听到许知远三个字还以为他在说许志永呢,我总是在想许志永的名字的时候就会联想到许志安或许志远什么的。我犹豫了一下,还在想有没有必要去凑热闹,说不定人家许知远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呢,后来还是跟Vencent去楼下了。

他们在楼下一个咖啡厅里吃饭,有七八个人,有两个洋人,还有一个家伙是长毛卷发,显然就是许知远,和他在FTchinese上的造型是一致的,好认。我对许知远的印象就来自“思维的乐趣”和FTchinese的专栏,我就跟他打招呼说是他的读者,经常在FT中文网上看到他的文章,然后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聊了会。

众所周知,许志远的文章是小资型的,耐读,我的文章是赤裸裸型的,不耐读,但有信息量。我就问了下许知远平常的阅读方式是什么,如何获取信息,结果他说几乎只读英文的媒体。他对网络应用的了解低乎我的想像,虽然我总是在网上读到他的名字 :),发现许知远不会用代理服务器,只读英文的纽约时报、TIME杂志之类的英文媒体,李翔说他只会用EMAIL和浏览器,他不会订阅RSS,不知道什么叫google reader,并且他觉得在网上读新闻会让他感到失去文字的趣味,也许是我记错了,不记得他具体表达的是失去什么,反正就是他不喜欢读新浪新闻之类的垃圾新闻,也不知道BLOG世界里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聊天的时候,我还认识了李翔、黄继新、谭旭峰,交换了电话号码,谭旭峰约了我18号到单向街书店做活动,介绍一些网络技术和我的故事,说不定有人喜欢听我的故事。

聊天过程中,黄继新问了我在遇到越来越多的黑暗事件后如何避免“激愤”和“恐惧”,等我有空再写吧,那是一个有趣的话题。

这还不是最好玩的偶遇,最好玩的是,我和他们聊一会分开后,我想起以前一个女同事Susanna曾跟我提到过BLOG的时候说到许知远,于是打电话给她,想告诉她我见到许知远了。我很少跟老同事联系,联系最密切的也无非是一年通一次电话,我还担心Susanna出国了或换号码了呢,结果,她在电话里一开口就叫出我名字,还告诉我她都知道我的那些事,偶尔能打开我的BLOG,说她们在外企里转发流传的EMAIL里看到关于瓮安的一些消息,所以知道我还活着。这还不是出奇的,我说我刚才偶然见到许知远了,她说你替我向他问好啊,他认识我的,在北京一起吃过饭。哈,这世界真小。

Susanna叫蒋莎琳,Google了一下,居然在donews的网站发现她的脚印。她似乎是做经济研究工作,可能跟许知远一样观察经济吧:)谁要是也凑巧认识Susanna,请来留个言吧,我刚才换了IP,也许能打开本页:)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信手涂鸦 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558 人气值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这个世界真小啊》有 6 条评论

  1. ice 说:

    运气不错,我看到了。
    在greader里想看下订阅,碰到你的rss,都会断掉几分钟…真够毒的

  2. 说:

    厄,我怎么觉得你和陈华的鼻子长得完全一样呢。

  3. liumiao 说:

    https://www.zuola.com/?p=371 是空的,改下链接吧,呵呵

  4. 胡戈戈 说:

    终于可以访问了

  5. 小撮 说:

    还是得翻墙啊

  6. cger 说:

    额,不用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