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重庆九龙坡查访最牛钉子户事件

在我的新闻敏感性和企图一夜成名的欲望的驱动下,我星期一中午喝完朋友雄的喜酒后,到娄底市转(A73)火车到贵阳市,然后从贵阳市转火车(5608)到重庆市,星期三的凌晨终于像一颗疯狂的石头一样滚到了重庆,准备利用私人BLOG来报道重庆九龙坡区杨家坪的”最牛钉子户”事件。

众所周知,这种涉及官方政府的新闻肯定会有一些报道不能面世,或者新闻稿件被不知名的”相关部门”的要求下删除。之前在新浪有一个BLOG在全程24小时报道,但后来那个BLOG消失了。所以我意识到这是一次机会,我决定千里迢迢来重庆明查暗访,企图了解多方观点。这也许是一个于公于私都非常有益的举动。于公,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政府是不是依法办事的政府,拆迁户的户主吴苹和杨武是不是守法的公民;于私,如果我因此花上几天时间加上几百块钱路费而名声大振的话,我将来可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用来成就一番事业。如果你能理解,请留言支持我。

从重庆火车站坐207到达杨家坪站,然后去吃米粉,顺便和米粉店老板交流了一下。米粉店老板所了解到的是,据说吴苹他们索价2000万,房地产管理局在报纸上说”不会接受漫天要价”,米粉店老板认为钉子户的户主做得太过份了。我吃完又麻又辣的米粉后,在他们指的方向下继续找”钉子”,结果碰到一个正拿着报纸去上班的男青年,他说让我跟他走就行。我询问他的看法,他表示支持吴苹和杨武,他还告诉我,吴苹他们的父辈是人大代表。快到钉子户大坑的时候,他指给我看透过房子与房子之间的空隙看到的杨武的房子顶上的国旗,然后他就与我分手了。我于是找制高点拍摄这一奇景,结果发现旁边有一个轻轨站台,叫杨家坪站。重庆没有地下铁,只有这种”地上铁”,叫轻轨。我登上站台后才发现,杨武之所以在自家房顶上放一个写着”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白条幅,是因为这个白色条幅会让来来往往的轻轨乘客看到,并且许多乘客在站台上以那个房子为背景用手机拍照留念。这也就是重庆钉子户之所以声名远扬的重要因素之一。并且这块区域是一个黄金区域,附近有一个步行街,轻轨站也带来许多人流,这块区域更显得寸土寸金了。谁都知道,在上海、北京、广州和深圳等有地铁的城市,拥有地铁站出口的便利的商品房就会特别贵。

我从站台上拍了几张照片后,然后绕到工地的围墙的大门口附近,也就是杨武的房子背向的那边。门口紧闭着,门内有六七个穿保安制服的人在里面聊天。门上面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施工场地,为了您的安全,未经引领允许,不得进入”,我转了一圈,可能是去得太早的缘故,没有发现记者蹲守。然后我买了四份不同的报纸,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慢慢看,结果没有发现与”最牛钉子户”的报道,旁边有人告诉我,昨天的报纸就有报导。后来,来了一个五六十多岁的老人,我以为他也想看报纸,我就把另一份报纸递给他,他没看,于是我问他知不知钉子户的事,想不到他居然不正面回答我,而是说了一句很让我震撼的话:” 啥子钉子户哦,那是当官的给他们起的名字!“这让我很惊奇,我于是掏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我求他再说一次以便我将这么深刻的说法放到网上给人听听,可是他说,录音我就不讲了,然后告诉我”他们只是维权”就走开了。原来他们以为我是记者了。后来,又来了一位抱着孙子的退休教师,她告诉我,吴苹他们没有什么背景,长辈不是人大代表,杨武的儿子在读书(应朋友们提醒,已经隐去儿子的相关介绍,请转载的朋友相应改动一下)”。杨武一家在那里开火锅店是开得最早的,生意是最好的,他们没有开价2000万,他们的房子被估价250万,房地产开发商加100万价,共是愿意支付350万给钉子户,但他们只要求”原地点,原面积,原朝向”的房子,他们不要钱。她还告诉我,她说她以前在铁马集团的房子也是被恐吓下拆迁的,当时是”工人下岗、干部撤职”的行政手段让他们屈服的,杨武他们之所以敢硬颈,就是因为他们是个体户,不受体制内的胁迫。

