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1月2日随手记事

早上,坐哥哥的车到玉泉路坐地铁到王府井,在北京饭店和路透社摄影记者碰上头,找了一个破地方拍了一些照片。后来据亦安说,那照片很”shuai”,我顺便去路透社坐了坐,参观了一下他们的办公室。下面是我在北京饭店附近等人时把相机放在垃圾桶上自拍的照片:

拍了照片,坐地铁去五道口,准备住未名国际青年旅舍,和CnBeta的张涛李书航碰上头,一起租了一个标准间,加了一张床,租两天,每人平均60元一晚。青年旅舍的客源很充实,不给预订,只好随来随订,我们运气还好,订到了房间,房音是离前台最近的101房,青年旅舍是离会场最近的住所。下图是张涛和李书航

随便吃了点东西,于是和张涛还有李书航去年会的会场,见到Isaac和Herock,也见到Foxmachia和尚维斯了,就是那个在BLOG上放了一张陈小春的照片的帅哥尚维斯。在会场,有赞助商给年会的志愿者每人配发一个Skyp phone,用来给我们当年会期间的对讲机用,没说赠送给年会,这手机还是要回收的。SKYPE手机是用WIFI来登录的,只能在会场附近使用,我的SKYPE帐号里还有钱,我试了拨打几个国内电话,通话质量还可以。现场和Isaac测试通话,发现SKYPE到SKYP有一秒钟左右的延迟,我右耳已经听到Isaac讲什么了,左耳这边的SKYPE电话要慢一秒钟才听得到同样的声音。1秒钟delay还不会影响双方对话,不至于出现抢话的情况出现。

晚上去后海附近的九门小吃吃东西,结果在鼓楼西街转了两圈才问了五个路人才找着地方。在那里推开包厢的门才发现台湾团已经到了,又见到了Vista.TW,他送了一件台湾BLOGGER运动会的T恤给我,又见到了香港的sidekick MM,两年前在上海的第一届中文网志年会都看到过他俩。台湾的工头坚和林凯洛我是头一次见到,工头坚是帅哥,他说我在BLOG使用民国纪年介绍自己的生龄在台湾引起轰动,我说都是意识形态惹的祸,我只是说八一年正好是民国七十年而已,刚才是一个整数嘛,没什么特别含义。林凯洛是美女,据说她的twitter有800个follower,有twitter 女王的的称号。 下图是和林凯洛的合影,我的脸瘦成这样也被她羡慕。

大家都相互自我介绍,录了一段视频。自我介绍过程中我说我是从长沙坐火车过来的,文心问我长沙哪里,我说是宁乡,他说他也是长沙的,正长沙的。想不到文心的老家也是湖南的。

吃了饭大家体现民主,AA付帐,每人60元。

吃完饭又在附近的酒吧坐了一会儿,我和张涛还有李书航就先和趣摘网的张有为先回五道口了。在车上聊到前不久发现的漫画,张有为说他的趣摘网有人收录过youtube的这个视频。回到青年旅舍我们就上网搜索这个东西,结果还真发现了”搞笑的北京2008“,原来那不是漫画,而是一段视频中的截图,来源于一个反战争的网站,有MP4格式的视频下载。想不到这么快就找到图片的来源了,网络世界真小真神奇。

晚上又见到史航了,打他电话他居然在看电影,真闲啊。然后CnBeta的人一直抢占了我的电脑发新闻,我就先睡了,睡到五点半,再起来发照片写网络日志。这篇BLOG我就不添加链接了,如果要加上链接,我们这几个志愿者就没法在七点半集合了。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信手涂鸦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41 人气值
“A democratic society in the digital age needs people who understand both journalism and technology.” –Rich Gord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