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八宪章 08宪章 简体中文版、繁体中文版、日文版、英文版、法文版、德文版

谁来帮忙翻译成法语或德语,翻译成韩语也行,弄得气派点,搞成多国语言版最好

今年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 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Authors

Contributors

零八宪章(简体中文版)


2008年12月10日公布

一、前言

    今年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 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 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 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19世纪中期的历史巨变,暴露了中国传统专制制度的腐朽,揭开了中华大地上“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序幕。洋务运动追求器物层面的进良,甲午战败再 次暴露了体制的过时;戊戌变法触及到制度层面的革新,终因顽固派的残酷镇压而归于失败;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续2000多年的皇权制度,建立了亚洲第 一个共和国。囿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特定历史条件,共和政体只是昙花一现,专制主义旋即卷土重来。器物模仿和制度更新的失败,推动国人深入到对文化病根的反 思,遂有以“科学与民主”为旗帜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因内战频仍和外敌入侵,中国政治民主化历程被迫中断。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中国再次开启了宪政历程,然 而国共内战的结果使中国陷入了现代极权主义的深渊。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执政党垄断了所有政治、经 济和社会资源,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打压民间宗教活动与维权运动等一系列人权灾难,致使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 价。

二十世纪后期的“改革开放”,使中国摆脱了毛泽东时代的普遍贫困和绝对极权,民间财富和民众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个人的经济自由和社会权利得到 部分恢复,公民社会开始生长,民间对人权和政治自由的呼声日益高涨。执政者也在进行走向市场化和私有化的经济改革的同时,开始了从拒绝人权到逐渐承认人权 的转变。中国政府于1997年、1998年分别签署了两个重要的国际人权公约,全国人大于2004年通过修宪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今年又承诺制 订和推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但是,这些政治进步迄今为止大多停留在纸面上;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执政集团继续 坚持维系威权统治,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 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显示着灾难性的失控趋势,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二、我们的基本理念

    当此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历史关头,有必要反思百年来的现代化历程,重申如下基本理念:

  • 自由:自由是普世价值的核心之所在。言论、出版、信仰、集会、结社、迁徙、罢工和游行示威等权利都是自由的具体体现。自由不昌,则无现代文明可言。
  • 人权:人权不是国家的赐予,而是每个人与生俱来就享有的权利。保障人权,既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和公共权力合法性的基础,也是“以人为本”的内在要求。中国的历次政治灾难都与执政当局对人权的无视密切相关。人是国家的主体,国家服务于人民,政府为人民而存在。
  • 平等:每一个个体的人,不论社会地位、职业、性别、经济状况、种族、肤色、宗教或政治信仰,其人格、尊严、自由都是平等的。必须落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落实公民的社会、经济、文化、政治权利平等的原则。
  • 共和:共和就是“大家共治,和平共生”,就是分权制衡与利益平衡,就是多种利益成分、不同社会集团、多元文化与信仰追求的群体,在平等参与、公平竞争、共同议政的基础上,以和平的方式处理公共事务。
  • 民主:最基本的涵义是主权在民和民选政府。
    民主具有如下基本特点:
    (1)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人民,政治权力来源于人民;
    (2)政治统治经过人民选择,
    (3)公民享有真正的选举权,各级政府的主要政务官员必须通过定期的竞选产生。
    (4)尊重多数人的决定,同时保护少数人的基本人权。
    一句话,民主使政府成为“民有,民治,民享”的现代公器。
  • 宪政:宪政是通过法律规定和法治来保障宪法确定的公民基本自由和权利的原则,限制并划定政府权力和行为的边界,并提供相应的制度设施。

在中国,帝国皇权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世界范围内,威权体制也日近黄昏;公民应该成为真正的国家主人。祛除依赖“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识,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三、我们的基本主张

    藉此,我们本着负责任与建设性的公民精神对国家政制、公民权利与社会发展诸方面提出如下具体主张:

  1. 修改宪法:根据前述价值理念修改宪法,删除现行宪法中不符合主权在民原则的条文,使宪法真正成为人权的保证书和公共权力的许可状,成为任何个人、团体和党派不得违反的可以实施的最高法律,为中国民主化奠定法权基础。
  2. 分权制衡:构建分权制衡的现代政府,保证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确立法定行政和责任政府的原则,防止行政权力过分扩张;政府应对纳税人负责;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建立分权与制衡制度,中央权力须由宪法明确界定授权,地方实行充分自治。
  3. 立法民主:各级立法机构由直选产生,立法秉持公平正义原则,实行立法民主。
  4. 司法独立:司法应超越党派、不受任何干预,实行司法独立,保障司法公正;设立宪法法院,建立违宪审查制度,维护宪法权威。尽早撤销严重危害国家法治的各级党的政法委员会,避免公器私用。
  5. 公器公用:实现军队国家化,军人应效忠于宪法,效忠于国家,政党组织应从军队中退出,提高军队职业化水平。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公务员应保持政治中立。消除公务员录用的党派歧视,应不分党派平等录用。
  6. 人权保障:切实保障人权,维护人的尊严。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人权委员会,防止政府滥用公权侵犯人权,尤其要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任何人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传讯、审问、处罚,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7. 公职选举:全面推行民主选举制度,落实一人一票的平等选举权。各级行政首长的直接选举应制度化地逐步推行。定期自由竞争选举和公民参选法定公共职务是不可剥夺的基本人权。
  8. 城乡平等:废除现行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落实公民一律平等的宪法权利,保障公民的自由迁徙权。
  9. 结社自由:保障公民的结社自由权,将现行的社团登记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开放党禁,以宪法和法律规范政党行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确立政党活动自由和公平竞争的原则,实现政党政治正常化和法制化。
  10. 集会自由:和平集会、游行、示威和表达自由,是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自由,不应受到执政党和政府的非法干预与违宪限制。
  11. 言论自由:落实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学术自由,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制订《新闻法》和《出版法》,开放报禁,废除现行《刑法》中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条款,杜绝以言治罪。
  12. 宗教自由:保障宗教自由与信仰自由,实行政教分离,宗教信仰活动不受政府干预。审查并撤销限制或剥夺公民宗教自由的行政 法规、行政规章和地方性法规;禁止以行政立法管理宗教活动。废除宗教团体(包括宗教活动场所)必经登记始获合法地位的事先许可制度,代之以无须任何审查的 备案制。
  13. 公民教育:取消服务于一党统治、带有浓厚意识形态色彩的政治教育与政治考试,推广以普世价值和公民权利为本的公民教育,确立公民意识,倡导服务社会的公民美德。
  14. 财产保护:确立和保护私有财产权利,实行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制度,保障创业自由,消除行政垄断;设立对最高民意机关负责的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合法有序地展开产权改革,明晰产权归属和责任者;开展新土地运动,推进土地私有化,切实保障公民尤其是农民的土地所有权。
  15. 财税改革:确立民主财政和保障纳税人的权利。建立权责明确的公共财政制度构架和运行机制,建立各级政府合理有效的财政分 权体系;对赋税制度进行重大改革,以降低税率、简化税制、公平税负。非经社会公共选择过程,民意机关决议,行政部门不得随意加税、开征新税。通过产权改 革,引进多元市场主体和竞争机制,降低金融准入门槛,为发展民间金融创造条件,使金融体系充分发挥活力。
  16. 社会保障:建立覆盖全体国民的社会保障体制,使国民在教育、医疗、养老和就业等方面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17. 环境保护:保护生态环境,提倡可持续发展,为子孙后代和全人类负责;明确落实国家和各级官员必须为此承担的相应责任;发挥民间组织在环境保护中的参与和监督作用。
  18. 联邦共和:以平等、公正的态度参与维持地区和平与发展,塑造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维护香港、澳门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过平等谈判与合作互动的方式寻求海峡两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可能途径和制度设计,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
  19. 转型正义:为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士及其家属,恢复名誉,给予国家赔偿;释放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释放所有因信仰而获罪的人员;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查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责任,伸张正义;在此基础上寻求社会和解。

四、结语

中国作为世界大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和人权理事会的成员,理应为人类和平事业与人权进步做出自身的贡献。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当今 世界的所有大国里,唯独中国还处在威权主义政治生态中,并由此造成连绵不断的人权灾难和社会危机,束缚了中华民族的自身发展,制约了人类文明的进步——这 种局面必须改变!政治民主化变革不能再拖延下去。

为此,我们本着勇于践行的公民精神,公布《零八宪章》。我们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 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零八憲章(繁体中文版)


2008年12月10日公布

一、前言

今年是中國立憲百年,《世界人權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牆”誕生30周年,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10周年。在經曆了長期的人權災難和艱難曲折的抗争曆程之後,覺醒的中國公民日漸清楚地認識到,自由、平等、人權是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民主、共和、憲政是現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構。抽離了這些普世價值和基本政制架構的“現代化”,是剝奪人的權利、腐蝕人性、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21世紀的中國将走向何方,是繼續這種威權統治下的“ 現代化”,還是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這是一個不容回避的抉擇。

19世紀中期的曆史巨變,暴露了中國傳統專制制度的腐朽,揭開了中華大地上“數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序幕。洋務運動追求器物層面的進良,甲午戰敗再次暴露了體制的過時;戊戌變法觸及到制度層面的革新,終因頑固派的殘酷鎮壓而歸于失敗;辛亥革命在表面上埋葬了延續2000多年的皇權制度,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囿于當時内憂外患的特定曆史條件,共和政體隻是昙花一現,專制主義旋即卷土重來。器物模仿和制度更新的失敗,推動國人深入到對文化病根的反思,遂有以“科學與民主”爲旗幟的“五四”新文化運動,因内戰頻仍和外敵入侵,中國政治民主化曆程被迫中斷。抗日戰争勝利後的中國再次開啓了憲政曆程,然而國共内戰的結果使中國陷入了現代極權主義的深淵。1949年建立的“新中國”,名義上是“人民共和國”,實質上是“黨天下”。執政黨壟斷了所有政治、經濟和社會資源,制造了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打壓民間宗教活動與維權運動等一系列人權災難,緻使數千萬人失去生命,國民和國家都付出了極爲慘重的代價。

二十世紀後期的“改革開放”,使中國擺脫了毛澤東時代的普遍貧困和絕對極權,民間财富和民衆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個人的經濟自由和社會權利得到部分恢複,公民社會開始生長,民間對人權和政治自由的呼聲日益高漲。執政者也在進行走向市場化和私有化的經濟改革的同時,開始了從拒絕人權到逐漸承認人權的轉變。中國政府于1997年、1998年分别簽署了兩個重要的國際人權公約,全國人大于2004年通過修憲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憲法,今年又承諾制訂和推行《國家人權行動計劃》。但是,這些政治進步迄今爲止大多停留在紙面上;有法律而無法治,有憲法而無憲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現實。執政集團繼續堅持維系威權統治,排拒政治變革,由此導緻官場腐敗,法治難立,人權不彰,道德淪喪,社會兩極分化,經濟畸形發展,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遭到雙重破壞,公民的自由、财産和追求幸福的權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種社會矛盾不斷積累,不滿情緒持續高漲,特别是官民對立激化和群體事件激增,正在顯示着災難性的失控趨勢,現行體制的落伍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二、我們的基本理念

當此決定中國未來命運的曆史關頭,有必要反思百年來的現代化曆程,重申如下基本理念:

  • 自由:自由是普世價值的核心之所在。言論、出版、信仰、集會、結社、遷徙、罷工和遊行示威等權利都是自由的具體體現。自由不昌,則無現代文明可言。
  • 人權:人權不是國家的賜予,而是每個人與生俱來就享有的權利。保障人權,既是政府的首要目标和公共權力合法性的基礎,也是“以人爲本”的内在要求。中國的曆次政治災難都與執政當局對人權的無視密切相關。人是國家的主體,國家服務于人民,政府爲人民而存在。
  • 平等:每一個個體的人,不論社會地位、職業、性别、經濟狀況、種族、膚色、宗教或政治信仰,其人格、尊嚴、自由都是平等的。必須落實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落實公民的社會、經濟、文化、政治權利平等的原則。
  • 共和:共和就是“大家共治,和平共生”,就是分權制衡與利益平衡,就是多種利益成分、不同社會集團、多元文化與信仰追求的群體,在平等參與、公平競争、共同議政的基礎上,以和平的方式處理公共事務。
  • 民主:最基本的涵義是主權在民和民選政府。民主具有如下基本特點:
    (1)政權的合法性來自人民,政治權力來源于人民;
    (2)政治統治經過人民選擇;
    (3)公民享有真正的選舉權,各級政府的主要政務官員必須通過定期的競選産生;
    (4)尊重多數人的決定,同時保護少數人的基本人權。
    一句話,民主使政府成爲“民有,民治,民享”的現代公器。
  • 憲政:憲政是通過法律規定和法治來保障憲法确定的公民基本自由和權利的原則,限制并劃定政府權力和行爲的邊界,并提供相應的制度設施。

在中國,帝國皇權的時代早已一去不複返了;在世界範圍内,威權體制也日近黃昏;公民應該成爲真正的國家主人。祛除依賴“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識,張揚權利爲本、參與爲責的公民意識,實踐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國的根本出路。

三、我們的基本主張

藉此,我們本着負責任與建設性的公民精神對國家政制、公民權利與社會發展諸方面提出如下具體主張:

  1. 修改憲法:根據前述價值理念修改憲法,删除現行憲法中不符合主權在民原則的條文,使憲法真正成爲人權的保證書和公共權力的許可狀,成爲任何個人、團體和黨派不得違反的可以實施的最高法律,爲中國民主化奠定法權基礎。
  2. 分權制衡:構建分權制衡的現代政府,保證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确立法定行政和責任政府的原則,防止行政權力過分擴張;政府應對納稅人負責;在中央和地方之間建立分權與制衡制度,中央權力須由憲法明确界定授權,地方實行充分自治。
  3. 立法民主:各級立法機構由直選産生,立法秉持公平正義原則,實行立法民主。
  4. 司法獨立:司法應超越黨派、不受任何幹預,實行司法獨立,保障司法公正;設立憲法法院,建立違憲審查制度,維護憲法權威。盡早撤銷嚴重危害國家法治的各級黨的政法委員會,避免公器私用。
  5. 公器公用:實現軍隊國家化,軍人應效忠于憲法,效忠于國家,政黨組織應從軍隊中退出,提高軍隊職業化水平。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公務員應保持政治中立。消除公務員錄用的黨派歧視,應不分黨派平等錄用。
  6. 人權保障:切實保障人權,維護人的尊嚴。設立對最高民意機關負責的人權委員會,防止政府濫用公權侵犯人權,尤其要保障公民的人身自由,任何人不受非法逮捕、拘禁、傳訊、審問、處罰,廢除勞動教養制度。
  7. 公職選舉:全面推行民主選舉制度,落實一人一票的平等選舉權。各級行政首長的直接選舉應制度化地逐步推行。定期自由競争選舉和公民參選法定公共職務是不可剝奪的基本人權。
  8. 城鄉平等:廢除現行的城鄉二元戶籍制度,落實公民一律平等的憲法權利,保障公民的自由遷徙權。
  9. 結社自由:保障公民的結社自由權,将現行的社團登記審批制改爲備案制。開放黨禁,以憲法和法律規範政黨行爲,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确立政黨活動自由和公平競争的原則,實現政黨政治正常化和法制化。
  10. 集會自由:和平集會、遊行、示威和表達自由,是憲法規定的公民基本自由,不應受到執政黨和政府的非法幹預與違憲限制。
  11. 言論自由:落實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學術自由,保障公民的知情權和監督權。制訂《新聞法》和《出版法》,開放報禁,廢除現行《刑法》中的“煽動颠覆國家政權罪”條款,杜絕以言治罪。
  12. 宗教自由:保障宗教自由與信仰自由,實行政教分離,宗教信仰活動不受政府幹預。審查并撤銷限制或剝奪公民宗教自由的行政法規、行政規章和地方性法規;禁止以行政立法管理宗教活動。廢除宗教團體(包括宗教活動場所)必經登記始獲合法地位的事先許可制度,代之以無須任何審查的備案制。
  13. 公民教育:取消服務于一黨統治、帶有濃厚意識形态色彩的政治教育與政治考試,推廣以普世價值和公民權利爲本的公民教育,确立公民意識,倡導服務社會的公民美德。
  14. 财産保護:确立和保護私有财産權利,實行自由、開放的市場經濟制度,保障創業自由,消除行政壟斷;設立對最高民意機關負責的國有資産管理委員會,合法有序地展開産權改革,明晰産權歸屬和責任者;開展新土地運動,推進土地私有化,切實保障公民尤其是農民的土地所有權。
  15. 财稅改革:确立民主财政和保障納稅人的權利。建立權責明确的公共财政制度構架和運行機制,建立各級政府合理有效的财政分權體系;對賦稅制度進行重大改革,以降低稅率、簡化稅制、公平稅負。非經社會公共選擇過程,民意機關決議,行政部門不得随意加稅、開征新稅。通過産權改革,引進多元市場主體和競争機制,降低金融準入門檻,爲發展民間金融創造條件,使金融體系充分發揮活力。
  16. 社會保障:建立覆蓋全體國民的社會保障體制,使國民在教育、醫療、養老和就業等方面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17. 環境保護:保護生态環境,提倡可持續發展,爲子孫後代和全人類負責;明确落實國家和各級官員必須爲此承擔的相應責任;發揮民間組織在環境保護中的參與和監督作用。
  18. 聯邦共和:以平等、公正的态度參與維持地區和平與發展,塑造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形象。維護香港、澳門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過平等談判與合作互動的方式尋求海峽兩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榮的可能途徑和制度設計,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
  19. 轉型正義:爲曆次政治運動中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士及其家屬,恢複名譽,給予國家賠償;釋放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釋放所有因信仰而獲罪的人員;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查清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責任,伸張正義;在此基礎上尋求社會和解。

四、結語

中國作爲世界大國,作爲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和人權理事會的成員,理應爲人類和平事業與人權進步做出自身的貢獻。但令人遺憾的是,在當今世界的所有大國裏,唯獨中國還處在威權主義政治生态中,并由此造成連綿不斷的人權災難和社會危機,束縛了中華民族的自身發展,制約了人類文明的進步——這種局面必須改變!政治民主化變革不能再拖延下去。

爲此,我們本着勇于踐行的公民精神,公布《零八憲章》。我們希望所有具有同樣危機感、責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國公民,不分朝野,不論身份,求同存異,積極參與到公民運動中來,共同推動中國社會的偉大變革,以期早日建成一個自由、民主、憲政的國家,實現國人百餘年來锲而不舍的追求與夢想。


日文版:http://blog.goo.ne.jp/sinpenzakki/e/597ba5ce0aa3d216cfc15f464f68cfd2

08憲章(日本語版)

一、まえがき

 今年は中国立憲百年、「世界人権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の壁」誕生30周年であり、また中国政府が「市民的及び政治的権利に関する国際規約」 に署名して10周年である。長い間の人権災難と困難かつ曲折に満ちた闘いの歴史の後に、目覚めた中国国民は、自由・平等・人権が人類共同の普遍的価値であ り、民主・共和・憲政が現代政治の基本的制度枠組みであることを日増しにはっきりと認識しつつある。こうした普遍的価値と基本的政治制度枠組みを取り除い た「現代化」は、人の権利をはく奪し、人間性を腐らせ、人の尊厳を踏みにじる災難である。21世紀の中国がどこに向かうのか。この種の権威主義的統治下の 「現代化」か? それとも普遍的価値を認め、主流文明に溶け込み、民主政体を樹立するのか? それは避けることのできない選択である。

 19世紀中葉の歴史の激変は、中国の伝統的専制制度の腐敗を暴露し、中華大地の「数千年間なかった大変動」の序幕を開いた。洋務運動はうつわ面で の改良を追求し、甲午戦争(日清戦争1894年)の敗戦は再び体制の時代遅れを暴露した。戊戌変法(1898年)は制度面での革新に触れたために、守旧派 の残酷な鎮圧にあって失敗した。辛亥革命(1911年)は表面的には2000年余り続いた皇帝制度を埋葬し、アジアで最初の共和国を建国した。しかし、当 時の内憂外患の歴史的条件に阻害され、共和政体はごく短命に終わり、専制主義が捲土重来した。うつわの模倣と制度更新の失敗は、国民に文化的病根に対する 反省を促し、ついに「科学と民主」を旗印とする「五四」新文化運動がおこったが、内戦の頻発と外敵の侵入により、中国政治の民主化過程は中断された。抗日 戦争勝利後の中国は再び憲政をスタートさせたが、国共内戦の結果は中国を現代版全体主義の深淵に陥れた。1949年に建国した「新中国」は、名義上は「人 民共和国」だが、実際は「党の天下」であった。政権党はすべての政治・経済・社会資源を独占し、反右派闘争、大躍進、文革、六四、民間宗教および人権擁護 活動弾圧など一連の人権災害を引き起こし、数千万人の命を奪い、国民と国家は甚だしい代価を支払わされた。

 20世紀後期の「改革開放」で、中国は毛沢東時代の普遍的貧困と絶対的全体主義から抜け出し、民間の富と民衆の生活水準は大幅に向上し、個人の経 済的自由と社会的権利は部分的に回復し、市民社会が育ち始め、民間の人権と政治的自由への要求は日増しに高まっている。統治者も市場化と私有化の経済改革 を進めると同時に、人権の拒絶から徐々に人権を認める方向に変わっている。中国政府は、1997年、1998年にそれぞれ二つの重要な国際人権規約に署名 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は2004年の憲法改正で「人権の尊重と保障」を憲法に書き込んだ。今年はまた「国家人権行動計画」を制定し、実行することを約束し た。しかし、こうした政治的進歩はいままでのところほとんど紙の上にとどまっている。法律があっても法治がなく、憲法があっても憲政がなく、依然として誰 もが知っている政治的現実がある。統治集団は引き続き権威主義統治を維持し、政治改革を拒絶している。そのため官僚は腐敗し、法治は実現せず、人権は色あ せ、道徳は滅び、社会は二極分化し、経済は奇形的発展をし、自然環境と人文環境は二重に破壊され、国民の自由・財産・幸福追求の権利は制度的保障を得られ ず、各種の社会矛盾が蓄積し続け、不満は高まり続けている。とりわけ官民対立の激化と、騒乱事件の激増はまさに破滅的な制御不能に向かっており、現行体制 の時代遅れは直ちに改めざるをえない状態に立ち至っている。

二、我々の基本理念

 中国の将来の運命を決めるこの歴史の岐路に立って、百年来の近代化の歴史を顧みたとき、下記の基本理念を再び述べる必要がある。

自由:自由は普遍的価値の核心である。言論・出版・信仰・集会・結社・移動・ストライキ・デモ行進などの権利は自由の具体的表現である。自由が盛んでなければ、現代文明とはいえない。
人 権:人権は国家が賜与するものではなく、すべての人が生まれながらに有する権利である。人権保障は、政府の主な目標であり、公権力の合法性の基礎であり、 また「人をもって本とす」(最近の中共のスローガン「以人為本」)の内在的要求である。中国のこれまでの毎回の政治災害はいずれも統治当局が人権を無視し たことと密接に関係する。人は国家の主体であり、国家は人民に奉仕し、政府は人民のために存在するのである。

 平等:ひとりひとりの人は、社会的地位・職業・性別・経済状況・人種・肌の色・宗教・政治的信条にかかわらず、その人格・尊厳・自由はみな平等で ある。法の下でのすべての人の平等の原則は必ず実現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ず、国民の社会的・経済的・文化的・政治的権利の平等の原則が実現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 い。

 共和:共和とはすなわち「皆がともに治め、平和的に共存する」ことである。それは権力分立によるチェック・アンド・バランスと利益均衡であり、多 くの利益要素・さまざまな社会集団・多元的な文化と信条を追求する集団が、平等な参加・公平な競争・共同の政治対話の基礎の上に、平和的方法で公共の事務 を処理することである。

 民主:もっとも基本的な意味は主権在民と民選政府である。民主には以下の基本的特徴がある。
(1)政府の合法性は人民に由来し、政治権力の源は人民である。
(2)政治的統治は人民の選択を経てなされる。
(3)国民は真正の選挙権を享有し、各級政府の主要政務官吏は必ず定期的な選挙によって選ば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4)多数者の決定を尊重し、同時に少数者の基本的人権を尊重する。一言でいえば、民主は政府を「民有、民治、民享」の現代の公器である。

 憲政:憲政は法律と法に基づく統治により憲法が定めた国民の基本的自由と権利を保障する原則である。それは、政府の権力と行為の限界を線引きし、あわせて対応する制度的措置を提供する。

 中国では、帝国皇帝の権力の時代はすでに過去のものとなった。世界的にも、権威主義体制はすでに黄昏が近い。国民は本当の国家の主人になるべきで ある。「明君」、「清官」に依存する臣民意識を払いのけ、権利を基本とし参加を責任とする市民意識を広め、自由を実践し、民主を自ら行い、法の支配を順守 することこそが中国の根本的な活路である。

三、我々の基本的主張

 そのために、我々は責任をもって、また建設的な公民精神によって国家政治制度と市民的権利および社会発展の諸問題について以下の具体的な主張をする。

  1. 憲法改正:前述の価値理念に基づいて憲法を改正し、現行憲法の中の主権在民原則にそぐわない条文を削除し、憲法を本当に人権の保証書および公権力への許可証にし、いかなる個人・団体・党派も違反してはならない実施可能な最高法規とし、中国の民主化の法的な基礎を固める。
  2. 権 力分立:権力分立の現代的政府を作り、立法・司法・行政三権分立を保証する。法に基づく行政と責任政府の原則を確立し、行政権力の過剰な拡張を防止する。 政府は納税者に対して責任を持たなければならない。中央と地方の間に権力分立とチェック・アンド・バランスの制度を確立し、中央権力は必ず憲法で授権の範 囲を定められなければならず、地方は充分に自治を実施する。
  3. 立法民主:各級立法機関は直接選挙により選出され、立法は公平正義の原則を堅持し、立法民主を行う。
  4. 司法の独立:司法は党派を超越し、いかなる干渉も受けず、司法の独立を行い、司法の公正を保障する。憲法裁判所を設立し、違憲審査制度をつくり、憲法の権威を守る。可及的速やかに国の法治を深刻に脅かす共産党の各級政法委員会を解散させ、公器の私用を防ぐ。
  5. 公 器公用:軍隊の国家化を実現する。軍人は憲法に忠誠を誓い、国家に忠誠を誓わなければならない。政党組織は軍隊から退出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軍隊の職業化 レベルを高める。警察を含むすべての公務員は政治的中立を守らなければならない。公務員任用における党派差別を撤廃し、党派にかかわらず平等に任用する。
  6. 人 権保障:人権を確実に保障し、人の尊厳を守る。最高民意機関が責任を有する人権委員会を設立し、政府が公権力を乱用して人権を侵害することを防ぐ。とりわ け国民の人身の自由は保障されねばならず、何人も不法な逮捕・拘禁・召喚・尋問・処罰を受けない。労働教養制度(行政罰としての懲役)を廃止する。
  7. 公職選挙:全面的に民主選挙制度を実施し、一人一票の平等選挙を実現する。各級行政首長の直接選挙は制度化され段階的に実施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定期的な自由競争選挙と法定の公職への国民の選挙参加は奪うことのできない基本的人権である。
  8. 都市と農村の平等:現行の都市と農村二元戸籍制度を廃止し、国民一律平等の憲法上の権利を実現し、国民の移動の自由の権利を保障する。
  9. 結社の自由:国民の結社の自由権を保障し、現行の社団登記許可制を届出制に改める。結社の制限を撤廃し、憲法と法律により政党の行為を定め、一党独占の統治特権を廃止し、政党活動の自由と公平競争の原則を確立し、政党政治の正常化と法制化を実現する。
  10. 集会の自由:平和的集会・デモ・示威行動など表現の自由は、憲法の定める国民の基本的自由であり、政権党と政府は不法な干渉や違憲の制限を加えてはならない。
  11. 言論の自由:言論の自由・出版の自由・学術研究の自由を実現し、国民の知る権利と監督権を保障する。「新聞法」と「出版法」を制定し、報道の制限を撤廃し、現行「刑法」中の「国家政権転覆扇動罪」条項を廃止し、言論の処罰を根絶する。
  12. 宗 教の自由:宗教の自由と信仰の自由を保障する。政教分離を実施し、宗教活動が政府の干渉を受けないようにする。国民の宗教的自由を制限する行政法規・行政 規則・地方法規を審査し撤廃する。行政が立法により宗教活動を管理することを禁止する。宗教団体(宗教活動場所を含む)は登記されて初めて合法的地位を獲 得するという事前許可制を撤廃し、これに代えていかなる審査も必要としない届出制とする。
  13. 国民教育:一党統治への奉仕や濃厚なイデオロギー的色彩の政治教育と政治試験を廃止し、普遍的価値と市民的権利を基本とする国民教育を推進し、国民意識を確立し、社会に奉仕する国民の美徳を提唱する。
  14. 財 産の保護:私有財産権を確立し保護する。自由で開かれた市場経済制度を行い、創業の自由を保障し、行政による独占を排除する。最高民意機関が責任を有する 国有資産管理委員会を設立し、合法的に秩序立って財産権改革を進め、財産権の帰属と責任者を明確にする。新土地運動を展開し、土地の私有化を推進し、国民 とりわけ農民の土地所有権を確実に保障する。
  15. 財税改革:財政民主主義を確立し納税者の権利を保障する。権限と責任の明確な公共財政制度 の枠組みと運営メカニズムを構築し、各級政府の合理的な財政分権体系を構築する。税制の大改革を行い、税率を低減し、税制を簡素化し、税負担を公平化す る。公共選択や民意機関の決議を経ずに、行政部門は増税・新規課税を行ってはならない。財産権改革を通じて、多元的市場主体と競争メカニズムを導入し、金 融参入の敷居を下げ、民間金融の発展に条件を提供し、金融システムの活力を充分に発揮させる。
  16. 社会保障:全国民をカバーする社会保障制度を構築し、国民の教育・医療・養老・就職などの面でだれもが最も基本的な保障を得られるようにする。
  17. 環境保護:生態環境を保護し、持続可能な開発を提唱し、子孫と全人類に責任を果たす。国家と各級官吏は必ずそのために相応の責任を負わ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ことを明確にする。民間組織の環境保護における参加と監督作用を発揮させる。
  18. 連 邦共和:平等・公正の態度で地区の平和と発展を維持し、責任ある大国のイメージを作る。香港・マカオの自由制度を維持する。自由民主の前提のもとに、平等 な協議と相互協力により海峡両岸の和解案を追求する。大きな知恵で各民族の共同の繁栄が可能な道と制度設計を探求し、立憲民主制の枠組みの下で中華連邦共 和国を樹立する。
  19. 正義の転換:これまでの度重なる政治運動で政治的迫害を受けた人々とその家族の名誉を回復し、国家賠償を行う。すべて の政治犯と良心の囚人を釈放する。すべての信仰により罪に問われた人々を釈放する。真相調査委員会を設立し歴史的事件の真相を解明し、責任を明らかにし、 正義を鼓舞する。それを基礎として社会の和解を追求する。

四、結語

 中国は世界の大国として、国連安全保障理事会の5つの常任理事国の一つとしてまた人権理事会のメンバーとして、人類の平 和事業と人権の進歩のために貢献すべきである。しかし遺憾なことに、今日の世界のすべての大国の中で、ただ中国だけがいまだに権威主義の政治の中にいる。 またそのために絶え間なく人権災害と社会危機が発生しており、中華民族の発展を縛り、人類文明の進歩を制約している。このような局面は絶対に改めねばなら ない! 政治の民主改革はもう後には延ばせない。

 そこで、我々は実行の勇気という市民的精神に基づき、「08憲章」を発表する。我々はすべての危機感・責任感・使命感を共有する中国国民が、朝野 の別なく、身分にかかわらず、小異を残して大同につき、積極的に市民運動に参加し、共に中国社会の偉大な変革を推進し、できるだけ早く自由・民主・憲政の 国家を作り上げ、国民が百年以上の間根気よく追求し続けてきた夢を共に実現することを希望する。
括弧内は訳注。

英文版: http://www.nybooks.com/articles/22210

Charter 08 (English Version)

Translated from the Chinese by Perry Link

The following text of Charter 08, signed by hundreds of Chinese intellectuals and translated and introduced by Perry Link, Professor of Chinese Literature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 will be published in the issue of The New York Review dated January 15, which goes on sale on January 2.
—The Editors

The document below, signed by over three hundred prominent Chinese citizens, was conceived and written in conscious admiration of the founding of Charter 77 in Czechoslovakia, where, in January 1977, more than two hundred Czech and Slovak intellectuals formed a

loose, informal, and open association of people... united by the will to strive individually and collectively for respect for human and civil rights in our country and throughout the world.

The Chinese document calls not for ameliorative reform of the current political system but for an end to some of its essential features, including one-party rule, and their replacement with a system based on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The prominent citizens who have signed the document are from both outside and inside the government, and include not only well-known dissidents and intellectuals, but also middle-level officials and rural leaders. They have chosen December 10, the anniversary of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as the day on which to express their political ideas and to outline their vision of a constitutional, democratic China. They intend “Charter 08” to serve as a blueprint for fundamental political change in China in the years to come. The signers of the document will form an informal group, open-ended in size but united by a determination to promote democratization and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in China and beyond.

On December 8 two prominent signers of the Charter, Zhang Zuhua and Liu Xiaobo, were detained by the police. Zhang Zuhua has since been released; as of December 9, Liu Xiabo remains in custody.
—Perry Link
Frederick Douglass Book Prize Announcement

I. Foreword

A hundred years have passed since the writing of China’s first constitution. 2008 also marks the six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promulgation of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the thir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appearance of Democracy Wall in Beijing, and the tenth of China’s signing of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We are approaching the twen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1989 Tiananmen massacre of pro-democracy student protesters. The Chinese people, who have endured human rights disasters and uncountable struggles across these same years, now include many who see clearly that freedom, 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are universal values of humankind and that democracy and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are the fundamental framework for protecting these values.

By departing from these valu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approach to “modernization” has proven disastrous. It has stripped people of their rights, destroyed their dignity, and corrupted normal human intercourse. So we ask: Where is China headed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Will it continue with “modernization” under authoritarian rule, or will it embrace universal human values, join the mainstream of civilized nations, and build a democratic system? There can be no avoiding these questions.

The shock of the Western impact upon China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laid bare a decadent authoritarian system and marked the beginning of what is often called “the greatest changes in thousands of years” for China. A “self-strengthening movement” followed, but this aimed simply at appropriating the technology to build gunboats and other Western material objects. China’s humiliating naval defeat at the hands of Japan in 1895 only confirmed the obsolescence of China’s system of government. The first attempts at modern political change came with the ill-fated summer of reforms in 1898, but these were cruelly crushed by ultraconservatives at China’s imperial court. With the revolution of 1911, which inaugurated Asia’s first republic, the authoritarian imperial system that had lasted for centuries was finally supposed to have been laid to rest. But social conflict inside our country and external pressures were to prevent it; China fell into a patchwork of warlord fiefdoms and the new republic became a fleeting dream.

The failure of both “self-strengthening” and political renovation caused many of our forebears to reflect deeply on whether a “cultural illness” was afflicting our country. This mood gave rise, during the May Fourth Movement of the late 1910s, to the championing of “science and democracy.” Yet that effort, too, foundered as warlord chaos persisted and the Japanese invasion [beginning in Manchuria in 1931] brought national crisis.

Victory over Japan in 1945 offered one more chance for China to move toward modern government, but the Communist defeat of the Nationalists in the civil war thrust the nation into the abyss of totalitarianism. The “new China” that emerged in 1949 proclaimed that “the people are sovereign” but in fact set up a system in which “the Party is all-powerful.”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seized control of all organs of the state and all political, economic, and social resources, and, using these, has produced a long trail of human rights disasters, including, among many others, the Anti-Rightist Campaign (1957), the Great Leap Forward (1958–1960),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1966–1969), the June Fourth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1989), and the current repression of all unauthorized religions and the suppression of the weiquan rights movement [a movement that aims to defend citizens’ rights promulgated in the Chinese Constitution and to fight for human rights recognized by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s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signed]. During all this, the Chinese people have paid a gargantuan price. Tens of millions have lost their lives, and several generations have seen their freedom, their happiness, and their human dignity cruelly trampled.

During the last two decades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the government policy of “Reform and Opening” gave the Chinese people relief from the pervasive poverty and totalitarianism of the Mao Zedong era and brought substantial increases in the wealth and living standards of many Chinese as well as a partial restoration of economic freedom and economic rights. Civil society began to grow, and popular calls for more rights and more political freedom have grown apace. As the ruling elite itself moved toward private ownership and the market economy, it began to shift from an outright rejection of “rights” to a partial acknowledgment of them.

In 1998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igned two important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nventions; in 2004 it amended its constitution to include the phrase “respect and protect human rights”; and this year, 2008, it has promised to promote a “national human rights action plan.” Unfortunately most of this political progress has extended no further than the paper on which it is written. The political reality, which is plain for anyone to see, is that China has many laws but no rule of law; it has a constitution but no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The ruling elite continues to cling to its authoritarian power and fights off any move toward political change.

The stultifying results are endemic official corruption, an undermining of the rule of law, weak human rights, decay in public ethics, crony capitalism, growing inequality between the wealthy and the poor, pillage of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as well as of the human and historical environments, and the exacerbation of a long list of social conflicts, especially, in recent times, a sharpening animosity between officials and ordinary people.

As these conflicts and crises grow ever more intense, and as the ruling elite continues with impunity to crush and to strip away the rights of citizens to freedom, to property, and to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we see the powerless in our society—the vulnerable groups, the people who have been suppressed and monitored, who have suffered cruelty and even torture, and who have had no adequate avenues for their protests, no courts to hear their pleas—becoming more militant and raising the possibility of a violent conflict of disastrous proportions. The decline of the current system has reached the point where change is no longer optional.

II. Our Fundamental Principles

This is a historic moment for China, and our future hangs in the balance. In reviewing the political modernization process of the past hundred years or more, we reiterate and endorse basic universal values as follows:

Freedom. Freedom is at the core of universal human values. Freedom of speech, freedom of the press, freedom of assembly, freedom of association, freedom in where to live, and the freedoms to strike, to demonstrate, and to protest, among others, are the forms that freedom takes. Without freedom, China will always remain far from civilized ideals.

Human rights. Human rights are not bestowed by a state. Every person is born with inherent rights to dignity and freedom. The government exists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human rights of its citizens. The exercise of state power must be authorized by the people. The succession of political disasters in China’s recent history is a direct consequence of the ruling regime’s disregard for human rights.

