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伐中宣部》—谁来诘问、监督并制衡中宣部?

99年的时候,那里刚接触网络,《电脑报》上介绍的免费主页空间资源,我就申请了一个域名http://ruler.8u8.com ,好像当时是提供20M主页空间吧.那时不会做网页,就买了HTML的书,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输入,用了一个晚上才写一个页面.在我学会用Macromedia Dreamweaver之前,做主页也难,于是,我搜集了一些法律规章(如宪法\刑法\专利法\治安管理规定)上传到ruler.8u8.com上,一直没有删除,反正全是文本,占不了多少空间.直到有一天,收到8u8发来的通知,说在我网站空间里,"强奸"出现了N次,"暴力"出现了N次,"色情"出现我N次,ruler.8u8.com涉嫌提供不良内容,被他们停止服务.我哑然.这些字眼在刑法里不知出现多少回,居然认定法律条文是黄色不健康内容!真是滑稽!!后来几次EMAIL交涉无果,那个域名就没有要了.(反正还有一个ruler.y365.com继续可用.)
这是8u8网站迫于"网监局"的压力不得已而为之的.
后来,在各大BBS出现了关键词过滤,如腾讯的BBS就过滤了"革命""民主"江泽民"等等,被屏蔽字被显示成****模样.至于哪个字会被屏蔽,理由是不公开的.我想,即使公开,也是不能让人信服.过滤词制度根本不是一个经过立法委员严肃立法的产物,也许是哪个当官的头的刚上岗的秘书撰写出来.更多内容请阅读法律工作者"思宁"发表于中国新闻人 的《过滤词制度违宪违法违规》.
http://www.chinanewsman.net/bloger.asp?blogID=2337&ID=8738

另,我在BLOG里游荡时,发现了这篇文章,同样质疑"中宣部".
《不做汉·米尔顿,选择做农匪!》
http://niernier.chedong.com/archives/000506.html
作者简介:焦国标,1963年生,河南杞县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报刊言论作家,杂文家。文学学士、古代汉语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博士。各大综合性网站皆可搜索到焦国标报刊言论专页。出版有《奉献与义务的边际》、《新闻之外的敏感》、《独立的悲伤》和《你根本吓不住人家》四部言论、杂文作品集,以及新闻史读物《名士风流——文化名人的报刊生涯》。近年发表言论和杂文上百万言,许多大型新闻综合类网站,如新浪网、中青网、千龙网、新华网、人民网等等,都能搜索到他的作品.

引用自
《讨伐中宣部》的全文在大陆网上已经绝迹,但是网友交流的论坛上,仍有零星的讨论。
焦国标:讨伐中宣部的十四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毛主席的教导,给我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虽然“反动派”这个词有泛政治化倾向,有“历史问题”,不想使用它,可是揆诸他们的种种行径,除了这个词,别的词真的很难表达。“众所周知”的事实,是不背不盖赤裸裸的反动,是不折不扣的反动。

第二个理由,这是我的宪法权利。共和国里不应该有老虎的屁股,共和国里不应该有任何免于诘问的圣物,共和国里也不允许有欧洲中世纪红衣大主教那样的圣人。

第三个理由,从上到下各级他们系统的工作,在我眼里就像一个愚妄之人不可一世地叫嚣着走向结薄冰的深湖,又好比街头恶棍行横,却没人喝令断阻。我是止不住要大叫阻止的。他们的行为是非理性的,不利于任何人。他们自认为“守土有责”,是忠心耿耿为党和政府“看家护院”。在我看来,他们是陷党和政府于不义。他们出台的每一个“不许”,都经不起推敲,都是愚昧的“结晶”,都误党和政府的事业。报道上访会“影响稳定”就是最典型的例证。究竟会不会影响?多大程度上会影响?会怎么影响?他们调查过吗?他们研究过吗?他们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的?没有一点科学的影子,全是愚昧!全是懒惰!全是冷血!

第四个理由,他们对人类文明常识的践踏令我忍无可忍。他们不许媒体用“公民”一词,要用“老百姓”,不许“民主”、“自由”的字眼随意上媒体,宪法上可以用,…报告可以用,普通人不能随便用,这分明是把“民主”、“自由”当摆设。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这是人类之敌、文明之敌、民主之敌、自由之敌!这是“敌我矛盾”!这是对60万新闻人最起码的职业理念的践踏,是对几百万人文知识分子最起码的人文情操的蔑视和挫伤。这种反对起码的新闻文明和政治文明的行径,充分说明他们不是党和政府的思想卫士,不是“三个代表”思想的贯彻执行者,而是愚昧落后文化的代表者,代表着人类腐朽没落的文化堕落沉沦倒行逆施的方向。

第五个理由是我有好生之德。我不忍心看着这个机构就这么自我毁灭,更不忍心听任你们继续毁灭国尚存的一息精气神。我必须像佛教大师那样对你们加以“当头棒喝”:“休得无礼!不许走那条路!”