后来,我再到杨家坪站台上时,发现有些人在讨论”钉子户”,我于是站在旁边听。原来是两个有类似遭遇的人在诉说,一个是64岁的渝中区的老太,她的有房产证的房子在渝中区化新村的房子被要求以低于市场价3000元/平800元的2200元/平的补偿价拆掉,安置房却是比补偿价还要贵的尾房;另一位先生是戴军功章的48岁的陈先生,来自珠海。他的八层楼的房子在哄骗和毒打后被拆掉了,还有集资款被吞了,上访到北京,被一封”来事项转送告知单”推到广东省信访局,广东省信访局开了介绍信到”珠海市信访局”,结果珠海市信访局连信封都不打开,看都不看就报警了,他只好离开。他看到凤凰卫视报道了”重庆钉子户”,所以赶过来看能不能守到记者让记者报道一下。他们问我是不是记者,我说我不是,我只是弄了一个个人网站,我的网站的内容不会被删除。我说我想看一下相关资料,于是,陈先生带我去他那里拿U盘里的资料,然后刘奶奶也说要我去化龙桥看一下,看能不能也报道一下。于是刘老太和我一起去陈生下塌的地方,拿了一些资料,看了一些照片,我决定帮他发在我的网站上,利用SEO技术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事情。我拿了资料要走的时候,陈生掏出几百块钱塞给我,说是给我的路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我从来没有想过帮人家发稿子就能拿钱,我坚持不要,我说我只是出于正义感而帮你,也不一定有什么效果,我说你要感谢我,就请我吃饭吧。他同意了。其实,我的真实想法是,我若收了他的钱,那我和蓝成长有什么区别?收了第一次辛苦费,也许我还会去收第二次,这会离我展现正义感的初衷会越来越远。

告别了陈生,我和老太坐车去化龙桥。我接到陈生的电话,说是要帮我订一个房间,我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反正我也要在九龙坡呆几天报道钉子户的事件。

在车上遇到一位中年教师,他用普通话告诉我,钉子户确实没有背景,但他们抓住了政府的软肋。这件事的关键的关键是,地产商还没有获得所有拆迁户的同意就擅自破土动工,政府监管失职;还有就是,九龙坡区没有一块绿地,这块地在规划中是公园,但政府卖给房地产开发商建造商品房,这是政府不对。这才是19号下判决,本应该在22日的时候就拆除,但至今仍未拆除的真正原因,这里面有内幕交易。他还说,并且还有搞笑的不合理的地方是,本来是房地产商应该上法院告杨武吴苹夫妇,但居然原告是九龙坡房管局。也就是说,本来是房子可卖可不卖的民事纠纷变成了行政诉讼。

到了化龙桥,那里一片狼籍,很多住宅楼都空了,还有百分之十的住户由于无处可去而不得不留在那里,都是一些老头老太,他们”摆开龙门阵”,跟我讲,政府用”吓哄骗”的手段让他们服从,而且有不戴肩章的穿制服的人打人,不按市场价给补偿,安置房又是旧房。他们说他们的声音无法发出,所以希望我写写放在网上。我拍了一些照片

精彩图片我稍候去网吧上传。我先用GPRS上网发了文字再说。欢迎转载,本站所有文章不制止商业转载,只需署名和注明出处。推荐使用标题:最牛网志作者Zola暗访最牛”钉子户”。欢迎关注本站的后续报道。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社会新闻 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5,816 人气值
市场和技术变化蕴含新的商机。

我在重庆九龙坡查访最牛钉子户事件》有 355 条评论

  1. 无语 说:

    看到这么多留言!这么多支持!证明你的努力没有白费!证明中国人大多还是有血有肉的!官与民,永远的对立,阶级的对立.但是看到呐多好人提醒你注意安全!我心里真是凉的透顶,着说明了什么?社会的黑暗!中国地方的腐败!政治的腐败!但是人民是无敌的!人民是你的后盾!因为你说出了人民的心声!!!

  2. 无语 说:

    中国的垃圾虽然很多,就象当年中国的汉奸一样很多!但是中国的热血男儿!!汉奸永远被人民唾骂,人民永远被人称赞!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还我男儿本色!

  3. Pingback 引用通告: IT与人性 » Blog Archive » 个人媒体时代来了吗?

  4. Pingback 引用通告: 暂时放弃学习emacs | 冰山一角

  5. Pingback 引用通告: Citizen Journalism: What a Chinese Zola did | A good story in chin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