Equality. The integrity, dignity, and freedom of every person—regardless of social station, occupation, sex, economic condition, ethnicity, skin color, religion, or political belief—are the same as those of any other. Principles of equality before the law and equality of social, economic, cultural,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must be upheld.

Republicanism. Republicanism, which holds that power should be balanced among different branches of government and competing interests should be served, resembles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political ideal of “fairness in all under heaven.” It allows different interest groups and social assemblies, and people with a variety of cultures and beliefs, to exercise democratic self-government and to deliberate in order to reach peaceful resolution of public questions on a basis of equal access to government and free and fair competition.

Democracy. The most fundamental principles of democracy are that the people are sovereign and the people select their government. Democracy has these characteristics:
(1) Political power begins with the people and the legitimacy of a regime derives from the people.
(2) Political power is exercised through choices that the people make.
(3) The holders of major official posts in government at all levels are determined through periodic competitive elections.
(4) While honoring the will of the majority, the fundamental dignity, freedom, and human rights of minorities are protected. In short, democracy is a modern means for achieving government truly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Constitutional rule. Constitutional rule is rule through a legal system and legal regulations to implement principles that are spelled out in a constitution. It means protecting the freedom and the rights of citizens, limiting and defining the scope of legitimate government power, and providing the administrative apparatus necessary to serve these ends.

III. What We Advocate

Authoritarianism is in general decline throughout the world; in China, too, the era of emperors and overlords is on the way out. The time is arriving everywhere for citizens to be masters of states. For China the path that leads out of our current predicament is to divest ourselves of the authoritarian notion of reliance on an “enlightened overlord” or an “honest official” and to turn instead toward a system of liberties, democracy, and the rule of law, and toward fostering the consciousness of modern citizens who see rights as fundamental and participation as a duty. Accordingly, and in a spirit of this duty as responsible and constructive citizens, we offer the following recommendations on national governance, citizens’ rights, and social development:

  1. A New Constitution. We should recast our present constitution, rescinding its provisions that contradict the principle that sovereignty resides with the people and turning it into a document that genuinely guarantees human rights, authorizes the exercise of public power, and serves as the legal underpinning of China’s democratization. The constitution must be the highest law in the land, beyond violation by any individual, group, or political party.
  2. Separation of powers. We should construct a modern government in which the separation of legislative, judicial, and executive power is guaranteed. We need an Administrative Law that defines the scope of government responsibility and prevents abuse of administrative power. Government should be responsible to taxpayers. Division of power between provincial governments an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should adhere to the principle that central powers are only those specifically granted by the constitution and all other powers belong to the local governments.
  3.  Legislative democracy. Members of legislative bodies at all levels should be chosen by direct election, and legislative democracy should observe just and impartial principles.
  4. An Independent Judiciary. The rule of law must be above the interests of any particular political party and judges must be independent. We need to establish a constitutional supreme court and institute procedures for constitutional review. As soon as possible, we should abolish all of the Committees on Political and Legal Affairs that now allow Communist Party officials at every level to decide politically-sensitive cases in advance and out of court. We should strictly forbid the use of public offices for private purposes.
  5. Public Control of Public Servants. The military should be made answerable to the national government, not to a political party, and should be made more professional. Military personnel should swear allegiance to the constitution and remain nonpartisan. Political party organizations shall be prohibited in the military. All public officials including police should serve as nonpartisans, and the current practice of favoring one political party in the hiring of public servants must end.
  6. Guarantee of Human Rights. There shall be strict guarantees of human rights and respect for human dignity. There should be a Human Rights Committee, responsible to the highest legislative body, that will prevent the government from abusing public power in violation of human rights. A democratic and constitutional China especially must guarantee the personal freedom of citizens. No one shall suffer illegal arrest, detention, arraignment, interrogation, or punishment. The system of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r” must be abolished.
  7. Election of Public Officials. There shall be a comprehensive system of democratic elections based on “one person, one vote.” The direct election of administrative heads at the levels of county, city, province, and nation should be systematically implemented. The rights to hold periodic free elections and to participate in them as a citizen are inalienable.
  8. Rural–Urban Equality. The two-tier household registry system must be abolished. This system favors urban residents and harms rural residents. We should establish instead a system that gives every citizen the same constitutional rights and the same freedom to choose where to live.
  9. Freedom to Form Groups. The right of citizens to form groups must be guaranteed. The current system for registering nongovernment groups, which requires a group to be “approved,” should be replaced by a system in which a group simply registers itself. The formation of political parties should be governed by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laws, which means that we must abolish the special privilege of one party to monopolize power and must guarantee principles of free and fair competition among political parties.
  10. Freedom to Assemble. The constitution provides that peaceful assembly, demonstration, protest, and freedom of expression are fundamental rights of a citizen. The ruling party and the government must not be permitted to subject these to illegal interference or unconstitutional obstruction.
  11. Freedom of Expression. We should make freedom of speech, freedom of the press, and academic freedom universal, thereby guaranteeing that citizens can be informed and can exercise their right of political supervision. These freedoms should be upheld by a Press Law that abolishes political restrictions on the press. The provision in the current Criminal Law that refers to “the crime of incitement to subvert state power” must be abolished. We should end the practice of viewing words as crimes.
  12. Freedom of Religion. We must guarantee freedom of religion and belief and institute a separation of religion and state. There must be no governmental interference in peaceful religious activities. We should abolish any laws, regulations, or local rules that limit or suppress the religious freedom of citizens. We should abolish the current system that requires religious groups (and their places of worship) to get official approval in advance and substitute for it a system in which registry is optional and, for those who choose to register, automatic.
  13. Civic Education. In our schools we should abolish political curriculums and examinations that are designed to indoctrinate students in state ideology and to instill support for the rule of one party. We should replace them with civic education that advances universal values and citizens’ rights, fosters civic consciousness, and promotes civic virtues that serve society.
  14.  Protection of Private Property. We should establish and protect the right to private property and promote an economic system of free and fair markets. We should do away with government monopolies in commerce and industry and guarantee the freedom to start new enterprises. We should establish a Committee on State-Owned Property, reporting to the national legislature, that will monitor the transfer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to private ownership in a fair, competitive, and orderly manner. We should institute a land reform that promotes private ownership of land, guarantees the right to buy and sell land, and allows the true value of private property to be adequately reflected in the market.
  15. Financial and Tax Reform. We should establish a democratically regulated and accountable system of public finance that ensures the protection of taxpayer rights and that operates through legal procedures. We need a system by which public revenues that belong to a certain level of government—central, provincial, county or local—are controlled at that level. We need major tax reform that will abolish any unfair taxes, simplify the tax system, and spread the tax burden fairly. Government officials should not be able to raise taxes, or institute new ones, without public deliberation and the approval of a democratic assembly. We should reform the ownership system in order to encourage competition among a wider variety of market participants.
  16. Social Security. We should establish a fair and adequate social security system that covers all citizens and ensures basic access to education, health care, retirement security, and employment.
  17. Protection of the Environment. We need to protect the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to promote development in a way that is sustainable and responsible to our descendents and to the rest of humanity. This means insisting that the state and its officials at all levels not only do what they must do to achieve these goals, but also accept the supervision and participation of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18. A Federated Republic. A democratic China should seek to act as a responsible major power contributing toward peace and development in the Asian Pacific region by approaching others in a spirit of equality and fairness. In Hong Kong and Macao, we should support the freedoms that already exist. With respect to Taiwan, we should declare our commitment to the principles of freedom and democracy and then, negotiating as equals, and ready to compromise, seek a formula for peaceful unification. We should approach disputes in the national-minority areas of China with an open mind, seeking ways to find a workable framework within which all ethnic and religious groups can flourish. We should aim ultimately at a federation of democratic communities of China.
  19.  Truth in Reconciliation. We should restore the reputations of all people, including their family members, who suffered political stigma in the political campaigns of the past or who have been labeled as criminals because of their thought, speech, or faith. The state should pay reparations to these peopl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prisoners of conscience must be released. There should be a Truth Investigation Commission charged with finding the facts about past injustices and atrocities, determining responsibility for them, upholding justice, and, on these bases, seeking social reconciliation.

China, as a major nation of the world, as one of five permanent members of the 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and as a member of the UN Council on Human Rights, should be contributing to peace for humankind and progress toward human rights. Unfortunately, we stand today as the only country among the major nations that remains mired in authoritarian politics. Our political system continues to produce human rights disasters and social crises, thereby not only constricting China’s own development but also limiting the progress of all of human civilization. This must change, truly it must. The democratization of Chinese politics can be put off no longer.

Accordingly, we dare to put civic spirit into practice by announcing Charter 08. We hope that our fellow citizens who feel a similar sense of crisis, responsibility, and mission, whether they are inside the government or not, and regardless of their social status, will set aside small differences to embrace the broad goals of this citizens’ movement. Together we can work for major changes in Chinese society and for the rapid establishment of a free, democratic, and constitutional country. We can bring to reality the goals and ideals that our people have incessantly been seeking for more than a hundred years, and can bring a brilliant new chapter to Chinese civilization.

—translated from the Chinese by Perry Link

法文版来自: http://www.rue89.com/chinatown/2008/12/14/le-texte-integral-du-manifeste-des-dissidents-chinois-la-charte-08

it's translated from the English version by French website (www.rue89.com) and brought to you here by a French freelance reporter  (www.jordanpouille.com)

Texte intégral de la Charte 08 (en français)法文版"

Introduction

"Cent ans ont passé depuis la rédaction de la première constitution chinoise. 2008 marque également le 60ème anniversaire de la déclaration universelle des droits de l'homme, le 30ème anniversaire de l'apparition du "Mur de la démocratie" à Pékin, et le 10ème anniversaire de la signature par la Chine du Pacte international des droits civiques et politiques [des Nations Unies, ndlr].

Nous approchons également du 20ème anniversaire du massacre des manifestants étudians favorables à la démocratie sur la place Tiananmen.

Le peuple chinois, qui endure un désastre en matière de droits de l'homme et a mené d'innombrables luttes au fil de ces années, voit clairement que la liberté, l'égalité, et les droits de l'homme, sont des valeurs universelles de l'humanité, et que la démocratie et un gouvernement constitutionnel constituent un cadre fondamental pour préserver ces valeurs.

En s'éloignant de ces valeurs, l'approche du gouvernement chinois vis-à-vis de la "modernisation" s'est révélé désastreuse. Elle a privé le peuple de ses droits, détruit sa dignité et corrompu le cours normal des relations humaines.

Alors nous posons la question: où va la Chine au XXIème siècle? Poursuivra-t-elle sa "modernisation" autoritaire, ou épousera-t-elle les valeurs universelles, rejoindra-t-elle le lot commun des nations civilisées et bâtira-t-elle un système démocratique ? Il n'est pas possible d'éluder ces questions.

Le choc de la rencontre avec l'Occident sur la Chine du XIX° siècle a mis à nu le système autoritaire décadent et marqué le début de ce qu'on appelle généralement "les plus grands changements qu'ait connu la Chine en plusieurs millénaires". Un mouvement d'auto-renforcement" a suivi, mais qui avait surtout pour objectif de récupérer les technologies permettant de fabriquer des navires de guerre et autres objets occidentaux. La défaite maritime humiliante de la Chine face au Japon en 1895 n'a fait que confirmer l'obsololescence du système chinois.

Les premières tentatives d'introduire des réformes politiques ont eu lieu lors des malheureuses réformes de l'été 1898, mais celles-ci ont été écrasées sans ménagement par les ultraconservateurs au sein de la cour impériale.

Avec la révolution de 1911, qui a permis de créer la première République d'Asie, le système autoritaire impérial vieux de plusieurs siècles était censé avoir été envoyé aux oubliettes pour l'éternité. Mais le conflit social à l'intérieur de notre pays, ainsi que les pressions extérieures, ont empêché qu'il en soit ainsi: la Chine se divise en fiefs de seigneurs de la guerre et le rêve de la République s'évanouit.

Le double échec de ce "mouvement d'auto-renforcement" et de la rénovation politique ont amené nos ancêtres à se poser la question d'une éventuelle "maladie culturelle" qui aurait frappé notre pays. Ce questionnement donna naissance, lors du mouvement du 4 mai à la fin des années 1910, au courant exaltant "la science et la démocratie". Mais cette tentative échoua elle-aussi, sous les coups de butoir des seigneurs de la guerre et de l'invasion japonaise [à partir de 1931 en Mandchourie] provoquant une crise nationale.

La victoire sur le Japon, en 1945, donna une nouvelle chance à la Chine d'évoluer vers un gouvernement moderne, mais la victoire communiste sur les Nationalistes lors de la guerre civile plongea la Chine dans le totalitarisme. La "nouvelle Chine" née en 1949 proclama que "le peuple est souverain", mais mit en place un système dans lequel c'est le Parti qui est tout puissant.

Le Parti communiste chinois prit le contrôle de tous les organes de l'Etat, toutes les ressources économiques, politiques et sociales du pays, et a provoqué une longue succession de désastres sur le plan des droits de l'homme, y compris la "campagne anti-droitiers" (1957), le "Grand bond en avant" (1958-1960), la "révolution culturelle" (1966-1969), le "massacre du 4 juin (Tiananmen)" (1989), ainsi que la répression actuelle de toutes les religions non-autorisées, la suppression du mouvement "weiquan" [mouvement de défense des droits civiques tels qu'énoncés dans la constitution chinoise et dans le Protocole de l'ONU signé par le gouvernement chinois, ndlr].

Pendant toute cette période, le peuple chinois a payé un prix colossal. Des dizaines de millions de personnes ont perdu leur vie, et plusieurs générations ont vu leur liberté, leur bonheur, leur dignité humaine cruellement foulés aux pieds.

Au cours des deux dernières décennies du XX° siècle, la politique de "réforme et ouverture" du gouvernement a soulagé le peuple des effets de la pauvreté et du totalitarisme de l'ère de Mao Zedong, et a eu pour effet d'améliorer le niveau de richesse et les conditions de vie de nombreux Chinois, ainsi que le rétablissement partiel de la liberté économique et des droits économiques.

La société civile a commencé à se développer, et les appels en faveur de plus de droits et de libertés politiques se sont également multipliés. Alors que l'élite au pouvoir a elle-même opéré un glissement vers la propriété privée et l'économie de marché, elle est progressivement passée d'un refus absolu de tout "droit", à la reconnaissance partielle de ceux-ci.

En 1988, le gouvernement chinois a signé deux importants pactes internationaux sur les droits de l'homme; en 2004, il a amendé la Constitution pour y inclure la phrase "respecter et protéger les droits de l'homme"; et cette année, en 2008, il s'est engagé à promouvoir un "plan national d'action en faveur des droits de l'homme".

Hélas, la majeure partie de ces progrès politiques ne sont pas allés plus loin que le papier sur lequel ils étaient écrits. La réalité, qui est visible à l'oeil nu, est que la Chine a de nombreuses lois mais pas d'Etat de droit, elle a une Constitution mais pas de gouvernement constitutionnel. L'élite au pouvoir continue de s'accrocher à son pouvoir autoritaire et à repousser toute évolution vers des changements politiques.

Le résultat est une corruption officielle endémique, un affaiblissement de tout Etat de droit, des droits de l'homme faibles, l'effondrement de toute éthique publique, un capitalisme de copinage, des inégalités croissantes entre riches et pauvres, le pillage des ressources naturelles, ainsi que de notre environnement historique et humain, et l'exacerbation d'une longue liste de conflits sociaux, y compris, dans la dernière période, une animosité croissante entre les gens ordinaires et les officiels.

Alors que ces conflits et ces crises gagnent en intensité, alors que l'élite au pouvoir continue à écraser et à bafouer en toute impunité les droits des citoyens à la liberté, à la propriété et à la quête du bonheur, nous assistons à une radicalisation de ceux qui n'ont pas de pouvoir au sein de la société: les groupes vulnérables, les groupes qui ont été réprimés, qui ont cruellement souffert, y compris de la torture, et qui n'ont aucun espace pour protester, aucun tribunal pour entendre leur plainte.

Ces groupes sont de plus en plus militants, et laissent entrevoir la possibilté d'un conflit violent pouvant prendre des proportions désastreuses. Le déclin du système actuel a atteint un niveau auquel le changement ne peut pas être une simple option.

Nos principes fondamentaux

C'est un moment historique pour la Chine, et notre avenir est en suspens. En revoyant le processus de modernisation politique du siècle écoulé, nous réaffirmons et acceptons les valeurs universelles de base qui suivent:

  • La Liberté. La liberté est au centre des valeurs humaines universelles. La liberté d'expression, la liberté de la presse, la liberté de se réunir, la liberté d'association, la liberté du lieu de résidence, la liberté de faire grève, de manifester, de protester, font partie des formes que prend la liberté. Sans liberté, la Chine restera éternellement éloignée des idéaux civilisés.
  • Les droits de l'homme. Les droits de l'homme ne sont pas octroyés par un Etat. Toute personne nait avec son droit inhérent à la liberté et à la dignité. Le gouvernement existe pour assurer la protection des droits de l'homme de ses citoyens. L'exercice du pouvoir de l'Etat doit être autorisé par le peuple. La succession de désastres politiques dans l'histoire récente de la Chine est une conséquence directe du manque de restect du régime actuel pour les droits de l'homme.
  • L'égalité. L'intégrité, la dignité et la liberté de toute personne -quelle que soit sa situation sociale, sa profession, son sexe, sa condition économique, son origine ethnique, la couleur de sa peau, sa religion ou ses convictions politiques- doivent être les mêmes pour tous. Le principe d'égalité devant la loi, et l'égalité des droits sociaux, économiques, culturels, civiques et politiques, doit être respecté.
  • Le Républicanisme. Le Républicanisme, qui prône que le pouvoir soit équilibré entre ls différentes branches du gouvernement et les intérêts différents, doit être respecté. Il s'approche du concept politique traditionnel chinois qui estime que "tous sont égaux sous le ciel".
  • Il permet à tous les groupes d'intérêt et aux assemblées sociales, aux gens de cultures ou de croyance différentes, d'exercer leur propre gouvernement de manière démocratique, et de délibérer pour parvenir à des solutions pacifiques à toutes les questions d'intérêt public, sur la base d'un accès égal au gouvernement, et d'une concurrence libre et honnête.
  • La Démocratie. Les principes fondamentaux essentiels de la démocratie sont que le peuple est souverain et qu'il choisit son gouvernement. La Démocratie a les caractéristiques suivantes:
    1) le pouvoir politique est issu du peuple, et la légitimité d'un régime vient du peuple;
    2) Le pouvoir politique est exercé à travers les choix faits par le peuple;
    3) Les détenteurs des principales fonctions officielles au sein du gouvernement sont déterminés dans des élections régulières et ouvertes à la concurrence;
    4) Tout en respectant la volonté de la majorité, la dignité fondamentale, la liberté et les droits de l'homme des minorités sont protégés.
    En d'autres termes, la démocratie est le moyen moderne de parvenir au "pouvoir du peuple, par le peuple et pour le peuple".

Ce que nous préconisons

L'autoritarisme est en déclin dans le monde. En Chine aussi, le pouvoir des empereurs et des seigneurs est en train de s'achever. Il est temps de faire que partout les citoyens soient les maîtres de leurs Etats.

Pour la Chine, le chemin qui conduit vers la sortie de notre sort actuel est de nous libérer du concept autoritaire de la dépendance vis-à-vis d'un "seigneur éclairé" ou d'un "officiel honnête", et de nous tourner vers un système de liberté, de démocratie, d'Etat de droit, et vers l'émergence d'une conscience de citoyens modernes pour qui les droits sont fondamentaux, et la participation un devoir.

Dès lors, dans cet esprit de devoir en tant que citoyens constructifs et responsables, nous faisons les recommandations suivantes sur la gouvernance nationale, les droits des ditoyens, et le développement social:

  1. Une nouvelle Constitution Nous devons réviser notre Constitution actuelle, en retirer les clauses qui contredisent le principe selon lequel la souveraineté est détenue par le peuple. Et nous devons la transformer en un document qui garantisse véritablement les droits de l'homme, autorise l'exercice du pouvoir public, et serve de cadre légal à la démocratisation de la Chine. La Constitution doit être la loi suprême du pays, ne pouvant être violée par tout individu, groupe ou parti politique.
  2.  La séparation des pouvoirs Nous devons bâtir un système moderne de gouvernement dans lequel la séparation des pouvoirs exécutif, législatif et judiciaire soit garantie. Nous avons besoin d'une Loi administrative qui définisse l'étendue des responsabilités du gouvernement et garantisse contre les abus de pouvoir administratifs. Le gouvernement doit être responsable devant les contribuables.
    La division des pouvoirs entre les gouvernements des provinces et le gouvernement central devrait respecter le principe selon lequel le gouvernement central détient tous les pouvoirs qui lui sont spécifiquement conférés par la Constitution, et tous les autres appartiennent aux gouvernements locaux.
  3. Une démocratie législative Les membres des organes législatifs à tous les niveaux devraient être choisis dans des élections directes, et la démocratie parlementaire devrait respecter des principes justes et impartiaux.
  4.  Une magistrature indépendante L'Etat de droit doit être au-dessus des intérêts d'un parti politique particulier, et les juges doivent être indépendants. Nous devons créer une Cour suprême constitutionnelle et créer des procédures d'examen le plus rapidement possible. Nous devons abolir tous les Comités politiques et légaux qui permettent aujourd'hui aux cadres du Parti communiste de décider de tous ls cas sensibles en dehors du cadre judiciaire. Nous devons interdire formellement l'usage de fonctions publiques à des fins privées.
  5.  Le contrôle public des fonctionnaires L'armée doit être responsable devant le gouvernement, pas devant un parti politique, et doit être professionnalisée. Les militaires doivent prêter serment sur la Constitution et rester neutres. Les partis politiques doivent être interdits dans l'armée. Tous les serviteurs de l'Etat, y compris la police, doivent servir de manière non-partisane, et la pratique actuelle qui consiste à favoriser un parti politique dans le recrutement doit cesser.
  6.  La Garantie des droits de l'homme Il doit y avoir des garanties strictes sur le respect des droits de l'homme et de la dignité humaine. Il doit y avoir un Comité des droits de l'homme, responsable devant l'organe législatif suprême du pays, qui veillera à empêcher le gouvernement d'abuser de son pouvoir en matière de droits de l'homme. Une Chine constitutionnelle et démocratique doit garantir la liberté individuelle de ses citoyens. Personne ne doit être victime d'arrestations, de détentions, d'interrogatoires ou de punitions illégales. Le système de "rééducation par le travail" doit être aboli.
  7. L'élection des officiels Il doit y avoir un système complet d'élections démocratiques basé sur le principe "une personne, une voix". L'élection directe des responsables administratifs à tous les niveaux, du conté, de la ville, de la province ou du pays, doit être systématisée. Le droit d'avoir des élections régulières et d'y participer en tant que citoyen est inaliénable.
  8. Egalité villes-campagnes Le système d'enregistrement des zones de résidence doit être aboli. Ce système favorise les résidents urbains au détriment des habitants des zones rurales. Nous devons créer un système qui accorde les mêmes droits constitutionnels à tous les citoyens et leur accorde la même liberté d'habiter où ils veulent.
  9. Liberté d'association Le droit des citoyens à former des organisations doit être garanti. Le système actuel pour la reconnaissance des organisations non-gouvernementales, qui exige qu'elles soient "approuvées", doit être remplacé par un simple système d'enregistrement.
    La formation de partis politiques doit être régie par la Constitution et les lois, ce qui signifie qu'il fait mettre fin au privilège spécial accordé à un parti qui a le droit de monopoliser le pouvoir, et nous devons garantir le principe d'une concurrence libre et égale entre tous les partis politiques.
  10. Liberté de réunion La Constitution doit prévoir que les réunions pacifiques, les manifestations, protestations, et la liberté d'expression sont des droits fondamentaux des citoyens. Le parti au pouvoir et le gouvernement ne peuvent pas être autorisés à soumettre ces droits à des obstacles illégaux et inconstitutionnels.
  11.  Liberté d'expression Nous devons rendre universels la liberté d'expression, la liberté de la presse, et la liberté universitaire, afin de permettre aux citoyens d'exercer pleinement leur droit d'être informés et d'exercer leur droit à la supervision politique. Ces libertés doivent être garanties par une Loi sur la presse qui abolisse toutes les restrictions politiques imposées à la presse. Le crime d'"incitation à la subversion contre le pouvoir de l'Etat", qui existe actuellement dans la loi chinoise, doit être aboli. Nous devons cesser de considérer les mots comme des crimes.
  12.  Liberté religieuse Nous devons garantir la liberté religieuse et de foi, et instaurer la séparation de la religion et de l'Etat. Il ne doit pas y avoir d'ingérence du gouvernement dans les activités religieuses pacifiques. Nous devrions abolir toute loi, décret ou règlement local qui limite ou interdit la liberté religieuse des citoyens. Nous devrions abolir le système actuel qui exige l'accord préalable de l'Etat pour tout groupe religieux ou tout lieu de culte, et le remplacer par un système où l'enregistrement devrait être optionnel, et, pour ceux qui choisissent de s'enregistrer, automatique.
  13.  Education civique Nous devrions abolir dans nos écoles les programmes d'éducation politique et les examens qui s'y rattachent, et qui constituent un endoctrinement idéologique des élèves en faveur du soutien à un parti politique. Nous devrions les remplacer par de l'éducation civique, qui fasse la promotion des valeurs universelles et des droits des citoyens, développe la conscience civique, et fasse la promotion de valeurs civiques qui servent la société.
  14.  Protection de la propriété privée Nous devrions établir et protéger le droit à la propriété privée, et promouvoir un système économique de marché libre et honnête. Nous devrions abolir les monopoles gouvernementaux sur le commerce et l'industrie, et garantir la liberté de créer de nouvelles entreprises.
    Nous devrions créer un Comité des entreprises d'Etat, responsable devant le Parlement, qui supervisera le transfer de la propriété de l'Etat vers le secteur privé d'une manière honnête, concurrentielle, et ordonnée. Nous devrions mettre en oeuvre une réforme agraire qui favorise la propriété privée de la terre, qui garantisse le droit d'acheter et de vendre la terre, et permettre à la véritable valeur de la propriété privée de se réléter dans le marché.
  15. Réforme financière et fiscale Nous devrions créer un système de finances publiques régulé de manière démocratique, et redevable, de manière à protéger les droits des contribuables, et respectueux de procédures établies. Nous avons besoin d'un système dans lequel les revenus d'un certain niveau de gouvernement -central, provincial, dictrict ou local- soient contrôlés à ce niveau.
    Nous avons besoin d'une réforme fiscale qui abolira tout impôt injuste, simplifiera le système fiscal, et répartira le fardeau fiscal de manière juste. Les représentants du gouvernement ne devraient pas être en mesure de d'augmenter les taxes ou de créer de nouveaux impôts sans débat public et approbation d'une assemblée démocratique. Nous devons réformer le système de propriété afin de permettre une concurrence plus grande sur le marché.
  16.  Sécurité sociale Nous devrions introduire un système adapté et juste de sécurité sociale pour tous les citoyens, et assurer l'accès de tous à l'éducation, à la santé, à la retraite et au travail.
  17. Protection de l'environnement Nous devons protéger notre environnement naturel, et promouvoir un développement qui soit durable et responsable vis-à-vis de nos descendants et du reste de l'humanité. Cela signifie que les responsables gouvernementaux, à tous les niveaux, non seulement s'engagent à faire tout ce qui est possible pour atteindre ces objectifs, mais acceptent la supervision et la participation des organisations non-gouvernementales.
  18.  Une république fédérale Une Chine démocratique devrait agir comme une puissance responsable contribuant à la paix et au développement dans la région Asie-Pacifique, traitant avec les autres dans un esprit d'égalité et de honnêteté. A Hong Kong et à Macao, nous devrions soutenir les libertés qui y existent déjà.
    En ce qui concerne Taiwan, nous devrions proclamer notre engagement en faveur des principes de la liberté et de la démocratie, et ensuite négocier d'égal à égal, prêts au compromis, afin de rechercher une formule d'unification pacifique.
    Nous devrions nous pencher sur les conflits dans les zones des minorités nationales de Chine avec une ouverture d'esprit, en cherchant le cadre opérationnel dans lequel tous les groupes ethniques ou religieux pourraient se développer. Nous devrions viser, à terme, l'établissement d'une fédération de communautés démocratiques de Chine.
  19. La vérité dans la réconciliation. Nous devrions rétablir la réputation de individus, y compris celle de leurs familles, qui ont souffert de persécutions politiques dans les campagnes politiques du passé, ou qui ont été traités de criminels en raison de leurs pensées, de leurs déclarations, ou de leur foi. L'Etat devrait leur payer des compensations.

Tous les prisonniers politiques ou prisonniers de conscience devraient être libérés.

Il devrait y avoir une Commission d'enquête Vérité, chargée d'établir les faits concernant les injustices et les atrocités passées, de déterminer les responsabilités, rétablir la justice, et, sur cette base, permettre la réconciliation sociale.

La Chine, en tant que pays important du monde, membre permanent du Conseil de sécurité de l'ONU, membre de la Commission des droits de l'homme de l'ONU, devrait contribuer à la paix de l'humanité, et à promouvoir les droits de l'homme. Hélas, nous sommes aujorud'hui la seule puissance parmi les principaux pays, qui reste prisonnier d'un concept politique autoritaire.

Notre système politique continue de produire des désastres en matière de droits de l'homme et des crises sociales, ce qui, non seulement handicape le développement de la Chine, mais limite également le progrès de l'humanité entière. Cela doit changer, vraiment. La démocratisation de la Chine ne peut plus être retardée.

Dès lors, nous osons mettre en avant un esprit civique en annonçant la naissance de la Charte 08. Nous espérons que nos concitoyens ressentiront le même sentiment de crise, de responsabilité et de mission, qu'ils soient au service du gouvernement ou pas, et quel que soit leur statut social, qu'ils mettront de côté leurs petites différences, et accepteront les objectifs généraux de ce mouvement citoyen.

Ensemble, nous pouvons travailler en faveur de changements majeurs dans la société chinoise, et pour l'établissement rapide d'un pays libre, démocratique, et constitutionnel.

Nous pouvons donner corps à ces idéaux et objectifs qui ont été ceux de notre peuple depuis plus de cent ans, et ouvrir la voie à un nouveau chapitre brillant pour la civilisation chinoise."

Charta 08

Ein Reformprogramm für China, veröffentlicht am 9. Dezember 2008

Vorwort

2008 jährt sich die erste Verfassung Chinas zum 100., die „Erklärung der universellen Menschenrechte“ zum 60. und die Pekinger „Mauer der Demokratie“ zum 30. Mal. Und vor zehn Jahren unterzeichnete die chinesische Regierung den „Internationalen Pakt über bürgerliche und politische Rechte“. Die chinesischen Bürger sind nach langwierigen, mühsamen und von Rückschlägen gezeichneten Kämpfen aufgewacht und erkennen in täglich wachsender Klarheit, dass Freiheit, Gleichberechtigung und Menschenrechte gemeinsame und universelle Werte der Menschheit sind, dass Demokratie, Republik und die verfassungskonforme Regierung Fundament und Rahmen einer modernen Politik sind. Eine „Modernisierung“, die sich von diesen universellen Werten und solchen Grundlagen der Politik entfernt, kann nur zu einer Katastrophe werden, weil sie den Menschen ihre Rechte raubt, ihre Vernunft korrumpiert und ihre Würde zerstört. Wohin wird China im 21. Jahrhundert gehen? Wird es weiter die „Modernisierung“ unter autoritärer Herrschaft verfolgen? Oder wird es sich mit den universellen Werten identifizieren, mit der Hauptrichtung verschmelzen und ein demokratisches Regierungssystem aufbauen? Dieser Entscheidung können wir nicht mehr ausweichen.

Die historischen Umwälzungen in der Mitte des 19. Jahrhunderts legten die Verrottetheit der historischen chinesischen Autokratie bloß und waren der Prolog für Veränderungen, wie es sie in der chinesischen Welt bis dahin niemals gegeben hatte. Die „Bewegung zum Lernen vom Ausland“ suchte den Fortschritt allein in der materiellen Sphäre. Doch die Niederlage im Krieg gegen Japan enthüllte abermals die Überlebtheit des chinesischen Systems. Die „Hundert Tage der Reformen“ rührten dann erstmals an seinen Kern, doch den konservativen Ultras gelang eine grausame Unterdrückung, und die Reformen scheiterten. Die „Revolution von 1911“ schuf zwar die erste asiatische Republik und beerdigte das zweitausend Jahre währende Kaiser-System – jedoch nur auf den ersten Blick. Unter den Bedingungen des inneren Chaos und von außen hereingetragener Katastrophen konnte das republikanische System nur eine Episode bleiben. Bald kehrte die Despotie zurück.

Das Scheitern des materiellen Kopierens und der Erneuerung des Systems trieb jedoch Chinesen dazu, gedanklich tiefer zu schürfen, bis sie auf die kranken Wurzeln der Kultur stießen. Daraus erwuchs das Banner „Wissenschaft und Demokratie“ der „Bewegung des 4. Mai“ [1919 – d. Red.] und der folgenden „Bewegung einer neuen Kultur“. Die häufigen Warlord-Kriege im Inneren und die Aggression von außen unterbrachen jedoch den Prozess der politischen Demokratisierung Chinas. Nach der japanischen Kapitulation [1945] erfolgte zwar ein weiterer Anlauf zu einer verfassten Regierung, doch der Bürgerkrieg zwischen Kuomintang und KP stürzte China am Ende in den Abgrund des modernen Totalitarismus. Das „Neue China“ von 1949 war indessen nur dem Namen nach eine „Republik des Volkes“, tatsächlich war es die „Welt der Partei“. Die herrschende Partei monopolisierte alle politischen, wirtschaftlichen und gesellschaftlichen Ressourcen und produzierte eine Serie menschenrechtlicher Katastrophen – die Anti-Rechts-Bewegung, den Großen Sprung nach vorn [1958 bis 1960], die Kulturrevolution [offiziell 1966 bis 1976], den 4. Juni 1989, die Unterdrückung der Volksreligion und der Bewegung zur Verteidigung der Rechte und viele andere. Dutzende Millionen Menschen kamen bei alldem ums Leben, die Chinesen und ihr Land zahlten einen verheerenden Preis.

Mit dem Prozess von „Reform und Öffnung“, der am Ende des 20. Jahrhunderts begann, ließ China die allgemeine Armut und den vollkommenen Totalitarismus der Zeit Mao Tse-tungs hinter sich, das Lebensniveau der Bevölkerung stieg erheblich, individuelle Wirtschaftsfreiheiten und soziale Rechte kehrten teilweise zurück, eine Bürgergesellschaft begann zu wachsen. Seither nehmen auch die Rufe nach Menschenrechten und politischer Freiheit zu. Während die Machthaber die Wirtschaft in Richtung Markt und Privatisierung reformierten, begannen sie auch damit, nach und nach von der Ablehnung der Menschenrechte zu deren sukzessiver Anerkennung überzugehen. 1997 und 1998 unterzeichnete die chinesische Regierung zwei wichtige internationale Abkommen zu den Menschenrechten, und der Nationale Volkskongress verabschiedete 2004 eine Änderung der Verfassung und fügte den Passus ein: „Der Staat respektiert und schützt die Menschenrechte“. In diesem Jahr versprach der Volkskongress außerdem, einen „Staats-Aktionsplan Menschenrechte“ festzulegen. Freilich sind solche Fortschritte bis heute zu großen Teilen auf das Papier beschränkt, auf dem sie stehen; wir haben Gesetze, aber keine gesetzeskonforme Herrschaft, wir haben eine Verfassung, aber keine entsprechende Regierung. Ganz offensichtlich ist das immer noch unsere Realität. Der machthabende Block hält weiterhin daran fest, seine autoritäre Herrschaft zu verteidigen. Er verweigert eine politische Wende, was geradewegs zur heute endemischen Beamten-Korruption führt, die die Schaffung einer legitimierten Herrschaft erschwert, die Rechte der Menschen verschüttet, alle Ethik zerstört, die Gesellschaft polarisiert und die Wirtschaft in abnormer Weise entwickelt. So werden die natürliche Umwelt und der Geist von zwei Seiten her zerstört. Die Rechte der Bürger auf Freiheit, Eigentum und die Verfolgung ihres Glücks haben keinen systemischen Schutz. Gesellschaftliche Widersprüche jeder Art türmen sich ununterbrochen auf, die Unzufriedenheit steigt weiterhin, und insbesondere verschärft sich der Antagonismus zwischen Funktionären und Bevölkerung. Die Anzahl sogenannter Zwischenfälle mit Massencharakter steigt so scharf an, dass sich schon ein katastrophaler Trend zum Verlust der Kontrolle zeigt. Die Rückständigkeit des gegenwärtigen Systems ist an einem Punkt angekommen, wo es ohne Reformen gar nicht mehr geht.

II.Unser grundsätzliches Konzept

An diesem das künftige Schicksal Chinas entscheidenden historischen Punkt müssen wir den jetzt hundertjährigen Modernisierungsprozess überdenken und die folgenden Grundsätze noch einmal bekräftigen:

Freiheit: Die Freiheit ist der Kern der universellen Werte. Rechte wie das der Rede, der Veröffentlichung, des Glaubens, der Versammlung und Organisation, der Freizügigkeit, des Streiks, der Demonstration und andere sind allesamt konkrete Erscheinungsformen der Freiheit. Wo die Freiheit nicht blüht, kann von moderner Zivilisation keine Rede sein.

Menschenrechte: Sie sind kein Geschenk des Staates, sondern Rechte, die jeder Mensch von Geburt an besitzt. Sie zu schützen ist das oberste Ziel einer Regierung, und sie sind die legitimierende Basis allen Rechts; sie sind auch der wichtigste Inhalt einer Politik, die „den Menschen zum Ausgangspunkt nimmt“. Die politischen Katastrophen Chinas sind eng verbunden mit der Missachtung der Menschenrechte durch die machthabenden Behörden. Der Mensch ist das Wesentliche am Staat, ihm dient er und für ihn ist die Regierung da.

Gleichberechtigung: Jedes Individuum ist allen anderen gleichgestellt, ohne Ansicht seiner sozialen Position, seines Berufes, Geschlechts, seiner wirtschaftlichen Situation, seiner Rasse, Hautfarbe, seines Glaubens oder seiner politischen Ansichten; dies gilt auch für seine Persönlichkeit, seine Würde und seine Freiheit. Das Prinzip der Gleichheit aller Menschen vor dem Recht ist ebenso zu verwirklichen wie die sozialen, wirtschaftlichen, kulturellen und politischen Rechte der Bürger.

