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游记

我是周曙光,我就是传说中的非典型愤青Zola。关于我的很多传言和评论可能会让你糊涂,还是我自己介绍自己的情况吧。

发迹于”重庆九龙坡最牛钉子户”,然后就被很多媒体关注了,被南方都市报采访过,被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采访过,被时代周刊采访过,被法新社采访过,被美国之音采访过,被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采访过,被南华早报采访过,被路透社采访过,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媒体采访过。以前一直遗憾的是我还没有上wiki和被国安请喝茶,这证明我还不够有名。

但是,前几天,我被国安请去聊天了。对方兴师动众,令我受宠若惊,还好我自认为守法,认真和他们沟通,最终取得他们的信任,被辽宁的国保用飞机送回老家煤炭坝。

事情是这样的:

先是我跟GOOGLE有隙,李开复说假话,说用GOOGLE.CN搜索”你认为合法”的词,搜索结果不会有不同。但是我问的是搜索国家领导人名字和敏感新闻事件就会出现不同的搜索结果,我问他如何做一个不出现违反当地法律和政策的搜索结果的搜索引擎,他避而不答。因为谷歌公司这么干,导致搜索不了”蚁力神”,于是我就亲自去沈阳看个究竟。我不是一本正经的新闻报道工作人员,我不管什么客观、观点平衡,我只管”真实”地记录所见所闻,并且在别人问我是不是记者的时候,我一再强调我不是记者,我告诉他们我若承认我是记者我就要坐牢。我还带了一个养蚂蚁的盒子,是 陈伯乐给我的”蚂蚁工坊“,前几天在老家抓了三只蚂蚁在里面,我还准备在沈阳找几个”拟黑多刺蚁”放在这盒子里养着呢。

好了,我开始说了:11月29日下午,我签好租房的合同后,然后和小众软件的scavin问了一下沈阳的旅店的房价,他说在30元左右,我觉得可以接受,于是匆匆写了《周曙光的网络日志正寻找潜在的广告客户》,意思是我知道我又要出风头了,有广告价值,希望有人愿意投放广告,以方便我能填补我去辽宁的开销。晚上七点,弄完日志,于是整理装备,我知道北方的冬天不用洗澡,我顶多去呆一个星期,我没带衣服,只带了毛巾、牙刷、电脑、相机、蚂蚁工坊就去长沙坐车。花十元钱和别人拼车,从煤炭坝打的去宁乡县城,再花十元坐中巴去长沙汽车西站,然后坐312到火车站,十点到售票厅,排五分钟队后被告知10:39开往沈阳的T14票没了,于是我直接进火车站,三道检查票的关口都竟然没有检查我的票,上车后还找到了座位,然后花254元补了一张车票。

一路无事,硬座的价格,卧铺的享受。11月30号(星期五)晚上七点到达沈阳北站,然后坐244到东北大学,和Scavin见上面,然后他带我去一个小旅店,50元一晚,单间,可洗澡。然后去他宿舍见识了一下教育网,发现Google和xiaonei\hainei这些网站能在教育网访问,但是不能访问我自己的站点。没什么与蚂蚁相关的线索,我们决定去怪坡看个究竟,二来我还可以认真编辑一个视频,说不定能获得优酷网的首而推荐从而获得1000元赏金,这样我又可以补贴一些费用开支。要知道,我的钱来之不易,我得拉赞助卖广告来获得回报。我来沈阳是挪用开店用的钱,我从我妈妈里借来的钱里拿1850元用于这次旅行,我都没告诉父母我又出远门了。我哥哥还在他的网络日志里 指桑骂槐的批评我了。

第二天,12月1日,我们去怪坡,从东北大学坐244到沈阳北站,然后坐299到骨科医院,再坐4303到怪坡风景区。到风景区后被一个小车司机说可以送我们去,他说门票是20,说了一句经典的话:”钱给谁不是给啊”,让我们把门票钱给他就是了,他可以送我们到风景区,我还价到30,他送我们走小路到风景区了。路上他说蚂蚁的事,于是我录了那一段” 和司机聊蚁力神“的视频片段。我们玩到下午两点才弄明白怪坡之谜原来是故意弄了一个视觉误差,把参照物改了就能让人有错觉了。