第六个理由,别的部和部长都可以成为媒体“挑剔”的对象,国家主席和国务总理的工作都可以“批评”,凭什么中宣就不能被“说三道四”?司法部、公安部、铁道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等,及其部长,都受到过媒体的质疑和责问。特别是铁道部,年年像打狼一样受到国人的围攻,说春运涨价实在可耻,是“大发中华民族团圆财”。中宣每一次发布“不许令”,新闻界都会经过一次全国范围的心灵折磨,整体地灰心伤气,骂骂咧咧,痛不欲干新闻,然而却向来无人敢反问一句“你的‘不许’合适吗?你凭什么‘不许’?”如此不得人心,竟如此令行禁止,威力无穷,凭什么?凭什么宣传部就是猫,而新闻媒体就是老鼠?谁给中宣部这样被监督、被批评的豁免权?

第七个理由,吉炳轩是河南人,2003年底他一口气发布二十五个不准时,新闻圈朋友聚会时总半真半假说“河南人都什么玩意儿!”一位级别挺高的新闻界朋友说:“春天他们这一届(中宣领导)初上台时,加上正赶上非典,新闻宣传通气会上对媒体老总还客客气气。现在,牛得很,凶得很,一点不客气!眼空无物,去听精神的仿佛都是三孙子。”河南人抓意识形态让人不放心。向来中国灾难最重的是河南,河南灾难的总根源是意识形态过敏。1942年河南饿死一百万,二十年后的1962年,河南饿死人更多,祸根都在地方行政官官迷心窍。河南的官员大多“忠心向上”。上边未必是那样的意思,跟来跟去实际上是跟了魔鬼。上边有上边的事,他不会觉察你看起来跟上面,实际上已经跟了魔鬼。于是你越跟越远,最后把自己跟成文明的罪人、精神的杀手。我不相信中宣发布的二十五个“不许”是胡主席指定的,我相信完全是中宣部自行拣选出来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放手让同志们发挥主观能动性”,于是中宣把领导人的信任做到于国于民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程度。“防火防盗防河南人”,这令人痛心。我们不能听任全舆论环境都发生河南化。

第八个理由,这是我的一种文风自觉。梁启超把时务文体发展至极致,胡适把白话文张扬到极致,徐志摩把新诗发挥至极致,鲁迅把杂文发挥至极致,李敖、柏杨、王朔、孔子、孟子、曹雪芹、唐宋八大家各臻其极。他们的每一个极致都为汉语文和汉民族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也希望把这种不忌生冷的文风发展之极致,为汉语文和汉民族的发展略尽绵薄。书生报国无长物,惟有手中笔如刀。

第九个理由,前辈的鼓舞。三百六十年前弥尔顿写了《论出版自由》,一百五十年前马克思写了《评普鲁士的书报检查令》,一千五百年前骆宾王就写了《讨武照檄》,尼采说“上帝死了!”章太炎斥光绪帝是“载恬小丑”,梁启超嘲骂袁世凯“异哉所谓国体问题”,五四先驱喊“打到孔家店!”张季鸾数说“蒋介石的人生观”,郭沫若叫人“试看今日之蒋介石”,傅斯年写文章《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倒“皇亲国戚”,前贤相望,史不绝书,我说句“这个样子的吉炳轩非走不可”,或喊一声“讨伐他们”,较之这些前辈,有什么大不了?实在小菜一碟。再者,新闻媒体上国外整天喊总统不称职,要下台,部长有劣迹,快滚蛋,我就不信中国人喊一句“讨伐他们”就是大逆不道,就该死罪。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弥尔顿的知识者不是好知识者,我想做一个好的知识者,我想做中国的弥尔顿,我想让这篇《讨伐他们》成为彪炳史册的历史文献,就像《论出版自由》一样,就像《评普鲁士的书报检查令》一样。

第十个理由,为后辈造福的欲望。拯救他们,为后辈开辟幸福自由的源泉。“公民”、“民主”都成为忌讳,这灾难太深重了吧?何时是尽头?鳞介羽毛尚知为子孙计,何况我方颅圆趾的人类?千人诺诺,不如一士谔谔;文王谔谔以昌,纣王默默以亡。

第十一个理由,人不亲行亲。你是抓新闻工作的,我是研究新闻工作的,新闻工作的抓法也是新闻研究的对象。我们本是一家,共同对同一个“东家”的兴衰负责,那就是中华民族。我们应以辐辏之势指向我们共同的轴心:父母之邦!炎黄之族!