Res publica: Das meint die Sache des Volkes, dass „alle herrschen und friedlich zusammenleben“, das bedeutet Teilung der Gewalten und deren gegenseitige Kontrolle und Balance, dass vielfältige Interessen, unterschiedliche soziale Gruppen und jene, die unterschiedliche Kultur- und Glaubensrichtungen verfolgen, auf gleichberechtigter Basis partizipieren, in fairem Wettbewerb gemeinsam am politischen Leben teilnehmen und in friedlicher Weise die Angelegenheiten der Allgemeinheit regeln.

Demokratie: Ihr grundlegendster Inhalt sind die Volkssouveränität und die Wahl der Regierung durch das Volk. Zur Volksherrschaft gehören diese grundlegenden Charakteristika: 1. Die Legitimität politischer Macht kommt aus dem Volk, die Quelle der politischen Macht ist das Volk; 2. Die politische Herrschaft entsteht durch Wahlen des Volkes; 3. Die Bürger genießen echtes Wahlrecht, die wichtigsten Funktionäre der Regierungen aller Ebenen sind durch periodische Wahlen zu bestimmen; 4. Mehrheitsentscheidungen sind zu achten, die grundlegenden Rechte der Minderheit sind zu schützen. In einem Satz: Die Demokratie ist ein Mittel moderner Öffentlichkeit, mit dem diese die Regierung zu ihrem „Besitz, Herrschaftsmittel und Nutzbringer“ macht.

Verfassungsgemäßes Regieren: Es ist das Prinzip, durch rechtliche Bestimmungen und die Herrschaft des Rechts die in der Verfassung festgelegten grundlegenden Bürgerfreiheiten und -rechte zu schützen und mittels rechtlicher Festlegungen die Macht und das Handeln der Regierung zu begrenzen und diesem Zweck dienende systemische Mittel zur Verfügung zu stellen.

Das Zeitalter imperialer Macht ist in China schon lange vorbei, und es wird auch nicht zurückkommen; die autoritären Systeme in der Welt nähern sich ihrer Abenddämmerung; jetzt müssen die Bürger zu den tatsächlichen Herren der Staaten werden. Hinweg mit der Untertanen-Mentalität, sich auf „Ehrbare“ [die Partei- und Staatsführung] und „saubere Beamte“ zu verlassen, jetzt ist die Zeit des Bürgerbewusstseins, das Rechte als Wesen der Sache und Teilnahme als seine Verantwortung begreift, das Freiheit verwirklicht, Demokratie als ureigenes Anliegen begreift und der Herrschaft des Rechts Respekt entgegenbringt. Allein hier liegt der Ausweg für China.

III.Wofür wir grundsätzlich eintreten

Entsprechend und in verantwortungsbewusstem, konstruktivem Bürgergeist treten wir mit Blick auf das politische System Chinas, die Rechte seiner Bürger und die Entwicklung der Gesellschaft für die folgenden konkreten Positionen ein:

1. Revision der Verfassung: Sie ist auf der Grundlage der oben dargelegten Wertvorstellungen zu ändern. Bestimmungen, die dem Prinzip der Volkssouveränität nicht entsprechen, sind zu streichen, so dass die Verfassung tatsächlich zu einer Garantie-Urkunde der Menschenrechte und zu einer Lizenz zur Ausübung öffentlicher Macht wird, zu einem praktizierten höchsten Gesetz, gegen das kein Individuum, keine Organisation und keine Partei handeln darf, damit sie zur Basis legaler Rechte bei der Demokratisierung Chinas wird.

2. Gewaltenteilung und Machtbalance: Aufbau einer modernen Regierung der Gewaltenteilung und Machtbalance, Garantie der Gewaltenteilung in Legislative, Judikative und Exekutive. Sicherstellung einer rechtlichen Verwaltung und verantwortlichen Regierung, Verhütung einer grenzenlosen Ausdehnung der Verwaltungsmacht; die Regierung ist den Steuerzahlern verantwortlich; zwischen Zentrale und Regionen ist ein System der Gewaltenteilung und Machtbalance zu schaffen, die Rechte der Zentrale sind auf der Grundlage der Verfassung klar zu begrenzen oder zu autorisieren, die Regionen verwalten sich vollständig selbst.

3. Eine demokratische Legislative: Die gesetzgebenden Körperschaften aller Ebenen entstehen aus direkten Wahlen, die Gesetzgebung hält am Prinzip der Unparteilichkeit und Gerechtigkeit fest, sie erfolgt demokratisch.

4. Unabhängigkeit der Judikative: Das Rechtswesen steht über den Parteien und ist frei von jeglicher Einmischung, die Judikative ist unabhängig, ihre Unparteilichkeit zu garantieren; ein Verfassungsgericht ist zu schaffen sowie ein System zur Prüfung von Verfassungsverstößen und zum Schutz der Verfassungsautorität. Die Parteiausschüsse für Politik und Recht stehen über dem „geltenden Recht“ und sind alsbald und auf allen Ebenen abzuschaffen, weil sie in schwerwiegender Weise die Herrschaft des Rechts schädigen; das Verwenden öffentlicher Mittel für private Zwecke ist zu unterlassen.

5. Öffentliches Eigentum gehört der Öffentlichkeit: Die Streitkräfte sind zu nationalisieren, die Soldaten haben der Verfassung und dem Staat loyal zu dienen, Parteiorganisationen haben die Armee zu verlassen, deren professionelles Niveau ist zu erhöhen. Alle Mitarbeiter des öffentlichen Dienstes, auch die der Polizei, haben politische Neutralität zu wahren. Die Partei-Bevorzugung bei Einstellungen im öffentlichen Dienst ist abzuschaffen, Einstellungen erfolgen ohne Blick auf die Partei-Zugehörigkeit.

6. Sicherung der Menschenrechte: Die Menschenrechte sind wirksam zu garantieren, die Würde der Menschen ist zu schützen. Ein Ausschuss für Menschenrechte ist zu schaffen, der der höchsten Volksvertretung verantwortlich ist und verhindert, dass die Regierung ihre Befugnisse dazu missbraucht, gegen Menschenrechte zu verstoßen; insbesondere muss er die persönliche Freiheit der Bürger sicherstellen, niemand darf ungesetzlich verhaftet, eingesperrt, vorgeladen, verhört oder bestraft werden, das System der Erziehung durch Arbeit ist abzuschaffen.

7. Wahl der Beamten: Vollständige Einführung eines demokratischen Wahlsystems, in dem ein gleichberechtigtes Wahlrecht gilt – jeder Wähler eine Stimme. Die Direktwahl der Verwaltungsleiter ist Schritt für Schritt auf allen Ebenen systematisch einzuführen. Periodische und freie Wahlkämpfe und die Wahlteilnahme der Bürger sind ein unwiderrufliches Grund-Menschenrecht der Bürger.

8. Städter und Landbewohner sind gleich: Abschaffung des heute geltenden Systems der zwei Arten von Ausweisen, Verwirklichung des verfassungsmäßigen Rechts der ausnahmslosen Gleichberechtigung der Bürger, Garantie der Freizügigkeit.

9. Organisationsfreiheit: Garantie des Rechts auf Organisationsfreiheit der Bürger, Umwandlung des jetzigen Genehmigungssystems bei der Bildung von Organisationen zugunsten eines Systems der bloßen Anmeldung und Registrierung. Aufhebung des Parteienverbots, Verfassung und Gesetze normieren das Handeln politischer Parteien, Abschaffung der Sonderrechte, die einer einzigen Partei das politische Monopol gewähren, Schaffung einer freien Betätigung politischer Parteien und eines fairen [Parteien-]Wettbewerbs, Verrechtlichung und Normalisierung der Parteienpolitik.

10. Versammlungsfreiheit: Friedliche Versammlungen, Umzüge, Demonstrationen und der freie Ausdruck sind ein verfassungsmäßiges Grundrecht, sie dürfen nicht die Verfassung verletzenden oder illegalen Eingriffen der herrschenden Partei unterliegen.

11. Freiheit der Rede: Verwirklichung der Redefreiheit, der Publikationsfreiheit und der akademischen Freiheit, Schutz des Rechts der Bürger zu wissen [was die Verwaltungen tun, Öffentlichkeit der Verwaltung] und ihres Rechts der Überwachung [der Herrschenden]. Ausarbeitung eines „Presserechts“ und eines „Verlagsrechts“, Abschaffung der Zeitungsverbote, Beseitigung von Bestimmungen wie „Anstachelung zum Umsturz der Staatsmacht“ im jetzigen „Strafrecht“; es muss ein Ende haben, dass Wörter Verbrechen sein können.

12. Religionsfreiheit: Garantie der Religions- und Glaubensfreiheit, Verwirklichung der Trennung von Politik und Religion, keine Einmischung der Regierung in religiöse Aktivitäten. Überprüfung und Abschaffung aller administrativen Gesetze, Verordnungen und Vorschriften der zentralen wie der lokalen Ebene, die den Bürgern die Religionsfreiheit nehmen oder diese begrenzen. Verbot der Praxis, religiöse Aktivitäten mit Hilfe administrativen Rechts zu überwachen. Abschaffung des Systems, wonach religiöse Gruppen gezwungen werden, Anträge zu stellen und sich ihre Legalität so vorab genehmigen zu lassen. Dies ist durch ein System der bloßen Registrierung zu ersetzen, das mit keinerlei Überprüfung verbunden ist.

13. Ein Bildungssystem für Bürger: Beseitigung der durch und durch ideologischen politischen Erziehung und der Polit-Prüfungen, die der Ein-Partei-Herrschaft dienen, Verbreitung einer Bürgererziehung, die die universellen Werte und die Bürgerrechte zum Kerninhalt hat, Schaffung von Bürgerbewusstsein, Förderung der bürgerlichen Tugend des Dienstes an der Gesellschaft.

14. Schutz des Eigentums: Etablierung des Rechts auf Privateigentum und Schutz dieses Rechts, Einrichtung eines Systems der freien und offenen Marktwirtschaft, Schutz der Freiheit von Pionier-Unternehmen, Beseitigung des Verwaltungsmonopols; Einrichtung eines der obersten Volksvertretung verantwortlichen Ausschusses für das Staatseigentum und die Staatsressourcen, rechtskonforme und geordnete Reform des Eigentumsrechts, Klärung der Eigentumsverhältnisse und -verantwortlichkeiten; Initiierung einer neuen Boden-Bewegung, Privatisierung des Grund und Bodens, Garantie von Eigentumsrechten der Bürger an Grund und Boden, insbesondere der Bauern.

15. Finanz- und Steuerreform: Schaffung einer demokratischen Finanz[verwaltung], Schutz der Rechte der Steuerzahler. Es ist ein Rahmen für die öffentlichen Finanzen und den Umgang mit ihnen zu schaffen, der Rechte und Pflichten klar regelt, sowie – mit Blick auf die Lokalregierungen aller Ebenen – ein rationales und effizientes System, das ihnen Rechte verschafft. Das Steuersystem ist umfassend zu reformieren mit dem Ziel, die Steuerrate zu senken, das System zu vereinfachen und die Steuerlast gerecht zu machen. Es darf nicht geschehen, dass Verwaltungsabteilungen, ohne öffentlichen Entscheidungsprozess oder Beschluss der Vertretungsorgane, nach eigenem Gutdünken Steuern erhöhen oder neue erheben. Mit Hilfe einer Reform des Eigentum[systems] müssen vielfältige Marktteilnehmer [eine Chance erhalten] am Wettbewerb teilzunehmen, die Schwelle finanzieller Voraussetzungen dafür ist zu senken. Es sind Bedingungen für die Entwicklung eines nichtstaatlichen Finanzsystems zu schaffen, um das Finanzsystem zu beleben.

16. Soziale Sicherung: Ein soziales Sicherungssystem ist aufzubauen, das alle Chinesen einschließt, die Bevölkerung muss eine Grundsicherung für Ausbildung, Krankheit, Alter und Arbeit erhalten.

17. Schutz der Umwelt: Das Ökosystem ist zu schützen, alle Entwicklung muss nachhaltig sein und sich vor den folgenden Generationen sowie der Menschheit insgesamt verantworten können. Beamte der Zentral- wie auch der Lokalebenen sind dafür verantwortlich zu machen, Nichtregierungsorganisationen müssen auf dem Gebiet des Umweltschutzes ihre Rolle als Beteiligte und Kontrolleure entfalten können.

18. Bundesrepublik: [Wir wollen] ein großes Land schaffen, das verantwortlich ist und an der Wahrung einer friedlichen Entwicklung der Region in gleichberechtigter und fairer Weise teilnimmt. Das freie System Hongkongs und Macaos ist zu verteidigen. Unter der Vorbedingung einer freien Demokratie [in China] ist in gleichberechtigten Verhandlungen und interaktiver Kooperation eine friedliche Lösung in der Taiwan-Straße zu suchen. Es muss mit großer Weisheit und Intelligenz ein Weg und ein praktikables System gefunden werden, die den Nationalitäten ein gemeinsames Aufblühen ermöglichen. Im Rahmen einer demokratischen und verfassten [Gesellschaft] sollte eine Bundesrepublik China gegründet werden.

19. Rehabilitation der Ungerechtigkeiten: Personen und ihre Familienangehörigen, die in den politischen Bewegungen der Vergangenheit politische Verfolgung erlitten haben, müssen ihre Ehre zurückerhalten und vom Staat entschädigt werden; alle politischen und Gewissensgefangenen sind ebenso freizulassen wie alle, die wegen ihres Glaubens bestraft worden sind; es ist ein Komitee zur Untersuchung der Fakten zu gründen, das die tatsächlichen Umstände historischer Ereignisse untersucht, die Verantwortung klärt und Gerechtigkeit etabliert; auf dieser Grundlage ist eine Aussöhnung in der Gesellschaft zu finden.

IV.Schluss

Als eines der großen Länder der Erde, als eines der fünf Mitglieder des Sicherheitsrates der Vereinen Nationen, als Mitglied des Ausschusses für Menschenrechte muss China eigene Beiträge für die friedliche Sache der Menschheit und Fortschritte bei den Menschenrechten leisten. Es ist bedauerlich, dass allein China unter den Großmächten der heutigen Welt sich noch im Zustand eines autoritären politischen Systems befindet und aus diesem Grund fortwährend Menschenrechtskatastrophen und soziale Krisen produziert, die Entwicklung der Nation aus eigener Kraft fesselt und den zivilisatorischen Fortschritt der Menschheit einschränkt. Dieser Zustand muss geändert werden! Die Überführung der politischen Herrschaft in eine Demokratie erlaubt keinen weiteren Aufschub mehr.

 


联名签署清单

303+1+440=744人

    周曙光(煤炭坝,非典型愤青,独立Blogger,无产阶级革命家,思想家,教育家,洗脑专家,政治家,资深情报分析专家,玩家)
    于浩成(北京,法学家)
    张思之(北京,律师)
    茅于轼(北京,经济学家)
    杜 光 (北京,政治学家)
    李 普 (北京,老记者)
    沙叶新(上海,剧作家)
    流沙河(四川,诗人)
    刘晓波(北京,作家)
    张祖桦(北京,宪政学者)
    …………

    檀盛(广州 现供职咨询公司)


我要签名支持   

欢迎各位在下面留言签名支持,格式:名字+地点+职业 ,如:周曙光(湖南,自由职业者)

或发邮件到下面两个邮箱签名支持,我验证过了,我的签名出现在第五批:周曙光(湖南,网络日志作者)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如果大家对上面内容中的不严肃部分感到不适,请绕行,或忽视,如果你愿意,并且也希望自己的签名出现在第一页第一条,请自己建立一个网页,如果不认同上面的观点,那你什么屁话都不要说,直接用脚投票就是。)

Comments

mifanbaozi (美国留学生)

如果能实现宪章所说的一切当然是最理想的了,但如何实现?
政府总是害怕与它意见向左的东西,害怕动乱,然而那次改革不会伴随着乱糟糟的情形出现呢,就算是78年,也是如此。
中国人还是太保守了,战战兢兢,缺乏一个有魄力的领导人,像那时候的邓小平,但也只是那时候的他

Qing Feng - Oct 13, 2010

宪章为何没有规定国家领土主权的保障方式?

公器公用:实现军队国家化,军人应效忠于宪法,效忠于国家,政党组织应从军队中退出,提高军队职业化水平。包括警察在内的所有公务员应保持政治中立。消除公务员录用的党派歧视,应不分党派平等录用。

联邦共和:以平等、公正的态度参与维持地区和平与发展,塑造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维护香港、澳门的自由制度。在自由民主的前提下,通过平等谈判与合作互动的方式寻求海峡两岸和解方案。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可能途径和制度设计,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

只强调政党撤出军队,不要求其维护国家利益与领土主权。那么这种宪法拿来干嘛?企图和在?肢解中国?如果部分行政区要退出所谓的联邦怎么办?军队做什么?美国允许联邦主体独立吗?

凡是妄图肢解中国的任何企图本人毫不留情地反对。民主自由是好,我支持中国走入民主化时代,但这种民主应该是由中国人民自主决定的,而不是借由外族影响以实现外族利益的最大化。

说得再明白一点,一个主张中国应由外国殖民300年才能发展的人起草的所谓宪章,我认为就是废物,哗众取宠,卖国求荣!

所以很多支持刘晓波的人是哪些人就一目了然了。

一是法轮功及其不明真相的瞎起哄围观者。大纪元是什么?呵呵,共产党不好,法轮功就更差。用法轮功来宣传自己,就是砸自己的牌子!只要是读过点书的,能够认识汉字的,都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法论功只能用来骗骗那些对中国一无所知的西人。

二是那些希望中国分裂,一盘散沙的。如日本美国台独藏独疆独之流。

三是那些希望找筹码来与中国政府讨价还价的。如美国日本等。

四就是那些迷信诺贝尔,而对刘晓波其人的品质与言论并不了解的。

当然其他的还太多了。

墨尔本华人

Eric Huang - Oct 13, 2010

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就是极端民族主义?是谁的眼睛被蒙蔽了?是你一心最求西藏新疆独立的邪恶思想蒙蔽了你自己的双眼了吧!到底是我的思想法西斯还是你的思想法西斯?我的观点与你不同我就是法西斯,那么我也可以说你是法西斯,因为你不允许与你思想相异的观点出现。所以,在刘晓波这个事情上,我支持共产党法西斯!

正是因为如你一样的人在,中国现在的民主化政治改革才会如此缓慢!因为如苏联一样国家分崩离析,国力一落千丈,是国人心里实行民主政治的最大障碍!所谓的民族自决,为什么不包括汉人?难道西藏新疆没有汉人吗?西班牙允许加泰罗尼亚自决吗?加拿大允许魁北克自决吗?美国允许得克萨斯自决吗?日本允许琉球自决吗?太多了,你自己去找吧!

西藏新疆难道不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吗?汉代的西域是哪里?维吾尔人是从哪里迁徙到西域的?李白出生在哪里?至于西藏,从蒙元开始就在中国疆域里面了吧?明朝没有对西藏直接管辖,但满清几百年的历史难道不是中央直接管辖的?金瓶擎签的历史传统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达赖的所谓转世神童不具合法性?为什么达赖一再声称他的西藏不追求独立?请问你知道雪山狮子旗的来历吗?可笑不懂的人到处拿着一面直接证明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旗帜叫嚣独立骗取西方社会同情!再说一声,国家国境是西方概念,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里面只有朝贡体制。西藏与中国周边的其他地方如朝鲜、越南、缅甸、泰国、琉球等等中国附属国完全不同!我看是你要去网络上好好学学西藏新疆的历史!

藏民和维吾尔人现在苦难吗?流亡藏人才苦难吧!藏区,新疆的中国公民日子好像很滋润啊?他们的传统受到保护,他们不受独生子女政策的限制,他们的宗教信仰不受干扰,他们犯法从宽从轻处罚,他们受教育高考加分,各省各地都有一对一帮扶,有专门的藏族维吾尔学校,各大学有相应的藏族班和新疆班...国家还要给予少数民族多少优惠政策和财政支出才能满足你们这群独立派的要求你们才能满意?恢复西藏的农奴制度让你们从印度,从全球其他敌视中国的地方回去做农奴主?我看你的目的替西方摇旗呐喊吧!

如果共产党作为执政党不能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那么他就没有继续统治中国的合法性,就必然如被人民抛弃的国民党般被中国公民唾弃!赶下台!这基本上就是全球各地华人的思想!我们不喜欢共产党的政治体制,我们希望他能逐步改良,让人民各方面的自由得到保障,公权力得到监督。但是,我们绝对反对把中国引向分离分裂内战的任何愚蠢的变革!因为这个民族对1840以后的100多年历史依然是极度恐惧,因为那样受苦的只是人民大众,高兴的只有日本西方!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是世界上每一个政府的职责所在!

所以我前面说了,这个宪章只有你这种希望肢解中国的人才喜欢,才支持。一口一句东土耳其斯坦,难道你不知道西方世界对伊斯兰有陈见吗?

其实,你的观点已经很清楚了:我管你中国是乱是和,我们就是希望按照这个08宪章来试试,如果最终实现西藏新疆独立,那我们就偃旗息鼓了,如果这还不行,我们再尝试新的办法,总之就是要独立!你中国最后真的想刘晓波所希望的一样被外国殖民300年,也不关我的事!

很抱歉,上帝不会帮你解决问题,因为上帝不会干预!他老人家只是创造这一切,其他的,你们自己去处理。因为他无所不能!居高临下看待苍生。如果你错了,请向他忏悔,如果你对了,也要记得感恩。

Eric Huang - Oct 13, 2010

簡單一句話回應Untitled~

不懂不羞恥~不學才愧疚~
這是台灣的一句俗語~

大多數身在台灣的人民~
並不是只有關注大陸的發展動態~

我們也關心北韓、緬甸軍政府~
或是泰國紅衫軍~和俄羅斯普京的最新動態~

不過這或許也只是因為出自於我們~
對於台灣政局的冷漠、麻木與反省~

希望透過鄰近國家的發展來反省比較~
為啥會有人說台灣的民主是個笑話~

說真的~零八憲章的內容條文~
很多就已在中國人民共和國的憲法裡頭~

而現階段中國的七大軍區~或七大類經濟區劃~
在外人眼中~早已是個藩鎮割據的分裂局面~

Tompay Tsai - Oct 12, 2010

你在国外应该有机会通过各种不同的渠道得到更多的信息来理解西藏和东土耳其斯坦的真正殖民历史。中国自己也遭受过别国的殖民,甚至殖民主义对贵国的迫害。最先要出来反对殖民主义的应该是华人。但,你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遮盖了你良心的眼睛!无法看到藏民和维吾尔民的现况和苦难!
希望你能好好研究一下历史,西藏和新疆是否“不可分离的一部分”?你的思想是跟共产党和法西斯主义的思想有何不同?
我相信华人是有良心的,有五千年历史的这个民族会和藏人和维吾尔人一起共同做出一个正确的抉择。联邦或分离是以后的事情。要是所谓的民主不能给受迫害的民族带来自由和自决,那么这还能叫民主自由吗?希望中国民主化以后大家平静下来,围坐在圆桌各方共同讨论如何解决联邦或分离问题。我觉得,保持联邦或者分离的决议不是您老人家或者任何别的人能决定的,而是藏民和维吾尔民自己决定的。要是这个问题在民主化的中国也无法解决,那我肯定这将继续成为民主中国心中病患。
想自己得到民主和自由,不要阻隔别人享受自由和民主的权利!
希望大家不要被极端民族情绪所控制而言出如此卑鄙的话语!
谢谢!
上帝保佑你!

Anonymous - Oct 11, 2010

一黨治政的好處

其實,一黨獨大沒有什麽不好,中國就是一個好例子。看看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常常為了反對(對方)而反對。臺灣政府更糟,還大打出手,由其是民進黨的那群,好像瘋狗一樣。 一個國家就好比一只船,而船上各自各的撐(船),弄到整條船只在水中央團團轉,永遠去不到目的地。反過來看中國,最小不會有黨派之爭。只有提出的議案是對人民好與否,結論是通過或不通過就這麽簡單。

西方人眼看中國每天都在強大,心裏的滋味如可想而知。他們為什麽要那麽不遺餘力的推動民主,他們真的関心中國人的生活、生存、人權嗎? 例如美國在1936年他們賣軍火给日本侵略中國時,她怎麽忘記中國人需要生存,需要人權呢? 西方人心目中,最终要得,是他們的利益,是對别國壓倒性的優勢。
所謂民主,是西方人用来顛覆别國,分裂别國的武器。他們到中國推銷所謂民主,目的無非是讓泱泱大國分崩離析,淪爲其附庸。中國人雖然善良,但是並不傻,会把頭伸他們西方人的套子? 少數人為他們摇旗呐喊,無非是為了一些蠅頭小利。

Anonymous - Oct 13, 2010

小国寡民,窃以为情况颇为特殊。

Tong Lu - Oct 13, 2010

新加坡呢?

Pei Liang Teong - Oct 13, 2010

不要自欺欺人了,请比较一下当今世界所有一党制的国家和多党制的国家,那些国力更强、经济更发达、人民生活更优越。我只见到苏联的分崩离析和东欧的政治风暴,无不是因为腐败的专制和民不聊生,却没有一个多党制的民主国家发生过政变。

Tong Lu - Oct 12, 2010

snpt(美国留学生)

希望是好的,但感觉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分散人口……但这是不可能的,根据中国国情来讲,我觉得一党专制就挺好,没有分歧,人民内部就没有巨大思想上的矛盾。
08宪章 如果在中国某地区小范围实行的话,我觉得也不会顺利的。 而且美国、日本一直觊觎于中国,决不能让他们因为中国内讧而趁虚而入。

Anonymous - Oct 13, 2010

一针见血

Anonymous - Oct 13, 2010

congratulations on Liu for the award of Nobel Peace Prize

The Peace Prize belongs to every Chinese, be they from overseas or mainland China, who fights for the realization of democracy and freedom in China.

Michelle Chan, New York, Freelancer

Michelle Chan - Oct 12, 2010

路通(美国留学生)

由衷敬佩所有为中国人民之福祉而奋斗的民主维权人士。

Tong Lu - Oct 12, 2010

宪章,有些太片面了吧,
中国现在是存在很多弊端,老百姓也很渴望民主,平等,
但是,如果按照宪章所说得去做的话,中国就能变强,老百姓就能变福?
中国的一些制度,是存在很多弊端,但近几年的中国没有改变吗,无论是经济,还是老百姓的权利保障,
还有,美国,日本,还有达赖,为什么都支持刘晓波,难道他们希望中国能变好?????决不是把!!!他们希望的是中国变乱,变烂。
我对刘晓波不了解,他可能骨子里,很希望中国能变得更好,更强,但老根美国他们掺合什么,离了它们中国不能变好?
刘晓波被授予了诺贝尔和平奖,可能觉得对是自己主张的肯定,但对中国的和平做出了什么贡献呢,这个诺贝尔和平奖侮辱了全中国人,刘晓波应该自己辞退才是,

Anonymous - Oct 12, 2010

你只看到美国,日本,达赖支持刘晓波获奖,却看不到有多少中国有良知的学者和维权人士为刘先生争取这个奖项。总是认为别的国家要欺负中国,这种受害者心态让会中国难以融入国际社会,成为真正负责任、受国际社会尊敬的国家。中国的强大,最终目的是人民的福祉,如果一个强国不能让国民过上富足而有尊严的日子,这样强国才真正会烂、会乱。苏联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Tong Lu - Oct 12, 2010

中國人所謂的王道文化~
就是在自己強大的時候~
侵略干涉鄰近小國家的內政~

而當自己式微衰落時~
看到其他強大的國家份外眼紅~
講難聽一點~只是假仁假義的霸道文化~

中華傳統文化不是講究包容的儒家思想~
怎看到比自己強大的美日就得了被害妄想症~
難道文革十年已經讓中國人丟了自己的根?

Tompay Tsai - Oct 12, 2010

中國人所謂的王道文化~
就是在自己強大的時候~
侵略干涉鄰近小國家的內政~

而當自己式微衰落時~
看到其他強大的國家份外眼紅~
講難聽一點~只是假仁假義的霸道文化~

中華傳統文化不是講究包容的儒家思想~
怎看到比自己強大的美日就得了被害妄想症~
難道文革十年已經讓中國人丟了自己的根?

Tompay Tsai - Oct 12, 2010

我認同你的説法。

Anonymous - Oct 11, 2010

金山

感觉08宪章的发表,跟六四运动有着深远的关系。如果政府还像20年前 那么固执的话,情况不容乐观啊

kinzan chou - Oct 12, 2010

金山

唯恐天下不乱???天下已经打乱!!!

我只想说 08宪章 只是希望中国可以恢复,民主,恢复人权的对制度上一种改革的希望,只是对制度中的一部分进行完善,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要落实到实行 民主,和加强人权。通过民主和对人权的改革以加强人民的权利,让政府多做一些以民为本的事情,而不是只发表自己的想法,人民只有跟随的份。

经济问题;中国现在的强大,不是中国人民的富有,是政客存折上数字的飙升。什么叫富有,什么叫强大,看的不是gdp,不是什么年增长,看得是平均人民生活水平,而中国平均的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没有gdp增长的快,增长的最快的就是贪污腐败的速度。出国后用中国的gdp,和外国的生活水平比较一下,那简直比水还水。什么gdp,什么增长,最终还是要落实到 人民生活水平上,生活水平不长,其他的都是废话。

再中国任何事情的发生,已经都不需要感到惊讶 “诶,他怎么能当上科长?” “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他爸是xxx"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就这么轻松解决了。中国现在迫切需要打消,类似这样的事情,完全的不平等,没背景,没钱的,想都别想。

在这里,大家通常都会联想到对于一党专政的废除,建立多党派,但是08宪章里并没有提及到支持建立多党派的言论,只是希望設立對最高民意機關負責的人權委員會,以此让人民监督政府的行政工作,当人民遇到不公正待遇的时候可以有法可依,可以维护自己的切身利益,可以“以下反上”。

建立新的制度,并不一定我们需要建立多党派制,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人民的一些权利,可以让人民对政府的工作进行监督,让政府多做以民为本的事情,替百姓办事,而不是为政府自己。不要让民主权,人权,言论权成为纸上谈兵。

08宪章 是思想的解放,对自由的争取,思想的不自由,言论不自由,一个国家永远不可能强大。国家的强大不光是靠政府的带领,还需要人民自己的努力,完全依赖政府的国家是没有未来的。

kinzan chou - Oct 12, 2010

張憶(韓國留學生)

支持一下!我們需要實現真正的民主。一黨制最終不行的,希望中共能接受建議,改革政黨,像當年美國輝格黨一樣,分成兩個黨,實現兩黨政治,我相信這是最適合中國的。

Anonymous - Oct 12, 2010

湯培(台灣,半導體設備商)

在此先說聲 孫文草創的中華民國九九年生日快樂!!
在簽名表示同意之前,也希望GOOGLE的郵件伺服器,
並不在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

不過就實務上而言,大陸境內能翻過GFW的人好像也不多,
倒是五毛黨這些河蟹們都快拔光草泥馬的毛了,
一個不能或是不敢評論自己國家內政的國民是很可悲的,
就像因為文字獄被判刑的本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為啥不效法當初的孫文躲在英國倫敦發表他的08共和憲章,

底下有些既得利益者說啥劉曉波意圖造成國家版圖分裂,
根本就是屁話,現在國內七大軍區和七大類經濟區劃,
本身還不就是一個藩鎮割據的分裂局面,
還不如就直接搞成USA的政經結構,
還比較符合人民需求...

Tompay Tsai - Oct 12, 2010

張憶(韓國留學生)倒是想翻译成韩文版,但是比较有“危险”

Anonymous - Oct 12, 2010

08宪章

狗屁不通,惟恐天下不亂。反對!

Anonymous - Oct 11, 2010

支持民主,如同支持吃饭睡觉

也是因为10.8诺贝尔和平奖而来,看了下面很多评论,反驳一些常见误区:

1. 好像民主是很复杂的一套制度,很西方化,很陌生,不一定适合中国人肠胃。
其实民主只是回答最简单的事情,就是平等而已。

你在家里也是自由的,没人逼迫你干啥,如果你爸妈逼迫你,哪怕是他们生了养了你,你也会反抗,起码抗议,对不?当然,不是要你和他们对着干,你和他们是平等的,只要协商总能解决问题。

这很复杂吗?

2. 说中国人多落后,搞民主搞不起来呀!太理想化了呀!

是的,是很难,但是不能说这难以办到的事情就是不对的。
大清王朝腐朽吗?该推翻吗?该灭亡吗?该!
难不难?难!
支持不知支持太平天国和辛亥革命?支持!
最后怎么做到的?打!
就这么简单。

3.有些人彻底反对民主,认为世上无民主,西方民主也是假的,咱们学这个干啥?
西方民主确实也有虚伪的一面,但比咱好多了。
不会房价一年涨68%吧,把你家底都扒光吧!不会强拆你家吧!不会办事这么难吧,没有什么户口歧视吧?
反之如果认为现在的不民主,专制,管制,是一种出于好意而且符合国情的(合适的)做法,那恐怕更加幼稚到盲目了!

固然,现状是有必然性的,但是人活着就是要活得更好,不是吗?

Anonymous - Oct 11, 2010

恩恩,你进步了,可以不用三字经了。
好吧,对于上诉三个问题,既然你已经用一句话开始辩驳,就不要在驳斥了,多读读书。
别觉得自己聪明,别人都总结了上千年的经验,还能不如您的人生经验有价值?


愚蠢与否,和民主专制,高房价,高汇率,没有关系。

不过依然是驳倒别人,不允许别人想法的存在,你热爱民主,你就别炸国家。你的改革和毛的大跃进,邓的武断开放,江的单一发展经济一个样子。即使,你成功了,共产党执政换成九三学社或者民盟,甚至共和党,民主党过来执政,你都是骂。永远的,因为你不允许别人的声音。


说说你崇拜的白人社会的民主意识形态。社会形态有很多种,种种社会意识形态都存在着其利弊,可根源,是马斯洛的基本理论。你现在引来白人社会的民主心态,无异于当年引清兵入关的行为。改变,并不是依靠外力,而是自身。何况你引来的社会意识形态并非善良。外星人一样强奸妇女,白人社会到处充满着各种傻逼令人不满的事情。如果多数人觉得满意,就不会有人在昨天给共和党裸奔还受到那么多人的赞誉了,更不会有人朝奥巴马扔书了。你引进的民主,是小农主义的自我革新的欲望,普通话说,就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也就是说,你和江泽民一样的崇洋媚外。哎,身边朋友都说,你和江泽民应该一起赢得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大使馆让人炸了居然还韬光养晦。知道卢旺达屠杀么?2003年的时候居然世界上会有这种行为。知道种族屠杀因为什么来的么?就因为你这种人的存在,你要革命成功了,灾难性的后果远远超越这种灭绝人性的行为。

读书,或者别说话。

另外,刘晓波也不是纯粹性质的你说的现代甘地。刘晓波感谢的是达赖啊,你到底是爱国还是不爱国?也只能当你是无知。

Feng Li - Oct 11, 2010

作为LZ,看了你的留言,一时无话可说,因为:
1. 随便曲解别人,把自己那套简单理解套在别人头上。
2. 好像连语文理解和表达也有大问题。
你的留言中包含大量错误和逻辑问题,一时很难全部改错,挑选其中几个:

1. 谁说人民币升值导致楼市上涨?哪句话说了?是你自己在这么想吧!
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更多的是外交政治博弈结果,非经济结果。在此之前楼市早就涨了。
另外问问你,你知道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是为什么吗?是什么结果造成的吗?是怎么回事吗?我怕是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

2. 好像你认为开发商囤地拉高房价才是根本原因(或者一个重要原因)?当然,你把买房炒楼的温州人和买地造房的开发商分开说事我也可以同意,虽然我认为二者本质相同,这种本质上的同一性和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也理解不了,也会理解成别的什么东西,不管了。

就说开发商,是开发商囤地造成房价上涨吗?首先他一个万科才占全国土地市场1%上下,算什么?全国开发商有能力联合起来做这种事情吗?批出来的土地真正被囤积的只有多少?就算不屯及,是不是就不会暴涨了?想过吗你nc?忍不住还是想骂你,对不起,我脾气不好,受不了笨的人。

3. 关于国债,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怀疑我这里解释了你也不一定懂或者真的明白什么。

是的,有外汇买美国国债没什么错(相对其他投资),发言人说不抛售,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一个理智的事情,局部看无可非议。可是如果你觉得因此这个事情就很和谐,那就太好笑了,你知道日本同作为出口大国,外汇是怎么回事吗?你知道中国这个不怎么发达的国家,怎么会有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这么奇怪的事情吗?你知道中国为什么几乎所有外汇都在国家手里吗?你知道中国长期实际上(不是统计局)的接近2位数通胀是怎么来的吗?

