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诗人李代桃的话

自称为诗人李代桃在我的留言簿留言说:

曙光同学
中国有些人真的非常讨厌,搞得我这个本来热爱祖国的人都想当个汉奸。因为很多人的脑子都是被驴踢坏的
有空看看我发的这个贴子,你不是一向都是个闲人吗:
http://www.new-youth.com/model/luntan/view.asp?article_id=5157732&bankuai_id=1218

你会不会读些文学书籍?我是想用诗歌作为政论的主体的。主要是因为我没钱嘛,只能在门户网站申请用户来写blog

祝你有个好名声

我文化水平有限,我一向不喜欢类似”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这种隐晦的表达方式。上个月底我在北京和蔡望勤一起聊天下棋,下了一个通宵的中国象棋。下棋前我和他聊到了诗,他告诉我他曾写了一本厚厚的诗集给他喜欢的女人,而我告诉他,我差点也成了诗人,但我没能成为诗人是因为那个曾可能引导我成为文学青年的龚军辉回答了我一个问题,让我不再关心什么是诗。我问他,为什么你的诗歌里的语法不正确?为什么总是把名词当动词用,形容词当名词用?他没有正面回答我,他说,你知道嘛,诗人都是疯子。于是,我的高中生活里不再考虑什么是诗和文学,转而考虑如何在球场上把足球弄到两棵树中间去。

从小到大,我都被老师逼着写日记,我写东西都是平铺直述,到现在仍然是。我觉得我的文字风格就是传说中的”白话文”了。可能是我头脑简单没有复杂的心理活动的缘故,加上表达水平有限,我不像慕容雪村一样善于描述复杂的心理活动,更没法子像诗人一样隐晦的表达。要我像蔡望勤一样写诗集来泡妞我做不到,让我泡妞的话,办法很简单,拉女孩子出去玩,然后找个时机直接问她愿意不愿意跟我混就是了。用《疯狂的石头》的黑皮的话就是:费那事干吗?一锤子搞定。

诗这东西,太高雅了,能理解的人还不一定多,说不定还可以有多重解读。还是大白话好,一句很通俗的话就表达一切了,大多数人都能懂,也不会有多种解释。

当然,中国传统文化里,人们通常喜欢非常艺术地表达,用那种可以有多种解读的双关语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让对方选择,万一被拒绝了双方都不伤面子和自尊。比如说,下级向上级汇报情况,上级就会用双关语说:”你怎么不提前(钱)来说?”你要是不够聪明,你就慢慢的等他表态吧,要是够聪明,找个逢年过节办喜事的机会送人情过去吧,事情肯定可以办好,办和不办双方都有台阶可下,面子可以保住,这就是。

我觉得,李代桃的诗歌也是想表达自己的思想和主张,但他不敢像我一样明的写《新年第一篇:反对共产党,反对一党专政》来表达”反对共产党”,怕因言获罪。所以诗人们要用暗喻和影射的方式来嘲讽现实。也许有人认为诗人是安全的表达,我这样赤裸裸地用大白话表达是非常不安全的。事实表明,我一向都很安全,并且有比诗人更好的传播效果。我坦荡地表达,而诗人们就用安全的方式进行表达。我觉得,诗人就像玻璃杯中的不断摸高碰壁的跳蚤,有一天,顶上的玻璃盖可能已经不存在了,那跳蚤却可能跳不出去了。也许诗和大白话各有各的好处吧,都是一种体裁而已。

我其实喜欢那些好诗的节奏和韵律,我一直认为诗歌是用来唱的,是用来传递思想的载体,只有传唱开了的的诗和歌,让人记住了的诗歌,才是真正发表了的作品,如许巍的歌,让人安详,beyond的歌,催人奋进。达明一派的有轻快节奏的《 十个救火的少年》,让你想到了什么?

我得对李代桃说:诗歌和大白话体裁不同,都是为了表达。对我而言,诗与大白话,我更喜欢大白话这种表达方式。至于文学,我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文学,更别说我去主动找文学书籍来读了。我也不是要吃饱了撑着去讨论政治,我也不去没事找事关心别人的死活,我只是遇到了我就说说我的想法,只不过政治离我们的生活不远,碰上是政治话题是常有事,谁让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古怪的国度呢?