由于是冬天的旅游淡季,怪坡附近没有吃饭的地方,我们坐车到清水台镇吃饭。东西饭菜份量真足,我们又饿了,吃得真爽,scavin请客,非常感谢。饭馆很有东北特色。

吃了饭,我们就找蚂蚁养殖户,结果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我们谁家正养蚂蚁,倒是有人告诉我们前段时间有人阻止蚁民坐车去沈阳。

东北是五点钟天黑,我们就坐4:30的车回沈阳了。七八点钟才回到东北大学。由于一天都没有收获,也没有蚁民知道我。于是我想起有人曾在我的《谁愿意去沈阳报道蚁力神养殖户的相关情况?》里留下过QQ群号码,于是我下载了一个TM,加入那个群,找到一个蚁民的电话,约好明见面,他告诉我如何坐车去。晚上又睡在那个小店里,临睡前上网发表了当天的日志《我在沈阳看到怪坡但没看到蚂蚁》,两点多才睡,上网发现有朋友留言告知蚁方神公司已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第二天,我准备去辽阳,睡到十点才起来。临出发时拍了一段自拍,说要去辽阳了。为了感谢小众软件的scavin的昨天的款待,我就拿小众软件的LOGO作为背景录了这句话。然后去网吧检查一下是否有新的朋友的留言需要审核,拍了蚁力神官方网站的画面。然后坐车去辽阳,再换车去佟二堡(当地话读”同二卜”),两点左右才见到网民叫”村长”的蚂蚁养殖户,才见面,他就接到电话说有公安局的要去他家。我说要想听他们谈什么,于是一起去了他家。准备把相机放在他家的某个角落录音录像,结果他老婆怕我给他们带来麻烦,于是被阻止了。我就去他家楼上的仓库回避了,正好在阳台上拍到警车,也看到了蚂蚁的箱子。后来也看到”村长”跟警察一起坐车走了。等他们走了,我再下楼和”村长”老婆聊了几句,拍了他们的QQ群里的蚁民对法院宣布蚁力神破产的公开信的”几点看法”,然后上楼找活蚂蚁,结果都是死的,不知道饿死的还是冻死的。

然后我就离开他家了,走到一个路口再坐三轮摩托回到了佟二堡这个小镇。心想天都快黑了,回辽阳这个大点的城市的住宿费还贵些,于是找了一个小店,老人家说要收15元一个隔间,我说十块,他说十二,然后我给他二十元,他找不开零钱,于是只收了我十元。我觉得冷,就睡了一觉,晚上九点多才起来。然后出去找东西吃才发现下雪了。吃了一个面,然后去网吧上网,上网才五元。征得网吧老板同意,我接上网线到自己的电脑,然后编辑视频,上传照片和视频,发表了《周曙光在沈阳寻访黑蚂蚁养殖户2007-12-02》。

天亮后,没法坐车去葫芦岛见另一个蚂蚁养殖户,我又回旅舍睡了两三个钟头,然后听路人的建议坐车去茨榆坨换乘葫芦岛的车,到了茨榆坨才发现葫芦岛有蛮远,葫芦岛的人建议我在辽阳找一个当地的养殖户。他答应联系一下辽阳的同命人。后来我就等到李先生的电话,他说他就住在苏麻堡,我问他家还有没有活蚂蚁,他说可能有,回家找找看。他让我坐回佟二堡的车,然后在苏麻堡路口下车。我说我听不清是哪几个字,让他发短信给我,李先生就发短信”苏麻堡路口”给我。我坐车到苏麻堡路口,然后打电话给他,他说就是在”村长”家再过去100米。我再坐摩托车到了以后,推着自行车的李先生就出现了,我们正走着,后面一辆普通小车里出来一个白胖方脸大个子,让我们站住,先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姓周叫周曙光,他说你跟我们走,然后另一个瘦一点的出示了一个证件,没看清。我就不慌不忙的跟他们上车了,李先生也上车了,我们坐后排,没挨打也没带上手铐,也没多说为什么带我们走。在车上,他们只让我关了手机,把手机还给了我。一路上我和李先生聊东北和湖南的差异,而那个白胖方脸大个子则接了五个电话,每次都是说”在路上,他们跟我在一起呢”。看来是几道来自上级的金牌在督办抓我的事。估计我一来沈阳就被重视了,昨天找”村长”就是冲我来的,我的短信和通话都被记录了。也有可能是李先生协助警方找我。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开车到了灯塔市公安局。上到四楼,是经侦,五六个人站在两三个办公室门口”欢迎”我,看来是等候已久了。然后把我和李先生分别安排不同的办公室。过程中一直没有粗鲁行为。房间里是一个领导的办公桌,桌上一台联想电脑。左侧是一个茶几和两张小沙发,右侧是一张小床,估计是他们常加班用来休息用的。我坐在一个办公室左侧的沙发上,一个多小时里只是守着我,没问任何问题。我只确认了当时的时间是2点,确认传唤每次只能是24小时。我还跟他借了一本刑事案件相关的法律书来消磨时间。