对你的理解力,我懒的说太多。

说到底你脑子里也只有那些专家给你灌输的一些东西……片面,肤浅,富有欺骗性,不见泰山,不见根本。

最后,你说我要砸烂一个世界重新来,如果我的确如此,那么我确实是可悲的;然而可悲的是你的愚蠢占了上风,以至于到了以为别人都是如此,这才是真的可悲,甚至可怜。

Anonymous - Oct 10, 2010

搞笑,我不是上海人,所以你不用读上海人教版的教科书。


没什么立场,所以谈不到给中共说话,你看看就明白了。你要能推翻,我帮你,你要做不到,就别乱喊,英雄快来,刘晓波也不是推翻政府,而是非暴力不合作性质的运动。谈的是民主,专制,如果你相信民主,你就该允许不同的声音。如果你不允许不同的声音,那么你推翻政府,一样的结果还是专制,不过老胡下台你当皇帝而已。

第一,关于你三点驳斥,基本上除了问候别人家女性的三字经,也没说出来个123。您推荐的文章,看过了,毫无科学根据,典型标题党。阅读了全文,觉得最经典的地方在于从线索的分析。原文内容:“提到了中国外交部当天发表声明称:中国从未有过出售美国债券的想法。既然不出售,也就等于是宣布要永远持有,其实质是宣布中国已经放弃了全部美国债务。黎阳先生的文章《中国的八千亿美元美国国债完蛋了》,则从美国方面证实了中国所借美国的上万亿美元债券已经全部丧失。”根据外交部说过的:“中国从未有过出售美国债券的想法。”推断出中国宣布永远放弃美国国债,得出结论文章《中国的八千亿美国国债完蛋了》。逻辑上很精彩,刚刚让几个学经济的朋友看了之后,发过来的评论是“虚拟了一个假设,根据假设推出的结果。为什么没推出来核战呢?”,“强盗逻辑”“谁写的这么牛逼啊”“我草,这逻辑”。我也只能说:“呵呵”。

房价上涨归根结底是人民币升值的结论很新颖,同一网站的数据引用链接: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4/200712/28751.html
2001年中国外汇储备净值为:2121.65亿美元;2001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8.2767元人民币兑换 1美元;
2002年中国外汇储备净值为:2864.07亿美元;2002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8. 2772元人民币兑换 1美元;
2003年中国外汇储备净值为:4032.51亿美元;2000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8. 2769元人民币兑换 1美元;
2004年中国外汇储备净值为:6099.32亿美元;2004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8.2770元人民币兑换 1美元。
2005年中国外汇储备净值为: 8188.72亿美元;2005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8. 0702元人民币兑换 1美元;
2006年中国外汇储备净值为:10663.00亿美元;2006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7.8087元人民币兑换 1美元;
2007年中国外汇储备净值为:14336.11亿美元;2006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7.3872元人民币兑换 1美元。

呵呵,不知道您觉得房价什么时候开涨的,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一个世界,下面一组数据是2000-2007年,沈阳市平均房价,链接地址:http://sy.focus.cn/news/2009-09-24/763833.html
面积(万平)金额(亿元)平均价格(元/平) 面积(万平)金额(亿元)平均价格(元/平)
2001 216.2 63.9 2956 187.43 53.45 2854
2002 389.5 123.10 3162 351.3 104.3 2969
2003 518.2 164.99 3184 433.67 129.83 2993
2004 770.1 245.2 3184 706.60 215.4 3049
2005 960.52 300.00 3335 806.00 250.6 3110
2006 1107.12 378.64 3420 983.68 316.94 3222
2007 1303.24 464.61 3565 1152.82 389.88 3382

从此两张图标图标对比,人民币疯狂升值的2005-2007年,某城市的房价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看了这组数据,是不是有点儿什么新的想法?

如果觉得不够典型,继续骂,但依然会帮你找其他数据来扫盲。

房价问题,汇率问题到此为止,政府卖地为保八创收gdp的原因都大过你说的原因。

第二,温州人炒房团是开发商么?不是吧,要是开放商cctv能报么?正因为叫做温州炒房团,不是叫做温州开放商,才看出来性质的不同。商人,最短时间追逐最大利润的天性在水涨船高的时代被发挥的淋漓尽致。短期内大量资金注入建仓,打破市场平衡,于是商品的基本属性显露,物以稀为贵的涨价。开放商投机产生的恶劣效应,远远比几个炒房团恶劣。问问万科怎么拿地的,问问万科多少利润。如果这么不择手段的拿地都不算做投机,那么什么该叫投机?哎,您如此崇拜王石,却憎恨炒房团的人,实在少见。

第三,核心问题是发展经济,不能牺牲股市,打击楼市,这就是为什么国十条一直是笑话的原因。看看空房率,看看09年国家电网出台的6个月无电消耗的用户有多少。闲置的空房,是导致房价上涨的原因,68%是有房者希望的,甚至觉得还不够,因为投资需要回报。盲从的结果是大量空房,甚至演变出来呼和浩特那种鬼城--高高的房价,因为投资者认为潜力无限,无人居住的现状,是因为房子所处的环境不理想。卖,卖不出去,房价过高,地段过偏远;住,无法生活,无医院,无学校,无商业区,水电,电话网络等基本服务都无法保障。如此尴尬的境地,却有远远超过68%的价格上涨。可钱呢?谁傻逼谁买啊?这种投资,在全国范围内远远不只呼和浩特人造的一个鬼城。这种投资,投资了之后空头的上涨却不能兑现,请问,是不是盲从?是不是属于盲目跟随别人买,你就买呢?

最后,关于美国还不还钱,那不是奥巴马说了算的,奥巴马连任都是问题,民主党现在各个方面都落后。奥巴马的支持率出乎意料的低,这是美国民调链接:http://www.gallup.com/Home.aspx 多读点书,能死啊?

温家宝有一万个不对,朱镕基,李克强做了对辽宁人民那么大的错误,可坚持买美国国债的问题没有错。包括即将为希腊买单,无论是温,还是李上台买其国债的行为也是绝对性质的对的。

中国有一万个不好,解决方案也和你说的不沾边,连最差的都和你的不沾边,你还来议政?炸掉世界重新建设的想法天真的让人愉悦,我小侄子4岁都知道荆轲为什么不杀秦王,明治维新为什么而淡弱,而你却不知道。


看了您的话,您根本就不相信民主,您理解的民主也是太平天国里的人人有良田,美国的独立宣言,你知道么,独立宣言的时候,华盛顿是一直在使用黑奴的。你只是莫名其妙的仇视政府。


您对政府的非理智仇视很让人羡慕,话说,在网易还叫netease的时候,新浪还叫四通利方的时候,我比您愤青一万倍。上来就三字经一顿操你妈的狂骂别人,可那有什么意义呢?讨论问题,听别人说话,不是辩论倒别人。尽管你这么低的素质,可依然喜欢和你讨论,因为和你说话,就像和政府说话:跟他说中国国情,他告诉你国际惯例;跟他说国际规则,他和你说中国国情。


Feng Li - Oct 10, 2010

上海人說的讀書,指的是人教版的教科書吧?

Anonymous - Oct 9, 2010

我是LZ。
很好,我们就谈房价,你居然认为房价涨没有一条是因为专制?可见你读的书太少,了解的太浅,很可能脑子也不太灵光。

1. 房价上涨说到底是人民币泛滥,每年人民币货币供应增加量在20%以上,09年人民币m2值几乎翻倍!你知道为什么吗?你以为是刚需推动?你以为是老百姓钱多?放屁吧!谁在当地王?央企!谁可以欠债不还?央企!谁可以烂账冲销?国有银行!

还和专制无关?你nc吧你!

2。 好,说投机,怎么会有投机?投机是主导因素吗?想过吗?投机是二次因素!是被觉得因素!人民币泛滥,自然会投机,资金自然寻找蓄水池,仅此而已!你以为仅仅是房产商温州人之类的投机就可以炒高全国楼市?2B吧你!

3. 中产盲从?我更晕,如果房子一年涨68%,那买房还叫盲从吗?不买才是盲呢!你真可悲啊!

说到底人民币怎么会这么多?这就叫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发货币来剥削lbx,这比用枪逼着抢钱方便多了!美国人发美元剥削中国,zf用人民币剥削lbx, 这是双重剥削,还看不懂吗?可是温家宝还在几万亿投资美国,救美国人危机,买二房国债,美国人明说了,永远还不起中国的债!也不打算还!而且还怪我们,说我们盲目房贷!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1007/08/2185402_58976550.shtml
好好看看吧,英文原文!不读书不思考,真的成了中共的狗,你太可悲了!

这样的政府,不叫专制叫什么?不应该推翻之,建立民主的吗!白痴!

Anonymous - Oct 9, 2010

中国落后不落后是相对的,看你的指标是什么。上海每年增加1800栋28层以上建筑,而纽约总共也就1000栋左右28层以上建筑。我们的电梯1到28楼一般就用3分钟,你去看看他们3层电梯是否也要用3分钟呢?我们有高铁,我们有大飞机,我们的地铁里可以用手机,我们的公交车里有电视,你去看看,

房价涨的因素有很多,但是没有一条是因为专制。
房价有三:
一、政府卖地,是因为保八;之所以保八是因为官员要自保。
二、房产商利用资源信息的不对等投机。
三、中产因为没有投资项目,盲目跟从。

解决方案有一万种,可多数是杀鸡取卵,比如禁止银行贷款,房价第二天就跌15%。一个月后,无人哄抬。比如禁止政府高价卖地,可地方税收立刻赤字。比如开放民间集资房,今天的房价一律下沉。房价关系到的不是房子,实质是股票。这也是为什么老温一直不敢弄的原因。

和专制一点儿关系没有。你告诉老温别保八了,他说操你妈,我怎么能是第一个完不成保八的总理呢。老温是个好人,别觉得是傻逼,老温告诉你了,买不起房子,明天开始给你涨工资,通货膨胀的同时,让人民币升值,很好的策略呢。

多读读书,会有收获。

Feng Li - Oct 9, 2010

無釐頭的諾貝爾獎

你們有沒有發覺得諾貝爾獎的一些人都有個共通點?一是坐牢的,二­是反中的。只要你是坐牢的就有希望拿諾貝爾獎,例如曼特拉(坐牢­),達賴(逢中必反)。。。 獎給这些人真的是褻瀆了諾貝爾獎。 不如也發個諾貝爾獎給臺灣的陳屎便吧,他很符合得諾貝爾­獎的條件啊。一是坐牢,二是反中。

Anonymous - Oct 11, 2010

雖然好久沒有來,但我依舊反對這華而不實的憲章

好久不來了,看到很多熱血的年輕人們不斷地突破著愚蠢的封堵,而出來為中國的未來興盛復興,奉獻自己的力量,還是很感動。
但是,這些年輕的朋友們是不是在正確的奉獻自己的愛國心情呢?我還是那句老話,不是吧!
什麽叫西方民主,什麽叫西方民主精神,什麽是西方民主價值觀,不知道正在上學的年輕朋友們知道不呢?他不是能叫你一出來就有高薪的工作,他不是叫你剛剛上班沒有多久就可以買到3室一廳的大房子,他不是消除社會存在的不公,他更不是叫某些人上位的,我們如果把西方民主當成一個可以實現上訴行為相仿的工具,請問我們是在追求什麼樣的民主呢?這裡我又要問年輕的朋友們,你們心中的民主是什麽樣子呢?難道就是滿足自己私欲和自我利益的工具,這才叫民主?如果是這樣我要說你們錯了,大錯特錯了!
好了,現在開始說這個幼稚的憲章,不錯很好很強大,抄襲了幾乎所有西方國家的立憲條款,但就是沒有中國人自己的話語,這就是振興興盛我們中國的立國之本嘛?首先說那個前言中的內容:“今年是中國立憲百年,《世界人權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牆”誕生30周年,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10周年。在經曆了長期的人權災難和艱難曲折的抗争曆程之後,覺醒的中國公民日漸清楚地認識到,自由、平等、人權是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民主、共和、憲政是現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構。抽離了這些普世價值和基本政制架構的“現代化”,是剝奪人的權利、腐蝕人性、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21世紀的中國将走向何方,是繼續這種威權統治下的“ 現代化”,還是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這是一個不容回避的抉擇。 ”
這裡洋洋灑灑說的,我們加入主流文明,反對威權統治成了一個抉擇,但是那個民主國家政府不是具有威權性質呢?請問離開了國家、政府這些威權機構的存在我們的社會還剩下什麼,那是不是就應該沒有國家,沒有政府,沒有軍隊,沒有法律,沒有警察,人人自我管理呢?還是說所謂民主政體,所謂選舉出來的政府就不是威權,而單一的沒有選舉的政府就是威權的,這樣的解釋是正確的嗎,是普世價值觀嗎?不是吧,只是利用人民選舉產生出來的政府繼續著威權統治,人民威權人民而已,這和單一的黨獨裁統治,有什麽根本性的區別嗎?沒有,只是一個加上民主選舉,成了所謂合理的威權統治。但這還是威權統治啊,有這樣套上一個民主的外殼的威權統治,我們依舊生活在威權統治之下,這和共產黨統治有不同嗎?難道套上了一個民主的外殼,就可以否定威權統治下的,剝奪人的權利,腐蝕人性,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嗎?

前言中的歷史部份,更是叫我大笑不已,貌似19世紀的巨變,是從貴族專控變成了資本掌控,工業革命的汽笛不是叫人民大眾站起來,而是叫人民大眾中的敗類統治這個國家的貴族們,得到了發財的機會,不否認工業革命的另一個成功就是技術革命,迫使資本家不得不叫人民大眾開始識文斷字,但根本是什麽,根本就是人民大眾依舊要為資本家服務為資本家謀取暴利的這個大前提之下的識文斷字。這可以說是進步嗎,對沒有錯在和以前歐洲只有貴族,僧侶,和為貴族服務的人才能識文斷字是一種進步,但這個進步只是把服務對象換成了資本家。
憲章中說暴露了中國傳統專制的腐朽,我不知道這個結論是怎麼得出來的,正如前文所寫,那個時候的歐洲列強還是落後貴族議會分權統治,人民沒有選舉權,那麼中國能得到什麼樣的民主提示呢?中國除了貴族還有士族,而這些士族,他們不是貴族,而是靠著學習從底層上到上層,不管是中國歷史上最為黑暗的滿清統治,都不能改變這種底層人民參與政治統治的現實,你劉曉波和你所謂的歷史學家,法律學家等等吧就能夠否認?就敢放著現實歷史而不顧,胡說八道嗎?拿19世紀的歐洲貴族統治來說只誕生了50年的現代西方民主思想,我不得不說你們實在是天馬行空的很,自己去查查19世紀的西方歷史好不好,不是有了議會就是民主,議會的組成,選舉的制度規定,請你們這些所謂的大學者們看看好不好,不要沒有根據的胡說八道,用一句6.4事件中全程參與的侯建德話說:“如果我們爲了反對謊言,而編造謊言,那麼我們和哪些我們反對的有什麽不同嗎?”
那個時候連歐洲都沒有現代西方民主,歐洲到處都是農奴的時代,你們就敢說啟迪了中國?而那個時候歐洲的強大,正是利用貴族議會制度,統一了國內思想,建立了徹底的封建威權統治,剝奪了農奴賴以生存的土地,進行工業革命,才一舉超越了中國打敗了我們。我們要學習什麽?要學習歐洲這種上層精英的議會制度嗎?至人民于不顧嗎?
這段前言中的歷史,更是大言不慚的說國民黨政府是民主是憲政的,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如果他真的民主憲政,他又怎麼會被共產黨推翻。你們這些學者能不能公正的去看看問題,能不能真正的用事實來說話,難道不用事實說話,就能表現你們的民主思想嗎?
好了關於這篇東抄抄西寫寫錯誤百出的抄襲憲章,大家能如何認識呢?我是反對的,反對這個華而不實,不能切實拯救中國的偽民主的民主憲章。更何況他還充斥了謊言和不切實際的幻想,這樣憲章我想不反對都難啊!

Anonymous - Oct 11, 2010

这位朋友的言论才是有思想的。正好说出了我想说的东西。

Eric Huang - Oct 11, 2010

Good points.

Anonymous - Oct 5, 2010

這不是觀點,是醜惡的現實,發生在中國的這種種醜惡,也同樣發生在哪些標榜自由民主的西方國家裡面,但我們不能選擇性的只看到共產黨單一黨派的中國怎麼怎麼樣,我們也要看爲什麽標榜著自由民主的西方多黨派國家也怎麼這樣呢?如果他們有如此相同之處,那麼是不是可以證明西方現有民主政治體制並不能實現我們希望的自由民主誠信的中國的建立呢?
所以我常常的在呐喊,我們必須找尋自我的,中國自己的民主改革路線,不要一味的追求西方偽民主制度那落後貴族統治,落後的利益集團獨裁,而去尋找真正的人民民主制度!

Anonymous - Jun 7, 2010

本來想寫些什麼的,看來你的觀點以後,感覺腦子一片漿糊。我要好好想想!!

Anonymous - Jun 7, 2010

面對社會的醜惡,我們該如何面對呢?這是個全世界命題!但種種醜惡敢問你說的這些事例沒有在西方民主國家中發生嗎?這可正是資本主義國家的陰暗面啊,不光光是中國吧,美國的辛普生殺妻無罪最多賠償 美國白人警察毆打無辜黑人無罪 倫敦東京各個西方民主國家的首都房價,CNN BBC的謊話連篇的西藏暴亂報導,你就看不見嗎?在西方民主國家發生的這種種醜惡“你的理性是不是又在说,没关系,一定要等你心目中那个所谓的好的主张出现,再等等,更多的人因为种种不公权益受损没关系……”

我這裡要問你的是爲什麽區別對待,難道擁有一個民主的外殼醜惡就不能稱之為醜惡了嗎?我們是不是認真思考下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這個問題了呢?
我還要問你要什麽樣的民主,是能叫你買的起大房子的民主嗎?是能叫你解決一切個人問題的民主嗎?那我告訴你沒有這樣民主存在,你還是現實點吧。

Anonymous - Jun 7, 2010

矛盾会被激化,然后爆发,在然后又形成矛盾,非自然的事物是不存在完美的,所谓的制度也只有更好没有最好。不知道你生活在怎样的环境里面,但是你看到犹豫政府的干预,媒体对两起幼儿园变态杀人事件缄口不语;看到中国老百姓因为国有经济炒高的房价买不到房子;看到CCAV惺惺作态虚伪报道;看到有权势的强奸犯用荒诞至极的借口就能无罪释放,最多罚款……你的理性是不是又在说,没关系,一定要等你心目中那个所谓的好的主张出现,再等等,更多的人因为种种不公权益受损没关系……

默陈 - Jun 5, 2010

正确的理念 但是为时尚早 - 北京人27 留学新西兰 外嫁日本

首先为中国人得到诺贝尔奖 感到无比骄傲

认真阅读了08宪章 非常支持晓波先生的思想 民主化社会是中国将来必然实现的 必须实现的
但目前强行的使中国走这一步为时尚早 中国历史上经历过无数次革命 大多革命的起点都是好的
结果呢?
结果不尽人意的原因在于 中国人整体精神文化素质低 革命起点之后以造反为结束 很多人搞不清革命与造反的区别 我想很多国民也读不懂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 单纯的认为只是反对共产党 反对中国现有社会 以这种思想革命将使中国社会倒退 最简单的形容就是第二次愚蠢的文化大革命 单纯的反对有钱人有文化的人 或者说痛恨嫉妒有钱人有文化的人

上传这篇文章的周曙光 他在自我介绍了这样写到 ‘我讨厌中国共产党 我讨厌中国传统文化 是宅男一枚‘ 当然很感谢他上传这篇文章 不过这样一个水平的中国青年进入民主革命 当然还有更多更多的中国青年还不如他 这个群体如果煽动起来进行改革 大家认为中国社会能进步么?这种人进入革命只会大呼打到共产党 其实大多党员都是正经公务为人民服务 那些贪污私用权利的无赖党员并不是多数也大多出现在地方 真正需要改革的是晓波先生所说的宪法宪章制度 是一种政治以及军事体系

共产党以及军事内部问题很多 中国需要改革 需要进入民主社会 但是目前时机还不成熟
坚信中国必然进入民主社会 坚信中国能成为真正的世界大国



Anonymous - Oct 11, 2010

哈哈,"稳一点,一步一步的改善。"好像真的有什么人在那里真心实意的推动这种改革一样!而且好像那个人动作还太快了,所以要慢一点似的!

幼稚啊,天真啊,可怜啊,不懂得这个世界的秩序是怎么建立的吗,就是火和剑!

li hq - Oct 11, 2010

说得很好。宪章的总体理念是很先进,但问题是能否在中国实施、如何实施。我个人觉得应该稳一点,一步一步的改善。
现在很多人支持宪章,只是单纯地对社会不满,我觉得他们应该先去读懂宪章所要表达的思想。中国的改革,是不需要那些过分浮躁、过分激进的人的。

Anonymous - Oct 10, 2010

Trending Knols Observed 77,000 weekly page views

Recorded the fact in

http://knol.google.com/k/narayana-rao-k-v-s-s/trending-knols/2utb2lsm2k7a/2512#

Narayana Rao - Oct 10, 2010

高启舜(马来西亚,教师)

支持零八宪章~
虽然我是海外华人,但也希望中共能还政予民,还人民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平反六四,支持维权!!

Kai Soon Koo - Oct 10, 2010

韩士奇 (留德学生)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如果识时务,就应该马上释放刘先生以其其他民主人士。如果这种为民主而喊话的非暴力行动都被严厉打击,那所有的所谓的社会主义民主说起来都是苍白无力的。

Anonymous - Oct 10, 2010

Untitled

别有用心的人,别有用心的国家,他们为什么把和平奖先给了达赖,又给了刘晓波,给了达赖就表明他支持藏独,给了刘晓波就表明他希望现在的中国与周边国家起争执,引起争执波,恨中国不乱,难道大家都希望中国乱么?都希望中国分裂么?美国人的民主就是有钱人的游戏,加州州长,不就是拿钱买来的么?一个明星当州长?你们觉得合理么?如果你可以你也可以拿钱买阿,哪里的政府都一样腐败,只是老百姓看不到,都说中国政府不好,但是中国政府也都是在为老百姓着想,如果中国实行民主,也许给老百姓带来内战和暗杀,花钱就直接买个官,昨天还是大老板明天成国家领导人了,你们不觉得可笑么?
中国建国初期的三五反运动,反右运动-都是在当时国际国内的不同环境下所必需的,因为任何一个新政权的建立都需要加以巩固才可保证其可行有用。美国在他建国初期杀死了多少印地安人、杀死了多少华工、杀死了多少黑人,就是到了1960年代,在美国坐公共汽车白人和黑人也是受到不平等待遇,有种族之分,这样也不是民主平等阿。民主是个好东西,但它需要一个国家在物质、精神文明、人口整体素质,受教育程度都到达一定标准,才可以实施,但西方一些民主也不一定适合中国,民主投票,中国将近15亿人口的国家,我们民主投票,要投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要遭尽多少纳税人的钱,中国现行的制度-多人共同执政领导人都是一级一级从最底层提拔上来的,如果我们像台湾一样民主投票,那不是要天天打架,吵架,最后选举上来了贪污,实例,就是台湾阿扁,他们的民主就是流氓民主,一群人天天打打闹闹的,可不可笑阿,老百姓在电视里看到这里不会觉得很可笑么?你们觉得现在这样可行么?将来也许有一天中国可实行民主,希望不要像他们一样,希望绅士一些,希望中国人整体素质提高,整个中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内战只会是别的国家的笑柄,对我们没有好处,我们已经失去太多土地,希望作为中国人都全面地思考一下中国的处境,不要盲目给自己国家找麻烦,不然不好过的还是我们老百姓!!!也为我们子孙后代着想一下!!!!!谢谢!~

Anonymous - Oct 10, 2010

選舉投票打架吵架你如果覺得沒意思,那麼死氣沉沉的人大是否就有意義了呢?加州州長是花錢買的,那麼中國那些作威作福的太子党們考得不也是老子的錢麼?姜昆一個說相聲的都能當人大常委,施瓦辛格就不能當州長了麽?公眾人物從政的弊端是他們專業文化不足,不懂的政治遊戲,不過正因為他們不懂政治遊戲,是公眾人物,才更有自我約束力。
你發佈發言是你的權利,我評論也是我的權利啊,跟你有關系麼?你說的話就是真理,我們說的就是狗屁是么?我看你才應該動動腦子,3樓是有點過激,包涵以下就好了

Anonymous - Oct 10, 2010

楼上两位 你们看好了 我说的是 他们因为选举投票打架和吵架而觉得可笑 你们中文也不好么 还是你们理解有问题 还是你们根本没有认真读只是想民主而写的。。 我发布发言时我的权利 和你们没关系 那我还觉得你最好不要发言了 你不是还在这里放屁么?

Anonymous - Oct 9, 2010

不破不立。连这个都不知道。你最好不要发言了。

你不需要民主。你不需好自由。因为你没有看到过民主和自由。
为了民主,自由,才有人冒头流血牺牲。你,就会躱在这里为懦弱的自己代辩。真可耻。

FK - Oct 9, 2010

民主可笑,70麥撞死人不償命就不可笑了,對吧?

Anonymous - Oct 9, 2010

同意你的观点,兄弟!

Anonymous - Oct 9, 2010

王浩峰(悉尼 编辑)

任何强权都抵挡不了历史的滚滚潮流,民主!

Haofeng Wang - Oct 10, 2010

有限度的支持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是刘先生追求的民主是否符合中国现在的国情有待商榷.即使共产党政权有诸多的问题,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像中国这样拥有13亿人口的巨大国家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权以维护国家统一,而任何疾风暴雨式的民主只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就像前苏联).而且任何形式的民主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Anonymous - Oct 10, 2010

现在的俄罗斯难道不比苏联的时期好么? 但是俄罗斯的方式不合适中国,中国最喜欢窝里斗。

Anonymous - Oct 10, 2010

黄梓明 (北京 学生)

热爱民主!

Anonymous - Oct 10, 2010

我关于房价,专制,民主的一个回帖


1. 房价上涨说到底是人民币泛滥,每年人民币货币供应增加量在20%以上,09年人民币m2值几乎翻倍!你知道为什么吗?你以为是刚需推动?你以为是老百姓钱多?放屁吧!谁在当地王?央企!谁可以欠债不还?央企!谁可以烂账冲销?国有银行!

还和专制无关?你nc吧你!

2。 好,说投机,怎么会有投机?投机是主导因素吗?想过吗?投机是二次因素!是被觉得因素!人民币泛滥,自然会投机,资金自然寻找蓄水池,仅此而已!你以为仅仅是房产商温州人之类的投机就可以炒高全国楼市?2B吧你!

3. 中产盲从?我更晕,如果房子一年涨68%,那买房还叫盲从吗?不买才是盲呢!你真可悲啊!

说到底人民币怎么会这么多?这就叫资本主义!垄断资本主义,发货币来剥削lbx,这比用枪逼着抢钱方便多了!美国人发美元剥削中国,zf用人民币剥削lbx, 这是双重剥削,还看不懂吗?可是温家宝还在几万亿投资美国,救美国人危机,买二房国债,美国人明说了,永远还不起中国的债!也不打算还!而且还怪我们,说我们盲目房贷!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1007/08/2185402_58976550.shtml
好好看看吧,英文原文!不读书不思考,真的成了中共的狗,你太可悲了!

这样的政府,不叫专制叫什么?不应该推翻之,建立民主的吗!白痴!

看看中国的污染!我们的污染换来了什么?给美国人打工,还被他们骂要升值,牺牲了自己,后代,换来的只是小部分人暴富和通胀!为什么?因为经济太依赖出口!为什么出口依赖?因为人们没钱消费?为什么人民没钱消费?因为政府只会剥削!不搞福利!扩大贫富!说到底这个政府彻底是卖国政府!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4/200910/109975.html

Anonymous - Oct 9, 2010

中国什么情况其实大家都知道,谁也不是傻子瞎子聋子,从基层到高层都烂了,怎么搞改革?看看现在的人民警察军队都在做什么吧,遇到个天灾还能干点人事救救人什么的,平时就是拉出来镇压百姓的,比如每天都在上演的强拆百姓住房,这种事跟西方百姓说,人家还以为你开玩笑呢。中国没得救了啊,都烂透了,我觉得刘晓波最好的选择,以及大多数中国人最好的选择就是出国移民。当我们遇见有权力不讲理的流氓时,还能说什么啊,走啊!

Anonymous - Oct 9, 2010

Lenotic Chine:留下我的郵箱,歡迎看到上文,持各種意見的人與我交流

再次重申,上文所訴,完全以個人名義發佈,不代表任何我參與的團體觀點
留下郵箱[email protected]
曾經有若干台灣人通過這個郵箱加我好友,並和我做了一定的交流
我尊重他們的心裏想法,並且我們的交流也很愉快
最後聲明,我也有我自己的信仰,自己的堅持!
————這些回覆並不代表我支持此主題

Anonymous - Oct 9, 2010

Lenotic Chine :請問劉曉波,你居心何在?

首先,值此中华民国建国百年,个人名义、毫无偏见地纪念一下。
做人就要坦坦蕩蕩,這是我的原則,因此我留下了自己的英文名字,可以通過facebook的查找功能找到我本人的資料。我是一個熱愛中華民族的青年人,我平時很少談論政治,但是在網絡上,無論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瀏覽合法的網站,還是通過翻牆工具瀏覽所謂“外面的世界”都是要弄清楚這個世界,這個人類社會。
我之所以沒有用中文名,是擔心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利用這裡出現我的名字,來證明什麼
下文截取自我的facebook與blogger(原文轉自大陸某知名學者的文章)
刘晓波缺乏作为诺贝尔奖后选人所必须具备的道德高度和信仰真诚。一个信仰易变、一个不断悔罪、忏悔、自我否定和贬低他人的人,一个不断地随着自己处境的变迁和利益的权衡而像变形金刚一样变来变去的人,如果作为诺贝尔奖的后选人或获奖者,那是对以往一切崇高的和平奖得主的一种矮化,会使诺贝尔和平奖评奖委员会的声誉蒙尘,更会对中国真正的民主精神的一种打击。

Anonymous - Oct 9, 2010

刘晓波先生若真的为国为民奋斗终生,现在他就应该拒领诺奖。若真的为国为民并不需要什么奖项来褒奖,也不应该让自己的奋斗被利用来作为给中国施压的工具。况且一个具有所谓的真知灼见的人应该更有清醒的自我认识,若是刘晓波先生还认为自己是个所谓的什么先驱就更应该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拿诺贝尔和平奖。那些跟着叫嚣的人恐怕大多也只是想借此来发泄下对当局的不满而已。

Lang Zhang - Oct 9, 2010

从整个宪章的出发点和本质来看,这是完全照搬西方法制和民主,但这种民主和法制适合中国国情吗?历史经不起假设,没有实现的永远是好的,但也应反过来看待一下,中国政府这些年的作为,国家强大之后,必然会引起一系列的改革,民主进程是必须的,我也相信中国政府也在一步一步的改进。在一步一步的发展。

Anonymous - Oct 9, 2010

我是一个彻底的爱国者。希望国家民主,富强,百姓过的幸福,开心。

此文的内容几乎完全照搬美国的民主理念,有些比现实的美国还要理想。
这在当前的中国是无法实现的。西方体制有其优点,也有其缺点。
一党体制也不是没有优点。当前只有发挥好现实体制的优点,不断改良,
完善体制,若干年平稳发展后,你会发现百姓的生活提高了很多,民主权利多了很多。
对于社会的发展,不要着急,慢慢来,每年都有所进步就可以接受。


个人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教育,只有全民素质提高,
才能保证个人的权利,如果每个人都有很高的素质,
任何体制下,社会都可以发展的很好。
希望大家多呼吁教育,改善教育条件和体制。


Anonymous - Oct 9, 2010

庆幸这上面还是有清醒的人,并不是全都盲目坚持党说的就是错的信念在叫嚣。

Lang Zhang - Oct 9, 2010

支持,我和你想得一样,只是表达的不一样,你替我说出来了,你的话很精辟,感谢!

Anonymous - Oct 9, 2010

如果谁真心要让中国人们更幸福,就做点实事,最合适的就是有组织,大规模的去不发达地区去支教,去传播真正的,现代文明的东西,而不是去做秀。

Haihua Wang - Oct 8, 2010

我是非常之赞成anglelisa的观点,切合实际,我们没有必要完全照搬欧美的体制。诚然中国的现行体制有太多垢病,但不可否认也有优点,人们比较团结,社会比较稳定,虽然是一种病态的稳定。中国缺的是一种独立有效的监管机制,以及真正意义上的代表制,其实这点是可以借鉴西方,甚至台湾地区的。再有就是anglelisa所说的教育,这其实是重中之重,当人们的整体素质提高了,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Haihua Wang - Oct 8, 2010

Agreed. What they are proposing is exactly what U.S. has done.
Educati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task on which China should put extra attention.

Aaron Li from Singapore

Aaron Li - Oct 8, 2010

刘晓波先生若真的为国为民奋斗终生,现在他就应该拒领诺奖。若真的为国为民并不需要什么奖项来褒奖,也不应该让自己的奋斗被利用来作为给中国施压的工具。那些跟着叫嚣的人恐怕大多也只是想借此来发泄下对当局的不满而已。

Lang Zhang - Oct 9, 2010

我觉得啊你们这帮人纯粹是没事吃饱了找抽型的。 你就以为你心里那点所谓的民主啊人权啊就那么神圣,你心里如果真放着这个国家民族你就做一点牺牲,真正的为社会做点实际的事,认真的去搞个科研,好好的去回馈一点你所学的给你的社会。 比你写个什么宣言搞个什么签名的实际多了。 你以为就你没人权没自由?你去欧美走走,在那里自由和人权也不是无止尽的给你的。 话又说回来了,你们有没有掂量过你们能真正代表几个中国人的立场? 别人埋头苦干辛勤劳动的时候就你几个在这里瞎磨嘴皮子。 什么联邦共和, 你就希望中国四分五裂再回到战国时代就高兴了?你就愿意做出了国被称作东亚病夫? 哪怕换几十本护照你这一辈子“中国人”写定在脸上了,所以不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中国近年来的快速发展都是你们整出来的? 好好动动脑筋。 请恕粗人没读过书说话太直。但是俺知道强盛对于这个多难的民族是多么重要。 如果你希望更加民主人权请你先无私的热爱你的国家!

Anonymous - Oct 9, 2010

玩点政治游戏也叫搞社会科研,这些自由战士果真是真知灼见啊,无政治立场的p民笑而不语

Lang Zhang - Oct 9, 2010

天天叫嚣的人比埋头苦干的人过得舒服多了,但是埋头苦干的不会叫嚣,叫嚣的往往也不是真的利益受到损害,而只是渴望得到的利益还不能满足他的要求而已。

Lang Zhang - Oct 9, 2010

社會科研,社會科學與人文科學才是中國所缺陷的。搞硬科研,你研究出了甚么新發明,他也是國家的,不是我們的。理科的東西強國,文科的東西富民,這麼說你就該明白了。

Anonymous - Oct 9, 2010

因為无私的热爱你的国家, 所以劉曉波认真的去搞社会科研, 也甘於去做牢。

S C - Oct 8, 2010

等你的利益真正被损害的时候,等你真正感觉无助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Qing Ding - Oct 8, 2010

呵呵~~

本市消息内政部公开颁行一种限制人民游行自由的法令,借口是“恐稍有不慎,足以影响社会秩序与公共安宁”。据中央社讯,其要点如下:负责筹备游行的人员,需于事前将姓名、年龄、职业、住址、游行宗旨、集会地点、进行日期及时间经过路线等呈报当地“治安主管机关”。散发的印刷品和张贴的标语须事先送当地“治安主管机关”审查。上项法令,已由内政部发致全国各省市地方机关,本市市政府业已接到,且已分令警察局及各区公所“遵照办理”。有了这个“法”的根据,今后各地当局更可以随意于事先防止临时禁止一切人民团体之游行。人民游行已无自由可言了。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3日


  而民主与不民主的尺度,主要地要看人民的人权、政权、财权及其他自由权利是不是得到切实的保障,不做到这点,根本就谈不到民主……保证一切抗日人民(地主、资本家、农民、工人等)的人权、政权、财权及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信仰、居住、迁移之自由权……中国共产党一向是忠实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语,都是兑现的。我们决不空谈保障人权,而是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与向上发展的愿望,

——《解放日报》1941年5月26日

  作统治者的喉舌,看起来象自由了,但那自由也只限于豪奴、恶仆应得的“自由”,超出范围就是不行的。也就是说你尽可以有吆喝奴隶——人民大众的自由,但对主子则必需奉命唯谨的,毕恭毕敬,半点也不敢自由。

——《新华日报》1946年9月1日

  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Anonymous - Oct 9, 2010

不因是他说的就认同,但也不因是他说的就反对,这才是思维的自由,不然也是另一种被洗脑。

Lang Zhang - Oct 9, 2010

中共是个典型的骗子政权!卖国政权!剥削政权!落后政权!和满清政府几乎可以媲美了!

Anonymous - Oct 9, 2010

jadon liu(湖南,学生)

jadon Liu - Oct 9, 2010

王岩(日本,旅日留學生,國際關係學科在學,超市收銀員)

民主需要犧牲

Anonymous - Oct 9, 2010

反对宪章

大多数人签署姓名并未为了真实的支持刘晓波以及宪章,而是为了宣泄对于当局的不满。

支持刘晓波为理想的奋斗,但反对宪章内容以及部分盲从者之没文化。

第一,民主不是狭义的追求白人社会的社会体制。白人将强权作为立法,并非值得学习,当然中国将强权用在平民身上未必是好。处理这个方法有很多种,最操蛋的一种就是现在弄到共产党。

第二,三权并立是最大体制问题,上层利益不得监督和控制的确加速社会不平衡,可宪章的方法如同明治维新,以为刮骨疗毒是去痛治病,实质仅仅是打跑了慈禧,迎接了袁世凯。

第三,根本的救国救民不是建立在城乡,教育,医疗等本质问题上,单纯讨论这些,意义远不如要求国家投入资金进入第一,第二产业上,没有第一第二产业,现在讨论的社会意识形态没有任何意义,换子而食的社会,何必讨论法制,公平。如果说,真的觉得做点儿有意义的事情,是该集中改革在公务员换届制度上更加燃眉。公务员责任终身制,是约束国家权力如何分散的根本条件。换句话说,一届过后,谁管你明天?这也就是各个地方公务员敢于使用红头文件放肆的主要原因。

从历史上看,最操蛋,最无能,最没意义的改革,就是这种一次性炸掉社会,幻想着重新开始建立一个完整的符合理想状态下的社会形态和结构。改革,需要逐步。无论从文革,还是从大跃进,还是从计划生育,或是“以经济建设为核心”等等错误无知的决策。一次没文化的错误决定导致了一代人,甚至几代人来给傻逼的决定买单。社会需要稳定的逐步调整,其上面19条,无一条如果执行,不是引起社会致命性动荡的。 我们今天没有道德,因为某人不知道社会要逐步发展,理性的一个个的修补。

相信大多数人会反对宪章,支持刘晓波的。


另,讨论下人权与民主平等。

人权的定义远远不是,上面的定义:上帝赋予给人,并非君主赋予给人。纯粹是仅仅看过两部欧美电影就拿人权说话。人权,在西方世界也没有,百姓不会知道政府事件,百姓也不会知道新宪法的优势、劣势和意义。

民主平等也并非是该宪章中的涉及,人人平等。如果把宪章的价值观放大,民主等同于个人潇洒于集体利益外。民主,本质在君权+军权稳定后,希望制约被统治者们时候提出,相对制约的权利。远非太平天国似的幻想。再说,党内是民主的,不是强权的。不服,交个申请书看看。



最后看到很多人如此憎恨政府跟着瞎起哄感到很悲剧。
法制不等于完善的社会机制,法律永远跟不上人类新兴的问题,这就是天天都可以看到媒体在报道,“此案件尚属法律空白”之类的话语,充满了cbs,ap,bbc,cnn.