至于李代桃说的只能在门户网站申请用户来写blog,我有一个建议,如果李代桃先生想像我一样独立建网站写BLOG的话,我可以提供技术支持,如果像牛博网的北风(温云超,有专业技能的新闻从业者)一样怀疑我的能力和人品的话,可以去cnblog.org的数字游牧计划申请,他们提供是公益服务,他们的服务费在120元左右,其中包括一年的国际域名和网站空间费用,已经是成本价了。在下月初的网志年会期间,也许还会有数字游牧优惠全券发放,费用可能会更低。我觉得,有钱上网的人应该掏得出这笔建独立BLOG的费用。

至于”好名声”,我既然在自我简介里自称为”亦正亦邪的有争议的人”,这就证明我就不在乎是否有好名声了,我并不是为了迎合别人的意愿而努力制造好名声,我做我认为正确的事,哪里管得着别人是否对我失望?我两年前早就预见到了,我这种文化程度低的人可能会让你觉得很高尚,更有可能觉得很无耻。现在有很多人对我很失望了或觉得我无耻了,如Blogger 伍岭钱敏杰阮一峰温云超,应该还有不少。

林天宏在他的稿子《未经过滤的”新闻”》有这么一段话:

然而周曙光似乎并不在意这些非议,他甚至很卖力地帮助本报记者在网上寻找一些批评他的文章。这些文章中不乏”做秀”、”炒作”、”想出名想疯了”之类的尖锐批评之词。可他满不在乎,起码表面上看是这样。

我之所以常常贴出对我的负面评论,一方面是我对自己的人品有信心,另一方面我是希望林天宏之类的读者能从负面报道里看到”未被过滤的新闻”,能够用自己的常识去判断。我贴出西宁孙周武的信件也是同样理由。我这人是正是邪,我不自我标榜,读者自己判断就是,我也不能强迫你认定我是好蛋不是?别人要认为我是坏蛋有什么办法呢。有办法就抓我坐牢啊,阮一峰的《失望的周曙光》底下还有疑似是西宁当事人的话能证明我无辜呢,他说了一句” 可是他掌握了所有的图片,视频,录音资料,咋办“。有了图片和视频作证据,阮一峰还不向我道歉并纠正说法,那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这种智商不够导致是非颠倒的事和人又不是头一回遇到,我总不可能全副武装地去阮一峰家强制执行吧?

声明一下:我不自作主张代表别人,我没有使命感,我不是一个以天下为已任的文人或政客,如果你们需要一个替你们扛旗的英雄,你们投票给愿意以天下为已任的人就行了,别投我。我还没有解决 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中的最底的生存的需求呢,我还要想办法挣钱建设家园呢。等我哪练级练到能够追求”自我实现”的级别了,我一定尽力为国为民做实事。我很想像 中国智慧党成立一个由一帮既聪明又正直的政客组成的不收政治献金只贴标签的松散的政党,这是废话暂且不提。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信手涂鸦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207 人气值
Repair what you can — but when you must fail, fail noisily and as soon as possible.
—Basics of The UNIX Philosophy

回诗人李代桃的话》有 7 条评论

  1. 才猫 说:

    zuola 你就是个小人物,带刺的小人物,会扎的很多大人物心里不舒服 = =

    有人喜欢含蓄乾坤,有人喜欢直来直往,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你也不要表现出一副我是刺猬爱谁谁的样子

    你是小人物 他也是小人物 我们都是小人物
    犯不着和大人物或者伪装的大人物来比较 = =

  2. Zola 说:

    哈,才猫驾到:) 现在是他们来扎我,我总不能不还手啊.
    我又没有用我的眼光看他们,是他们用他们的眼光看我,有冲突也得讲清楚原因不是?
    理是辩得明的:)

  3. 才猫 说:

    我的意思是。。有些冲突。。有些值得去讲清楚的冲突当然要讲

    有些纯粹的小人之心,没必要理会,越是和那些人解释
    他们就越来劲 唯恐天下不乱啊~~~~~~~

    我自己总觉得和比自己层次还要低的人争辩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 =

  4. Zola 说:

    才猫说得有道理:)

  5. 李代桃 说:

    有些人就是你向他解释时,他就以为你还真的把他当人看了,那个激动啊……

  6. 水自流 说:

    嗯,图片上的地址多了一个g,应该是www.caiwangqin.com。

  7. Zola 说:

    @水自流 谢谢提醒,已经改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