后来,开始有一个小伙子开始询问我在沈阳的细节,跟哪些人接触,和哪些人打过电话,受何人指使,有何目的。我当然是坦白啦,我又没做错任何事。做了一份笔录后,然后让我打开背包,他们就一件件检查啊,我就一台电脑、一个黑莓7230、一个小手电筒、一把五元钱从天桥买的来类瑞士军刀、一个” 蚂蚁工坊“和三只活蚂蚁、一个三脚架、SD卡、还有一个索尼记忆棒、一个U盘还有几个读卡器,那个索尼记忆棒把他们弄糊涂了,明明我没有相关设备,怎么会有索尼记忆棒,让他们去猜测吧。他们要看我的QQ里的记录,结果我的TM版的QQ是前天才下载的,我根本没有和谁聊过,那天加入的QQ群也被解散了,最近联系人里啥也没有。上卫生间是有人陪的,想喝水人有帮我打来水。手机不让玩,把电池取下来了。同一句话被他们翻来覆去的问,要是真说假话会被他们弄晕的,如果讲的不是真话那就得有极好的心理准备和心理素质才能应付得过去。还好我没打算敷衍他们,自信没有什么把柄和过失。

一晚上来来往往不少人陆续进来旁听,提问,或质问,我和他们舌战啦。舌战的焦点不外乎”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观点客观””采访资格””有否有法律约束我的行为”这些焦点。虽然他们会假装动怒来质问我,我又初生牛犊不畏虎,我当然不会输啦:

  1. 他们认为”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我说我不需要绝对的自由,只是法律允许下的自由;
  2. 他们认为”你不了解蚁力神所以不要说”,我说我正因为不了解我才去试图了解;
  3. 他们认为我的观点不够客观,我就说事情有多个面,我的观察面只是采样统计的一个采样,按统计学的方法,只给足够多的采样才接近真实和客观;
  4. 他们认为我”自称采访却不承认冒充记者”不能自圆其说,我说”采访”不是记者的专利,我不是记者我也有资格和任何人对话,中国的法律规定任何采访只需要征得被采访对象和所在单位的同意;
  5. 他们认为我拍摄了警车是违法的,我说你们怕因为办案被照相或录影受到犯罪分子报复,那是你们的内部守则,请找出相关的法律条款证明条款对我有约束力;
  6. 我报道敏感新闻影响国家形象,我就举出飘移大赛的事例证明不宜提到国家民族高度来说事,如果有人受到伤害,那不是被我伤害的,是被事实伤害的,要想不被报道影响自己的形象,请自己避免做出影响自己形象的事;
  7. 言论自由能监督小错误,可以避免小错误发展成不可收拾的大错误;
  8. 言论自由是愿意承担自由的言论自由,即使是明知有何效果,只要他愿意承担相应后果,他就可以选择造成后果的表达方式,比如,有人知道说真话会被打击报复,这个时候他就有选择的自由:要么沉默,要么呐喊。如果愿意呐喊就要承担后果他就要选择呐喊的言论自由。

24小时内共做了五份笔录:

  1. 关于辽宁所见所闻所接触的人和事的详细记录,包括和scavin一起的活动,包括liumiao、梅同学和许同学给我的赞助费用;
  2. 关于网站为何建立在国外的原因、动机、目的、费用来源、支付方式,我告诉他们我的alouz.com是被要求删除文章过的,我当然要顺便批评一下”非营利网站备案制度”啦,我估计那份笔录会至少让省级别的领导看到,我要趁机传递我的观点给那些当领导的人,假如他们当领导的人还有开明的,我还能算得上自下而上配合他们的改革;
  3. 关于《谁愿意去沈阳报道蚁力神养殖户的相关情况?》的动机、目的笔录,他们打印出来问我的动机和目的,我当然如实交待一方面是为了对敏感新闻的好奇,另一方面是为了卖广告位增加浏览量和知名度;
  4. 关于手机里的联系人的笔录,我手机里有六百多个联系人,国保承诺不删除我的电话号码后,我才输入黑莓手机的解锁密码,当着我的面检查,只抄下十来二十条名字,如时代周刊的许小姐、香港陈剑青、德国之声等人的情况,我就告诉他,许小姐采访过我,陈剑青是因为我去香港的时候往在他家里,德国之声的电话是他们在评选最佳中文博客时用那个电话打电话采访过我,估计他们是调查我是否有海外关系,是否有境外资金支持;
  5. 关于我在今年元旦的《新年第一篇:我反对共产党,反对一党专政》一文的动机、目的的笔录,这篇文章是有理有据的,不算号召和煽动,主要是讲没有媒体的外部监督的情况下容易让小社会问题变成大的社会问题。对了,他们很聪明啊,打印的版本居然是mobile版本的

整个晚上,灯塔市公安局的灯光彻夜未熄,我能见到的就有来来往往十多人,有当地公安、经侦、国保。晚上九点左右吃了一个他们送来的盒饭,盒饭里有火腿肠、有鸭脖子、青菜、红烧肉、豆腐干。我常常是躺在沙发上小睡一会儿,做完前面三份笔录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他们让我到另一个房间的小床上睡了一会。

12月4号早上七点左右,被叫醒,一起去楼下食堂吃早餐,有小米粥,有卷子,有咸菜,每桌六个人左右,共五桌,估计有三十个人一起整夜未眠。吃完早餐,又断断续续做笔录,做完后面两份笔录后,有一个领导来找我,约六十岁左右,头发都灰了,戴眼镜,很和气,他进来就气氛不同,别人说这是李处长,估计是沈阳或是北京对我关注的最高负责人,我和他握了一下手,然后聊,他只说了湖南的人打来电话,然后不记得聊了什么重要的内容了,后来他接了一个电话就走开了,没有继续和我聊。我估计是想和我做一个总结谈话,然后放了我。

12月4号中午的时候还在做笔录,我和记录员都没有吃中饭,然后一点左右他们给了我一个康师傅方便面。对了,做最后一个笔录的时候,有一个人说”你是真正的勇士”,我没听清楚,他又说了一次”你是真正的勇士”,估计他是看我敢因为媒体管治而写反对一党专政文章能把他的胆吓破,也估计他是真正在赞赏我而不是在嘲笑我。后来也有人评价我,我也问一句”是嘲笑我还是赞赏我”,然后说声”谢谢”。

做完最后一份笔录,我仍然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我。然后又问我打算怎么办,我建议他们给我一份官方的态度,然后由我的BLOG转发,可以一定程度上安抚蚁民的情绪。但他们基层的人说很难让我的BLOG 有承担官与民对话的机会,这需要层层上级审批,并且是极大的给我面子的事,可行性不高。除非上层领导能够认识到我的BLOG的作用,但估计他们的领导不太不机会和时间来了解我。

然后他让我写一份保证书,我就保证不给政府添乱,保证不煽动情绪,劝导群众给政府时间来登记和清算蚁力神公司的资产,蚁民的损失只能由蚁力神公司、蚁民、政府各承担一部分,比如,蚁民说自己损失了四十万,其实只是投资十万,他们可能会要求得回四十万,政府会认为这算法是不对的,最终结果只能是三方各担一部分。政府知道蚁民的情绪有些不理智,所以要求蚁民不要去北京上访,不要去拦铁路。这是我从他们对话中听到的政府的态度和作法,具体有多大的受灾面积和涉及资金,我只听说有人在统计数字时看到了会流泪,我没有得到任何具体数据。

估计可以离开了,他们的记录员和其它熟悉电脑的人来跟我聊天,说我是电脑高手,要跟我多学学。记录员说想看国外的黄色网站,问我怎么能看到,我就告诉他们有一个开源的免费的TOR可以使用,使用TOR+FIREFOX+FoxyPorxy就可以访问大部分国内外网站了,我还告诉他们VPN的大概工作方式。他们早就知道安静的没边的这些软件。我也不怕他们”知已知彼”来加强封锁,反正TOR是封锁不了的,除非到了”全民皆匪”的那一天。