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的区别在于,集体主义社会,人们有凝聚力。这就是诸如苏联,德国,日本短期内崛起雄霸世界的原因。我们缺乏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而不是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所谓性质的“自由”。

另外,幻想着白人世界多好多好的人,醒一醒,外星人一样强奸妇女,西方社会贪污腐败走人情,乱用权利都是一样的。全人类的特性,不是中国特色。






Feng Li - Oct 9, 2010

寫的好啊,西方社會不知道包括不包括北歐呢。
樓上的,你才是屁都不懂啊,樓主說的就是你這種人。

Anonymous - Oct 9, 2010

屁都不懂别在这里nc了,你尽可以回去安心做你的狗,享受被少数人剥削和代表的日子!

Anonymous - Oct 9, 2010

屁都不懂别在这里nc了,你尽可以回去安心做你的狗,享受被少数人剥削和代表的日子!

Anonymous - Oct 9, 2010

被戴婊

你看台湾好笑 人家看你就不好笑? 连爷爷 你回来了……
我宁愿政治家头破血流的打,不希望屁民抗拆迁自焚,你觉得自焚很好玩是不?
五毛你们永远是狗,还是智商不足的狗,不用到处丢人现眼了

shinki xue - Oct 9, 2010

鄙视楼上这两个匿名的人

你们不是五毛就是想做奴才而不得的人。
你们连一个网名都不敢留,可见你们内心的虚弱与恐惧。

Anonymous - Oct 9, 2010

小子我是无党派人士不懂你说的鸡毛鸭毛。 只晓得自己是个中国人。 做欧美的奴才你比别人又能强几根葱呢???!!!

Anonymous - Oct 9, 2010

一群脑残加白痴,真要按照这什么狗屁宪章去做,中国不天下大乱才怪!

Anonymous - Oct 9, 2010

支持! 楼上你们根本不民主,还不让说话了? 什么叫什么屁话都不要说? 我看是你们在放屁! 刘晓波在国外呆几年,还不知道自己行老几了?脑子进屁了。!

Anonymous - Oct 9, 2010

如果不认同上面的观点,那你什么屁话都不要说,直接用脚投票就是

Huang Jiaqi - Oct 6, 2010

世界上最难以辩驳的事情就是愚蠢者坚称的真理。这个话对于坚称真理者皆适用,因此政治只有派别没有对错。而对于与政治无关的百姓来说什么是和平?对于一个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来说,能够资格称作和平的贡献者,起码也得是解决了一大半人口的吃饭问题吧(资源抢夺是战争的一大诱因),刘晓波先生不就是借着某些国家想给中国施压的东风,顺带持续性发泄自己曾经在89运动中的怨气,玩着以人权为噱头的政治游戏,迷惑着一部分盲从并觉得不谈点政治就不文人的骚客们,迷迷糊糊得了个诺贝尔和平奖(诺贝尔九泉之下不知能否安息)。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不知道什么08宪章,不过好奇心作祟好好调查了一翻,怎么判的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啊,应该再加一个企图分裂国家罪吧。仔细阅读了这个所谓宪章,以本人绝对草根的中国大众的非政治的立场来看,这个倒更像是没有高瞻远瞩,仅仅是一个骚客发泄点心中徒生没什么现实根基的牢骚。另,很不喜欢刘晓波先生的长相,看着就是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善于利用噱头企图名留青史骚客相。

Lang Zhang - Oct 9, 2010

支持!!!!!!!!!你说得太好了!!!!!!!!!鼓掌!!!你说的真解气!哈哈哈!

Anonymous - Oct 9, 2010

严重同意你。 特別是你說“世界上最难以辩驳的事情就是愚蠢者坚称的真理”。

S C - Oct 8, 2010

严重同意你!

frexell Zhang - Oct 8, 2010

支持!

万事开头难,中华民族的民主什么时候开始啊?

Wenhua Dai - Oct 8, 2010

支持刘晓波

中共和他们的奴才们由始至终都在强调国情不一样,我只能对那些人说shit,fuck you!别的不说,一个新闻和出版都不自由的国家能有多大的作为?

郭南平 - Oct 8, 2010

我的观点

俺是个中国人 祖祖辈辈是农民! 我现在的 户口本上 还是农民! 说一句话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照这个宪法搞!中国又得天下大乱!民主没得到 反被民主害!事情是一步一步来的 不是空口说句话就能使偌大的中国改变的 现居国外 工程师 世界著名大学 毕业生!

Anonymous - Oct 8, 2010

小时候在农村,现在在城市。是依照自己的所见所闻。 支持08宪章的观点。
自由 民主 人权 外还有更很重要的法制才能保证,这些会让社会更稳定,何来更乱。 现在这样无法制的社会才是乱的根源,有人权才有法制 ,有法制才有民主 自由 。现在20岁。人大代表选举根本不通知过。 共产党提民主还不忘加个党内。
刘晓波的事是非暴力运动,希望政府在积怨过深之前实行宪政。现在 每周一次的,每月一次的灾害。还有那些八股繁荣新闻,正常人没几个不对政府失去信心的。这几年群体事件很多,能上新闻的就那几个。要是没有改进,过几年肯定会有更大的动乱。

大多农民应该就纠结土地私有化吧 ,现实现在农民没有土地,土地为国有,只要征地根本没办法反抗,在城市的 户口也转变成城市户口的农民对于土地没依赖的没关系。

Anonymous - Oct 8, 2010

我想请问你是在农村生长过10多年么 然后 又出国接受西方的东西 (我是自己熬出来 和政府没一点关系),很多事 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 自己去想 不是那么简单的几句话的

Anonymous - Oct 8, 2010

农民被卖了还在帮人家数钱。 一直以来到现在现在最受压迫就是农民。

我支持08宪章的观点,里边的观点很多也是共产党为执政时喊的口号。

吴贺宾 广西 学生

Anonymous - Oct 8, 2010

支持刘晓波-虽然他出现的未必是时机.

讲真话并且讲的清楚的人, 太少了. 虽然现在不知道刘是好人还是祸害. 但还是想支持他的真诚.javascript:void(0)

Yao Lu - Oct 8, 2010

他是够格的

虽然我也认同他呼吁的价值,但我胆小,如同大多数的国人一样,逆来顺受。唯有他,和一个强大的政权做着不可能的战斗。他是值这个奖的。

Roy Luo - Oct 8, 2010

刘晓波的故事

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民主的代价

他用14年牢狱生涯,唤醒了一批又一批的青年们

yard loun - Oct 8, 2010

中立

不要完全抄袭美国 或一些发达国家 什么普世价值之类的 多一些自己的思考 否则也是“大跃进” 大跃进的国家有几个好的 民主不代表直接选举 单一党制也不一定就没有出路 多权利的约束肯定是对的 还是多有些自己思考的东西再拿出来发表 讨论研究 没有自己的思考 也不过是让人一笑而过

宋子龙 - Oct 8, 2010

不是抄襲美國的問題, 像現在國內的問題真的太多了
籠中鳥的目由, 貪污等等的問題
那現在的政策是否真的有用呢?

Tommy Law - Oct 8, 2010

签名支持

冯嘉俊 新加坡 学生

Chen Ting - Oct 8, 2010

谢永宁 多伦多加拿大 软件工程师

我完全赞同宪章的理念,特签名支持。

Wayne Xie - Oct 8, 2010

极其不支持,

完全的西化在民国时代就失败过一次了,这已经被实践证明完全照搬西方体制在中国没有根基,形式上的民主没有意义。

制衡机制是个好东西,但这东西一定要适合中国国情。外企进入中国也要找个本土化策略,更何况政治制度。08宪章太冒进了,民主思想至少得用一代人的时间来建立并融入社会。突然转型可能会造成社会动荡。我支持循序渐进的民主改革。

一个澳大利亚留学生

yao zhang - Oct 8, 2010

不知道你说的民国时代是哪个时代?现在台湾的民国时代是我国最好的时代,是亚洲民主的楷模之一。且不说前苏联、东欧、伊拉克、苏丹……等专制集权国家是否失败?
当然,民主国家也不是没有弊端,但是相对于专制和独裁国家而言,孰优孰劣,一目了然。“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反对全面西化的有两种人:现状既得利益者、勒紧裤腰带为主子卖命的奴才。

njhuar Wang - Oct 8, 2010

说的好,太冒进,顶这个

Yi Mu - Oct 8, 2010

溫宇豪 旅美 自由戰士

我用我全部的生命及靈魂支持!是時候了!不願被奴役的人們,該覺醒了!不要因為奴隷主给你温飽繁榮的機會,你就忘了身上的枷鎖, 忘了加諸你同胞的枷鎖!我向劉曉波致敬,願他以今日的自由,換取明日全中國同胞的自由!!!

Anonymous - Oct 8, 2010

支持

大力支持, 作為香港人, 法律上係國家既一分子, 而我本人係係外國留學, 完全體會到自由社會與人權既重要性, 人民唔應該害怕政府, 政府應該係人民既服務者, 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中國脫離現況. PEACE.

Wilson, UK, Student

Wilson Cecile - Oct 8, 2010

邓纯 瑞典(来自北京)学生(国内毕业于吉林大学)我为我的母校感到骄傲!我为我的校友——刘晓波先生感到骄傲!

Anonymous - Oct 8, 2010

You could be critical to him or to some of the opinions he listed in this chapter 8. But, what did you do? Did you fight for the human rights in china? Did you get busted by communists? If you want to share your valuable piont of view on how to improve the chapter 8, you are certainly welcome. If you come here to troll him, then shame on you.

Dillon Liu - Oct 8, 2010

我毫不犹豫的伸出了脚

被中国人洗脑和被西方人洗脑你选择哪个吧?

----旅日留学生

frexell Zhang - Oct 8, 2010

我想你们想推倒一个极权政府之前,应该好好研究怎么防止下一个极权政府的诞生,更有意义的是对中华文化的劣根性进行基础研究,其实你们的这篇东西跟共党上台之前说的话是垒同的。另外从下面版主说话的习惯可以看出来,版主也是只让人说“是”, 不让人说“不是”的极权主义者

(如果大家对上面内容中的不严肃部分感到不适,请绕行,或忽视,如果你愿意,并且也希望自己的签名出现在第一页第一条,请自己建立一个网页,如果不认同上面的观点,那你什么屁话都不要说,直接用脚投票就是。)

Jibeex Lin - Oct 8, 2010

袁子骝

虽然这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我们可以借鉴,进行扬弃。最终是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袁子骝 (四川,学生)

袁子骝 - Oct 8, 2010

如果想得到更多人的信服,我衷心希望发起人能够谨慎用词并且接受言论自由。把下面的话谨慎礼貌的表达出来或改变说法并允许异议。请不要用脏话。这让人非常难以信服发起人是否能尊重刘晓波先生地初衷并能不偏激行事并把大家的签名传达。就看在一下这句话,我想很多原本考虑签名的都会怀疑发起人的。

(如果大家对上面内容中的不严肃部分感到不适,请绕行,或忽视,如果你愿意,并且也希望自己的签名出现在第一页第一条,请自己建立一个网页,如果不认同上面的观点,那你什么屁话都不要说,直接用脚投票就是。)

Anonymous - Oct 8, 2010

讽刺的是用实际行动违反08宪章

既然第十一条提到言论自由,为什么会出现类似于“如果不认同上面的观点,那你什么屁话都不要说,直接用脚投票就是”的话?只有支持08宪章的人才可以在这里拥有言论自由,不支持的就被限制在这里发表观点的言论自由了?希望你们真正明白08宪章想表达的意思。不要人云亦云,自己扇自己耳光.....

Anonymous - Oct 8, 2010

我同意,那句话是谁写的,还望请大气一点,不要这么不容异议。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人信服,才能让更多的人签名表示支持。我对那句话还是挺失望的。我觉得这并不是刘晓波先生的原意。如果那些话能被删除,我还是很愿意签名的。但那些脏话和非常狭窄的话让我怀疑发起这个帖子签名的人的胸怀和能力。

Anonymous - Oct 8, 2010

Jinghuan Liu

我支持
Jinghuan Liu, Los Angeles, researcher & writer

Jinghuan Liu - Oct 8, 2010

支持中国的宪章运动

很支持刘晓波先生的壮举。恭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是,我作为中国共产党政权下的一个小民,要对生活的现实。不敢有丝毫反抗。所以不敢签名。现在谨匿名支持,望 零八宪章 运动 早日成功。

Anonymous - Oct 8, 2010

この憲章を支持します。

日本からの書き込みで、わたしは日本人です。
でも、中国人の友達もいるし関わりが深い国です。

素晴らしい文化と歴史が中国にはたくさんあります。
この素晴らしい文化を後世へと受け継いでいき、
繁栄していくためにも今こそ「革命」が必要な時期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

同じ中華民族が実効支配している台湾を見てください。
世界的統計でも報道自由度がトップにきてます。
中国は下位です。

統計などの客観的事実からしても。

64天安門事件のネット接続規制。
事実の隠蔽、改ざん。
罪の無い人を大量に死刑。

どれも目に余ります。

日本は大昔、中国からたくさんの知恵と文化を頂きました。
今日、私たち日本人が使っている「漢字」もそのひとつです。

数十年後、また私たち日本人が政治、文化、歴史、人々、全てに於いて
見習うべき国となっているようにと願いを込めエールを送りこの憲章へ賛同します。

日本語での長文書き込み失礼いたしました。

鈴木満理奈 - Oct 8, 2010

簽名支持...

真正的強大...並不是不擇手段壓下異見...而是開明法治容下批評...

中國現在的強勢,主要是後發形勢+人民勞力+開放政策使然...但如沒有民國開明發治...這強勢只會被縮短...更加不能自我改正...

任何國勢都有高有低...現在是西方先發先老...而中國後發正長...可是獨裁枉法,只會低處不能再起...因為獨裁不能自我改正...民主法治卻可在壞時防止最壞...低後復高...

Anonymous - Oct 8, 2010

今天才知道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支持!

王成(佛山,工程师)

lihai7496 lihai7496 - Oct 8, 2010

王成(佛山,工程师)

今天才知道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支持!

lihai7496 lihai7496 - Oct 8, 2010

听劉曉波的名字很多次。零八憲章也聽過。今天新聞說劉曉波因零八憲章而得和平奬就上網去看。看完也不明白就凭這個就可入狱。還真想看看那判決書是如何寫的。可惜找不到。既然劉曉波己入獄。那一定是判決铿锵有力。也許那判決書可提高我的寫作能力,如何把沒有的東西寫成危害顛覆國家這樣高層次的水準。也真是的,什麼時候什麼東西都有學習的幾會啊。另外不知劉曉波的奬金如何投資。現在由美國帶頭來貶值貨幣打貨幣戰。那奬金等劉曉波出來己折半就不好了。投資尃家門給點好建議。

James Hui - Oct 8, 2010

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

Kwok Hung Lee - Oct 8, 2010

昨天听一个印度教授讲起中国问题,有感,写下这些:

中国印度问题的研究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国印度经济发展问题的研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国印度经济发展对世界影响的研究更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是就是有那么一个外国人,能像个普通中国P民一样讲起板结化的社会结构,讲起纸包子,讲起户口问题,讲到大大的Harmonious Society冷笑话。他在讲座一开始就说,没有新研究,没有什么金融危机预测之类的短期宏观问题,不是放眼世界,而是就站在群众之间。等他全说完,我才发现他真的每句话都没白说。

或者,也许我本不该感动于此,也许这真的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只是我们自己还在假装摸着石头过河。

挺多元素其实都有非常清晰的阵营划分,要看清楚这些也是再简单不过——不仅仅因为我们本身就在其中一个阵营里。只是,划分两个阵营的界限,越来越坚固,越来越封闭。

环外的世界是个博弈。


今天就看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

范洋
北京 学生

Yang Fan - Oct 8, 2010

支持

作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我对刘晓波先生及其战友们的行为表示支持

Anonymous - Oct 8, 2010

当中×国大部分国民都沉浸在天朝编制的幻觉中时,不甘平庸的人们必会试图改变这种境况,而刘晓波先生就是这些不甘平庸中的一名,晓波先生,不要觉得孤单,因为你身后还有很多人在做同样的事,好样的,我只是一名学生,但我依然会尽我之力支持你,支持中国的真正复兴,加油。

Fu Tianlin - Oct 8, 2010

如临深渊 如履薄冰

芮浩川
深圳 學生

Riddle Rui - Oct 8, 2010

让无力者有力 让悲观者前行

张运鹏 新加坡(from河南) 学生

张别 - Oct 8, 2010

必须再来一次革命!从肉体上消灭民主的敌人!

以毒攻毒,以牙还牙!下次革命必须清算共匪及其走狗帮凶的罪行!
不从肉体上消灭既得利益保守反人类集团中国没有未来!
一个字: 杀!
这是你们逼的!


羽三角 (日本 空想家)

Yu Umikado - Oct 8, 2010

我也是农民的孩子

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的人,才知道中国农民的苦。
几千年中国人的命,都被囚禁在封建专制的怪圈里。
我们幸福,不过是幸运的那一小部分人而已,
我们自由,不过是有幸逃出那个国界,过着崇洋媚外的生活而已。
我们害怕改革,不过因为我们是幸运者而已。
我们都是中国人,就当像刘晓波老师一样一身正气,心存社稷,自强不息。

我也是农民的孩子,看到这些,我只感到种作为幸运者深深的惭愧。

丁路 悉尼 留学生

Ridley Ding - Oct 8, 2010

支持 劉曉波

應波 (浙江寧波 攝影師)

应波 - Oct 8, 2010

向刘晓波老师致敬!

今天看到这篇宣言真是感触颇深,酝酿了很久真的有很多话想说,但是迫于升学的压力,迫于想平静幸福的过日子的追求,和对当权的畏惧,我无奈只能选择了沉默!
由此我发现了刘晓波老师身上的那种远远高于我的正直,正义的精神,他是为中国13亿人的权利而战,这个事业之大,刘晓波老师之坚持,深深映射出自己的渺小!
在此,向刘老师深深致敬,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您当之无愧!!
郑浩(云南 2011考研备考生)

Anonymous - Oct 8, 2010

震惊阿!支持你!

倪晓清(上海,软件工程师)

James Ni - Oct 8, 2010

加油!刘晓波,我支持你!

陈飞 成都 待业大学生

xigua cha - Oct 8, 2010

韩舒淋 北京 学生

Frodo Biu - Oct 8, 2010

支持 劉曉波

孫岩 石家莊 自由职业者

孫巖 - Oct 8, 2010

支持

对刘晓波与刘霞表示敬佩。

对签署宪章的各位表示敬意。

马来西亚华裔。

與天爭鋒 - Oct 8, 2010

金毅力 职员

中国进入一个新纪元

Yili Jin - Oct 8, 2010

透过网上现场直播,听到诺贝尔协会主席提到刘晓波的名字心里很激动,留下了眼泪,因为刘晓波为了中国为了人类的尊严用和平与说理的方式来教育自己与世界,民主是不可或缺的。

刘晓波说:我没有仇敌

Liu Xiaobo: I Have No Enemies: My Final Statement

刘晓波的获奖对世界与人民带来的和平与民主的信息:
1.对世界重新认识中国的政治
2.对中国不同思想的学者与思想人
3.对亚洲民主进程
4.对世界华人重新思考和平的民主比强权的稳定更重要
5.对那些反对民主与和平的政府与组织一种棒喝
6.网络冲破国界,如果论影响力刘晓波怎么比得上奥巴马等,但是刘晓波和平思想与和平宪章等却能够透过网络直达各家庭、单位。这也加速了网络互动与影响,这是对鼓吹和平与正义的世界网络公民使用者无形的鼓舞!

Anonymous - Oct 8, 2010

分权制衡:构建分权制衡的现代政府,保证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确立法定行政和责任政府的原则,防止行政权力过分扩张;政府应对纳税人负责;在中央和地方之间建立分权与制衡制度,中央权力须由宪法明确界定授权,地方实行充分自治。
这一条,足以让现在思想觉悟,公民意识不够的我们,天下大乱。

Anonymous - Oct 8, 2010

支持宪政!

刘浩然(北京,自由职业者)

Horan Liew - Oct 8, 2010

中华民族走出灾难的希望!

杨刚(北京,软件工程师)

Gary Young - Oct 8, 2010

"如果不认同上面的观点,那你什么屁话都不要说,"
为什么不认同你们的观点就不能说话?就不能发表意见?你们不是号称平等自由么?一帮清谈误国的混蛋!

Ming Liu - Oct 8, 2010

我无条件地支持《零八宪章》

我十分认同通过和解、理性的道路,中国走向真正的公平正义和获得社会发展的理念。

对于当今的那个体制,我们更多的应该是痛心,而不是痛恨。痛恨只能带来新的强权和新的意识形态的暴力。只有通过公民社会的觉醒,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文明的诞生。

我尊敬刘晓波先生和他的同仁们。中国因为你们而有了希望。我同时鄙视那些党同伐异,将正常的思想交锋上升到敌我阵营的中国文革意识。

我签名支持“零八宪章”。

姓名:JOSHUA XU(加拿大)
地址:多伦多,加拿大
职业:自由职业者

Anonymous - Oct 6, 2010

我们当然希望中国人拥有自由、民主、尊严、幸福,但是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一定的条件。欧美民主制度的根源来自于上古时代的希腊民主文化。中国五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虽然已经随风消逝,然而形成的专制文化依旧弥漫在这片古老土地上的空气中,浸润到中国人的肺腑深处。想要扫除常年累月积淀的病气,不能下猛药,以免身体受到更大伤害,只可以缓慢调理,逐渐恢复健康。人类追求民主的道路像是一场看不见终点的马拉松那样艰苦卓绝。

Anonymous - Oct 6, 2010

黃佳琪 (上海 學生)

讓全中國人瞭解真相<------這是我的願望。

Huang Jiaqi - Oct 6, 2010

田阳,留学生

希望中国和平进入真正的民主时代。

Yang Tian - Sep 29, 2010

已经签过名。

中国大陆是当代世界的罪恶之源,我们的希望和计划----自由和民主的前进,将使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及什么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弃置在历史的灰烬之中。

Anonymous - Sep 26, 2010

你看過這些書嗎?你有自己的思想嗎?
共產主義不是共產黨政府,這個簡單的道理都有些人不懂,還去高喊自由民主這不是可笑嗎?
所以我說給這個人非常的可悲“剛剛跳出共產黨的洗腦,又心甘情願的被西方貴族資本家洗腦,從根本上講這種人就是沒有大腦的,不被洗腦就不能成活的奴隸而已。”

Anonymous - Sep 26, 2010

人民当家作主

易鎏 深圳 普工

Anonymous - Sep 17, 2010

神对不可侵犯之普世价值

郭明 沙特 职员

所谓的中国人民已变成了某小集团为一已之利的遮羞布,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必因其公民的自由而更加璀璨。

Anonymous - Aug 31, 2010

我第二次在這說話,因為有些人以為中國應保持現狀,但我想說,根據中國憲法:
第三十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第五十八條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行使國家立法權。

第五十九條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由省、自治區、直轄市和軍隊選出的代表組成。各少數民族都應當有適當名額的代表。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選舉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主持。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名額和代表產生辦法由法律規定。

第七十九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

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年滿四十五周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可以被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副主席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

所以中國政府其實要對人民負責,也不能因言入罪。

Anonymous - Aug 27, 2010

瞿昂 四川 学生

Ang Qu - Aug 27, 2010

支持《08宪章》他是打开中国未来的钥匙!

美国塞班

郭宝隆;刘兰兰;吴英来;郭强;刘元元;刘鹏;崔洪军;刘天宝;李术玲;刘长美

Anonymous - Aug 11, 2010

反對強權封口, 爭取全民發聲,決定中國未來,追求公平公正公開的中國社會

中國的年青人有理想, 有抱負,有原則,有能力,. 民主中國,公平待人,公義永存,真理必彰, 互相尊重,人人平等,協商利益,求同存異,尊重法律,維護人權,黑白分明,善惡有報,國家大事,人民決定,積極參政,全民發聲,官為民僕,向民負責,媒體監督,揭黑指錯,誠信自重,以禮相待,民間團體,集腋成裘,改朝換代,無血無淚,尊重文化,多元發展,環保再生,減少浪費,全球華人,網遍天下,交流世界,平等共處,散播希望,為人祝福.

多黨制不是民主本身,只是有遊戲規則的改朝換代.中國每當改朝換代都會血流成河,屍橫遍野,實屬不必.人有竟爭性,多黨制讓人在遊戲規則下竟爭,總比叢林法則好得多.多黨制是一面鏡,暴露人性的醜陋,引發思考,汲訓改錯.破鏡否認,掩耳盜鈴.

民主本身是社會成熟的表現,由"他律"變"自律"的過程,需要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正義精神, 需要以善為出發點的多管閒事,需要尊己重人,光明正直的信念. 誠信自律,正義善良是中國人千百年來的傳統思想, 說中國人不能民主實屬自我歧視.

正直不再,公義不倡,善有悪報的畸形社會,是因為政府強權無道,顛倒是非,指鹿為馬,答非所問,言不由衷,有法不依,誠信破產,鼓勵偽善,以禮傷人,篡改歷史,混淆視聽,謊言教育,禍及後代,咬文嚼字,含血噴人,殺人封口,政治恐怖,以言入罪,自我審查,謊報盛世,粉飾太平,綑綁黨國,國產黨用,槍口對外,調虎離山,愚民電視,反智不敬,獨尊聖教,批判異己,屏蔽網絡,四毛橫行,貪污腐敗,用人唯親,公器私用,散財弄權,公款酒色,監守自盜,官商勾結,袒護權貴,軍媒官商,欺凌弱小,隻手遮天,目無法紀,霸道橫行,如此"強大祖國",小人輩出,精神分裂,是非不分,死不認錯,雙重標準,喪盡天良,貪得無厭,假仁假義,十三連跳,人禍處處之事,莫有稀奇.

但我相信天理循環,為惡者命不久矣.

曹勇志 香港人 旅居加拿大 工程系本科生
寫於六月四日,祭六四自由鬥士在天之靈

Daniel Cho - Aug 10, 2010

好 一個反共不是反華不是反中國,就好像能解釋自己的理想了,就好像能給自己分裂國家,製造國家混亂找了一個理由,不過很可惜啊,你還是不能表明你反共之後怎麼治理國家,怎麼平復國家混亂。難道不是嗎?去除了一個統治階級,必將造成國家體系崩潰,如何安撫官僚階層,叫人民自己我管理?不要告訴我什麽車到山前必有路,不要告訴我外國所謂的民主國家會派兵來維穩,不要告訴我你反完共黨就可以扔下一堆爛攤子撤了,哈哈你又調皮了。
文中你說的你反對的是集權獨裁,那麼請問您那個國家不是集權獨裁呢?難道所謂的多黨制就可以表明人民的聲音了嗎?政黨利用金錢做廣告叫人民選他們就是民主就是人民意志的體現嗎?不是,這絕對不是我的民主,我想也絕對不是你想像中的民主。那麼這樣例子能證明什麽呢?這個理論證明我們沒有有反對共產黨的理由,現在的社會上世界上還沒有民主,我們不能被西方所謂的偽民主真獨裁所欺騙,我們不能脫離一個獨裁又進入一個更具欺騙性的獨裁統治中去
鎮壓人民 限制人民自由,又是那個國家不再做的呢?民意到底是什麽呢?呵呵,不妨我來告訴你民意是什麽,有大房子住不用花錢,一畢業就有高薪工作可以做,工作還不能太累,我要有足夠的休息,一出生就不用操心,國家全部負責,不用交稅。這樣的東西就是民意。哦 你要說我的說的不對的話,可以調查,看看人民爲什麽不滿,嘿嘿,放心絕對不超過這幾樣,什麽民主什麽言論自由什麽選舉,都不是問題,只要符合我上面的民意,哇全解決了世界安靜了。你追求的就是這種民意嗎?

Anonymous - Aug 10, 2010

反共不是反华也不是反中国,我们反共主要目的其实是反集权独裁主义。
重在支持民主而不是那个党派而派系,如果说中共突然要实行民主,我们也会支持。
有些人扯出哪个哪个人其是在利用人民搞假民主,如果你认为那些人是在利用你,如果你认为那几个人信不过,你难道不可以自己来建立和号召么,就一定要被别人利用?我们支持的是民主,而不是某个团体和某个国家,所以我们并不拒绝任何个人.团体.政党和国家为中国民主道路提供的任何帮助和贡献。
另外,有些人,党国不分,在没有搞清楚党国之前就不要来讨论。现在的中共不是国,而是一个腐败的利益集团而已。华是一个群体,中共在镇压人民这个群体,限制人民自由,从各大网站也能观察到有不少民众是对中共的霸道是持反对的意见的,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华。难道不是么?它在反民意啊。

Mr President - Jul 23, 2010

“共產黨對中國有功亦有過。我們肯定它的功勞,亦批評它的錯誤。共產黨不是中國;綑綁黨國,監控輿論,抑壓憤怒,對中國發展不利,阻礙中國進步。”萬分贊同您說的這個,這是我見過少有的中肯之言。中國共產黨政府的愚蠢行為實在叫人作嘔,就我說的中國與西方的思想落差的根源也正是如此,他們愚蠢的認為,封閉才能保持他們的正確性,卻不知道過度的封閉才會造就革命的溫床,堵不如疏,難道共產黨就不知道防民之口甚防于川嗎?人孰能無過,其實叫人民尤其是人民中的清醒者,多去接觸不同的思想,反倒利於叫人民認清共產黨的成績,但共產黨爲了掩飾自己的錯誤,徹底封閉言論剝奪人民的知情權,那麼共產黨何以標榜他的正確,人民在不知道情況下,只能是以訛傳訛,更加的否定共產黨的錯誤還有成績。共產黨不要喊冤,是的你的成績是大於一點你的錯誤,但爲什麽人民不能理解呢?共產黨請看清楚人民的不理解恰恰是共產黨你們自己造成的!
其實您和我說的和我思想的差不多,我深信現在的世界的沉淪,是中國人就要去實現一下的社會核心價值,
1,相信良善有價值
2。尊重個人的尊嚴,權利,自由
3。公平待人
4。否定謊言,尋求真相
5。認錯反思的勇氣
6。誠信透明
7。多元包容
8。和平
9。理想和希望
才能有人民擁有快樂,社會才能擁有希望,但我不得不說這隻是理想,人性的醜惡,叫我們實現上述理想困難重重,但不能妨礙我們去努力實現的行動著!
非常高興與您對答,向您這樣的有思想不茫然的人再多一些,中國的明天只會更好!

Anonymous - Jun 7, 2010

中國人可以不信天不信地不信上帝,但不能不信以下觀念。沒有這些,住在中國的人無論多有錢也不會快樂。

1,相信良善有價值
2。尊重個人的尊嚴,權利,自由
3。公平待人
4。否定謊言,尋求真相
5。認錯反思的勇氣
6。誠信透明
7。多元包容
8。和平
9。理想和希望
這些可以說是 100%中國的。不知先生有什麼意見?
只要中國人重新肯定以上價值,只會令中國人更加團結。
不相信以上價值,凡事向利益看,就算給你一人一票,社會也不會進步,民生也不會改善,人也不會快樂。

香港人都是中國人,我在香港十八年,沒有聽過香港要獨立建國的說法,這一點先生可以放心。但香港人對不公不義的事情不以國情為由來合理化,不以“沒有辦法啊”成為不作為的藉口,盡我公民責任,關心社會,發出我的聲音,堅持社會核心信念(上列)。

共產黨對中國有功亦有過。我們肯定它的功勞,亦批評它的錯誤。共產黨不是中國;綑綁黨國,監控輿論,抑壓憤怒,對中國發展不利,阻礙中國進步。

Anonymous - Jun 7, 2010

是的 正因為我看見了西方哪些真正的社會改革者否定了現代偽民主的假面,在努力的尋求更加完美的民主社會體制改革的道路,所以才對於現在中國的某些人看不到現代資本主義偽民主國家的醜惡,只被眼前的假象幻想而迷惑盲目的追求西方已經落後貪婪快要淘汰的偽民主制度而倍感痛心,爲什麽我們古代能擁有歷經千年的而不倒的政治社會制度的發明,而現在我們只能捧起西方已經快要淘汰的制度,而不從實際出發去真正的思考民主社會體制政治體制的改革道路呢?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思想上的落差。正是種種這樣的光會拿來,而不思考的行為叫我無法相信,靠這些不思考實際運用的人中國會有民主的出現了嗎?中國人民需要的是真民主不是偽民主!中國社會需要的是真民主而不是偽民主!我們需要選舉的不是利益集團的代表人或者代表黨派,而是真正能富國強民的人民公僕。不是選舉了就民主了,更重要的是這個選舉叫中國富強叫老百姓吃好穿暖有尊嚴的活著。
香港人同時你也是中國人,我們都是中國人,在沒有普世的思想下,我們只會為中國而努力,為中國的人民而努力。難道一個不切合中國實際西方偽民主制度,就真的叫中國人民幸福了嗎?不不會的只會叫中國人民陷入更大的火坑,只會叫中國分裂,只會叫中國從此不復存在。那麼這樣的民主要來何用呢?這樣一個利益集團的民主模式于現今共黨的獨裁有什麼區別呢?所以我追求的是真民主選舉出來的人民公僕,而不是西方偽民主選舉出來的利益集團代表人,這才是我的民主核心價值。

Anonymous - Jun 7, 2010

黑暗無處不在,光明在於行動。請問閣下喜歡當代中國嗎?閣下理想中國是什麼樣的呢?有理想是成熟的表現,因為理想是行為的指南針。孔子的理想在他有生之年不能實現,卻為中華文化定下了方向。說西方乾淨的,是好像您一樣的中國人,西方人倒是說自己的體制不是完美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有很多人付出自己的時間,金錢,參加志願工作,把社會建設得更美好。這樣的精神,是國家強大的基本,是社會進步的動力,也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

Daniel Cho - Jun 5, 2010

一個夢想家和幻想主義的堅定支持者,您所列舉出的種種醜惡的改革實例在這個世界上無可借鑒啊。

Anonymous - Jun 5, 2010

“但我相信天理循環,為惡者命不久矣.”又一個幻想家,烏托邦嗎?
年輕人真的是充滿了活力,但同時也證明他們的思想還是不成熟的,黑暗無處不在,哪裡都有陰暗面,只不過不同的政體,有著或明或暗的表現,中國政府無非小人一點,在西方哪些偽君子的指摘下,暴露出來的更多點,但是他們西方就乾淨了,無非對比起來一個真小人一個偽君子罷了。中國的古話,難道你忘記了?“寧做真小人,不作偽君子”千古名言啊!小人再壞還是做再明處的,可是偽君子那是萬萬不能得罪的,誰知道那天他道貌岸然的莫須有的就害了你,勸你還是遠離小人,更加遠離偽君子的好些吧!

Anonymous - Jun 5, 2010

难得能到墙外,果断留名支持

朱少雄,安徽合肥,学生

历经重重苦难的中华民族终将涅槃,中国人民有权在自由的天空中飞翔。

Shaoxiong Zhu - Aug 6, 2010

共和,民主,自由

譚柱新,香港,學生

Anonymous - Jul 24, 2010

其实民主是必然的道路

大家也都到牛博去转转吧,要看开放公开的信息,那里还算有些真实的声音,事实会更有说服力。大中华局域网什么都看不到,当官的杀了几个人你也看不到,明天你的头被他们拿下了,也没有人知道。

Mr President - Jul 20, 2010

我2001年就上

我2001年就上天涯论坛,其间用过几个id,今天下午我的id“何史文”突然被注销,登陆不能,我的上万个回复及贴子也全不见了(今上午都还在的),
“何史文”这个id好像是2008年还是2007年注册的我不记得了,反正我从不用马甲,不同时使用两个id,用一个新id就表示以前旧id的作废,
我用“何史文”这个id这几年发表了(尤其在天涯杂谈版块)几十万字近百万的原创回复,够一部长篇小说了,也有感情了,不是登陆不上的问题,而是贴子统统被删,在所有的贴子中,独独找不到我的回复。
这是谁干的呢。。?是上峰、国安么?责任编辑?通都不通知一声就统统全部删除就像从来没这个人似的,我也算天涯创造历史独一无二前无古人的一位了吧。希望各位能由此认清我们这片大陆的现实,大家可以看看我在天涯论坛的链接,
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ResponseListUser.asp?idUser=11690601&strUser=何史文&flag=1
已经删得一干二净找不到任何痕迹了,近十年的原创精华啊,天空没有我的痕迹,可大雁已经飞过。
ps:我所发表的几乎所有贴子我都保存在我的电脑里,我已经把他们备份在海外华文论坛,有种就去删去和谐吧。


至于说我发表的是什么内容,什么方面的内容而导致有些人种不喜欢。。。。。。我想还是有人能够猜到的吧。防口甚于防川。


鉴于往事,有资于后来人。

Anonymous - Jul 17, 2010

支持民主,改善人权

程自清+深圳+公司职员

Anonymous - Jun 12, 2010

分权制衡!言论自由!司法独立!

在这样的信息时代,工党还只知道封锁消息,屏蔽人民自由言论,造成某些人士的意外死亡或者离奇失踪。口口声声的民主民主,以为国人真的其笨如猪?

如果不能正视自己历史上犯过的错误并向全国人民致歉向受迫害者的家人赔偿损失,这个党还真丢人,丢的还是中国的脸,国际上都被人诟病死了都一副官僚腔。

如果能依照零八宪章主张的改革,这个滑稽可笑的中共还不至于病入膏肓。

国家的根本在于民,别忘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默陈 - Jun 7, 2010

屏蔽言論自由,西方也是一樣的,利益集團和共黨是一樣壞的。
不過不贊同你的08憲章能救中國,我個人認為這隻是在實現某些人的小國寡民的思維,企圖分裂中國大一統的憲章。共產黨如果真的照零八憲章做了,才是我最要跳出來推翻它的理由。

Anonymous - Jun 7, 2010

平反六四!支持零八宪章!释放刘晓波!废除一党专政!

现在刘晓波老师已经进入监狱了,只能为他祈福,祝他平安。支持零八宪章!
张顶+湖北武汉+初中学生

Oskar Zhang - Jun 6, 2010

格式错了
张顶(湖北武汉,初中学生)

Oskar Zhang - Jun 6, 2010

纪念21年前的勇士

Wang Yang - Jun 5, 2010

當我看到這個留言,我仔細的回憶了當時,卻發現沒有能值得紀念的勇士們,只有被紀念的那剛剛開始的真誠的愛國之心。
墮落我現在只能看到還活著的哪些當時的勇士們的墮落,他們早已忘卻了當時他們的熱血,他們忘卻了那個時候正是這個熱血感動了億萬的人民,他們現在只關心,如何咒駡中國政府否定政府的成績,來博取西方的支援的金錢,而不是思考苦難的中國人民,他們早已不關心人民需要的是什麽了。當王丹也在台灣高聲的說:“民主的台灣,不能被獨裁大陸兼併”的時候,我最後的偶像也墮落成一個民主烏托邦分子,而不是一個拯救中國人民為己任,維護中國領土完整的鬥士了。那個時候我徹底的失望了。
紀念什麽呢?64能教我們紀念的只有那個熱血,那一刻不惜為中國,乃至中華民族去死的熱血,這才是可以懷念和紀念的!

