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西宁人打交道始末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我被人家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开始我以为是误会,任他们辱骂不还口,但现在发现确实是他们故意在诬陷我,他们很聪明的想用这种办法来引起关注。前几天在北京的时候,horse还提醒我注意不要被人陷害,要学人家的独立于事件之外的写作技巧。想不到我真被人陷害上了,不过,我不怕,我还有许多图片和录音和视频资料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下面的内容附上了来自霍天俊发给我的邮件,这邮件让我确信这不是误会,而是他们的技巧。我在我的BLOG上公布这些内容也不是要配合他们的炒作,希望相信我的清白的读者不要转发或传播这些内容,免得被这些聪明的西宁人当枪使。如果哪位网友被我骂过或看我不顺眼,大可以帮助西宁的这些人传播这些事,一方面可以打击我的名气,另一方面还可算是帮助西宁的这些因为被政府拆房子而降低原来生活水平的中国人。反正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对得起自己。

事情经过:孙周武未和其它人商量的情况下让我帮他们弄了一个网站,准备了许多文字素材和视频素材,然后准备投入话题广告的时候,孙周武家认为霍天俊家、祁如春、刘升民家同样受益,于是邀请他们三家一起出广告费用,他们商量了很久都没有结果,于是我离开了西宁,他们让我留下银行帐号以便他们一凑好广告费我就开始帮他们发布话题广告,( 录音在这,录音中有孙周武和霍天俊的声音)。9月17日,我离开西宁,霍天俊送我上火车,计划先回长沙陪父亲过生日再去北京,北京有两家记者约我,一个是英国的,另一个是瑞士的,我正好又顺路去找谷歌算帐,顺便再找feedsky谈谈有没有可能接下这个任务。由于孙周武说要争取在10月15号前把事情传播开,我也就相信他们一定会把费用弄齐的,结果我22号从长沙到北京后,在未名国际青年旅舍交了210元的房钱(我享受5折优惠住七天)后我就只剩下200元了,后来电话也欠费停机了,我催他们准备费用,告诉他们如果我没有经费行动不方便就无法展开发布话题广告的活动。想不到,孙周武他们开始大骂我是骗子了。后来,我找人家借了两百块钱买了10月6号的火车票回长沙了。