后来,他们的局长和记录员找到一个能连接外网的电脑,要求我删除最近两篇文章,理由是里面出现了警车,会让人产生联想影响警察形象,我说,如果删除了反而会引起人们的更多联想,我的个人品牌也会受到质疑,我之前的言论自由和之后的言论自由都会消失,我以后无法在朋友面前立足,我说我无论删除和不删除都会承担责任,我让他们给我一个能转达给网友的理由,我让他们告诉我如果不删除我将承担什么样的后果,我会在后果和删除文章之间作一个选择。但他们不告诉我不删除会怎么样,只给我一个选择就是删除,没有用任何恐吓。我告诉他们,我吃软不吃硬,你得告诉我删除文章的理由,你得告诉我是根据哪条法律对我的行为有约束力。他们也没法找相关依据,最后不了了之。所以文章没有删除。

12月4号下午三点多,有一位着警装的人要我的身份证,还问我在身上有多少钱,我说我只有1235元了,他说要我把钱给他买飞机票送我回家,我说我不想坐飞机,我自己坐火车回去好了,我的钱来之不易。他们就凶起来了,说”我们是对你太仁慈了是吧?”着警装的警察边喝连一拳打在工的锁骨和脖子之间的部位,我怕他打坏我的眼镜,我就把眼镜取了,旁人就开始把门关上。他又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然后继续骂我,最后还一掌砍在脖子上,我说不出话来了,我想起来孙志刚死的时候全身是没有外伤的,我决定沉默,先保住小命再说。这样一来,之前他们给我的正面印象全改观了。我不跟他们闲聊了,我说我还是不相信你们。

下午四点左右,四人送我上警车,我坐后排,夹在两人中间,自始至终没有看见过手铐。到了机场后,他们花4650元买了三张到沈阳的飞机票,我看到他们拿了一摞钱,估计是一万元整。我也看到他们交接时把我那1200元和身份证是放文件夹里的,我估计他们拿走我的钱并不是真的缺办案经费,而是防止我突然跑掉然后潜伏在辽宁继续记录蚁力神事件,我估计他们会把钱还给我。

上飞机前,另一个人开车把我的笔记本电脑送回来了。这台电脑被人他们检查了近二十个小时。还好电脑里没什么大不了,能把机器还给我,我就喊万岁了。

上飞机,我仍然坐他两位国保的中间,一个年轻的姓王,一位年长的姓翟(zhai)。在合肥半路停下的时候,可能是手机自动开机了,也可能是没关,正好接到BBC的电话,我就说我在送回长沙的路上,他们不让我乱说,我又把电话关机了。

九点四十,到达长沙黄花机场,有长沙省安全厅的来接。见面时发现是省厅直接安排宁乡县的国安来接我们,直接送到宁乡,国保让煤炭坝的公安来宁乡接我回煤炭坝,结果煤炭坝的人不来,只好再把我从宁乡送到煤炭坝。宁乡的国保姓欧,另一个民警在宁乡下车去安排王同志和翟同志的住宿了。可他们下车时,把三张机票和王同志的身份证明掉在车上了,我把机票和那张纸转交给欧同志,然后问他要身份证后1200元。他说王同志和翟同志没给他,回宁乡后再问问他们。

在煤炭坝派出所,我又被煤炭坝的干警黄同志作了一份笔录,记录我在沈阳的行踪。然后他告诉我煤炭坝也有很多不稳定因素,告诉我不要乱说话。还主动提出如果我的店开张了,可打电话让他在开张的时候邀请他去镇镇场,有什么治安问题也可向他反应。但近段时间不要出远门,要出去要给他打个电话。

然后我们西峰仑的保卫处的何同志开摩托来接我回去,送我到楼下。

回到家,已经是两三点了,弄了点东西吃,就睡了,睡到五号下午才起来。都两天没睡好了,还是家里舒服啊。

12月5号,啥事也没干,上网,在饭否和TWITTER上和朋友简单说了一下,就说安全。检查一下电脑有何异动,结果只发现删除了与蚂蚁相关的照片和视频,也不知道是否打开过我的Gtalk或skype,这需要我的线上好友来查证了。我从3号下午到四号凌晨是没有上过线的,如果有朋友见我在那段时间上线,请告诉我。我好去做改密码之类的措施。