Anonymous - Jun 5, 2010

支持

虽然说矛盾无处不在,但现在尖锐的社会矛盾已经超出了自然的范围,社会在畸形地膨胀。为了每个人及子孙后代的幸福,也希望自己的祖国能真的强大起来,我们要求民主与真正的和谐。

徐雪婷(江苏,在校大学生)

Anonymous - Jun 5, 2010

民主就能叫中國強大嗎?我們爲什麽仇恨共產黨,是獨裁?還是貪污,還是沒有叫我們能賣的起房子,一從大學出來就能掙上高薪?到底是什麽叫我們如此仇恨共產黨政府呢?
尖銳的社會矛盾,這個矛盾請問那個民主能解決呢?那麼多的罷工,抗議遊行就能解決的掉?矛盾無所不在,沒有錯,矛盾正是這個社會組成的一個因素,而社會正是種種矛盾才能組成的,敢問去除了矛盾,我們的社會還有存在的意義嗎?沒有了如果人人之間沒有了矛盾,那麼人還有存在的意義嗎?同樣也沒有了。所以爲了每個人及子孫後代的幸福,請去設想更加完善的社會結構,而不是抱著遍佈貴族精英統治思想的西方偽民主制度,來高喊著自由,實則是在毀滅中國!

Anonymous - Jun 5, 2010

驱走封建阴魂,建立民主自由国家

顾洪林 (深圳,外企工程师)

Honglin Gu - Jun 5, 2010

什麽是封建,搞不清楚請別亂喊。

Anonymous - Jun 5, 2010

纪念21年前的今天,期待民主女神像再次矗立的明天。

施华 江苏南京 外企职员

Anonymous - Jun 5, 2010

是 當他們志得意滿的少數領袖們肆無忌憚貪污廣大民眾捐獻的錢財,當某女士聞到要鎮壓的信號,毅然決然的叫跟隨自己的學生們去繼續鬥爭,自己卻跑到美國記者那裡請求幫她逃命的醜惡行徑,再到美國的民運百十來人組織確分成大小數十個派別,爭奪支持他們而捐獻資金的時候,我們能看到民主女神屹立的明天嗎?

Anonymous - Jun 5, 2010

支持!!

愿中國早日真正民主!!!

毛宇軒 湖南 在校大學生

Anonymous - May 30, 2010

支持!

正如米国某总统所言:“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对于许多国家,民主制度仍然存在诸多缺陷,自由依然会受到一些限制;但是对于现在的中国政府而言,民主化的改革必须得到实现:废除一党专政,释放国民思想,真正实施依法治国...对于那些不畏强权而为了正确的信仰与使命而去奋斗的先行者们,本人甚为佩服!
因此,仅以贡献我微薄的一份力量,来支持你们吧...

范致均 成都 在校大学生

kevin Tim - May 28, 2010

支持,為了我的祖國。

劉曉龍 山東 外企工程師

Anonymous - May 24, 2010

支持

劉紫東 居住巴黎 研究生

桃夭。灼华 - May 21, 2010

中共你就继续忽悠吧

独裁者惯用的手段,同样在互联网上演。
他们用枪口对着人民的胸口并捂住人民的嘴巴说:“中国互联网是自由开放的”,然后选择性只看到一片“和谐”“稳定”。
某某揭露豆腐渣工程,反而成了“颠覆国家政权”罪。当然还有更多的杯具,没什么的,因为他们有非常“成熟”的“选择性"手段可以让大家闭嘴。
这么多的是非颠倒的事情也只有我们可爱的天朝才会奇迹般发生!

尽管类似的事情频繁发生,尽管类似的事情暂时还没落到自己身上,但请记住这一段有关纳粹迫害的名言:「当纳粹分子迫害共产党员时,我默不出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当纳粹分子迫害基督徒时,我默不作声,因为我不是基督徒; 当纳粹分子迫害犹太人时,我默不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纳粹分子的屠刀对准我时,已没有人出声,因为他们全被杀光了。」
因此,我们在为这些人尽一份力量的同时也是在救自己。

Mr President - May 19, 2010

支持
王万里(自由爱好者,安徽}

Anonymous - May 19, 2010

是啊这样的辩护律师总是西方的……

Anonymous - May 18, 2010

杀人犯的辩护律师说:他没做这件事时,是个很好的人...........

Zhang Jun - May 13, 2010

對於你說納粹迫害,我只能苦笑了。您到底看沒有看歷史啊,唉無知者無畏也。
我記得歷史學家(外國的,這樣你才可能去翻翻書)這樣定義希特勒,如果他不發動戰爭,他將是德國最偉大的總理。好了自己找資料吧。
看過了再說,別偏信偏聽。
至於說獨裁,如果我說你說到你無話可說就是獨裁,那麼我承認我“獨裁”了

Anonymous - Apr 18, 2010

支持

支持
夏德彬 (四川,工程技术员)

夏德彬 - May 18, 2010

支持

Waxpand Pu - May 9, 2010

看得我热血沸腾...

Brilliance Ren - May 9, 2010

支持

张崇 中国人 现在日本留学

Anonymous - May 6, 2010

我要签名

我支持全国民主。
李玮剑 江苏 程序员

Anonymous - May 5, 2010

反對你們的空想主義

看完08憲章,進一步的肯定了我的想法,這憲章首先沒有提出更高的,或者說比目前政體更先進的想法,完全是一個借鑒西方現行政體的表現,這是如此落後和退步,我要說真要成功了中國就完蛋了,選你們不如選共產黨!
爲什麽呢?因為中國中華文明不是西方文明,不同于西方文明,西方一直是貴族統治,人民反倒是奴隸,我們怎麼能學習和應用所謂的西方政治經驗呢?從政治體制上說中國在1000多年前已經拋棄了封建制度,中國古代政體如果說是封建專制是不對的,唐(內閣負責制),宋(內閣負責制),元(貴族負責制 本質的倒退),明(內閣負責制)都是君主立憲,而西方政體在一戰之前還是這個制度,我們落後嗎?再來從依法治國來講就算是被歷史認為是暴君的秦始皇也不是君主獨裁,而是依法治國,而遍數西方列國哪個是真正的依法治國?學過法律的應該知道吧,英美法系的來源和人情大於法律的本質體現,如此落後并嚴重踐踏法律的制度我們如何學習?還有就是所謂的議會制度,讀過西方歷史的人難道真的敢昧的良心說,是為人民創造的嗎?我也要說的是恰恰是西方封建制度分權制造就的議會制度,這個議會裏面充斥著那些統治人民的所謂“精英”,到現在都還是這樣的性質,我們要學習嗎?我們要倒退嗎?再說所謂的民選政府,這個是一個大笑話,難道真的是人民選誰誰就當選嗎?你們在國外還看不清嗎?西方民選恰恰是我叫你們選誰你們就要選誰,不過不用暴力,而用利益誘惑金錢收買而已,這樣的看似民主實際專制的制度我們怎麼能學,學來何用?還說聯邦制度,那個聯邦政府,不是有各種不同利益又因為共同利益的小聯邦或者說王國,地區而聯合組成的呢?冒冒失失的不顧國情民情而提出看似先進實際落後不穩定的的聯邦制度,我不得不說寫這個憲章的人缺乏基本國家政體概念,如此之政治民生短見,如何能帶領民眾走向強大富強,如何能保證民眾幸福安康不受戰爭分裂的影響。中華泱泱大國,3千年的文明,怎麼就沒有能人義士繼往開來?而是抱著已經腐朽甚至於完全落後的制度,大喊著自由 自由!簽署這個憲章的先生們,女士們,你們到底是爲了中國好還是壞呢?捫心自問你們認為一個為封建君王國王諸侯們統治人民的議會制度,是能叫中國人民更幸福嗎?
滿清建奴,西方列強就這麼打斷了中華志士們的脊樑骨了嗎?我們真的只能學習外國的落後制度才能幸福嗎?我這裡堅決反對這所謂的民主憲章,這不是人民的民主憲章,這是利益集團的民主憲章,這是統治人民的工具。

中華民族萬歲!中華人民萬歲!(一個國家的統一團結強大離不開民族主義,而愛國主義恰恰是民族主義的變種)

Anonymous - Apr 28, 2010


感謝你的回覆我很欣賞您的知識掌握,但很遺憾明顯我們處於不同認識中。

答:北愛爾蘭怎麼就不能列入種族問題呢?很奇怪的是盎格魯撒克遜人就是愛爾蘭人嗎?我記得不列顛王國歷史不是這麼說的喲。那麼對於一個邦聯國家北愛爾蘭爲什麽就被認定為英格蘭國王的私人土地,而枉顧民族差異,不能獨立呢?北愛爾蘭不能獨立的原因恰恰是民族要求獨立,而英格蘭王室說這個是英格蘭國王私人土地而爆發衝突吧,這個怎麼說呢,難道就是應該的,難道這就是民主的,只因為一個君王而枉顧整個北愛爾蘭的民意嗎?
我說了法蘭西人和英格蘭人 是一個民族嗎?不是吧?魁北克主要是法蘭西人後裔,那麼加拿大爲什麽枉顧不同民族,而是大聲的宣佈,魁北克獨立不能是魁北克自己公決,要加拿大全體公民公決。中共也是這麼做的有什麽不同嗎?
至於美國的印第安人,我只能為他們默哀了,這個民族在美國西部大開發時代,已經被滅的從多數民族變成了少數民族,好吧我們拋開早期的種族屠殺,說說現在請問當年承諾的自留地還有多少?印第安人徹底忘記了自己民族的語言,被融入了所謂的美國主流社會這能說是公平博愛保護少數民族文明嗎?好吧92年的種族大騷亂咱們也不提了嗎?好吧黑人全市黑社會咱們也不提了嗎?這位先生美國恰恰是現代社會中種族歧視的最大的國家之一,你怎麼能舉出他來呢?我沒有在美國生活過,但是我從定居在美國的朋友那裡聽到的是種族歧視的消息,只要不是白人,升遷,都會受到莫大的阻力的。
我爲什麽要提出澳洲土著呢?一個新聞引起了我的注意,原來澳洲白人政權一致認為土著是落後的,他們不配教育自己的孩子,而白人有權為所有的土著教育孩子,於是乎所有土著新生兒被從他們的父母手裡搶走了,成爲了有父母的孤兒,被集中教育,然後就有了你看到的毛利人怎麼怎麼樣了,但是還是他們原本的民族嗎?他們還會說本民族的語言嗎?還有澳洲除了毛利人就沒有其他民族了嗎?眼界問題,這位先生這就是眼界問題,瑞典也存在少數民族,他們的一個享譽國際的歌手就是少數民族身份,但是她幼年的回憶,卻叫大喊著自由民主的西方國家陷入了他們實際的少數族裔文明消滅的事實中。不信你可以去看看瑞典那個女歌手的回憶錄。
不過我一向認為一個國家穩定統一民族或者是統一文明是必要的,我希望中國能像西方國家學習,不要承認少數民族,吸取蘇聯的教訓,而只承認他的國民身份從而消滅少數民族,這樣我們才能長治久安。但西方國家如果用民族問題來攻擊中國,我要說中國現在做的比他們以前做現在做的實在是太進步了,實在不能替他們承擔這個滅絕異族文明的罪名來。
2.一个民族的维系在于他本身的人群素质和比例,你要是能让“少数”民族享有同样的教育资源,只需维持知识分子比例就可以保证其生存了,问题是,少数民族地区偏远难度大。怎么偏远的?共党地缘政策。
答:共產黨地域政策嗎?那麼最近很火熱的意大利問題怎麼說(意大利南北差異過大引發矛盾最近很是熱鬧)?法國德國的南北歐元區怎麼說?先生這你太不公正了吧?
3.简单的一点,我知道竞争导致进步。党派之争同样如此。两个党派可以比演技,但是演技的背后是有实质支撑的。
答:競爭導致進步,我很贊同,但是黨派競爭能促進進步,我不敢苟同,黨派本身就是一個利益集團的集合體,那麼兩個利益集團之間怎麼能公平的分割利益呢?如果能公平的分割那也就不會出現黨派了,但我不否認之間的彼此監督,不過我認為這種監督的背後是利益,是爭奪統治權的利益之爭,這裡面沒有人民什麽事情啊。官僚還是官僚,人民依舊如故的被壓迫。這裡我不用舉例子,請看看英國諷刺喜劇《是,大臣》裏面很犀利的解剖了,西方民主自由政府的本質。
5.没有眼界不知世事地中立地为共党摇旗呐喊,谢谢您哪。
答:是誰沒有眼界不知世事,不是你我說的算的,每個人都有思考和支持的權利,而我們不能因為對方和咱們思考不同支持不同,而貶低對方,全盤否定更是要堅決的不要。我們應該彼此吸收,取其精華 。為共黨搖旗呐喊我是也是不得已為之,共黨僵化腦殘的行為叫我噁心,但哪些反對共黨的但舉止行為和共黨一樣的腦殘僵化模仿,又不能做實事光是喊口號的民主鬥士們,叫我噁心的想吐,那麼我還有什麽選擇呢?那麼中立的我是不是應該重視現實,選擇相對能做點事情的共黨呢?也算是一種取其精華了吧。先生,你看了XX革命的先驅們怎麼禍害他們的國家后,你有什麽感想呢?
6.在中国,“爱国”,聪明,诚实,您最多只能做到两条
答:謝謝 感謝您的評價,我自認為我是愛國的,我是愛中國的,您太誇獎我了 我只能暫時做到這一條。

Anonymous - Apr 28, 2010

工作很忙,简短回复一下。
我对你的思考表示赞赏,但是很抱歉这没能弥补你眼界上的差距。
1.这点是我对你的眼界最无法认可的一点。请问以上列举国家、地区,你亲自去过哪一个?科西嘉我不敢说,Irish Celtics早在盎格鲁萨克森人入侵就几乎不存了,故此北爱请勿列入种族之列。QUEBEC是战争时期法领区的问题,和种族更是毫无关系。TEXAS和FLORIDA,你来了美国就知道,TEXAS现存的问题是观念问题,在法令上并没有问题,他们的问题在枪和经济,没有人会说因为这是黑人区就要把办公楼都建在这里的。FLORIDA的印第安人仍在用法律解决问题,从SAN FRANCISCO的ALCATRAZ事件之后,美国印第安人已经知道怎么做事和争取权利了。澳洲,毛利人,你知道我上次去布里斯班的时候碰到多少毛利人?新维多利亚洲可是在澳洲北面,离毛里塔尼亚几乎是整个大洲的距离啊。
2.一个民族的维系在于他本身的人群素质和比例,你要是能让“少数”民族享有同样的教育资源,只需维持知识分子比例就可以保证其生存了,问题是,少数民族地区偏远难度大。怎么偏远的?共党地缘政策。
3.简单的一点,我知道竞争导致进步。党派之争同样如此。两个党派可以比演技,但是演技的背后是有实质支撑的。
4.谴责西方国家的教育资源?那么几所国际名声的大学?眼界问题吧?专业领域侧重,综合素质侧重,研究性学院,成人回校教育,社区教育,加上默默无闻然则实质更加出众的文理学院,西方教育资源比你想象的名声问题要强大的多,名校未必真牛,无名学校未必真就无名了。七十码的问题,在于警方的态度和法院态度,更在于最后的民事诉讼不了了之。请研究之后回复。危害国家安全罪指的是成都一类似事件,所不同者,家庭背景而已。法盲?您站稳了说话吧。
5.没有眼界不知世事地中立地为共党摇旗呐喊,谢谢您哪。
6.在中国,“爱国”,聪明,诚实,您最多只能做到两条

Xesque Xu - Apr 28, 2010

1.答:好辯駁之前,我首先對您的有一定的水平感到欣慰,終於碰到一個用事實來駁斥我的人了而不是口號!但是你上面這篇辯駁很說明瞭一個問題,那就是不管是政治還是法律上根本不顧少數族裔的弱勢存在,而是一種把強勢弱勢用一個理由 都是人類來予以同化,那麼想比較起來中國的少數民族政策是不是在照顧少數族裔,對他們的聲音得以叫大眾聽見的政策呢?相比起西方粗暴的不承認,而用所謂的人權模糊少數族裔和多數族裔的差異更好呢?那個更能保持保護少數族裔的權利文化呢?民族鬥爭從來都是殘酷的,難道你看到的和解放軍對砍的藏族人是中共被逼到不得不動刀嗎?不言而喻吧?眼界問題?請問哪個國家好吧如你所願那個西方國家面對著暴民不用槍而用鮮花的,君不見法國08年巴黎暴亂嗎?和手無寸鐵的抗議民眾和未成年的少年們訴諸于武力。難道你沒有看到泰國常年不懈的抗議運動,給國家帶來的損害嗎?在審視審視你自己的眼界吧,怎麼只看到中國,你太狹隘了吧!科西嘉 北愛爾蘭 埃塔 魁北克 德克薩斯 澳洲土著這些民族問題你又看到哪裡去了呢?啊還有個日本,他難道是統一民族國家嗎?他自己是這麼說的,但事實呢?
2.答:政治上的區分是倒退,請問您是屬於少數族裔還是多數族裔呢?爲什麽要分成這個多數和少數,這個道理你都不懂呢?簡單的說就是一個強勢一個弱勢,那麼你把強勢和弱勢在政治上怎麼公平對待,如果不用一些政策,提高弱勢的存在和聲音,你怎麼可能在政治上平等視之,面對多數族裔的相對強大的升學比例和人口比例,少數族裔怎麼才能夠提高自己的知識層次?你把他們和多數族裔入學率相比,你難道是你所說的狹隘的民族主義者嗎?實際上你在試圖剝奪少數族裔上學的權利啊!你根本就是不公平,你的思想來源於西方國家吧,對他們就是這樣消滅少數族裔的!
3.答:恩 我承認這點中國共產黨做的不地道,爲什麽不學習西方呢,雖然還是同樣的方式,但人家至少用金錢做了廣告,叫選民知道了這個人,教大家認識到了他政客式的笑臉。不過說過來這樣就是民主了嗎?共產黨也許只是不要臉,而西方國家更本就是沒有臉,用個民主的牛皮,當做臉而已。
你不用感歎你不明真相,其實西方民眾比你還不明真相,至少共產黨粗暴的洗腦,使你有所覺醒,嘿嘿西方偽民主的洗腦,就是大批人被賣了還數著錢。你難道想跳出一個洗腦學校,而更加沉迷的加入另一個嗎?
4.答:后藏人怎麼不能跑到前藏來?這個海南人能不能考本地像清華北大資源,參考您說的不該在政治上區分,不該給少數族裔加分,不該法律上有所照顧,既是倒退,這裡你提出來就是進步嗎?貌似西方民主國家也只有那麼幾所國際名聲的大學吧,你先去譴責他們去。開車70碼,他貌似就是跑到外地避難去了嗎?這個距離我實在不明白啥意思。至於您的危害國家公共安全10年有期徒刑,我更不知道你要說明什麽,估計您是法盲吧?但我不得不承認,我不翻牆出來是無法和您辯駁的,這點我贊同您,并嚴重譴責中國共產黨這種腦殘行為,不過看到福建馬尾三個腦殘網友后,我突然明白了點了。
5答:您又在喊口號了,就我而言沒有這個事實啊,誰給我這個五毛呢?你給的只是稱號,不是實際的五毛,所以我堅決的鄙視你!我是個重實際的中立派,我心中的五毛,那需要實際給付,才是金光四射 威力無邊的。
6.中華民族萬歲!中華人民萬歲!(一個國家的統一團結強大離不開民族主義,而愛國主義恰恰是民族主義的變種)一个国家的强大离不开爱国主义,而狭隘民族主义恰恰是爱国主义的蛀虫.希望你不要繼續狹隘下去了!中國沒有消滅少數民族,至少在法律上我們保護了少數民族,這比西方偽善的所謂有人權沒有民族變相的消滅少數民族,是在進步太多了。你好好的思考吧。(另:我同樣反對用法律保護少數族裔,但我不認為用法律保護少數族裔是退步。我這裡也不得不承認我信奉自然界的優勝劣汰)

Anonymous - Apr 25, 2010

1.西方国家确实不承认少数民族法理上存在,没有一条美国法律会说"高加索人种(CAUCASIAN)要得到保护",要保护的永远只是LOCAL HABITAT和LOCAL LIVING STYLE.美国的POLYGAMY奉行者是以地源分而不是以人种分就可以看出.你懂不懂什么叫法西斯?不是要灭绝人种.法理上拒绝人种的存在本身是一种进步,因为它默认人种的存在不需要理由,并且不需要法理上任何倾斜,只需要平等便可.相反,人为强加意志于少数民族政策的做法才是强奸.君不见拿枪围观西藏人持刀在我入住宾馆外对砍的解放军战士.也难怪,眼界问题.
2.政治上的平等视之是进步的,政治上的区分是倒退的.我不知道哪个人需要站出来代表某个少数民族的利益,如果法理上或者政策上能够给他们以非少数民族同样的机会.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少数民族高考要加分,如果教育部能多投一些钱在基础教育,而不是拿着和乌干达相同的教育投入去向国人大喊,少数民族机会均等,因为他们有加分.
3.我跟你说的就是选举不能讲层级.人大代表的做法是行不通的,个人都必须在选举的时候体现出个人的作用,而不是被我不认识的人大代表强奸.这位,也许你从小到大地位显著,你们选区的每个代表你都认识,作为我们绝大多数群众,我们都不明真相阿.
4.你这话说着了.作为一个后藏人,你倒是给我跑出前藏一步试试.作为一个海南人,你倒是给我考个与清华北大同样资源的本地高校试试.作为一个开车七十码的杭州本地人,你倒是给我跑到外地试试?那个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十年的就是你的榜样.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倒是给我不翻墙的上这网给我留言阿.
5.五毛在你心里.你的心里五毛是崇高的上限,金光四射,威力无边.
6.中華民族萬歲!中華人民萬歲!(一個國家的統一團結強大離不開民族主義,而愛國主義恰恰是民族主義的變種)一个国家的强大离不开爱国主义,而狭隘民族主义恰恰是爱国主义的蛀虫.

Xesque Xu - Apr 23, 2010

“1.请问哪个西方民主国家把某一种族定义为"少数民族"?至少,法律上没有.西方国家遗留的种族主义是社会意识问题,而不是制度问题.从人的出生上人为划分民众的立场,你这是法西斯思想.”
那就是沒有嘍,看您的意思那就是西方國家不承認少數民族法理上存在,也就是說沒有少數民族之說。西方都是一個民族的對不對?看到這裡你到自己問問自己到底誰是法西斯?
“2.同样,要把种族问题带入政治,无所谓,带入法制,则是观念的倒退.”
這個邏輯我沒有體會你能解釋下不,一個無所謂,一個就變成了觀念倒退,也就是說在政治上的壓制,是進步的,法律上的保護是觀念上的倒退對嗎?
“3.中国共产党选举的模式,是不是民主的?不要告诉我层级选举制度是民主的,有层级,无民主,这和它鼓吹的民主恰恰背道而驰,民意被分化,腐化,进而强奸.”
民主是要講層級的嗎?你是說民眾所必須要分階級嘍?我不能否定共黨不民主,但西方所謂的民主選舉就不是對民意的分化、腐化,進而強姦嗎?
“4.请举例说说中共哪里做到自由平等,自有反例等着你.”
我實在不知道中共那裡做的不自由平等,所以請把你的反例舉出來,我等著。不要光說不練假把式啊!
“5.五毛披着再华丽的外衣,也不会值多一分钱.”
首先,我不知道這個五毛到哪裡領。如果你有渠道我願意接受,再來如果你能真正的駁斥我啞口無言,我願意在五毛上加上一分錢,給你。

Anonymous - Apr 23, 2010

1.请问哪个西方民主国家把某一种族定义为"少数民族"?至少,法律上没有.西方国家遗留的种族主义是社会意识问题,而不是制度问题.从人的出生上人为划分民众的立场,你这是法西斯思想.
2.同样,要把种族问题带入政治,无所谓,带入法制,则是观念的倒退.
3.中国共产党选举的模式,是不是民主的?不要告诉我层级选举制度是民主的,有层级,无民主,这和它鼓吹的民主恰恰背道而驰,民意被分化,腐化,进而强奸.
4.请举例说说中共哪里做到自由平等,自有反例等着你.
5.五毛披着再华丽的外衣,也不会值多一分钱.

Xesque Xu - Apr 22, 2010

我也幫你定義
被西方偽民主洗腦的奴隸萬歲!

Anonymous - Apr 18, 2010

我帮你补充完整
中華奴隶萬歲!

Mr President - Apr 15, 2010

怎麼輪不到我說呢?怎麼你還要對我封口嗎?哈哈原來我們中國人民是前去狼後來虎,你要怎麼地和共產黨一樣來個言論封閉?
兄弟不才,常常報以“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但我可以不同意并駁斥你的觀點”為自己的辯論思考的方針,我怎麼封你的口了,只是你說不出辯駁我的思想,而惱羞成怒了吧。什麽叫叫自圓其說,你都辯駁不了,你怎麼就幹說我說的不對是自圓其說。怎麼號稱言論自由的支持者的你到不叫我說話了?這裡到底是誰才更被共黨洗腦呢?到底是誰還抱著言論封鎖的頭腦呢?
千千萬萬的勞動人民希望共產黨下臺,那麼好請你去認真調查下好不好,是不是還有千千萬萬的人不支持你們呢?怎麼你沒有調查就開始代表那所謂的千千萬萬的勞動人民了?你和共產黨幹的有什麽不同呢?
請仔細看看我的言論,哪個是錯誤的,那個有不對呢?你能指出來嗎?不!你說不出來你只是覺得就應該反政府,因為你覺得你就是真理。但事實是這樣嗎?現在有些人就是反政府上腦,不管事實如何不管對錯不管現實中廣大勞動人民的利益,而一味的反政府,所謂的民主就是覺得自己高於人民的覺悟,自己絕對正確,人民大眾就應該和你們這些不得志 志不得的人共同反政府,這才是你們提倡民主的本質吧!我說了不管是從經濟民生國家的穩定來說現政府做的很好,當然不是更好。人都是有希望的,而希望恰恰也是人的本質貪婪所引起的,每個人在得到以前不可能得到的就會滿足嗎?不!他們不會滿足他們會向更高的目標前進,人類之所以能進步也是基於這種原理。那麼好了現在就有這樣的人出現了,他們號稱為人民,他們號稱自己民主能給人民帶來幸福,號稱他們掌權能比共產黨做的更好。但是事實是這樣嗎?我是不相信的,這個憲章連基本的國家以及組成這個國家的人民利益都不能考慮進去,而只是一味的空談照搬,不管現實,不問對錯,這樣的東西還敢號稱能叫這個中國人民幸福?
邪惡總是害怕光明的,請問那個是光明,西方偽民主制度,就是光明嗎?我就奇怪了,資本論大家都不看嗎?都被西方洗腦了嗎?怎麼就忌諱這樣一本揭穿資本主義制度偽善的好書,就沒有人仔細的讀嗎?你們都被共產黨迷惑了嗎?我不是很建議反對一個政府的制度,卻偏偏也討厭真理的存在。這是不對的!資本論就是共產黨政府?你們真可憐同時被西方和中國共產黨洗腦,錯了資本論更是一個真理的存在,它更倡導民主更加倡導言論自由,更加的是叫人民幸福。雖然人類的醜惡的本質,不能實現馬克思這位思想家的所給與我們的道路,但我們不能夠否定他劃時代的思考。
如果您不服可以回答我以下幾個問題:
1.民族問題,請問那個西方民族國家有少數民族這個詞,並且給予少數民族那麼大的權利,美國?日本?英國?法國?德國?等等吧,請舉出來?那個國家承認上述少數民族的存在?
2.聯邦制度,請問全世界有幾個國家採用聯邦制度,有沒有沒有少數民族或者種族的聯邦組成?
3.西方民主選舉的模式,是不是民主的?
4.請具體的說說你理解的廣大民眾平等自由的範圍,請舉例說說中共那裡沒有做?
同樣你也有提問題的權利,我可以一一為你作答,放心我只是一個P民,我有原則我的原則就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但我可以不同意并駁斥你”

Anonymous - Apr 12, 2010

是不是空想主义,不到你说,你就是一家独大当然是自圆其说了!
请不要封死我们的嘴巴,因为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和网民要求你们下台,有种你就开放并调查试试看。
邪恶总是害怕光明,你们现在的所谓体制,连互联网都不敢开放,因为你们都是见光死。

Mr President - Apr 12, 2010

偉大光榮正确的中國共產黨萬歲萬萬歲抗戰的搗蛋鬼与縮頭烏龜欺世盜名愚弄百姓的特權階層不勞而獲貪婪成性的剝削階級臺灣獨立萬歲

Anonymous - Apr 28, 2010

支持零八宪章

袁康(现在南京,高三学生)

Ludwig Yuan - Apr 27, 2010

支持零八憲章

谭雅兴(生于上海,现在位于日本,java编程员)

Cheney Zhu - Apr 26, 2010

支持零八宪章

姚沫晗(生于北京,目前在加拿大多伦多,初三学生)

Mohan Yao - Apr 26, 2010

加拿大管初三叫9年級……
對了你在加拿大,能不幫忙找些關於加拿大魁北克獨立的源文件呢?

Anonymous - Apr 27, 2010

@yz215

杨盛(福建,高中学生)

杨盛 - Apr 25, 2010

歡迎你的加入,您的加入大大增强了憲章的支持層次
不過您的層次鍋底,可能成為先烈,而層次更高可能成為先驅和既得利益者。您可要思考清楚了,是不是上完大學,再來加入成為可能的先驅,而不是現在確定的先烈。

Anonymous - Apr 25, 2010

羡慕,这就是不朽!

羡慕,这就是不朽!

Qingfeng Li - Apr 23, 2010

理想主義不可取,我經常告誡自己,1客觀2現實3遵循實物的本身規律。以免我因為過度理想化而厭世,做個不得志 志不得的人。所以什麽問題我都希望客觀公正的去看,儘量做到不偏激不偏頗。這是我的原則。
有興趣可以一起討論我的郵箱[email protected]

Anonymous - Apr 23, 2010

我也不会,我不常参与网上讨论,想交个朋友的话,[email protected]
PS: 我承认我是个理想主义者。但非空想主义

Qingfeng Li - Apr 19, 2010

怎麼顯示自己的名字和郵箱呢?呵呵我是不太會的。能不能教教我呢?
不過基本上這一頁但凡反對空想主義,反對西方偽民主制度,反對沒有認清西方選舉制度的實質,反對照搬西方思想的言論都是我寫的

Anonymous - Apr 18, 2010

问题是不知道您是谁,
“Posted by Anonymous, last edited Apr 16, 2010 10:52 PM”

Qingfeng Li - Apr 17, 2010

我在這裡留下了很多的評論,親仔細的看。

Anonymous - Apr 16, 2010

您这在批判哪句?
您是哪位,何处去回顾您的言论?

Qingfeng Li - Apr 15, 2010

空想家就是這麼來了,被洗腦了還展千種嫵媚 佩服佩服
奴隸!做一個體制下的奴隸還好他有思想,而作一個思想上奴隸,我只能為他悲哀。我要說只是暫時被蒙蔽,但只要存在思想就能打破,但要是從思想上就是奴隸,那麼我還說什麼呢?
請去回顧我所謂的踩美國踩日本的言論來,看看那個你能批駁的了呢?別在這裡起勁的麻醉自己了,醒醒吧!

Anonymous - Apr 15, 2010

自由之风情,展千种妩媚。
而奴隶们却悠悠然于愚昧

Qingfeng Li - Apr 14, 2010

昏倒,這就是無知

Anonymous - Apr 11, 2010

裴敏欣:《中国陷入困境的转型:发展型独裁体制的局限》全书导言部分

中国于20世纪70年代末启动的经济现代化进程,被列为社会和经济转型史上最富戏剧色彩的事件之一。该过程发生于一个独特的政治和经济背景之下:国家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与准极权政治体制(quasi-totalitarian political system)的同步转型。尽管经历了暂时的挫折、短暂的政治高度紧张状态、经济不稳定的“插曲”以及众多保守派的反击,已历二十年之久仍在持续的转型过程仍大幅改变了中国的经济、社会和政治面貌。 从经济发展和社会变迁可量度的方面来说,中国所取得的成就在速度、规模和范围上都是前所未有的。1 经济的快速增长,不仅大大提高了全国13亿人民的经济收益,而且也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的社会结构。此外,由于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令中国经济更少以国家为中心,变得更加分权化,经济发展已使中国社会从一度的国家高度控制转变为日益自主、多元化与复杂化的社会。在此期间,中国与国际社会在多个方面开始接轨。贸易和投资在此次接轨中先行一步,使中国从改革前世界经济中一个微不足道的成员,变为主要贸易国家和最受欢迎的外国直接投资(FDI)目的地之一。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接轨也发生在其他重要领域,如成为各种国际机构的成员并参与其活动、重要双边关系的发展以及与西方的教育和文化交流。 这些重大变化,大部分已通过中国社会、经济各方面的统计测度反映出来。2002年中国经济总规模相比1978年翻了8倍多2。人均收入从1978年的151美元升至2003的1097美元,25年里增长超过6倍3。快速的经济增长也加速了社会变革。1978年中国城市化的比率为18%,2002年这一数字已达到39%4。而联合国采用的另外一种测量方法,显示1998年中国城市化比率已达50%5。 经济的快速增长,扩大了中国公民获取信息的渠道,增加了他们的“身体流动”(physical mobility)。在1978年,大约2000人共使用一条电话线,而2002年,大约每6人就拥有一条固定电话线路,此外,约每6人拥有一部移动电话。 1978年,每1000户家庭中只有3户拥有黑白电视机。2002年,每百户城镇居民拥有126台彩色电视机,每百户农村家庭拥有60台彩色电视机。1978年,国内长途电话平均业务量只有180万次(大约每5人1次),2001年此类电话业务量为220亿——人均17次。 从1978年到2002年,报纸的印刷数量增加了两倍,图书出版量则增长了11倍。1997年互联网用户仅有16万,2003年互联网用户达到了7,900万6。这些数据表明,25年里中国公民获取信息的平均水平较之先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身体流动”的增加,同样令人印象深刻。不同交通方式客运总量在此期间上升了533个百分点,从1978年的25.4亿至2002年的160亿。以人均标准衡量,“身体流动”增加近5倍。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有了赴海外旅游的自由。在1978年,很少有普通人能享受这种特权。在2002年一年里,出国旅游人数达到了1660万7。 经济改革一个重要的、几乎不可避免的副产品是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显著下降。工业产出方面,国有企业的份额从1978年的近78%下降至2002年的41%,而私营部门(包括外资企业)的份额则从0.2%上升到41%8。这戏剧性的相对下降状态也反映在就业数据上:1978年,城镇工人由国家直接雇佣的达80%,在2002年,只有29%9。这些数字表明,作为其在经济中作用下降的直接结果,国家对本国公民经济与社会活动的控制受到了极大的侵蚀。 中国经济改革的显著特征之一是它与世界经济的接轨10。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将开放的国际贸易与投资政策作为他改革战略的核心,中国经济对于国际贸易和投资的开放政策已产生了巨大的利益。 在过去25年中,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主要贸易国之一,同时它还是最受欢迎的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之一。1978年,中国还是封闭经济体,相比其经济体系的规模,它所进行的国际贸易量,以及获得的外国直接投资几乎微不足道。未经通货膨胀调整的数据显示,经过25年的改革,中国对外贸易额从1978年的206亿美元升至2003年的8,000亿美元,增幅达41倍——这使中国成为世界第四大贸易国11。相对而言,中国的外贸增长速度近六倍于其经济产出增速(国内生产总值,即GDP,增长了7倍)。外国直接投资的存量,在1982年刚过10亿美元,而20年之后则升至4,460亿元。1980年,赴中国旅游的外国游客(不包括来自香港和台湾)约有50万,而2002年,这个数目是1350万。12 中国与国际社会的接轨不仅限于贸易和投资。改革期间通过成千上万赴西方高校的中国留学生及访问学者,中国大学对数以万计的西方专家的任用,以及旅游和流行文化建立起的与西方广泛的教育、社会和文化联系,几乎同样重要。虽然中国社会和政治与国际社会接轨是一个多层面的进程,其影响很难精确量化,但这种转变的作用结果极有可能导致70年代末以来就已存在的价值观、品味以及生活方式发生变化。 中国政治发展的滞后 将中国的政治体质与这种经济、社会大规模的、很大程度上是正面的变迁比照,尽管二十多年来社会经济高速变化,但列宁主义党国(Leninist party-state )的本质特征基本未发生变化13。按照最通行的标准,政治变迁远远落后于其经济进步的步伐。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由于中国领导人继续其渐进式的经济改革,而没有采取实质性步骤来实现政治开放,这个差距似乎越来越大。某种程度上,经济发展和政治改革之间的差异,被未经加工的中国的调查数据和一些被广泛遵循的民主和治理的国际指标捕捉到。例如,在中国2002年的一次有2,723人参加的调查显示,接受调查者认为他们的政治权利、影响政府决策 的能力、从政府获得平等待遇的可能性以及司法独立状况仅比改革前的时代略有改善。14 李锐,毛泽东前秘书,一个直言不讳的自由派中共党员,在2002年11月召开的中共第16次代表大会小组会议上的发言,对中国的政治发展提出了贴切的评价: 自从中国开始向市场经济过渡以来,我们的“国力日渐强大,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问题仍在政治体制改革步伐过慢,民主滞后,法治难张,腐败之风得以盛行。”(原话,出自《关于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建议》)15 政治发展的滞后将危及中共自身的生存,他警告说: “中外历史证明,专制乃动乱之源;如苏联自溃,总根在此。只有民主化才能现代化,这是20世纪尤其二战后的世界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一个国家如此,一个党也如此。”(原话)16 中国滞后的政治开放反映在一些被广泛使用的国际指数评比中中国获得的低分数上。The Polity IV Project一贯都把中国列为世界上最为威权的政治体系之一。17 同样,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调查将中国视为最“不自由”的国家。事实上,中国在1990年代的排名比1980年代的还要略微靠后。18 来自调查全球腐败观念的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数据表明,中国被视为最为腐败的国家之一。19 评估来自腐败、低法治水平、官僚主义、不履行契约和剥夺财产等方面风险的国际风险手册(The International Risk Guide)也用一种混合视角看待中国。中国在1984—1997年间的排名说明,该国的腐败状况更加严重,官僚主义的程度却没发生改变。在积极的一面,该手册指出,中国的法律体系在很低的基础上有了稳健的改进,不履行债务和财产剥夺的风险也降到了可以忽略的水平。20 各种对治理水平的衡量都确信中国关键的公共部门是落后的。在由世界银行的Jeff Huther和Anwar Shah于1998年完成的一份“治理品质排名”("quality of governance ranking")中,中国在80个国家中排在倒数第三。中国得到了39分,与埃及、肯尼亚。喀麦隆、洪都拉斯、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等治理状况糟糕的国家的得分相近。21 在由世界银行的Daniel Kaufmann、Aart Kraay和Massimo Mastruzzi对199个国家1996—2002年治理状况的评估中,中国与公认的弱国分在了一组。22 在“意见与责任”这项调查中,中国位列186位,只是稍稍领先于失败国家和多数压制性国家,与安哥拉、白俄罗斯、越南、沙特阿拉伯和阿富汗相当。中国落后于俄罗斯、乌克兰、印度和墨西哥等多数前苏联集团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规制品质”排名中,中国排在了116位,同档的还有尼加拉瓜、柬埔寨、巴布亚新几内亚、埃及和马里,落后于印度、墨西哥和俄罗斯三个传统的虚弱规制型国家。在“控制腐败”排名中,中国位列111,与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伊朗和罗马尼亚同档。尽管中国的表现要优于俄罗斯,它在控制腐败方面仍落后于印度、巴西和墨西哥。中国在另外三个治理指数上得分稍高。在“政府效能”方面,中国排在了71位,稍领先于俄罗斯和印度,与中国同档的还有纳米比亚、克罗地亚、科威特和墨西哥。在“政治稳定”方面,中国位列78,与白俄罗斯、墨西哥、突尼斯和古巴相当。在“法治”上,中国排名94,与墨西哥、马达加斯加和黎巴嫩不相上下,介于俄罗斯和印度之间。23 然而,这些排名不应忽视1970年代晚期以来中国政治体制发生的实质性且在很多方面具有积极意义的变化,尤其是在精英政治、制度发展、国家与社会关系方面。在这些变化中,有的是出于经济改革的需要被迫在统治层上做出的,有些是国家政权启动的政策或社会压力的产物。结果,经过近20年经济改革之后的中国政治表现出了制度多元主义、对公共空间有限度的容忍以及草根阶层民主参与的初步显现。 就积极面而言,后毛时代的政权终止了大众恐惧,也极大地遏止了国家对社会的渗透。个人自由和社会流动有了实质性的扩展,开放了只存在有限选择的政治参与渠道,自治性的公民组织也已经被允许在政治领域以外的范畴存在并发挥自身的功能。24 在精英层面,后毛时代的领导层重建了稳定政权所需的多数基本的制度性规范和程序。这有助于在改革时期维护精英阶层的团结和政治稳定。25 推进经济改革和维护社会稳定的需要也激励了当权者去进行有限的司法改革,并开始对中国的经济、政治和社会行为产生了影响。26 中国初级制度多元主义的另一个发展趋势是全国人大(全国性立法机关)和地方人大决策权的扩大。中国一开始就将加强人大作用视为恢复在文革中遭到破坏的宪政秩序的必要步骤。政府立法机关的加强得到了其自身政治动力的推动。因此,中国立法机关在其宪法权力上有了更大的自主性,获得了相当高的政治地位。27 尽管后毛时代压制了体制性民主改革的诉求,但迫于维护农村地区秩序的政治需要,国家允许就村委会这一农村地区基本行政层级中的政府进行选举。作为始于1980年代以来有限政治实验的新政治制度,农村选举在1990年代末已成为一项得到全面确立且受当局全面监控的制度。尽管多数实施选举的地区未出现有效的民主治理,尽管规模过小且带有试探性,但它的确是威权国家朝向更大幅度的政治参与迈出的第一步。28 不幸的是,这些有限的政治开放迹象还是没有改变后毛时代政权作为一个一党制独裁政体的界定特征。在许多方面,这些变化没有被压制,这大多是因为它们未对中共对政权的垄断构成直接挑战。事实上,这些变化是符合中共短期目标的。因此,中共掌权的情况下进行的政治改革必然是在其在施加了严格限制的条件下进行的。实际上,这些限制阻碍了有效法律体系的发展,限制了立法机关的宪政功能,制约了农村自治政府的成长,限制了公民社会的兴起。因此,即使对外部观察者来说,后毛时代的政治改革就其最坏的情况来讲是矛盾丛丛的;而就其最好的情况而言也是一系列试探性的、局部的,并且极有可能遭遇失败的肤浅措施——因为它们在任何意义上对中共的政治垄断地位都构不成挑战、限制和削弱。在中共掌权的情况下,民主转型几乎是一种遥不可及、不切实际的前景。29 转型掉入陷阱...