我先把具体经过写出来再附上今天收到的邮件。

  1. 2007年8月10号下午14:54:57,孙德彪用09713930444的小灵通打电话找到我,说他们是青海的被拆迁户,在一份报纸上看到《未经过滤的新闻》,于是四处找我,希望我帮助他们,我照例让他们先给我发邮件介绍具体情况,通话2分47秒;
  2. 2007年08月12号的 12:51:51 和14:14:33 ,09713930444又打电话给我,通话时间分别是 1分10秒和41秒;
  3. 2007年08月14号,我主动打电话给孙德彪了解情况,5分25秒;
  4. 2007-08-15 被叫 09713930444 11:08:37 2分5秒,孙德彪邀请我去西宁;
  5. 2007-08-16 被叫 09713930444 10:08:14 2分18秒,不记得说什么了;
  6. 2007-08-16 被叫 09713930444 17:13:11 41秒,孙德彪打电话告诉我给我充了三百元话费,他事先没有通知我;
  7. 2007-08-17 被叫 09713930444 11:49:30 8分22秒,不记得说什么了;
  8. 2007-08-18 被叫 09713930444 23:33:29 8分57秒,不记得说什么了;
  9. 2007-08-20 11:46:51 孙德彪改用13897211026的手机打电话给我,时长 2分53秒,
  10. 2007- 08-20 我在zola.fotolog.com.cn上发现有人给我留言,留下一个电话09713524664,打过去发现原来是孙德彪的父亲孙周武,他们委托会用电脑的人在网上找我的联系方式;
  11. 2007-08-21 被叫 13897211026 10:32:36 1分44秒,不记得说什么了;
  12. 2007-08-21 被叫 13897211026 22:51:59 1分50秒,孙德彪打电话告诉房子就要被拆了,要我马上过去,查火车票要第二天下午坐去拉萨的车,要第三天的下午才能到西宁,孙德彪让我买飞机票,他会在第二天早上把1000元汇到我的银行帐号里,我去查飞机航班;
  13. 2007-08-21 主叫 13897211026 23:04:26 2分3秒 查到航班,孙德彪让我坐深航下午四点多飞往兰州的飞机票
  14. 2007-08-22 主叫 13897211026 00:34:49 28秒 我在ctrip.com上用信用卡订到了机票,通知孙德彪,然后一宿没睡,顺便发了一篇BLOG《关于个人新闻台的碎语》就坐早班车车到长沙了
  15. 2007-08-22 主叫 13897211026 10:14:06 1分57秒 与孙德彪确认他给我的帐号在存入了1000元,我取了出来;
  16. 2007-08-22 主叫 13897211026 16:19:59 22秒 在长沙黄花机场上飞机前给孙德彪打一个电话通知我上飞机了。六点半到兰州,孙德彪与张司机接我,开一辆现代的SUV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到达西宁,见到他们的父母,被他们带去饭店吃大餐,吃饭时我就告诉他们不用请我吃大餐,也不用让我住标准间,他们也认同我的网络推广思路,也认为付给我报酬是应该的。当晚住的是一个很新很豪华的有电脑的标准间,孙德彪和我各睡一张床,和孙周武、孙德彪、孙德彪的哥歌聊到很晚才睡,商量第二天的活动。我带了一台 龚建国在广州用信用卡买的Joybook A52E,由于提供的是DOS操作系统,安装XP又无法驱动上显卡,所以放在我这里让我安装上显卡驱动了,龚建国想卖掉这台电脑,所以我跟孙周武他们说,如果可以先买一台电脑给我作为分期付酬的首付的话,我就可以更快更高效的工作,我就不必背着我带来的这台大电脑到处走,我的电脑可以卖给他们,顺便教他们使用电脑跟我保持联系,孙周武等人同意了,也没有告诉过我他家里有电脑;
  17. 2007-08-23,在西宁的第一天,四点多睛,早上八点多就起来写BLOG,发表了《周曙光到达青海省西宁市》,然后去买了一台12″的华硕笔记本电脑和一个移动硬盘,共花掉9700元。换了一间便宜一点的标准间,没有电脑,也没有网线。然后参观他们将要拆的四合院,拍了一些照片,晚上在孙周武家拍了一些视频录像;
  18. 2007-08-24,整理案情资料,了解情况,给视频加字幕,晚上去网吧上传视频到youtube.com,然后准备买域名chai.la ,还半夜打电话给 鲁飞龙问他是否有.la的代理渠道的优惠价,后来还是决定自己去http://www.la 去用信用卡付帐注册;
  19. 2007-08-25,又在网吧发表《西宁市房产局拆而不迁 红波巷老百姓家园破碎》,孙德彪的哥哥认为房子就在一个星期内强拆,希望我帮他阻止强拆,我们于是讨论如何记录下强拆过程,如何使用偷拍设备、录音笔等工具进行取证;
  20. 2007-08-26,不再住宾馆了,改住在孙德彪家里,我要求孙周武安装一个ADSL宽带,一是方便我上网,另一方面是他们自己也需要学会上网,但一直没有装上ADSL,我们发现chai.la注册不成功,whois信息是我的注册信息,但没有NS服务器的管理权。我还买了CD-R和五盒DV带和无线摄像头,晚上又做了访谈节目,谈话内容是分别听听孙周武、霍天俊、祁如春对司法独立、新闻媒体、一党专政的看法;
  21. 2007-08-27,我在网吧发表了《孙周武的四合院的地理位置和照片》和《在Google Map上看孙周武家》简单介绍了这个案情,chai.la的注册不成功,原来是我的信用卡在买了820元机票后,透支额度不够再支付50美元的费用,于是我咨询招商银行的客服后往我的卡里转入了1220元。继续晚上在孙周武家拍摄《打铁还需自身硬》等视频节目;