12月6号,今天,答应中午要写东西,先打电话给黄干警问他有没有欧姓的国保的电话,他说没有,再打电话给湖南省安全厅的李处长,问我那1200元是怎么回事,能不能给我欧同志的电话,他说不关他的事,你自己想办法联系上他们。我只好写在BLOG上喽。我估计灯塔市的公安、网监们能看到我的BLOG,希望你们把钱还给我。我这一写就两三个钟头。

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灯塔市国保zhangqicheng和wangqingyou能与我联系一下,把飞机票钱还给我,坐飞机不是我的意愿,坐飞机时已经超出24个小时传唤时间限制,你们已经超期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如果不把钱还给我,我去告你们贪污或非法抢夺公民的财产。

对了,我不忌讳谈钱,我这次去辽宁亏本了,1800元没了。我还拿龚建国的电脑(Benq Joybook A52E)到西宁,结果西宁人说我是骗子,把那台的电脑留下不还给我了,我因此欠龚建国四千多元。还如果有人愿意买我的广告位或纯出于对我个人的认可支持我继续写BLOG的话,欢迎赞助我:

  1. 给我的手机充值,13467668333
  2. 给我的支付宝汇款:[email protected] 周曙光收,请不要付款时给我除广告位置之外的任何其它要求。如果被警察认为我收受不明巨额资金,他们会把你当成境外反动势力的资金支持,所以,请不要给我捐太多钱,更不要在捐款时要求我的资金的使用是透明的,也不要对有其它要求,不能管我怎么去花你捐给我的钱;
  3. 给我的DREAMHOST帐号捐美元,支持我继续写BLOG;
  4. 帮我买一个数字证书;
  5. 给我的银行卡里汇钱:招行6225 8873 1329 6838
  6. 邮政汇款:湖南省煤炭坝镇东风路12号 周曙光收 邮编:410609
  7. 预订我将来的视频中的广告位置;
  8. 购买我的BLOG的单篇文章正文的250X250的右侧广告;
  9. 购买我的BLOG的首页的九宫格广告;
  10. 其它形式的广告合作,如广告策划,产品测评。

我以后不会再重出江湖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已经用半年多的时间以身作则告诉大家方法了:

  1. 写BLOG 真实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是合法的,
  2. 权利来自意识的觉醒,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3. 压迫是正常的,放弃抵抗是不正常的;
  4. 履行公民义务,维护公民权利;
  5. 建立市民社会,维护公共空间。
  6. 改革是自下而上的,别指望英雄来救你,即使有英雄–如果是自上而下,他也只会成为下一个独裁者,狼去虎再来;
  7. 普及民主意识,提高国民文化教育水平。

拯救你们自己的任务就交给你自己了。我对目前任何人的生死没有责任和义务,能救你们自己的只有你自己。别来我这里寻找正义和真相,正义和真相都是唯心的定义,你认为是真相那就是真相吧,关我屁事。


生活就像是电影,电影还没有剧终,我还要卖菜开店赚钱呢。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社会新闻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237 人气值

辽宁游记》有 72 条评论

  1. 活出精彩 说:

    1.中国有幸出来个小周这样的人才,如果再有几个更是大造化!
    2.作为受害人-东北人的我,惭愧万分.纵有千般委屈怒火而不知如何伸张正义.大学白念傻瓜一个!如当年面对日本践踏.
    3.现在正是好时候,借此东北风暴把贪官污吏受贿腐败分子揪出来.蚁民损失的钱没有今年他们贪污腐化的多.
    4.时风不正决对与领导导向有关.有钱不知道咋败家摆弄好了.