Mr President - Apr 18, 2010

不能否認!
不能否認的是,您所說的確實存在著,雖然我在不停的提醒大家要看到中共的成績,可是中共僵化的體制,和缺乏監督的權利,造成了更多的貪污事件的發生,深惡痛絕啊。我爲什麽感到中共惡心的原因也在這裡了。那我爲什麽又被鬥士們噁心了回來呢?這又是什麽原因能叫我忽視中共的僵化,缺乏監督,貪婪腐敗而不顧,反倒反對著大喊著民主自由的鬥士們呢?
很簡單因為我是一個中立者,從來不否認我潛意識裏面沒有把統治者和被統治者能持平分析,我認為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公平,作為一個中立者我也不能把弱者抬高于與強者一樣的地位,無論是故意還是無意,因為這同樣違背了公平的原則。不過就事論事我認為一個巴掌拍不響,正如您舉出了一個拆遷的例子,對!我們都看到深受強行拆遷的痛苦,但我們如果中立的看問題,就不能單單看到被拆遷者痛苦,也要看到被拆遷者的貪婪,爲什麽會出現矛盾,爲什麽會發生悲劇,我想不能簡單的說政府腐敗無能吧?是不是也要加上被拆遷者的貪婪呢?尤其是釘子戶的表現,是不是弱者再利用弱者的弱勢而勒索強者呢?如果這也能算是公平的話,請問我是不是該反對呢?從1:2至1:3再到一位帝都本地居民對我說,我快發財了因為拆遷。從鄧玉嬌案的只要受到不法侵害就可以無限防衛,到福建三網友被非法羈押時間,無罪的喧囂。我們的基礎人民是不是真的公平公正的看清楚了事實的真相了。我能得到什麽信息呢?弱者值得同情并得到幫助,但不意味著弱者可以利用弱者的地位,利用憐憫去尋求不公平的利益。這才是我真正要反對的。
如果一味的利用這些不再公平的理由,去不公平的批評政府,證明政府的無能,那麼那些大喊著公平公正自由民主的鬥士們,是不是以一種不公平公正的心理去評價政府的無能呢?而這種以不公平的理由製造政府不公正無能的事實,來達到反政府的目的是不是一種酸葡萄的心裡呢?
我崇尚公平公正,我崇尚自由,但我不能承認用不公平來抹黑或者製造不公平,這樣的行為。因為這樣的行為于他們反對的有什麽不同呢?如果有這樣的不公平還只是喊口號的人當權,我爲什麽不選擇同樣不公平但至少做出點事情的中共當權呢?

Anonymous - Apr 18, 2010

上面那位先生,本人在看你反复说葡萄问题,本来葡萄问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只是说你能不能到达目的而已。所以本人很佩服你吃葡萄的功力,5毛这样的葡萄就留给你自己吧。同样通过强拆民房搞房地豆腐渣工程又“捞”一把的,这种葡萄我更是遥不可及了,当然还有更多类似你说的葡萄,比如贪污腐败这种这种葡萄,吃到了没有说不发的,反正黑猫白猫理论嘛!管你好事坏事方正能赚到钱就是本事。
所以关于你的葡萄理论,我就彻底败给你了。
我和广大人民群众都没有能力去吃了你就慢慢吃吧,放心,即使是5毛这个葡萄我们都没有本事去吃的啦。

Mr President - Apr 16, 2010

我哪裡敢和你們比呢?我哪裡敢說我代表了人民大眾了呢?請君慎言,我只是會同并學習一些同道中人的話和思想而已。
滿意的答案,那麼我請問文中說的成績是什麽?你看不到嗎?叫人民站出來說話,我不就是一個人民嗎?我不就站出來說話了嗎?那裡不敢了。這個文章還只能說偷樑換柱,眼見不能否認中共的成績,那麼不如乾脆的承認他,而你卻乾脆的視而不見,面對著全世界都能看見的成績視而不見,大喊著黑暗和光明,像你這樣的不就是掩耳盜鈴嗎?不就是我說的不管成績、不分對錯、不想後果反政府上腦的不得志志不得的空談家嗎?
取長補短、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如果說爲了反政府而反政府,枉顧了中國人民的現實利益,那麼你不是一個空談家嘛,你有何治國理念能證明你們的勝利帶給中國人民幸福強大?而我從你不承認中共的成績,就能看出來你不能理解治國這個概念,更沒有自己的治國理念,難道中國人民光是民主了人權了就吃飽了肚子了?這樣看你們是萬萬不能上臺的,因為你們上台了只會是和政客們一樣誇誇其談,而老百姓們只能在民主自由人權的口號下,苦苦掙扎。這和你們反對的有什麽不同呢?難道你們真的認為什麽民生什麽經濟都可以忽略不管,反正有國外自由民主的國家們幫助你們管理,你們只需要喊喊口號就可以了嗎?這樣的你們怎麼敢說是爲了人民大眾。我突然明白了,爲什麽我們游到半中間,又被噁心了回來。果然是一群鬥士啊!一群我所說的志不得不得志的空談的民主鬥士啊!
我不敢說每個民眾都會認同我的觀點,我只是認為我是中立的,我只是說出我認為的。我不期望我的話能代表大多數,但我期望每個民眾都要去選擇質疑,我更希望他們對我的思想進行駁斥,進行有理有據的駁斥,這對於我來說才是真正的尊重和理解。民主鬥士們總是說我們是爲了人民好,但是怎麼能看出來呢,每每要提出實例的時候就只能去空談,或者乾脆的喊著不著邊際的口號。某以為不然一個政府的成功與否和制度有著關係,但最重要的是他這個制度能不能給人民帶來利益,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愛國者愛中國者要思考的,我認為這樣做的才是真正的為人民服務為人民的幸福而奮鬥。
不能因為自己單一的空想或者說自以為是的美好前景,而引誘強迫人民反對一個給人民帶來實際利益的制度政府,這是狹隘的,這是專制的,更加不是自由的表現,這隻是一種許願石般的欺騙!同樣的欺騙人民的話,這和你們所反對的又有什麽不同。

Anonymous - Apr 15, 2010

又来继续代表广大人民群众了。
不知道这所谓的“满意”的答案是哪里来的?不知道能不能在不过滤信息的情况下让人民出来说话?不敢吧?看你们“防民之口”也挺有一套的。黑暗就是怕光明,真要让人民来说话,你说的那些根本都站不住脚。

Mr President - Apr 15, 2010

一個貌似公平的文章,實則是酸葡萄的心理。爲什麽我會有這樣的想法呢?
文中承認了中共在25年中做到的成績,也承認了中國共產黨在這25年中叫中國人民,中國都富強起來了,并逐步的開放言論,至少民間的圖書越來越多了,中共這個統治階級也在努力叫人民滿意著。但是就是有些人不會甘心,不希望中國持續穩定的,還是在一如既往的反政府,看不見這25年中中共的成績,反倒根據成績,又一次要證明自己的正確,而枉顧這是他所謂“一黨獨裁統治”統治下的25年間的成績。這不是酸葡萄的心理嗎?我是不是危言聳聽了,不 不是!我一點都沒有危言聳聽,且看看文中所寫,貌似公平誇獎了中共的成績,但筆鋒一轉,又開始25年前的老生常談,並不惜例舉出所謂權威國際評判,但我要問的是所謂的國際評判到底是否中立,是否是站在中國人民的角度上去評判呢?對於一個國家政府的評判,是靠國外沒有具體瞭解中國人民願望和希望的組織所能評判了得嗎?
承認中共成績是一件好事,也是必然的,因為這個成績是明明白白的擺在全世界人的眼裡的,否定不了的。說明能叫國家富強,人民富裕,不是自由民主就能辦到的。東歐以及俄羅斯的民主化後時代的發展,也證明瞭自由民主只是蠱惑人心的東西,而他不能給廣大的人民大眾帶來利益,只是叫那少數的民主精英和舊時代的官僚集團,換湯不換藥的繼續享受著國家人民的血汗,並不斷的利用人民繼續著他們爭權奪利的馬前卒。民主是民主了,但利益呢?人民的利益呢?人民不是靠著民主就能吃飽的,民主更不是少數人享受利益,而枉顧廣大的人民群眾,可是東歐、俄羅斯還是少數人掌權享受著,西方所謂的民主國家還是少數人掌控著,看過英國諷刺喜劇《是,大臣》嗎?怎麼你們這些民主精英還是不能幡然悔悟呢?而是一再的挑戰國家政府,意圖將中國帶入動盪不已的萬丈深淵中呢?這怎麼能叫人們相信你們是爲了祖國而不是你們夢想一步登天的企圖呢?
所以我們這些中間派,通常,被中共的笨蛋恶心着想要游到大洋对面去,结果游到太平洋中间,又硬生生的被斗士们恶心回来。。。,我要大聲的說從現在的觀察來看,我寧願選擇僵化的共產黨,也絕不不會選擇你們這些只會空談,毫無治國理念,不考慮廣大人民群眾最需要的虛偽的不得志,志不得的民主自由精英們!

Anonymous - Apr 14, 2010

告诉一些5毛和独裁者,我们不需要你们这些贪官分子代表,我知道你们吃的好吃得香,可以大把大把的把剥削人民的钱来到处花,玩女人。我们也非常理解你们不愿意,一个利益集团怎么可能会下台,怎么可能承认你自己定的体制不好,你们这个利益集团是实实在在的恶霸。你把我们祖宗留给我们的地都霸占了,把我们奴役了,以为给我们洗脑就可以安心了。呵呵,我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你们这些独裁者会被赶下台,写进历史被世人所唾弃。

Mr President - Apr 17, 2010

中共也許只是噁心我們,果然你們的表現我只能說不僅僅是噁心了,是要吐了,而且不得不吐。好無愧於你鬥士的身份。你應該是輪子吧。你們根本不相信人民吧,更相信李洪志大叔吧,也是人家法力還高釋迦摩尼1000萬倍呢。

請原諒我上面的包含諷刺侮辱之言,我本來想刪去,而確實我刪掉了前一部份,但話已經出口,證據在哪裡,我是怎麼也掩蓋不了我那一刻的幼稚和無知。所以我道歉,如果因為我的無知語言給您帶來傷害,請接收我誠摯的道歉。但我還是要反駁您說的,這和道歉并不衝突。
我贊同您的輿論監督,中共僵化無知的認為輿論監督,就是反對中共本身的笨蛋思想,絕對不可取,這點我贊同您并誓死捍衛。但是世間少有,我不贊同。貌似現實中政府干擾輿論的例子比比皆是,不僅僅在中國,就算是西方偽民主國家也是不可避免的,這還需要我舉出例子嗎?還有您說的政策導致天災,我絕不認同。這種迷信之言怎麼能出自一個號稱相信人民的人之口呢?我承認環境人文被破壞了,但我們是不是從工業革命的本質來解釋下呢?請問工業革命的代價是不是就是破壞自然規律為前提呢?至少我們現在看是的。所以單說所謂中共政策破壞環境人文,是不成立的。拿這個作為反對中共的理由,我認為是偏激不成熟的表現,至於你說的溫家寶怎麼怎麼謊話連篇,我不禁的為您對於政客的還報以期望,而感到您還是沒有思想解放,還停留在被中共洗腦的世界中,這並不是侮辱,而是描述現實了,我們的未來怎麼能依靠政客呢?我們怎麼能相信一個官員的清廉講實話,就能實現社會公平自由了呢?而您所說的GDP是面子工程,是給外國人看的,這就更加枉顧現實的憤青語言了,對比現代中國人民的生活條件,對比中國商業發達現實,我必須說你在枉顧現實的不加選擇的胡說八道了。說到這裡我要說的是天真的不是我,而是你,你還抱著患貧不患均的思想,你還抱著不現實的民粹精神,你還不能成熟的面對醜惡的人類社會,一面大罵著權貴的奢侈無良,一面自私的不願分配自己的利益給弱者,如果你都做不到平均自己的利益而幫助弱勢群體,又有什麽理由,站在所謂道德的制高點上強迫別人幫助弱勢群體呢?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句話都沒有聽說過嗎?

Anonymous - Apr 18, 2010

既然你这么说!
那好,你就向你的主子汇报,行动,不要光说不做。
执政者也不是圣贤,执政者没有被人民的监督就没有压力,就没有积极性,就不会去改善。
我们现在不要求你就马上实行民主选举,先开放舆论监督,比如平面媒体,电视媒体,和网络。不要向人民掩盖真相,也不要只报喜不报忧。你看看,温总一面说“舆论监督”而你们就一面封杀舆论,不允许人民监督执政者,报了点执政者的负面消息就要给人民恐吓甚至使用卑鄙的手段镇压,这样做也算是英雄所为?整个世间真是少有的。现在中国到处都是天灾人祸,环境人文都遭到你们政策的破坏,各种人权问题和不公平问题社会矛盾日益突出,而你们的GDP是为了面子工程给外国人看的和部分“利益集团”所得的,而人民实际不但没有获利反而更少了。这些都是不可以回避的问题,不要以为掩盖和镇压就等于真正的和谐了。
对于广大平民百姓(我也是其一员,而不是政客)来说要的就是结果,因此你和那些5毛们就向你上面的主子汇报,开始实际行动,不要再来台上说一套然后台下又做另一套。
看来我又高估了你的实力了,你不过是个5毛之流!本来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就温影帝都台上一片谎言,下台都是无法落实的,你又算老几啊!???
不陪你“天真”了,其实我也非常理解现在的执政者是不会放弃眼前既得利益而为人民着想的,所以一切就由老天来收拾你们了。

Mr President - Apr 16, 2010

開放民意調查 你會失望的 我來假設下在不設定單一題目比如單一的說說反政府反黨,而列出幾個民生大項,這樣才公平吧?那麼民眾關心的只會有幾個問題
分別是:住房 福利 工作 工資 貪官污吏 上學。而你所期望叫共產黨下臺就算舉出來也不再考慮之列的,當然我只是假設,不過根據我接觸過的人綜合考慮評判80%會這樣
別自我陶醉了好不好,不會出現你想像中的反黨反政府的浪潮蓬勃發展,跟你說過了廣大的勞動人民精明頑固愚昧的保護著自己的利益,他們不會關注你們民主自由的想法,也不會考慮你們志得意滿一步登天的妄想。他們不是傻子,他們更不會被你們白白的利用。他們需要的是利益,赤裸裸的利益。不是喊喊口號就能叫他們信服的,共產黨的勝利還沒有給你們帶來啟迪嗎?再好的理想都不如現實的利益。醒醒吧!

Anonymous - Apr 15, 2010

废话不用说,我也不想以个人之口代表所有人。所以请回去告诉你胡爷爷,开放民意调查,真相自会出来。

Mr President - Apr 15, 2010

,那個說有五毛存在人啊,你要是能告訴我那裡領取哪個5毛,我會很感謝你的,我窮啊寫了那麼多字,我也很累的的5555555555555555555555
怎麼老是說不過就給人扣帽子呢?難道支持民主自由言論自由的你就是這樣的淺薄無知,你這麼亂扣帽子怎麼能像一個支持民主 支持言論自由的人呢?勸你還是加入你所謂的五毛黨比較好,間接的可以說明五毛黨的無知以及共產黨的殘忍,做個民主無間道你還是比較合格的。哈哈
上一段是開個玩笑,我最討厭沒有話說,就開始從人品道德上找理由要么乾脆的莫須有的扣上大帽子以求攻擊對手。但真理就是真理,現實就是現實,如果不能夠真誠的直面承認,那麼你所說的就更是空想主義,這個和你所鄙視的中國共產黨有什麽不同呢,難道披了一件民主自由的馬甲,就可以區別開嗎?

Anonymous - Apr 13, 2010

貪官污吏只有中國有嗎?吃的好玩的好那也是因為努力,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人我一向不是很感冒的。我還試問那個國家的統治階級吃的不好玩的不好呢?
獨裁,什麽叫獨裁西方偽民主制度就不是獨裁了?試問哪個所謂的自由民主國家的命運不是少數人掌控的,人民做了什麽?哦,做了聽從金錢打出來的廣告的暗示,選舉了統治階級權力集團所想要當選的被選舉人,啊多么民主啊,但我要問這是金錢的力量還是人民的力量!試問哪個真正的人民被選出來了!
我不能說共產黨是獨裁,我認為共產黨是一黨統治,黨內精英統治,這和所謂的西方多黨制有什麽區別呢?有一個就是少了一個所謂的監督,可是真的是監督嗎?不見得吧更多的是黨派利益爭奪,更多的是群毆期盼統治階級黨派的更替,更多的是那些黨派背後利益集團大佬們的利益!
醒醒吧!可憐的被洗腦人,不僅僅被國內共產黨洗腦還被西方偽民主制度所謂的“成功”在洗腦,這樣被雙重被洗腦的人們啊,你們多會能醒過來呢?

Anonymous - Apr 12, 2010

民主和自由是相對的

中國大陸人我也要用繁體寫。民主和自由,從來都是相對的。美國很自由嗎?美國可以自由殺人嗎?不可以吧。我一直比較客觀的說:中國的政治體制有優越的地方,也有需要完善的地方;美國的政治體制難道不也是這樣嗎?那如果換過來一下:中國實行美國的政治制度,美國實行中國的政治制度。我看最先跳出來反對的應該就是美國。一個國家的政治制度,是該國根據本國實際情況選擇的,或者說是該國人民自己選擇的,別人、別國是不可以強加的,否則那是侵略,暫時的,到被推翻的那一天,也會恢復到人民選擇的政治制度。中國共產黨不是神仙,我看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也不會是上帝。誰都有需要完善、改善的地方。強加給別人,如果是別人強加給你呢?你又會怎麼樣?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最後,我也要簽名,不過不是支持,而是反對。
杜京(廣西,中國人)

天朝正统官不聊生 - Apr 15, 2010

“我只是ctrl+v而已”你無話可說,無理可辨當然只能ctrl+v,真噁心,沒有理由了,硬硬的找個理由,繼續自己的幻想。這就是所謂的無可救藥了吧。好歹我這個被你罵成五毛黨的人,還有理由還有思想,而你這個自謂民主自由的鬥士,說的話卻是那麼的空虛乏力,不知所謂。除了口號謾駡你還能說什麼呢?這就更加堅定了我的認為,民主鬥士不民主,自由鬥士腦空空。

Anonymous - Apr 15, 2010

那些都是中国人民集中的精华,你居然不知道,你果然是真空!我只是ctrl+v而已。哈哈!你居然说了那么多废话,懒得看了,一眼扫过去无非通过踩美国踩日本来抬高自己,然后说中国人民都是SB,就是应该做奴隶。你也不必专我的空子,我懒得回答你的问题,因为全国人民上下会给你答案,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开放舆论,这个时候就不是你我说了算了。所以你这个5毛就先去给你的胡老爸和温爷爷汇报去啊。

Mr President - Apr 15, 2010

亂七八糟的,您倒是說了不少,但是你要說什麽意思呢?不過我能看出來你對現實很不滿,不過我勸你放寬心態比較好,你看到的恰恰都是資本主義帶來的資本積累中累累血淚,如果你看不慣這個我只能遺憾的告訴你,那個國家都是一樣的,那個自由民主的國家都是一樣的,國家利益高於一切,這就是根本。
呵呵 說真話一個國家有13億人口,而土地面積連上海洋面積只是略比一個3億人口的國家大上一點,土地就不再是土地,而是吃果果的金錢,爲什麽不租房子呢?這點你爲什麽不像國外自由民主的國家靠攏呢?爲什麽要想一個中國人一樣必須擁有自己的土地呢?是國外的房價便宜,但是也規定了你只能擁有一套,而且就算這套也有嚴格的規範政策法律所約束,對了尤其是你死後,這所房子就不屬於你的子女了,至少一半不屬於了。而再來一套就要受高額的稅款了,啊也對高福利如果不靠高稅收是無法支持下去的,所以呢國外很多國家對都是民主自由的國家幹啥都有稅。還有就是學校問題,沒有錯教育方針是我覺得有問題,但是號稱高度發達的日本是同樣的教育體系學生是一樣的境地,喲爲什麽他們能崛起成為經濟大國,而毫無怨言,而你卻牢騷滿腹呢?日本政治體制很好嘛?嘿嘿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看你說了那麼多我也就針對兩個問題說了說很不全面,也同樣有點對不起你的長篇大論,不過如果你能總結下,分開段落,不要雜七雜八的分類整理下,我可以跟你討論討論。
同樣翻牆出來的都不容易呢

Anonymous - Apr 12, 2010

民主就是民主,哪来什么相对,定义都已经给出。是相对就不是民主。 看看网民如何调侃,看看现在的黑暗,那些恶人得不到惩罚作恶了反而可以升级,正义的人和上访的人都个个坐牢了,请不要继续欺骗我们了,如果政府敢开放互联网做个公开调查,你们这些大官僚下死几次都有份。作为一个普通民众,我的要求也恨简单,要不就是实行民众选举制度,要么就给我下台。 2010年网友和谐语录大全 1、以前看历史书,看到农民起义了,哦,农民起义了,现在想想,真他妈的牛逼,竟然敢起义。 2、 国家工商总局依法查处了一起奥运侵权案件:浙江一内裤生产厂家抢先注册两个商标:男式内裤叫“鸟巢”,女式内裤叫“水立方”,最令奥运组委会气恼的是其广告词是:“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梦想”! 3、赵连海:我坚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犯罪,也期望拥有权力的人能拥有高尚的人格与美德,想想所有被三聚氰胺毒奶残害的孩子们,秉持惩恶扬善的准则,做出无愧于这个国度、无愧于良知与灵魂及无愧于子孙后代的决定。这样,我们才无愧于我们做为一个生命在这个世界在这个国家。 4、秦国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商鞅变法实行公有制改造,农民承包国有土地,不能自由迁徙。管制思想文化,批评朝廷者灭族。一切资源集中到中央,遏制私人经济。内需不振,通过修阿房宫和长城拉动GDP,很快实现翻几翻。 5、周孙静: 檄文读罢泪沾襟,漆夜中华一点萤。天下男儿当有愧,林昭青史独留名。——方震 6、所谓战时共产主义,就是QQ被好友和新群撑爆,群邮件翻墙如风。 7、红楼梦》告诉我们:凡是真心相爱的,最后都拆散了;凡是胡乱勾搭的,最后都团圆了。《西游记》告诉我们:凡是有后台的妖怪,都修成正果了;凡是没后台的妖怪,都被猴子一棒子打死了。《水浒传》告诉我们:只走白道不行,只走黑道更不行,行的都是走黑白两道、官匪勾结的。 8、高行健,法籍华人,唯一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人”。1983年《车站》被禁演,1986年《彼岸》被禁演,1990年《逃亡》被禁演,并因作品触犯当局,被开除党籍、公职。1997年退出中国国籍加入法国国籍,2000年因《灵山》,《一个人的圣经》等作品获得... 9、人无德,天灾人祸。 10、王朔说,有次在国外的时候碰到个台湾老兵,问他为什么不回国看看,那个老兵说,当年打仗没打好,对不起祖国人民 11、 傻冒,今天明明是贱挡节。(愚人节当天更新的) 12、 郑渊洁:1993年的今天,《中国青年报》为配合愚人节,刊登了19条假新闻。结果,相关编辑被处分 13、 网管先生:能不能把贵网的忌讳公开一下,好让我们知道哪些地儿是不能碰的,哪些地儿是可以碰的,哪些地儿是特别希望碰的。不要让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吃了一次亏总该让我们吸取一点教训。好不好?嗯? 14、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通过地沟油、苏丹红、福寿螺、毒大米、瘦肉精、人造蛋、避孕药黄鳝把没富的人消灭,再通过三聚氰胺、毒疫苗把没富的人的后代消灭。最终共同富裕了。 15、话说我一哥们刚跟女友分手心情不太好.走在街上看见两只狗在ml.这哥们上去朝母狗踢了一脚.结果被俩狗追着咬了3条街.腿部中招.自己花钱打预防针。 16、没睡过二冰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企业家;没包过二奶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政府官员;没被骂过二B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网民;没骂过二会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中国人。 17、然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讲述历史的人也就难免有私人情感。但是评判现实是我们的权力,而现实这个样子古人是有责任的,虽然他们不担负了,可我们后人要明白,要去改。(我分这么多,哪位不是同道中人的朋友有认真的看完?悲哀!) 括号里的也是我想说的 18、淫淫网啊 毓婷安踏诺基亚这些广告商给了你多少赞助费捏?你丫空手套白狼的仗着注册用户多拿了那么多广告费 还特么祈福送水 你丫捐钱了么 别倒腾的活跃度继续拉赞助了 您这是发国难财 还有 你比百度还娘 你丫就应该叫人娘 不对 还是人妻好了。 19、他拿着枪,你买把水果刀就算凶器;他日夜宣淫,你下载个黄片就算流氓;他大发横财,你摆个摊就算违法;他住高楼别墅,你搭个窝棚还要被强拆;我在想,他这么牛逼,为什么还如此恐惧? 39、有消息说日本人有地沟油回收,经过处理后作为汽车燃料推向市场,中国人也有地沟油回收,经过处理后作为食用油推向市场,百年之后,中国人幸运的全面进化为汽车人 40、亲爱的淫淫网,我们停电一小时是不是就能让电厂少发电?我们闭上了眼是不是云南就能下雨?找几个士兵拍搬水的照片就能让灾区的孩子不喝脏水?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说几句真话,就是这样微不足道的权利都被您剥夺了!F/U/C/K真理部~!爆菊DMM! 41、普天之下莫非共土,率土之滨莫非网奴,BT死了,谷鸽走了,校内杀了,优酷禁了,4亿网民还剩什么?难道学习东朝鲜全民只上新华网?全面网禁开始,如战,便立潮头 42、专制政府天天都在担心自己能不能维持统治,所以它要稳定压倒一切以防人民揭竿而起;民主政府天天都在担心自己能不能竞选连任,所以它要尽量讨好它的人民以防人民不投它的票。 43、搜狐是真他妈的恶心,强行在评论框里显示“google走了,为什么不试试搜狗呢”? //妈的,没有米饭,老子也不能去吃屎呀。 44、梁肆:又看到所谓5毛党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你们那一套根深蒂固得很,但时间会证明一切,也许现在的人们还甘愿如羊一样捧你们、被你们愚弄,但也许100年后呢?当他们人的意识真正觉醒的时候呢?我能摸着良心说我没有错,你们呢? 45、龙在国外是凶残暴力的象征,龙在中国是祥和美好的产物。这可否理解为:我们智慧的祖先在面对权威的暴戾前,本能的选择为其粉饰开脱,从而达到自身心安理得,残存苟活的目的? 46、据说五毛跟五毛的婚姻是最牢固的,因为他们能凑一块。 47、把鹤杀光,能给鸡们一种长高的错觉。把树木锯光,能给草儿一种坚挺的错觉。把好人干光,能给普通人一种善良的错觉。 48、面对灾害,最实在的是携带物资亲赴灾区,比较实诚的是募集物资捐赠给基金会,比较普通的是解囊相助,比较虚的就是祈福了。而作为一个企业号召别人祈福,那就连什么都不干的人都不如了。(淫淫) 49、帐号怎么才能解封?唐提斯被关了11年黑牢,好歹也有罪名。宗教裁判所烧了那么多群众,好歹还有罪状。如今我的尸体被封在数据流中,既不知因何而死,也不知往生何处,只能化为劣魔,在这九层地狱中徘徊。 50、“用户参加祈福活动,人人网将向灾区捐献一份爱心基金。”这句话里面的意思是,如果用户不参加活动,我们一分钱也不会出。要捐就干脆点,别整天绑着群众磨叽。 51、各种暴力门事件中,真正让人气愤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施暴人竟然把全程拍下来,并且胆敢上传公布。 52、过去官府对于状师之流往往嗤之以刁民之名,今日则有诽谤政府与寻衅滋事者。 53、RT @orangeking: 北京电力公司数据显示,关灯前一分钟与8时35分相比,全市供电负荷降低1万千瓦,占全市用电量的千分之几。电力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电力不能储存,用户临时性关灯,不会减少生产成本,只会造成电力的浪费。 via 法制日报 54、卖淫合法不针对女人,性工作者有男有女——支持合法是为了保障他们/她们的权益。至于“我会不会去”你这种逻辑我就想问一句:难道男人支持女性平权就要变性才能支持么 55、在英国,你说不拆,任何人不敢拆你的。在中国,你说不拆,肯定把你拆了。我就这一句话,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全世界牛逼!——天津宁河县教育书记刘广宝 56、大家好,和谐号列车提醒大家:乘客谷歌因不遵守列车规定已被驱逐下车,请车上乘客务必遵守规定,拉紧窗帘,不得观看窗外风景。列车即将调头行驶,下一站:平壤. 57、我想告诉我爱的姑娘,我不是舍不得钱去买房子,有那50--100万,我们把全世界玩个遍好不好?为啥要买房子呢。就50年使用权,仔细想想跟租房子一样,还要多拿20多万的首付。 58、看完了杨奎松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史研究》,发现所谓的土改和镇反原来是如此的残酷和不讲法制。最可恶的是为了凑足杀人指标,把那些已经承诺既往不咎或者从清发落的又抓起来杀了。这简直就是流氓土匪的下作行径76、武汉黄陂七旬老妇阻止拆迁被殴,摔入沟内被活埋,两警察袖手旁观。官员称:是意外。活埋是个意外,喝开水是个意外,躲猫猫是个意外,唐福珍是个意外……当然,破坏稳定不是个意外,是蓄谋已久,精心策划... 77、RT @laomaster [email protected]: 很多中国人瞧不起非洲。去非洲之后才知道,非洲再傻逼的统治者执政结果也比东亚开两会的国家强。如果不信感觉,数据也可以说话:非洲有32个国家的最低收入超过中国。 78、@wangdalian: 因三鹿案引咎辞职的李长江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和两名患儿家长因维权身陷牢狱。其中包括被以敲诈勒索罪判刑五年的郭利,而由他揭发三聚氰胺超标百倍的施恩董事长张立钿今届仍稳坐全国人大代表。 79、“中午去银行存钱,排队时后面的美女问我:“存钱是吧”?我答:是。 “我正好取钱,反正你也要存,不如直接把钱给我了。” 我一想觉得挺有道理,便把钱给了她… ” 80、饭否最后一条消息:在北京买1套60平米150万元住房,各阶层的代价是:农民种三亩地1000年,工人上班100年,公务员工作35年,抢劫犯作案1500次,妓女接客7500次。 81、总理说要控制房价,于是房价飙升;总理说要稳定物价,于是物价暴涨;总理说要查豆腐渣,于是谭进了大牢;总理说要查毒奶粉,于是赵也进了局子;总理说要民主,于是晓波11年;我在期待总理说共产党万岁。 82、从小学到大学思想品德考核第一条都是热爱祖国,热爱共产党。我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爱不爱党跟一个人的思想品德有什么关系。纳税人养活执政党,还强迫每个人必须爱它。这就好比我买了条狗,每天喂他吃喝,他不好好看门,我不仅连让它滚蛋的权利都没有,我还得爱它。神奇啊。 83、有人问什么是中国梦? 1读书,考上清华北大,然后,到外企工作,出国,拿绿卡; 2唱歌跳舞,不惜一切代价成名,出国,变更国籍; 3当官,贪污腐败,找机会逃跑到国外,躲起来过一掷千金的日子; 4做生意,赚到足够的钱,然后,出国定居,想生几个孩子就生几个孩子,让小孩都在国外上大学 84、我为什么不同情陈毅在文革中的遭遇?因为三反五反的时候,陈毅逼迫许多资本家跳楼。为什么要跳楼?因为跳黄浦江如果尸体没找到的话会被当作逃到香港台湾投敌,会连累家人。所以为了保护家人,自杀一定要见尸。 85、一对美籍华人夫妇买下杰克逊的豪宅,每平米合人民币14000元。北京五环外普通公寓每平米均价17000元。北京千万人住着比杰克逊还贵的房子,却出不了杰克逊式的艺术家。高房价压得消费者连地球步都走不好,自然没有太空步,只有太恐怖。 86、转:宣判开始,李庄听得非常认真,当他听到自己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的时候,顿时跳了起来,乘法警不备,冲向话筒并一把抢在手里开始高喊:我在二审的认罪是假的。是你们重庆有关部门在看守所承诺给我的,说只要我认罪就可以判缓刑。但是现在你们判了实体刑,你们不讲诚信,草泥马 87、RT找到规律了:1,只要他们想干什么,先弄个“新闻”扔出去,看看网民的反映。2,只要网民不吭声(或少数人反对),他们就放手去干。3,只要网民多半反对,他们就否认。4,网民全部反对,他们就喊出“报道不实”。网易网友有才呀 88、RT @feizhuliu1: 黄琦被判刑的上诉于2月8日被驳回。2000年以煽颠罪被判5年刑,是世界上第一个在网上因言获罪的人。汶川地震后他17次率天网义工到灾区救灾,并揭露学校豆腐渣工程,又被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判刑三年 。 89、用考试消耗他们的精力,用分数限制他们的追求,用升学压迫他们的心智,用各种被阉割的知识迷惑他们的认知,用前途莫测的就业转移他们的求索,最后再在他们头顶压上一套房子,然后,这个世界一下就安静了...

Mr President - Apr 12, 2010

這位仁兄還是沒有說透,不過也能看出來你是中間派。中國最缺的不是右派不是左派而是中間派。真正的現實利益派。
中國不需要西方虛偽的民主,更不需要要將中國分裂成小國聯邦的制度。同樣不需要沒有頭腦全盤抄襲西方政治制度學究派!