  22. 2007-08-28日,又在网吧通宵上网,发表《我们老百姓什么时候可以正当防卫?》。由于上网不方便,我是天天在网吧上通宵,每天上午睡觉;
  23. 2007-08-30日,前一天在中国银行转帐被告知四点后不能转帐,只能到第二天。银行转帐终于成功了,域名终于注册到了,把http://chai.la 弄好了;
  24. 2007-08-31日到9月五日,改住在孙周武那个快要拆的家里,我按时间顺序记录了案件过程,晚上拍摄视频短片,《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个不到十分钟的短片讨论了司法腐败,另一个短片是续集,讨论了内部监督失效后的外部监督问题,这些视频都制作了字幕,制作字幕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你做过你就知道多单调一麻烦,还要面临口音的问题。这些视频之所以不超过十分钟是因为youtube不允许上传超过十分钟的视频;
  25. 2007年9月5号,我跟孙周武道别,我要去上海参加BarCamp,以前也告诉过孙周武,我的价值在于不断的掺和新闻事件,就像当初掺和重庆最牛钉子户那样,孙周武也表示认同,(以前在头脑风暴时也说到过可以去大渡河发掘水电站拆迁新闻来让我成为新闻热点)。我要求他把他留下的电脑的款给我,这台电脑不是二手电脑,是8月16号在广州买的新电脑。晚上,孙周武说没凑到那么多钱,先给我三千元。这三千元我不知道算是电脑的钱还是先支给我路费,我认为之后总要算帐的,于是提出我写一个收条,将来结帐的时候有一个凭据。于是我写下了笔记本电脑的9700元,再写上刚收的3000元,孙德彪提醒要把飞机票的1000元也写上,我没细想,也写上了。然后让孙周武签字确认了。
  26. 2007年9月7号,我买的是西宁到上海的无座票,我又睡座位底下;
  27. 2007年9月8号,参加BraCamp ,我的演讲主题是”个人新闻台”,介绍个人新闻台的保护策略和技术手段还传播方式和前途,和人讨论后,决定通过试图介入南京彭宇被冤一案来扩大”个人新闻台”的影响力
  28. 2007年9月9号,到达南京,开始寻找彭宇,在江苏省委党校借到一本《雷锋日记》和《毛泽东语录》,准备找到彭宇后拍一段恶搞录像,让他手按任何一本书来发誓证明他的清白;
  29. 2007年9月10号,我通过金陵晚报的报道过记者找到彭宇的电话,晚上他终于开机了,和彭宇聊了25分钟,他在准备二审材料,坚持不见我,也暂时不开始写BLOG,还担心媒体背后的力量影响他。当天晚上我就买火车票离开了南京回长沙。
  30. 2007年9月12号,在长沙与香港电台的熊嘉荣会合,回到煤炭坝镇,拍了一些片段作为记录片;
  31. 2007年9月13号,和熊嘉荣到我乡下老家,晚上到长沙;
  32. 2007年9月14号,和熊嘉荣在长沙看到”温家宝救救我们”标语,准备拍摄接触过程却被阻。坐飞机到兰州,晚上睡在兰州;
  33. 2007年9月15号,上午坐火车到西宁,在火车上拍了一些采访我的片段,到西宁与香港电台的另一个摄影记者会合后,下午两点去孙周武家拍摄,拍摄过程我也记录了,我和孙周武的聊天过程能证明我的清白,录像这在下载。这录像的第27分钟能证明我和他们是达成一致的。至于他们态度转变的原因我不清楚,我现在只猜测为他们通过诬陷我来炒作话题。
  34. 2007年9月16号,香港电台的两位记者离开西宁去北京找flypig和正在起诉GFW的yetaai,我在西宁等他们四户人家作出出款比例的最终决定,我接到路透社的电话,决定离开西宁后回长沙陪父亲过生日再去北京,去北京可以找路透社记者和瑞士记者,还可以和FEEDSKY谈谈,试试有没有其它角度进行广告发布,还可以找GOOGLE中国算帐,没准又弄出一段精彩录像让我的名字被更多人记住;
  35. 2007年9月17号,我在离开西宁前有一段录音在这(3M,就是前面提到的录间),录音中有孙周武和霍天俊的声音,通话过程证明我们的合作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对步骤和进度没有疑问。录音证明,孙周武让其它三户人家一起出钱是一个试探行为,他有准备自己一个人承担广告费用的打算。上火车前,孙周武和霍天俊让我写下银行帐号以便他们凑齐款后把广告费发到我的帐号中然后由我代为发放广告费用。霍天俊送我上火车,孙周武的爱人给我八个鸡蛋和八个梨子上火车吃。我说吃不了只要两个就行了,他们认为数字是有讲究的,我只好带上了火车。
  36. 2007年9月18日,到达西安,见到鲁飞龙、明广磊等七个西安朋友,第二天上火车回长沙;
  37. 2007年9月23日,到达北京后我的钱包只剩400多块钱,交了七天房费后就只剩两百多了。在北京,我接受了路透社的邮件采访,发表了《周曙光答路透社记者问–请转告GOOGLE我会继续拜访》 ,然后去雍和宫附近的葡萄院儿咖啡店接受瑞士记者的采访,前后见了七个BLOGGER,参加OFBLOG学习沙龙,写了《通稿2007:周曙光的相关资料》,拜访了谷歌公司。手机也欠费停机了,这个时候我希望西宁的维权户们提供活动经费时,他们的态度变了,认为曾给我的电话费里没给他们打过几个电话,认为我的活动经费与他们无关,认为我是什么事情都没替他们干的大骗子,认为我骗走了他们的电脑,认为我用SKYPE电话打电话给他们是我在故意玩花招。我认为,我没有做对不起孙周武等人的地方,我没有任何其它经费来源 ,甚至没有跟他们讨论具体报酬。在没有具体报酬前,我的经费应该由他们提供。
  38. 我发了下面的邮件给他们后我就跟黄旭东借了两百块钱买车票回长沙了。黄旭东在我临走前还给了我两百元。