  2. 活出精彩 说:

    5.这个世界太风狂了!耗子给猫当伴娘了.多么虚伪的天空.多么恐怖的大地,多么愚笨的人群.仓天呐.大地

  3. HK 说:

    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个具体的坏人,而是少数精明的坏蛋,一群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和一个恶心发臭的体制。如果能像美国电影里那样冲进邪恶大本营一阵扫射就解决问题那最好不过,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基本上我认为这个国家是从文化的本质上已经烂到无可救药了。没有个几百年的冲刷洗涤,是走不出这个前现代化的迷雾的。

  4. 挡中央 说:

    政府允许王奉友宣布合法破产,事实上是对王奉友实行了保护政策,让他轻而易举地逃脱了非法集资的法律责任,而且还保护了他的贪污行为。试想,他拿了那么多养殖户的养殖费, 难道他就没放在自家腰包一点吗? 他若是这样一个清廉的好人,他敢这样天马行空的大骗吗?我们那么多共产党的清官见了钱还贪呐, 又何况他一个农民出身的企业家哪。那么,政府为什么要保护他哪?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政府一定拿了他的不少好处。王奉友拿养殖户的血汗钱, 去讨那些当官的好,俗话说,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短,受人滴水之恩,应涌泉相报。现在王奉友有难了,他的恩人,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政府能不帮他吗?老百姓在政府的眼里又算什么哪, 充其量是他们愚弄惯了的愚弄对象罢了。 所以政府才不在乎老百姓哪,老百姓手里又没有枪干子。毛主席当年不是也吃了没枪干子的亏,才得出了枪杆子里边出政权的真理吗。所以,广大的蚁农们,我们要想夺回自己的劳动果实,现在全靠我们自己了。不要再相信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政府了,它已经不是我们的政府了。他们官商结合,勾肩搭背,共同坑害我们老百姓。还记得国际歌是怎么唱的吗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这是最后的斗争, 要夺回我们的劳动果实,全靠我们自己。我们的口号是:不还钱,就甭想过这个年。老百姓不是愚不可及。政府想要社会安定,首先要让老百姓的心定。否则,社会就不可能安定。 请当官的把实枪核弹的武警撤走,那是用来对付敌人的,不是用来对付受害的老百姓的。

  5. 三叶虫 说:

    无论如何,你经历的对你人生而言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看了你的行动,我也能感受到冲劲和内心的激情。希望你今后的生活能平安顺利!

  6. 沙谭关 说:

    谁能回答1.政俯部门有没有人养蚂蚁投资蚁力神的?如果有他们的钱拿回来没?如没有投资蚁力神的.为什么?难道早知道有风险吗?(纸包不住火的谁养谁知道)
    2.商务部批直销执照给蚁力神时没对企业考核吗?在此之前你不是亲身经历了大连的墓地集资.营口的蚁神集资.还有对岸的山东30亿集资,你咋还大笔一挥呢!?

  7. dsun 说:

    我觉得政府进步不少,在以前你可就没影了!
    我们都希望中国好!所以呢,希望多一些你这样人士,少一些攻击政府,抹黑政府,我最恨那些打着爱国旗号的汉奸,其次烦法轮功,不是邪教是什么!
    蚁力神事件政府会给个说法的,这关系以后类似事件的处理.破产也不错,可以说明资金去向.

  8. EL 说:

    刚发现你的博客,很佩服你的勇气,先歇歇吧。

    好好活着,要比这些国保公安活的更好更爽。

  9. uu 说:

    米田共真它妈无耻,封了我三个博客

  10. uu 说:

    我在和讯,新浪,还有BOKEE的博客都被禁止访问了.......

    米田共太无耻了!!!!!!!!!!!

    米田共就一个汉奸集团!!!!!!!!

  11. jackion 说:

    哥们
    关键的是你要保重啊
    我以后还会来的
    欢迎再来我们辽宁~ 呵呵

  12. 童话 说:

    刚刚从辽宁锦州的某个县城回到浙江,亲身经历这次诈舌喷血的事件,小小的县城竟然总投资1.4个亿人民币,谁说没有死人的?早就死了好几个了.警察全副武装到通往沈阳和北京的重要交通路线上待命,时刻往回叫人.

  13. 童话 说:

    如有上访的,半路就带回来警察局,大有有当年法轮功之势.蚂蚁陪了,有的卖了楼,有的把生意兑出去了.这是好的,有点底垫的家庭,最伤心的是,有的大多是借亲戚朋友的钱来养,全陪进去了,一受害就受害好几个家庭,真是惨.

