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听说他们爱国爱到夏商周》有感

引用自 Anti在《听说他们爱国爱到夏商周》提到
  话说当年领导科教工作的宋健访问中东,看人家爱琴文明、古埃及文明、亚述文明,都可准确上溯到公元前3000年至4000年,而中国历史目前只能准确到西周共和元年(公元前841年),夏朝、商朝只有传说,没有断代。这让宋领导很不爽,回国后于1996年发动了一个旨在提高中华民族历史自豪感的国家级“夏商周断代工程”,投入上千万人民币,多学科专家介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得出了夏商周的三代准确纪年表,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优越性。按照一本宣传性的书《千古学案:夏商周断代工程纪实》的话:“终于拨开了历史迷雾,千古学术悬案得以冰释。”
  结果断代工程的“冰释”结论在世界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在发表工程阶段报告的第二天(2000年11月10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详细报道,指责该工程为了弘扬民族精神的钦定政治主题,不顾学界合理质疑,强行做出了没有学术价值的断代年表。文中引用著名古代中国史学家David Nivision的话:“国际学术界会把这份报告撕成碎片!”
引用自 LibrePourpre对以上内容的评论
  大学时曾聆听李学勤先生关于夏商周断代工程的演讲,远古中国,无论是三朝断代,还是南方遗迹的发掘,都是需要重新研究的重大问题,而且这种工程要花很多钱的。过去,上海说是搞领袖遗体保存研究,实际上是为了研究防腐;北京高能所那些人论证万物可分,为的是抢在美国人前面搞出相对论协变的量子场论。anti如果真了解内地学术界,就该明白,许多很重要的问题,尤其是那些大工程,必须打着官办的或者爱党爱国的名义进行,中国可没有那么多私人基金。樊树志也不过是把早些年学术刊物上谈到的观点写进了自己的教课书里。anti你不要总是强调自己的理工科大专出身,这让我觉得你在新闻圈里似乎备受排挤,而且从这篇帖子看,你的确需要人文科学训练,敢闯敢说记录事实才是你的强项。

  Libre同学企图对Anti进行评价,猜测"觉得你在新闻圈里似乎备受排挤",这不纯属把注意力转移到Anti的个人问题上来嘛。不妥不妥。
  还是对事不对人才好。
  我来总结一下中心思想:本文揭露了中国的政治工作影响科学研究工作从而导致学术腐败的事实,呼吁科研工作人员要有实是求是、严谨的治学态度。
  Anti所做的评论,主要是要通过揭露、批评、呼吁等手段针砭时弊、鞭挞丑恶、扶正祛邪、反映民意,这种舆论监督不仅仅是提出问题,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
  

引用自 LibrePourpre接着说
本来大家聚到这里来,都饱含对“针砭时弊、鞭挞丑恶、扶正祛邪、反映民意”的人士的尊敬。但anti写出这种文章——注意是写给公开出版的《商务周刊》的而不仅仅是在个人的博客上发表——这就值得注意了。考虑到他的工科背景和《商务周刊》的读者,以一种轻薄的口吻谈论历史就罢了,但过于简单地批评周秦汉唐断代工程就让我忍无可忍了,谈论历史也好新闻也好最起码要讲究知人论世,以一种理工科的单线条的思维方式处理现实社会的种种复杂情景怎么可以?中国学者和中国政府还不至于蠢到仅仅为了申请电脑就搞出这么大的工程!对腐败官僚要警惕,但对那些手握话语权力的记者,尤其是那些有道德理想主义和政治浪漫主义倾向的记者更需警惕!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这是我的总结陈词。但我还是希望anti先生不要总是强调自己的工科大专背景,并且,“鼓天下之动者,辞也”,所以下笔要慎重。我知道anti先生是推崇《纽约时报》的,有短时间他的老板就说嘛,这世上没有什么值得大动肝火的事情,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平息愤怒。即使在国内酷评也早就不得人心了,还是不要这么写专栏为好。
引用自 bellevue说
  《听说他们爱国爱到夏商周》,这个标题好,说明作者的轻蔑和不屑,并没有怎么大动肝火。对于那些御用历史学家、御用经济学家,也犯不着发火。
  不过,想到自己受过的12年以欺骗为主的教育,要我不动肝火也难。当然这不代表Anti。
  有空请读读《纽约时报》特约 Mareen Dowd 和 Paul Krugman 的辛辣文字,人家对自己国家政府的满腔怒火和冷嘲热讽,是从来不拿来对付我们这种第三世界国家的。

我说:
  LibrePourpre指出:以一种理工科的单线条的思维方式处理现实社会的种种复杂情景怎么可以?
  我觉得,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的才有水平,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才是愚笨的行为。单线条的专注的思维方式才是处理问题的最好方式。 您不觉得解决被复杂化的问题的成本要高得多吗?
  还有,你为什么要警惕政治浪漫主义倾向的记者?你代表谁呢?代表普通公民?代表某组织?
  你怕他们让普通公民觉醒后影响政治利益的既得者如贪官之流吗?你怕他们会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吗?如果贪官是贼的话,让贼现出原形的记者会是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吗?
  希望LibrePourpre先生不要总是强调别人的专业背景和社会背景,在这里,我们没必要讨论任何一个人的背景。
  我们的任务就是要点燃愤怒,向贪官开炮,提醒人们不要漠视社会问题的存在。而不是你说的"平息愤怒",做一个老老实实的顺民。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后代生活在一个不文明,不民主,不繁荣的社会里。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这是我的总结陈词。(摹仿别人的口气 [smile] )

原文:《听说他们爱国爱到夏商周 》
URL: http://anti.blog-city.com/read/1121693.htm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软件评测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68 人气值
“A democratic society in the digital age needs people who understand both journalism and technology.” –Rich Gord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