    事实:

    1. 我联系了话题广告代理公司,代理公司叫feedsky.com,他们不愿意成为风暴的中心引来网监局的麻烦. 当下之计只有亲自发送话题广告到每一个Blogger(网络日志作者),我早就告诉过你们这些,有录音录像为证;
    2. 第一次离开西宁是孙德彪送我上火车,原因是去上海参加BarCamp,去长沙等香港记者,然后带香港记者一起来西宁;
    3. 第二次离开西宁是霍天俊送我上火车, 原因是你们未决定好话题广告的费用,孙周武让我留下银行帐号,会在四户人家商量好出款比例后把话题广告的费用发到我留下的银行帐号内..我于是离开西宁,回到长沙后再到北京,准备再找feedsky.com的代理公司当面商量广告话题发布的 事情,顺便接受路透社和瑞士24小时报道的采访.现在是只能自己发广告了,如果在北京期间你们把广告费用弄过来了,就可以直接让北京的网络日志作者写相当话题, 并可以把广告费直接给他们.我也告诉过你们可以派一个人来北京陪同我做这些事.
    4. 迟迟等不到你们话题费用,我自己身上已经没有钱了,无法展开活动.于是找你们要差旅费,孙德彪刚才在电话中大骂我拿差旅费却不给你们办事,也不给你们打电话,搞得我莫明其妙。如果你们不信任我 ,那一定要派一个人来北京陪同我做这些事。上次我在西宁离开前你们不表示对电话费的使用有意见,却在我离开之后大骂我是王八蛋,我不能理解你们。

    下一步如何做,我的看法:

    1. 孙德彪必须向我解释骂我的原因,否则必须向我道歉..不然我无法和你们继续友善合作;
    2. 准备好话题广告费用,必须派一个人陪同我,所有费用不经我的手.免得被你们说成我是一个来骗你们的钱的无业游民。
    3. 把我留在西宁的电脑的钱还给我,如果要用到从银行借来的高利贷的钱,你们还是把电脑还给我好了,反正你们用不上这台电脑。
    4. 把我帮你们做网站的费用付给我,域名是50美元,网站和其它报酬暂时不计。
    5. 签定合同,约定双方的义务与权利。

    你们找我帮忙是你们找上我的,如果你们说我是来骗你们的骗子,我被你们侮辱,这让我无法接受,我一直开诚布公,诚心诚意地帮助你们 ,却换来如此报应,是我太幼稚还是你们太残忍?我很想甩手不理你们这帮不明是非的拆迁难民。