  14. 童话 说:

    受灾比较惨的几个县城有:北镇,黑山,义县,阜新,辽阳,有兴趣的可以找那里的人聊聊.还好,老百姓言论自由,在家里随便说,随便骂,但是不准到街上骂,不准到市里去骂,更不准到网上散发相关情况.关于政府什么态度就不说了,最后也就是个不了了之,王总估计最后也就是个庭外和解,举家牵离东北,资产充公完事.最后结果:王总现有的不动财产被廉价拍卖,然后被贪污克扣部分或者最后挪为公用设施,王总的现款和银行户头存款被查封,然后有些人中饱私囊后一上缴,万事OK.老百姓一分钱拿不回去,谁敢要就关谁.政府现在就是暂缓百姓情绪,压住火侯,保证奥运会的稳定,奥运会一过,马上宣布没钱可退.

  15. 小戴 说:

    这篇内容跟zola写的经历类似,似乎QQ新闻里报道的这个比zola经历的复杂地多,我想在qq新闻上看到的没什么问题吧?
    http://news.qq.com/a/20071220/000605.htm

  16. 挡中央 说:

    辽宁省蚁力神天玺集团有限公司等九企业清算组公告

    2007-12-17

                        (第二号)
    根据《辽宁省蚁力神天玺集团有限公司等九企业清算组债权申报登记公告(第一号)》,辽宁煦焱蚁力神蚂蚁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煦焱公司”)清算组,将于12月20日开始接受养殖户个人债权申报登记。应广大养殖户强烈要求,为维护债权人合法权益,打击经济犯罪,特由各市、县(市)区公安、监察、工商、国税、地税等部门组成“煦焱公司债权甄别确认工作组”(以下简称“甄别确认组”),对申报登记的煦焱公司下述债权进行甄别确认:
    一、大额债权,即一人单笔合同保证金金额10万元(含10万元)以上、或一人持有的多笔合同合计保证金金额30万元(含30万元)以上的债权;
    二、特别债权,即辽宁省蚁力神天玺集团有限公司等9家申请破产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分公司总经理、养殖技术主管、洽谈经理、养殖技术经理所持有的债权;
    三、其他需通过甄别程序给予确认的债权。
    经甄别确认,对上述债权中资金来源合法、债权债务关系真实有效的,甄别确认组出具《大额债权确认书》和《特别债权确认书》。
    经甄别确认,对债权资金来源非法、涉嫌犯罪的问题,对公职人员的违纪问题以及涉税等问题,分别报送公安、监察和税务等机关依法处理。
    债权甄别确认工作自2007年12月30日开始。甄别确认组通过信函、电话等方式通知上述债权人,携带相关材料到指定地点接受甄别确认。拒绝接受甄别确认的,视为放弃债权。
                      辽宁省蚁力神天玺集团有限公司等九企业清算组
                          二○○七年十二月十六日

    这是个多么卑劣无耻的政府

  17. neromous 说:

    也不能把责任都怪罪给政府,政府只不过是承担了太多他们不应当承担的责任.

    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却是没办法改变的

    恰恰是我们的不作为,才让政府承担那些责任,也恰恰是我们的不作为,才让政府拥有了他们不该有的责任.

  18. Zola 说:

    @neromous 政府也有“历史原因”啊,还是那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问题迟解决不如早解决,再用新闻封锁拖下去又是历史遗留问题。
    民怨积累下去迟早要爆发,水是能覆舟的。

  19. 说:

    他们就凶起来了,说”我们是对你太仁慈了是吧?”着警装的警察边喝连一拳打在工的锁骨和脖子之间的部位,……他又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然后继续骂我,最后还一掌砍在脖子上,我说不出话来了,我想起来孙志刚死的时候全身是没有外伤的,我决定沉默,先保住小命再说。这样一来,之前他们给我的正面印象全改观了。我不跟他们闲聊了,我说我还是不相信你们。(一切为了工作,我政府还挺职业的。)

  20. victor 说: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兄弟,我敬佩你.

  21. 普通人 说:

    你要小心了,要知道他们想要了你的命是很简单的,搞成个失踪谁都找不到了,我很担心你的安全,希望你一定多加小心!!!

  22. 老蔡 说:

    但估计他们的领导不太不机会和时间来了解我。
    不→有

    也不要对有其它要求
    对←我→有

    行动很勇敢,记录很客观,现实很无奈。

    祝:生意兴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