第十二个理由,生态学的依据。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苍鹰更后。权力产生腐败,绝对权力产生绝对腐败。他们如此绝对的权力为什么就没有监督?谁能保证它不腐败?它不以权牟利?他们后面也应该“黄雀”,没人敢追问他打一个“不许报道!”的电话背后是不是收受了别人的贿赂,这是生态学常识不能答应的。恐龙没有天敌,最后还是灭亡。大家彼此应该“互相监督,切莫违犯了”。

第十三个理由,大不了一死,我还正不想活了。每听说他们又出台新“不许”了,我就恨不得一口气把自己憋死算了。或者离圆明园、颐和园都很近,那里到处是荒林子,足以把人吊死的树枝有一千万个不止,找个僻静之地,“自挂东南枝”算了,不看这个世界了。这都是什么混帐“不许”啊!实在没什么法子让他们醒来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读研究生时一师兄常说:“司马迁写《史记》蛋砸三砖。”蛋砸就砸了,可你要不让他写《史记》,成吗?我想遍宪法、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种法,讨伐他们部该不着死罪。既是“活罪”,就更没什么好怕。不就是蹲大狱吗?没准还捞个“秦城待遇”。蹲秦城是以肉身存银行,有利息,不贬值。现在凡叫得上名字的老人物,有几个没蹲过秦城?甘地说监狱是大英帝国免费的旅馆,住着很棒,一日三餐很省心。中国监狱与大英帝国的监狱在这一点上文明程度一样,也是全免费的(曾经有一个时期不太一样,枪毙一个“反革命”,那“反革命”的家属得拿五毛钱的子弹费,不然不得收尸)。不就是性生活悬空吗?练“在狱出家功”可也。不就是吃不好吗?还能比上高中、上大学差?高中、大学时我就饿过肚子,没什么大不了。受过苦的人有担待。前几天看凤凰卫视,许戈辉采访丁玲老伴儿陈明先生,说秦城伙食不孬。那是什么时候啊?正当物质匮乏。现在,全国人民都不挨饿,还能亏了秦城人?不就是可能挨点儿小打吗?我一受刺激容易休克,像有些昆虫的假死。一打,假死了,谅他再也不敢打第二次。话说过来,打死也没什么,孙志刚不是就被打死了吗?不死哪能成圣啊?中国人有个毛病,就是想成圣贤不顾老婆孩子。这一点西方人更可取,想成圣贤就不成家,当年来中国传教的那些耶稣会士就是这样,“不婚不宦”。如果让我自己“定罪”,我既不该死罪,也没有“活罪”,推动中国当代社会文明,功劳反倒是大大的,大英雄一个,跟前面提到的诸位前人一样,足以名垂青史。

第十四个理由,我对苦难的敏感度比较高,对不公正的麻木度比较低。上访和民工欠薪二事,谁要说影响稳定,不能报道,我就特别痛恨。元旦那天,全世界作个简短的“新年献词”,呼吁、祝愿世界和平。听了我很生气。呼吁、祝愿什么世界和平啊,呼吁拖欠的民工款全还了就行了!祝愿全中国的上访者委屈的心都得到平复就足够了!就功德无量了!元旦那天夜里,我做个梦。我到颐和园游玩,一个人影都不见,一个大园子里就我一个游客。我疑疑惑惑、意意思思地走,就这么来到十七孔桥上。低头一看,桥拱最高处有一双鞋,鞋尖对着北边的石栏杆,放得特别整齐。人投水死了,剩下一双鞋,让人注意。这是我见这双鞋子的第一个感觉。接着一个感觉是发现这双鞋竟是我自己的!我已经投昆明湖死了。我不信我死了,我要寻找没死的证据。末了我发现鞋里有一封信,是写给…主席和…总理的。信的大意是,你们为什么不下死命令解决民工欠薪问题?你们为什么不壮士断腕下死力解决上访问题?今天我要死给你们看!明年再有欠薪,再有上访,我在阴间决不饶恕你们!瞧瞧,我已经在梦里“死谏”,以死抗议政府对上访和欠薪的麻木不仁了!

关于 Zola

湖南省宁乡县煤炭坝镇居民,初中文化程度,无党派人士,已婚。喜欢旅行,喜欢网络上好玩的应用,喜欢黑莓手机,喜欢苹果设备,自称为艺术家,目前已经有多个行为艺术作品。略有薄名,已知的是被重庆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互联网信息采集分析系统列入“特重”监控名单。2012年有幸被列在被称之为”活埋名单“的约200人”最高级别的维稳对象名单“里。
此条目发表在 信手涂鸦 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356 人气值
不要给我发送微软Word文档和RAR文档。

《讨伐中宣部》—谁来诘问、监督并制衡中宣部?》有 2 条评论

  1. Pingback 引用通告: 深圳李铁

  2. Pingback 引用通告: shenzhen lit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会看到这些提示:
1、与主题无关的留言请前往 留言簿 发表。
2、如果你想攻击具体的人,如果附上理性的证明过程就有可能被允许显示。
3、如果通过使用OpenID发表的留言没有马上显示,那是因为你没有曾被审核通过的留言,请不要尝试重复发表。
4、请不要发表长篇转载文章来证明你的观点,如果你有BLOG,请写在你的BLOG上,然后发送引用通知到本站相关日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