    我很愤怒,我保持最大的克制写下这封邮件,如果你们不再理智点处理,我无法跟你们沟通。

    我计划明天晚上离开北京,如果你们再不作出决定,我不再会诚心诚意的帮助你们了,也许你就得另找别人来帮助你了。

  39. 我回到家后,收到孙周的邮件,我很怒,更觉得荒唐,于是贴出来了《转贴:义士不义 卷走他人钱财 贼喊捉贼的周曙光先生》 ,我回复得很简单:
    两条路选择:
    合作不再愉快,结帐;
    道歉,签合同继续合作.
  40. 孙得彪骂我,我以为是误会,我一直没舍得回口骂他。和霍天俊在电话中被他胡扯,瞎JB扯,扯得我火大了,我说话他又不听,我终于问候了他妈。他的电话是:13195766103。今天又收到霍天俊另一封更荒唐的邮件:

    from 霍云 <[email protected]>
    “反共义士周曙光”先生:

    不给你收集壹万元的话题广告费,在电话中你骂我无道理;孙得彪骂你是你咎由自取,因你骗取他的父亲数笔钱财近叁万多元,骂你不应该吗?如果你真是一个反共义士,去骗取那些贪官的钱财又另当别论,可你却偏偏骗取了一个70 多岁老人的血汗钱,那叫什么义士,还不如一个小偷呢!一个小偷偷了贪官的钱财,还可暴露他的贪腐,而得到法律的惩罚,人心大快。你招摇撞骗我看已潜入了你的骨髓,恰如一个有了” 烟瘾”的瘾君子,去掉这个毒瘾着实不易,你将自己去上海、北京、四川大渡河等地的花费要背在孙老汉的身上,老人曾无反讥的说:”最好连你妈生你时的产费也摊进去”,你却装糊涂问我在说什么,孙老头好话不说两遍,你是作茧自缚。

    1 、在电话中我已告诉你那壹万肆千多元,你亲手写的收条,洗高档桑拿你玩女人,叫老头出钱,这不假吧。
    2 、还有你要这要那买的东西现款近500 元,你虽没有打收条,你承认不?入住高级饭店,吃大餐花费壹万多元,这你也不得不承认。
    3 、你在电脑里自我介绍打上”反共义士周曙光”十分抢眼的字幕,被老头骂了,这个事实不得不承认吧!
    4 、接着你又一个女人声音从电脑发出”打倒共产党”又被老头提出警告,这不假吧。
    5 、你自称你是香港某电台特约记者,主要采集各地民众对共产党的态度情绪,你说你卖菜是一个幌子。拿一份薪酬准备帮忙,不收我们的费用,现在又变卦巧取什么话题广告费,骗了老头近35000 元,还向我们骗壹万元,心真黑。骗不到手就骂人,这叫义士吗?
    6 、你骗了人家钱财,理应主动出示你的真实身份才对,给我们看的记者证、出国护照、什么香港、美国之声记者的名片,叫你发传真我们核实一下,你为什么不敢,照片那些东西我也会与外国人照一些,你敢给几万元钱吗?不发这些传真,这正好说明你做贼心虚。
    7 、查你真实身份不难,只要拨打4008100100 免费电话即可,也可查清你带的人是否是香港××电视台的编导。
    8 、我也可以在网上公布你招摇撞骗的事实和照片,叫追随者你的粉丝看看。
    9 、你已骗取了叁万多元,怎么在建的所谓网上不见动静?
    10 、你这种”坏人”只所以拿拆迁违法说事,钻空子,骗人钱财都是国家安全公安部门不作为或好人惯出来的。
    11 、拿人家电话费300 元、高级电脑,你干了些什么?还要跑来跑去报差旅费,要工资?
    12 、你真是个背叛祖国,数典忘祖,疯狂到不自量力的神精病。

