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6月20日:张家界

硬座坐了一夜,6月17日早上7点左右到达张家界,当事人陈康平来接我。安排我住在边城大酒店,弄了一个标准间,我声明我不是记者,帮助有限,不必住这么好的房间。他要坚持,我也不客气了。他让我上午睡一会,中午叫我去吃饭,然后下午坐车去武陵源的被拆场地看一下。
下午我们坐了辆吉普车去了武陵源,看到了被拆地,那块地是当年武陵源招商引资让许多人建了酒店,现在武陵源区政府却又要拆掉让那块地变为绿化地,补偿标准却因人而异,有些当地人已经屈服签字拆了,没签字的几个外地投资者却联合起来维权,房子是被强拆了,但他们仍然在斗争。他们社会资源和社会关系极广,甚至政府内部的文件和会议记录都被他们找来作为维权的证据。他们是文化程度高的一帮维权者,所以进京上访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阻挠,可以顺利的见到相关负责人,湖南的张春贤都已经作了批示要张家界武陵源妥善处理此事。

他们一条街的酒店都被拆:

但我顺便见到其它当地人,他们的土地被征用,他们得不到国家补偿标准的十分之一,钱都被村干部和其它瓜分了,他们的维权之路就走得十分艰辛。让这些老百姓来建立BLOG显然是太奢侈了。
村民们得到的补偿才1.6万/亩,

当事人陈康平表示,他们如果在我的名气和方法的帮助下成功维权,他们将提供一笔资金作为以同样方式帮助更多人的基金。于是,我决定盯这一个案子,直到得到解决。解决后,这笔基金来帮助更多的人利用新媒体维权,而我就可以功成名就地退出江湖了。

我在张家界享受了平生最奢侈的住宿——在价值近两百元的标准间里住了三天——可能又有人要批评我了。我是很节省经费,我这些日子过得很节简,但人家经济能力承受得起,要给我提供这么好的住宿条件关你什么事呢?我又不是犯贱的人,能好好睡一觉能好好洗一个澡为什么不享受?又不是我勒索人家。倒是人家说要带我去旅游区旅游一下被我拒绝了,我跟他聊完应该聊的话,见到应该见的人之后,帮他弄了一个http://wulingyuan.org/ 后我便马不停蹄地坐火车前住成都。

离开张家界的时候找了个地摊补好了我的背包:

BTW:公民记者这种破事若不为名不为利,要坐最便宜的车节省经费,睡火车地板,吃快餐和面条,还要为经费担忧,还要冒着一些众所周知的风险,稍有不慎甚至还要挨打挨骂,换作读者你,估计你也不会来做.别以为我真的是好玩,我只是企图娱乐化这些沉重的社会现实来增加可读性,增加传播效果,说不定还可以降低危险性.
读者你要是有钱有闲来做公民记者,我建议你去申请这两笔经费:
http://www.interlocals.net/?q=node/814
http://zh.globalvoicesonline.org/hans/2007/05/31/480/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社会新闻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21 人气值
推荐《议事规则》,学会开会,学习民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