  41. 对于以上内容我的回复如下:
    1. 我确实打过一张13700元的收条。至于玩女人,恐怕污蔑错人了。我是一个乡巴佬,我这一辈子只和前女友发生过性关系,我从来不嫖妓,蒸桑拿这辈子也只蒸过一次,是在北京的语言大学和SiC一起蒸的。
    2. 买的CD-R和DV带之类的东西共是137元,是我垫付的,报销后那些东西我一张没拿。住店吃饭我没掏钱,三天还是四天的标准间加上两次包子馒头凉菜热菜的西北大餐居然花掉了一万元,我也许太乡巴佬了,总之,我不相信;
    3. 我从来没有自称过义士,我这个南方人还是在前天孙周武的邮件中头次看到义士二字。我只会自称为”非典型愤青Zola”。
    4. 我承认在测试Vista操作系统的”文本到语音”的功能的时候输入过类似文字让机器人发出声音,但孙周武未曾有过对这种细节的反对。孙周武自称在84年就退体不再交纳党费。做过党政工作的他深知扣帽子搞臭一个人的方式,但很抱歉,我不属于体制内,我不用过党内政治生活,你们这招对我不起作用,我把你们的原话贴的BLOG上我都不怕。
    5. 无中生有,我从来不自称记者,我一开始就表明收费了,电脑也是报酬的一部分,有录音录像,别以为可以借党杀人;
    6. 我给你们看过身份证和护照。再说,我在西宁市住了那么久,你们怎么不怀疑我的身份?我说过,我会在和你们签合同的时候给你们身份证复印件。我我接触过的记者的名片和通信方式不能给别人,这是我的规矩。再说,是你们三番五次主动找上我,通稿也发了,怎么还对我的身份有怀疑?
    7. 你自己打自己嘴巴,既然不难,去查就是了;
    8. 欢迎公布,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9. 我只打过一张13700元的收条,未曾骗过一分钟。网上推广并未开始,只是做了一个网站做前期准备,要效果的话,你去问自己要。你们迟迟不把话题广告费用准备好。
    10. 晕,屁话;
    11. 不说到300元电话费还好,说到这个我就要不是被这不请自来的电话费将我一军,逼我答应来青海,我才不会遇到你们这帮咬吕洞宾的狗。你们绝口不提报酬到底给多少,在没有具体报酬前,我的经费应该由你们提供。
    12. 你才是得了狂犬病的狗,不操你妈逼,狗日的。

一个叫阮一峰的人写了一篇文章,只信片面之词就写出了《令人失望的周曙光》,好像就他发现了新鲜事似的,我得告诉阮一峰,我收受的财物有:

  1. 电话充值300元;
  2. 价值9300元的华硕F9J笔记本电脑一台,用于工作;
  3. 价值400元的移动硬盘一个,用于备份和转移重要素材;
  4. 一直没安装ADSL,孙德彪只好买了一个CDMA上网卡给我,包括充值总共价值880元;
  5. 临去上海时拿到的3000元;

我被扣押的财物有:

  1. BenqJoybook A52E笔记本电脑一台;价值3999+40元,信用卡付费,被加收40元手续费,这台电脑他们用不着就应该还我,用得着就应该给我钱,这不是强卖的物品,也不是抵押的物品;
  2. .la的域名的年费50美元,网站空间用的是我的,不好算钱只好不收钱

其它采访的针孔夜视摄像头+接收器(300元)、CD=R光碟(37元)、DV磁带(5盒共100元)、PCMCIA1394卡(70元),是我建议孙德彪买的,那些东西并不是我的,我也没有侵占。至于坐车吃饭住店和澡堂洗澡,并不是我一个人在吃,更不是我主动要求他们请我吃,每次住店都是两人一起住,吃饭是多人一起吃,洗澡就洗了一次,我又没有被别人摸来摸去搓背的习惯,那个澡顶多花了他35元。这帮王八蛋,讲话似乎不负责任的,瞎扯起来没边。

操,写了这么多,要么信西宁市的这帮王八蛋,要么信我和那些录音和录像。没耐心看完录像听完录音的家伙不要瞎评论,该干嘛干嘛去,不要被人家当傻瓜,不要被人当枪使。

至于对西宁市的这帮人的态度,我坚持”一报还一报”和”不记仇”的”博弈论原则”:

  1. 合作不再愉快,结帐;
  2. 否则,先向我道歉,再签合同确定权利和义务后继续合作。

读者请切记根据以下指引自行辨别是非:

  1. 下载录音,ftp://ftp.zuola.com/SNV11466.WAV (3M,录于2007-09-17)
  2. 下载录像,ftp://ftp.zuola.com/SNV11386.AVI (180M,拍摄于2007-09-15)
  3. 打文中提到的电话,或打我的电话13467668333,如果你怕被我录音记录通话过程的话,请不要对我说那些会让你后悔的话。

如果你相信我是正直的坚强的理想主义者,那请你不要凑热闹搅和此事;如果你想帮西宁人的腔或帮他们传播他们的新闻,那就动手写评论讨论一下是非曲直–如果你不介意被恶意炒作当枪使的话。我得声明,这绝不是我配合他们的恶意炒作,我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更不会愚弄我的读者。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信手涂鸦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768 人气值
冷血处事,热血为人。

与西宁人打交道始末》有 26 条评论

  1. Leon 说:

    呵呵,这么一大篇文章,一个留言都没有.不正常吧.哈哈,太好笑了

    别的就不说,我匆匆看了一遍.一个地方你就无话可说了.你自己带去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你自己都说不能用,不能满足你的工作需要,又怎么能指望一个70岁的人能用来跟你”沟通工作”

    这个网页一定要保存,太好笑了

  2. Zola 说:

    @leon 这么多Blogger,就阮一峰发现了问题并作出了评论,不正常吧?好笑不?
    这篇文章发表于2007年10月12日,到17日才GFW解封,没人留言正常不过。
    希望你回贴能看贴。谁说电脑“不能用”和“不能满足工作需要”?谁说’一个70岁的人能用来跟你”沟通工作”‘?

  3. 尉迟方 说:

    佩服作者自我保护的能力

    对于不喜欢的评论,管tmd的,就然他们心里憋着由于YY导致的满腔怒气,一天天猥琐的老去。

    骂完爽完继续干活,养活好自己,照顾好家庭。

  4. oldcpu 说:

    Leon白痴一个鉴定完毕。
    尉迟方,没明白啥意思。

  5. Rookies 说:

    没准又弄出一段精彩录像让我的名字被更多人记住

    本来看作者还是一个反社会恶势力的卫道者,不过如果迷途知返,也算浪子回头。

    作者动机正如大多数普通人,不是卫道,而是为已,大多数人在没当官之前,决口说自己不是贪官?是不想贪,还是没有时机?希望作者自问以回正途。

  6. 3cm 说:

    事实证明,他没有回归正途
    最近的瓮安事件,他跑到死者遗体前很脑残的自拍了一张,然后就告诉全国人民自己知道了真相

  7. Pingback 引用通告: 陈佳

  8. Pingback 引用通告: Ninja Panda 忍者小熊貓

  9. Pingback 引用通告: 豆弟

  10. Pingback 引用通告: Ninja Panda 忍者小熊貓

  11. Pingback 引用通告: 熊猫猫

  12. Pingback 引用通告: 方悟

  13. Pingback 引用通告: 紫藤花開

  14. Pingback 引用通告: 元元

  15. Pingback 引用通告: tianxyx

  16. Pingback 引用通告: PentiumIV

  17. 宁静的星星 说:

    十年后,N年后,作者和过往的读者再倒过来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不知将会有何感想?
    每个人都是以自己的生活阅历和眼光去评判事情的是与非,千人千面。经过冤屈、抗挣的人才会更懂得理解、包容他人。
    我想起一个人:李敖。几度入狱,在横逆中化祸为福,反败为胜。其艰辛与苦痛只有自己最清楚,只有战友才明白。

  18. Pingback 引用通告: li2nd

  19. Pingback 引用通告: gongwangqing

  20. Pingback 引用通告: gongwangqing

  21. Pingback 引用通告: gongwangqing

  22. Pingback 引用通告: gongwangqing

  23. Pingback 引用通告: sbwyc

  24. Pingback 引用通告: 自由之歌

  25. Pingback 引用通告: lihlii

  26. Pingback 引用通告: lihli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