Anonymous - Apr 9, 2010

共产党领导和一党体制真是的中国人民的选择吗?

我反对独裁,但不必然反对共产党统治。
如果共产党领导和目前的一党体制真是的中国大多数人民的选择,我举脚赞成。
但现实是?中国的民众有投票选择过吗?所有所有都是打下江山的共产党既定下来的,没有让人民选择过。这跟封建社会里改朝换代没有本质区别。
文字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全都是封建统治者才会干的事!
中国人喜欢护短,爱国就不许说中国的坏话,如果说中国有什么不好的就是汉奸!

Anonymous - Apr 15, 2010

除了謾駡,你還會什麽,哦我忘記了 你是鬥士你只會爭鬥,而不會以理服人。這也就證實了我所說的你們的本質。
唉,我一直在說讀書讀書去讀中性的書,才不會有偏頗的想法。可是呢總有些人自己不讀書不讀好書,反倒怨別人讀書讀好書。
嘿嘿,面對你這樣的人我還是偃旗息鼓的好,否則過不了幾輪估計就要出口成髒了,我不怕你,但我有潔癖,我討厭和出口成髒假鬥士假民主自由的人打交道。

Anonymous - Apr 15, 2010

那些都是中国人民集中的精华,你居然不知道,是真空了!我只是ctrl+v而已。哈哈!你居然说了那么多废话,懒得看了,一眼扫过去无非通过踩美国踩日本来抬高自己,然后说中国人民都是SB,就因为我们是SB所以就应该做奴隶。你也不必专我的空子,我懒得回答你的问题,因为首先我不想代表全国人民,然后是全国人民上下会给你答案,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开放舆论,这个时候就不是你我说了算了。所以你这个5毛就先去给你的胡老爸和温爷爷汇报去啊。

Mr President - Apr 15, 2010

哦,也就是說現在的政府强奸的不爽嘍。那麼請問天朝下臺後誰來繼承?你準備好把這篇祖先的留給我們的土地交給誰呢?那個政府强奸的能爽呢?(话很糙但认真思考下,哪个政府不是人民的对立面呢?哪个政府不是强奸人民呢?)
這片土地是全體中國人民的土地,我怎麼搶佔了?

Anonymous - Apr 13, 2010

哪个国家都不重要,问题是现在的体制我们不需要,请不要强奸我们,不要扯东到西转移话题。现在我们就投票要天朝下台,这片土地是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你现在在抢占我们的土地。

Mr President - Apr 12, 2010

我只是一個大陸P民,不是網絡警察,據我所知他們的能力確實不咋地,但網路監管軟件的技術很不錯。哈哈翻牆出來我也很不容易啊.
我只是從對比的角度去說一個問題,我不像中國陷入辛亥革命後的分裂,那樣的分裂于國於民都是災難性的,而辛亥革命之所以成為分裂導火索,恰恰是因為民眾的思想不能統一。民眾的認知不是在一定的高度上,民眾中的中間力量不夠強大,要么是精英集團,要么是愚昧精明頑固的老百姓,沒有中間力量的中和,那麼認知不同和地方利益就成爲了辛亥革命后的分裂的基礎。
現今的中國還是缺乏中間力量的覺醒,還是處在一個要么是要么是的一個社會模式中,如果沒有循序漸進統一思想的過程,貿然的實施社會政治改革。那麼辛亥革命的前者,就會印證當今中國社會這個後者,分裂將不可避免。我真的不知道這些所謂的民主運動人士,如何想呢?尤其是簽署這個憲章的人士們,以他們的學識應該不會做出這樣損害中國國家利益和民眾利益的事情來啊?那麼他們爲什麽看不到或者根本不提,難道他們這些掛著專家教授頭銜的知識份子,還不如我這個草根階層嗎?他們到底是爲了中國好還是中國分裂而運動呢?我寫到這裡不禁的想嘲笑他們運動的本質了,無非是兩種人:一種不得志的人,一種志不得的人。
好了,兄既然到此為止,弟只好卻之不恭了。弟畢竟是生于斯長於斯的紅旗下的蛋,所以不管是行文還是舉例都不免有所偏頗,而且共產黨的那種形式是很重的,但這應該絲毫不影響我的中立觀點。我如果不讀書不去翻看哪些被塵封的書籍,我想我也應該是一個要么仇恨現實做一個不得志的人,要么渾渾噩噩照搬“成功”經驗做個志不得的人。所以還是建議您多多讀書,資本論不是壞書,歷史的真相是某些黨想改也改不過來的。

Anonymous - Apr 11, 2010

我们的讨论到此为止吧。我不知道中国的网络警察厉害到什么程度,但我不想惹麻烦!本人是一介良民,从不牵涉政治。
我最后想说的就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Anonymous - Apr 10, 2010

我們缺乏馬克思這樣的思想家嗎?不!歷朝歷代的中國政治制度證明我們從來不缺乏思想家和政治家,他們可以叫人民生活的更好,當然不是最好。雖然你迴避了關於中國政治歷史這段,但你不能不去讀書去瞭解,否則一味的模仿別人所謂成功的制度,而枉顧現實利益的我國社會政治改革,如何能叫我們的人民享受幸福?如何能更好的創造社會公平?
馬克思之所以能出名的原因恰恰是他深刻揭露的是資本主義的黑暗,進而繼承了前輩的烏托邦發明了共產主義這個名詞,所以首先吸引了歐洲民眾的歡迎並且擁護。而資本家集團以及和他們同流合污統治民眾的政客們,開始不安了,開始鎮壓了,開始枉顧自己所謂的自由民主了。洗腦!洗腦!且不論一戰前後歐洲洗腦運動,就算是二戰以後以美國英國為首的民主國家也沒有少迫害共產主義者,並在國內和整個歐洲實行洗腦政策,妖魔化共產主義,不談其優點,而是起勁的拿共產主義的缺點來說問題,以至於封掉所有同情或者支持共產主義的輿論,只能容許反對共產主義的輿論存在,這種言論不自由對於您這個生活在自由民主土地上的民主自由 言論自由的支持者做何感想呢?這不恰恰是您說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嗎?這樣的制度這樣的不自由您爲什麽要去學習呢?正如你說的這種是落後的統治,不管他定義為什麽社會,那麼我們爲什麽要聽您的去學習呢?去和他們一樣嗎?
我從來不認為,西方偽民主制度是成功的,也不認為他們他們創造了社會公平。他們只是用表面的現象來麻痹歐美民眾,陰險的隱藏權力分配不均的現實,推出所謂的選舉(西方“民主”的政治上父子政治權利繼承從來沒有被禁止過和廢除過)來欺騙民眾,您看到那個國家是真正的民選了?那個所謂自由民主的國家選舉的時候不是權力集團推出了被選舉人,開始大打廣告,用金錢叫人民相信這才是他們的救世主,這樣民選,是民主選舉嗎?這就是西方國家爲什麽投票率低的一個原因了,不是每個民眾都是傻子,只是爲了維護國家穩定民眾表面的幸福而忍耐。我們需要這種自由嗎?
還想和你說一下,現代民主制度只是從二戰以後冷戰開始才有的,爲了對抗共產主義這個極度誘惑人心主義而被逼無奈的吸取共產主義中的優點才創造出來的現代的民主主義,如果要算起來不過40多年而已,而真正的實施國家都是已經消除了異己民族,完成了資本積累,并統一思想的國家。如果從這方面看現代民主制度是有條件的“成功”她能完善嗎?他值得我們這樣一個國家學習嗎?我覺得這才是我們要從現實利益中思考的。我非常欣賞一位普通大陸網民對於民眾的定義:愚昧精明頑固,這是他對大多數民眾的定義,我很認同,也感到惋惜的。這也是叫我更加認為,政治制度是一個工具,如何用好它是統治階級的問題,如果用不好他的結果就是被人民拋棄,至今我沒有對中國政府失望,他證明了一件事情,並做好了另一件事情,那就是證明了自由經濟能成功不是政治制度所能決定的,而且變相的證明高效率而不受民眾影響的政策決定,更能促進自由經濟的發展壯大。再次證明了一件我們極度不願承認但不得不承認的一個現實,民眾的眼光是不可能長遠的。而做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叫13億人口中的大部份甚至於全部吃飽了肚子,無論誰無論什麽制度,能叫13億人吃飽肚子,這就是絕對了不起的事情。他就可以說做的很好。

寫了這麼多只是同您討論下,並無冒犯之意。正確的思想正是在交流接觸中形成的。(請您看看資本論,馬克思可不禁止禁錮思想,他比任何所謂自由民主的國家更加倡導言論自由)

Anonymous - Apr 10, 2010

什么是封建制度见人见志,只是一个概念,无所谓对错。
西方的民主制度有缺陷不代表它不比独裁制度进步。
这个世界上只有更好,没有最好。
在我看来,民主比独裁好;有言论自由比没言论自由好。
没有一种制度是没有缺陷,不会被人利用的。
我生活在自由的土地,深深地感到民主自由对创造社会公平有多么地重要。
意见只有立场不同之分,而无对错之别,可以包容不同声音的社会是进步的。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统治就是落后的,不管这个统治被定义为什么社会。
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见解,我只阐述自己的观点,不批评别人!

Anonymous - Apr 9, 2010

選舉?哪個國家是真正叫民眾選舉?這位先生貌似是國內人士,還看不透西方偽民主的選舉吧?知道爲什麽投票率不高嗎?知道西方國家的民眾諺語嗎?政客和律師是最不可信的。
封建制度沒有看到我寫的嗎?沒有讀書就別冒冒失失的說什麼中國封建社會,去查查封建社會的具體含義吧,別被中國共產黨洗腦了,他們出的歷史書爲了迎合馬克思這個生活在歐洲封建制度下的思想家而作出的封建定義,而不顧中國歷史的真相,硬硬的扣了中國古代王朝一個封建社會的帽子!那麼我給你普及一下歷史知識,從漢武帝開始中國開始去封建制度化,春秋時代戰國時代是中國最後的封建時代,秦是法律治國,就算是秦始皇違法了也會被懲罰的,漢朝一開始封建后改變了策略,最後實現社會精英治國,皇帝只是一個相當於精神領袖,大部份法令政策實施,都是官僚集團在運作。到了隋唐宋明更是內閣制,皇帝的詔書聖旨常常被駁回,如果沒有內閣附屬皇帝的聖旨根本沒有人會聽取。別聽信共產黨歷史書說的那樣,什麽皇帝是亡國的根本,絕對是洗腦,亡國的根本原因就是精英階層集體的喪失先進性,錯誤的發佈國家政策,因循守舊固步不前導致的人口大爆炸國家無法承受,而爆發內亂,再導致外患而亡國改朝換代。要歷數中國各個朝代以滿清為最大的倒退,就算是蒙元也是貴族內閣制,這個就相當於西歐直到近代實行的上議院和下議院制度基本一致。到了滿清才是中國政治制度的最大倒退,從明代的社會精英管理相當於歐洲現代君主立憲,倒退為君主獨裁,官僚集團奴隸化,才有了中國3000年未有之變局的局面。
希望你多多讀書尤其是歷史原文書,不要老看白話文,哪些都是被改動過的。

Anonymous - Apr 9, 2010

太鬱悶了! 太困惑了! 相信這些的同胞們都是反對共產黨的,可為什麼不能支持一下俺們呢?

据大纪元报道:截至2010年1月26日,
退党(/团/队) 总计人数达: 67,510,644

據大紀元報導:截至2010年1月26日,
退黨(/團/隊) 總計人數達: 67,510,644

太鬱悶了! 太困惑了!
相信這些的同胞們都是反對共產黨的,可為什麼不能支持一下俺們呢?
大家想一想:這些同胞們的1% 就是675,106;1/千就是67,511;
1/萬 也有 6,751。

難道有“正義感”的退黨/團人士連萬分之一都沒有嗎? ? ?



# 自2004年12月3日起退黨(/團/隊)人數(統計均為中港台時間):
# 總計人數: 67,510,644 本月人數: 1,393,791
# 本週人數: 71,290 昨日人數:68,413
# 今日(2010年1月26日)人數:2,877

Anonymous - Apr 12, 2010

輪子,是左右派中間派都不屑理會的神道,你們教主可好,告訴他我罵他了,他可以詛咒我了哈哈

Anonymous - Apr 12, 2010

可歎的倒退!無知無畏的體現!嗚呼!中國就沒有先驅先賢了嗎?

當西方國家的思想家,社會學家,法律學家,經濟學家等等專家在思考現今的社會體制如何改革的時候,而我們中國人的專家在幹什麼?在倒退,再撿起腐朽沒落矛盾重重的舊時代制度。他們羡慕著這舊時代的政治體制,他們羡慕,他們羡慕這與中國不同的,更加具有欺騙性的政治體制,他們更加羡慕,羡慕那些東歐的已經一步登天的“先驅”們。他們羡慕著登上最高權力機構的東歐“先驅”志得意滿,而他們只是不得志 志不得。但他們從來沒有思考過真正被統治壓迫的中國人民們,他們高喊著的自由裏面沒有人民,看了此憲章,我只會認為所謂的政治改革,就是換湯不換藥的更替。嚴格討論能不能比共產黨做的更好這個問題,再看了憲章后我個人認為,只會倒退而不會進步,不要說更好,就算是能維持都很難,人民將忍受更加殘酷的社會動盪。
期望外邊的支持,就以為能治理好中國的人們,請捫心自問吧。任何國家任何政黨任何國家議會,首先考慮的永遠是本國的利益,而不是國際主義般的全力支持所謂民主自由的國家,當我們中國也和日本一樣被外國資本控制了命脈,我們中國從此才能被承認為“民主自由”的典範國家,哪怕是一點點獨裁和父子相承腐敗貪婪也會被夸成自由民主的政治體系典範的。子要我們中國分裂成一個個小國聯邦沒有了威脅,沒有了和其他國家挑戰的能力,那麼就算我們的政治體制是君主獨裁都不會有人說三道四,他們會說這是歷史的必然。
民主的實質去哪裡了?自由你多會才能賦予我們廣大的人民,利益赤裸裸的利益,黨派利益統治階級的爭權奪利,可是誰會關心我們真正的人權,誰會理會我們這些金字塔的底層組成,不!政客們永遠都不會關心,哪些不得志 志不得的人,在得到了他們想要得到的也不會去理會。我們依然水深火熱,我們依然是金字塔的底層。

Anonymous - Apr 12, 2010

颠覆国家政权罪

I just want to say "Fuck CCP!"

Anonymous - Apr 12, 2010

誰不承認,也只是你不承認吧

Anonymous - Apr 12, 2010

问题是目前的政权并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所以我们也就不承认这个政权的合法性,何来的颠覆?

Mr President - Apr 12, 2010

中國共產黨應該支持零八憲章

早在1949年前,中國共產黨、其領袖、骨幹和黨報(新華日報、解放日報)言論等, 早就提倡民主自由,提倡廢除一黨專致,也提到"沒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飾"、"不能因國民程度不高而拒絕民主"、"爭民主是全國人民的事情"、"中國需要真的普選"、"天賦人權,不可侵犯、"一黨獨裁,遍地是災"。因此劉曉波的零八憲章並不是新鮮的事兒。
有關這些文章都曾刊登在當年的新華日報及解放日報。在1989年廣東汕頭大學出版社就出版了一本由笑蜀主篇的《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收集了有關中國共產黨在解放前有關民主的言論集, 以迎接建國50週年。不過很快便被列為禁書了, 真是天下第一奇聞 !
該書也曾在香港再版, 但尚未找到, 而它的影印本卻在網上流傳, 也有電子版的, 但電子版與原書的排序會有出入。
如果按照中國共產黨在解放前的觀點和目標, 是不應把劉曉波判罪, 而應該邀請劉曉波和各有識之士入政治局、常委等, 共同努力完成中國共產黨在解文前所作的莊嚴承諾 和理想。
看來解放前的國民黨雖被共產黨說得很腐敗, 但卻能容許共產黨有二份喉舌報,和容許共產黨利用喉舌報謾罵, 相比之下現今內地的狀況是比解放前退步和落後得多了。

Anonymous - Mar 25, 2010

支持零八宪章

反对独裁,专制
坚决拥护民主到来

Anonymous - Mar 23, 2010

颠覆国家政权罪?

只是 “颠覆共产党掌权罪” 的另一种说法。

Yiding He - Mar 10, 2010

法學家談劉曉波案

中國法學家談劉曉波案

http://news.sina.com 2010年02月15日 04:53 星島日報

  (本報訊)

  就劉曉波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中國一些著名刑法學者認為,法院判決劉曉波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具有充分的法律和事實根據,對劉曉波判處有期徒刑11年,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因而是適當的。

  據星島環球網報道,對於本案的審理和裁判,國際刑法學協會中國分會會長、中國法學會刑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高銘暄教授,中國法學會刑法學研究會會長趙秉志教授,刑事訴訟法學者、中國法學會刑事訴訟法學研究會副會長陳衛東教授分別就本案的定罪、量刑和適用程式等問題發表了看法。

  高銘暄教授認為,法院判決劉曉波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具有充分的法律和事實根據。他指出,言論自由是一項極端重要的公民權利,受到中國憲法和法律的嚴格保護,但這並不意味着公民在行使該項權利時可以不受任何限制。

  趙秉志教授認為,根據本案的犯罪行為和有關情節,對被告人劉曉波判處有期徒刑11年,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因而是適當的。

  關於本案的審理程式,陳衛東教授認為,目前一些西方媒體的批評意見失之偏頗。

  審判公開是中國憲法、刑事訴訟法規定的一項基本訴訟原則。但是,囿於法庭場所條件和參加旁聽人數等客觀原因,實踐中存在不能滿足所有想參加庭審旁聽人員要求的情形是正常的。

  劉曉波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案,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於2009年12月25日作出判決,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劉曉波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劉曉波不服,向北京市高級法院提出上訴,被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Anonymous - Feb 15, 2010

蔡永茵 (香港,大學生)

我一點也不激進,只是不明白為何在香港能享有的人權,在內地卻成了顛覆國家的妄求。

Veronica Choi - Feb 15, 2010

林思漢(香港,基督徒,音樂工作者

思漢 Esmond 林 Lim - Feb 13, 2010

梁孟傑(香港,音樂工作者)

Eric Leong - Feb 12, 2010

无罪!!!!!

今天刘晓波先生的上诉被驳回了。。。。。。历史会证明他无罪!!!!

Anonymous - Feb 11, 2010

Support liuxiaobo

YK Chong

Anonymous - Feb 10, 2010

star Hongkong student

I support this.china need the one like liuxiaobo to change.

Anonymous - Feb 10, 2010

劉曉波是不會向李莊學習認罪的

劉曉波是不會向李莊學習認罪的

ZT:

在法庭论辩阶段,李庄曾经连续多次说道:我有罪,我只有两个字“有罪”。

  昨日认罪之后,李庄说,他也知道外界的反应,他要“被法律界、学界还有新闻界‘唾死’了”,不过他依然要“承认控方对我的指控,我认罪”。

  李庄解释前日在法庭上异常激动的原因,“前日出庭作证的龚刚模的亲属们,起码应该遵守的诺言、原则都丧失了。我觉得有四个字可以形容——背信弃义”。

  由于前日辩方提供的李庄与龚刚模三次会见的笔录都没有龚刚模的签名,所以没有得到控方的认可。控方表示,李庄完全可以在这份笔录上,舍弃记录对自己不利的说法。

  李庄大声辩道:“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这个结果,肯定会让龚刚模在上面签字的。”

  李庄虽然认罪,称“我承认,我让他(龚刚模)翻供,大声说被刑讯逼供,我再次承认我有罪”,但让他耿耿于怀的是,“我没有编造樊奇杭敲诈龚刚模的事,我只是说他被黑社会敲诈,所以并没有想故意把龚刚模和樊奇杭(黑社会组织头目)撇开关系,为他脱罪”。

  昨日,在法庭激辩之后,法官问李庄还有没有什么话说,李庄语气非常平静地说:“我有六点陈述。”

  “第一,被刑拘逮捕后,对我思想触动很大,我逐渐认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玷污了律师的神圣职责,也缺乏优秀律师应具有的职业道德基础。

  第二,与其他律师相比,刑辩律师更应该政治挂帅,识大局,顾大体,思想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我应该彻底诀别过去。

  第三,我再次说明,我确实没有说过樊奇杭敲诈龚刚模,而是说龚刚模被黑社会敲诈。龚刚模案不仅没有让我履行完一个律师的职责,还浪费了大量的司法实践,存在思想不纯,立场不稳。

  第四,罪行法定是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重事实、证据,调查研究,我不应盲目冲动,不应在大是大非上执迷不悟。

  第五,缓慢的思想转变让我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也为今后人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从中吸取教训。要追求人的崇高境界,这也是人的基本精神。

  第六,《刑法》的宗旨就是惩罚犯罪,保护人民,我将牢记在心,这也是一个公民应遵守的基本准则,今后我都将义无反顾为社会作出贡献。”

  李庄律师高子程坚持认为,李庄的所为不构成犯罪。对李庄的认罪,他感到非常震惊,因为前日庭审中李庄说自己处在正常人和精神病人之间的状况。高子程庭上建议对李庄进行精神鉴定,但被李庄迅速打消。

Anonymous - Feb 3, 2010

英国向中国学习?因“发声”治罪。"也不是故意在大叫,自己控制不了"

据中国日报网消息:英国《每日电 讯报》1月22日报道,英国一对夫妻因长期半夜行房音量过大,邻居不堪骚扰将其告上法庭,法官认定这个妻子如“谋杀”般的叫声确实给邻居造成困扰,判处她两个月监禁缓期12个月执行。

史蒂夫·卡特赖特和他48岁的妻子卡罗琳来自泰恩-威尔郡。卡罗琳此前就收到一个噪音控制通知,但她还是我行我素。于是,法庭便下达了一个更为强硬的“反社会行为令”。结果3天后她又违反了这一法令。

据报道,他们房事的声音就像遭遇“谋杀”一样“不自然”,而且音量大到盖过了邻居的电视声音。邻居透露说他们通常半夜开始“工作”,经常持续2、3个小时,而且几乎天天如此。

当局在卡罗琳邻居房间里放置了特殊的设备记录噪音水平,他们曾一度录到高达47分贝的噪音。

处于无业状态的卡罗琳反击说她有个人及家庭隐私权,而她行房时也不是故意在大叫,自己控制不了。“我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让我安静点,对我来说这很正常,真不知道这些投诉是从哪里来的,”她说,“我们现在已经改在早上行房,这样就不会把谁给吵醒了。”

然而,法官还是判处她两个月监禁缓期12个月执行。法官告诉她:“向你实行反社会行为令是很特殊的一种情况。我也听过你行房时的录音片段,我能理解你的邻居为什么会感到不安、心烦……重点是反社会行为令下达3天后你又违反规定了。”

“我只有用刑罚来阻止你这么做,如果你继续类似违法行为,那就意味着缓刑撤销,你要去坐牢了,”法官最后警告说。

Anonymous - Jan 24, 2010

ZT: 小样!不要说中国当家的共产党要判他的刑,就是刘晓波他爹当家长,也得整死这崇洋媚外的。

由gamrover张贴
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1001/news-gb2312-986643.html

最后再举个很恰当的例子:

老百姓都要吃饭:中国人用碗,使筷子吃;欧洲人,用碟子使用刀叉吃,而印度人用盘子,手抓着吃,但不管你用什么,目的只有一个:吃饱肚子。碗、筷、碟、刀叉、手,都只是一种辅助工具,就是为了让你你更好、更方便的吃饭而已。

国家社会制度,虽然已给政客、学者们演绎成了神器,称之为上层建筑,其实这玩意对老百姓来说,如同吃饭用的碗、筷、碟、刀叉、手一样,这些东西存在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让社会正常运行,让老百姓生活富裕,精神愉快。现在,西方世界舆论和斗士把手段当作目的来说事,并上升到一个大是与大非的高度。但是,只有一副银碟和刀叉、还有一副绅士的做派,就是没有吃的,你还不是得饿死。而只要你有饭,你可以用筷、也可以用叉,就是用手抓都行。

可如今,由于舆论掌握在西方人手中,对不用碟刀叉的否定已成为世界主流,而对如何才有饭吃的问题,无人过问,还振振有词。说好听点叫缘木求鱼,说难听点,就是别有用心。

刘晓波博士的理论就是:用刀叉肯定比碗筷好,西方人用刀叉就非常好嘛,所以不用刀叉就是集权的、专制主的。我生活的这个叫中国的家庭,只用碗筷不用刀叉碟,我就纠集一帮和我意见相通的人,连署一个刀叉碟宪章,要求把这个家拆了,分了,重新弄一个只使用刀叉碟的家来。

小样!不要说中国当家的共产党要判他的刑,就是刘晓波他爹当家长,也得整死这崇洋媚外的。
[打印]

由gamrover张贴

Anonymous - Jan 21, 2010

你不是無知的糞青 便是沒有良知的五毛

Nelson Chan - Jan 21, 2010

人權,自由,民主,法治,人治,專制,獨裁,貪污,腐敗.......有分東方'西方嗎!!那些是東方獨有?那些是西方獨有?
請不要再給一黨專政的政治機器洗腦!!

Edward Tsz Hon Wan - Jan 7, 2010

我不认同你的看法。吃饭是为了或者,但或者不是为了吃饭。

Elgs Chen - Jan 7, 2010

不同意其立场不等如可以以言入罪。简单易懂。

Abdiel Adams - Jan 6, 2010

Ed Zhao+UK+MBA Student

看到我不敢用自己的大名签就知道我是哪里来的,最可悲的是我现在看不到希望即便独裁者说ok我下来,谁来?怎么来?

Anonymous - Jan 14, 2010

ZT: "为什么当年的学生领袖都签署了08宪章"?


为什么当年的学生领袖都没有签署08宪章?

王丹没有签,魏京生没有签,柴玲没有签,吾尔开希没有签,李禄没有签,
沈彤没有签,张伯笠没有签,熊焱没有签...............

为什么?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可能的答案:

1. 理念不和
2. 水平太低
3. 配合中共
4. 没有必要
5. 营造和谐
6. 事不关己
7. 瞎胡折腾
8. 壁上观望
9. 不再粪青
10. 思想成熟
11. 身在美国
12.
13.
14.

Anonymous - Jan 11, 2010

当年的学生领袖都没有签署08宪章?
我的看法是,他们认为跟共党黑帮讲改良,就像跟希特勒讲仁义道德一样可笑可怜,对共产党讲仁义道德,纯粹是一厢情愿!
跟共产党讲温和改良,它会认为表明了你向他服软。
看看奥巴马上台后,对中共独裁采取的温和立场,他来华访问得到的结局就更清楚了,你对共产党温和、和平非暴力,更会助长他的嚣张气焰。

frank yang - Jan 11, 2010

支持该宪章,但对第19条持可修正意见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宪章,体现了公平和对正义的期望。但新宪法不应该被塑造为制造新的历史伤痕和悲剧的工具。历史的问题交由历史学家去讨论;政治的正义交由政治家们去探索;但是,宪法只规定什么是正当,且依据的是“人人权利平等”这一唯一依据。一旦这个唯一依据由所有各方承诺,一旦新宪法被确认,每个人就应该以新的宪法为准绳,共同面向未来。只有这样,所有各方才能以平等身份成为新时代的积极力量。因此,本人对第19条中的“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查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责任,伸张正义”持可修正意见(这仅是个人观点),我们需要为此找到理论根据。

陈立功,统计学家,美国马里兰州洛克维尔市(Rockville, Maryland)

Lgyq Chen - Jan 10, 2010

张伟 (马耳他,艺术家)

“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
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

- 马太福音16章25节

Kyoko Jio - Jan 9, 2010

刘晓波被判11年很公正



刘被判了,国际论坛上又开始纷纭了。

刘晓波以前写的一些狗屁文章我是拜读过的,和王丹等运运的学识可以一拼高下。这次是因为他是08宪章的作者被判的。我好奇得还特点google了一下该宪章的全文。竟然他还真有大批粉丝给他树牌坊,还倡议把该文翻译成各类小语言语种以扩大国际影响,额的神呀,谁翻谁丢中国人的脸!

西方人的小人物的确是有政治言论自由,因为小人物的言论公众只当放p,可见普通老百姓的政治言论自由不具备任何政治意义。


可是中国的小人物不负责任的丧心狂的发表政治观点,极大可能造成公共危害。

事实上,到底哪个社会的言论自由度更大?

有些人真的是笨到不可救药!

Wolf Alp - Jan 7, 2010

你们这些人,除了冠他人以五毛之头衔,又有什么真才实学?

Wolf Alp - Jan 7, 2010

“可是中国的小人物不负责任的丧心狂的发表政治观点,极大可能造成公共危害。”

万分同意!所以大家都对五毛群起攻之。

Abdiel Adams - Jan 6, 2010

我很同情5毛,他们靠出卖灵魂换钱生活。

Elgs Chen - Jan 5, 2010

地球很危險!快回地府吧!!

Edward Tsz Hon Wan - Jan 4, 2010

没引起什么反响啊

签名的可以说寥寥无几,有名的在国内也都是臭不可闻的,其他不被人知的显然是想炒做,更多的是假名字,这就有可能是一个人签了数十遍,即便如此,一年多了仍然没什么人响应. 可怜那

Anonymous - Jan 7, 2010

你是否做奴才做得太耐,唔識做番人!!!

Edward Tsz Hon Wan - Jan 7, 2010

如果我不认同你的观点,你让我什么屁话都不要说

"如果不认同上面的观点,那你什么屁话都不要说,直接用脚投票就是。" 这是什么民主,什么自由,说实话,你骗人的水平和毛泽东还差很远,找个山沟练去吧.这次你有机会到美国来正好找个山沟去练练,看你这辈子还有没有毛泽东的运气

Anonymous - Jan 6, 2010

中国人真的是没有做人

中国人真的是没有做人资格,人间失格。

刘晓波主拟的08宪章里面所提,无非三权分立、军队国家化、普选,连多党制都没提,只是结社自由。很温和。这些都是。。都是。。几百年前,西方国家宪法里面的头条头款,不言自明的东西。几乎每一个西方人都知道,甚至说都不用说。(西方比你好为什么不跟人家比呢,你不是拿来主义号称务实、亲民么)而在中国有一个人这么说,居然被判了11年。11年啊。而且还是以法律所判,法律啊。就像你们楼下某些人口口声声对中国现实根本不存在的民主进行歇斯底里的辱骂,现在却用中国根本不存在的法律来判一个人罪。还安个“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吔,习近平还是法学博士哦。明明是人治,却自称是法制,西方国家建立在经济法制基础上,这片大陆却寄希望于领导的人品。
你们这些杂种真的自私得。。自私得。。肠子都流脓了,还给老子装清高,你说你又不是牛顿,中国大陆从来都是政治文化大国,却从来不是经济科技大国,文化是什么?文化衍伸于政治,政治是什么?就是你妈的独裁。这有什么值得研究,你就一坨屎,你在清高个什么玩意儿,有什么美好的,可偏偏有自称哲学家的人给点缀了。自给自足叫经济么?这片大陆有过自然科学么?有过萨哈罗夫?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你一辈子都在处关系,处关系是为什么?是为了满足上下两张口,你看你们都想了些什么办法,还要做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为这居然与代表生产力的自然科学背道而驰。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如果说古人是因为信息闭塞才独裁才自创一种易学儒家来安慰自己,现在互联网把世界沟通得如此近,你还来那一套,gfw?洗脑愚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惜与代表人类进步的世界潮流为敌。我日你妈。
看来你不光想祸害我们这一代,还想祸害下一代千秋万代。一党之私竟至于此。
民主自由与专制独裁从来都不是拿到谈判桌上讨论的事情。而你们这些人恶心到。。还摆出一副苦口婆心慈眉善目救苦救难观音菩萨的架势,真鸡巴龌龊到极点。
中国人的自尊挺有意思的。在人生最主要的最重要的品格都放弃了而去做狗作奴隶,偏偏却极度重视面子比谁都看重尊严,甚至为个人恩怨却自说是尊严无价而拼命,好攀比,比谁官大,比谁钱多,比谁日的女人屄多。
其实用不着,农民朋友们,你就直接说,老子就是要整你,想整你就整你,咋的啦?有人不还认为这套几千年的独裁政治制度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发明吗。
在这跟你讨论不是逞口舌之快,不是最终目的,是想找解决办法,最终是要付之实践。
我就不明白,你如果是个有能力有自信的人,你为什么害怕民主自由视之如洪水猛兽?没理由的,他不会威胁你的利益。当然,如果普选,共产党肯定会输给国民党或其它哪个党,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太多。当儿的不听话,你看当爸爸的能不生气吗,缴了税都还不满意。各位好好干,当个公务员国企职工专家教授军队干部,将来还是有一定可能做胡锦涛的那一角,先从太子或皇太孙开始当,也不知道你这么大个人被人叫孙子感想如何,应该是荣耀吧,毕竟亿万中国人想当这孙子都没资格。
虽然说政治确实有很多黑暗的东西,但中国的政治和外国不能比。说来领导学历那么高应该都看过西方的学术专著吧?为何还要自欺欺人呢,你是错的,你在撒谎。独裁专制跟民主自由有可比性吗?

Anonymous - Jan 6, 2010

無可否認, 現今中國最高層執政者確是好官, 處理經濟、突發性意外及重大事件反應確是很快, 只可惜中下層的道德敗壞, 淪落到了「做官不貪污坐不穩位子, 發不了財」。而一些歷史悠久的洗腦政策也受持權的老幹部及中下層所控制而實行著, 目的自然是愚民以換取盲目的忠誠。可見這些現象環環相扣。

西方的民主政制也是經過幾百年的洗禮才演變出來的, 看當前的形容, 中國尚需時日。但我反對中國對付異見人士的做法, 確是可悲, 多年來這並沒有絲毫改善...

Carson Ng - Jan 6, 2010

林后 3:17 主 就 是 那 灵 。 主 的 灵 在 哪 里 , 哪 里 就 得 以 自 由 。

人权史上的《自由大宪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9836180100ee14.html

(上)


作者:张立伟

原文:http://220.162.196.66/sxf/Article/fxyg/xffx/ggxf/200605/131.html


《自由大宪章》被公认为是英国人权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式的文件,也是英国宪政的起点。从《自由大宪章 》开始,最高的权力受到了法律的限制,相应的,权力退让出来的领域即要由权利来占领。《自由大宪章》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早具有典范性的人权法律文本,它的出现到底是历史的刻意为之还是仅仅的一个偶然之作,我们对此可以略作考察。



一、《自由大宪章》之历史背景——英国人的原始权利


英国人喜欢将诺曼人征服英伦及其后发生的若干影响称为“诺曼枷锁”。意为诺曼征服之前,英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度,而诺曼征服褫夺了英格兰人固有的权利与自由。这种为枷锁禁锢了的权利和自由,直到《自由大宪章》出现之后才有所恢复。[1] 既然英国人认定在诺曼征服之前,英国社会中充满着权利和自由,那么,这些权利和自由到底是怎样的呢?


英格兰人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 1世纪之前。通常而言,一个国家的自然地理环境对该国人民怎么样生活有着很大影响,不仅仅是生活方式,还有其组织方式,甚至文明形态 [2] 作为一个具有海洋气候特征的岛国,不列颠的土地是肥沃的,其文明从公元前十三世纪就已经开始。到公元一世纪罗马征服不列颠之前,英格兰文明已经进入了铁器时代末期,不列颠社会的组织形式已经形成 [3]。这一时期,在英国人的记忆里,仅仅存在着一些模糊的印象。由于它之后数百年的罗马统治,更使得它对于后世英国的影响几乎被完全削去。自公元前一世纪开始,庞大的罗马帝国的触角延伸到了大陆之外的不列颠。伟大的军事帅恺撒在征服高卢之后公元前55年和54年两次远征不列颠。之后,又通过克劳狄的征服,罗马帝国确立了在不列颠的统治,英格兰成为了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从此,罗马人开始了在英格兰长达四百多年的统治。“罗马统治这个岛屿的大部分近四个世纪,不列颠烙上了罗马文化的持久印记——玫瑰花、公路体系、拉丁语以及供暖装置——但是,罗马人却没有把罗马法律制度传授给这里的居民。……罗马法是占领中的一个附带物,它调整着罗马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公元410年当撤离的军团不再重返时,它便开始了衰落。”[4]。诚哉斯言,在罗马统治时期,采取的策略 “将日常行政管理权力或多或少普遍移交给那些取代了旧的附属国的不列颠贵族,”[5] 处理本地事务时,均是按照不列颠原有的习俗和习惯法进行,这样便赢得了土著贵族的支持,缓解了征服者与被征服者之间的张力。罗马法的适用仅仅是在罗马的征服者之间。于是罗马法律制度并未在不列颠获得持久的生命力。
...

------------------

鲁迅,灯下漫笔

...但实际上,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然而下于奴隶的时候,却是数见不鲜的。中国的百姓是中立的,战时连自己也不知道属于那一面,但又属于无论那一面。强盗来了,就属于官,当然该被杀掠;官兵既到,该是自家人了罢,但仍然要被杀掠,仿佛又属于强盗似的。这时候,百姓就希望有一个一定的主子,拿他们去做百姓,——不敢,是拿他们去做牛马,情愿自己寻草吃,只求他决定他们怎样跑。


假使真有谁能够替他们决定,定下什么奴隶规则来,自然就“皇恩浩荡”了。可惜的是往往暂时没有谁能定。举其大者,则如五胡十六国的时候,黄巢的时候,五代时候,宋末元末时候,除了老例的服役纳粮以外,都还要受意外的灾殃。张献忠的脾气更古怪了,不服役纳粮的要杀,服役纳粮的也要杀,敌他的要杀,降他的也要杀:将奴隶规则毁得粉碎。这时候,百姓就希望来一个另外的主子,较为顾及他们的奴隶规则的,无论仍旧,或者新颁,总之是有一种规则,使他们可上奴隶的轨道。


“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愤言而已,决心实行的不多见。实际上大概是群盗如麻,纷乱至极之后,就有一个较强,或较聪明,或较狡滑,或是外族的人物出来,较有秩序地收拾了天下。厘定规则:怎样服役,怎样纳粮,怎样磕头,怎样颂圣。而且这规则是不像现在那样朝三暮四的。于是便“万姓胪欢”了;用成语来说,就叫作“天下太平”。


任凭你爱排场的学者们怎样铺张,修史时候设些什么“汉族发祥时代”“汉族发达时代”“汉族中兴时代”的好题目,好意诚然是可感的,但措辞太绕湾子了。有更其直捷了当的说法在这里——


一,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

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这一种循环,也就是“先儒”之所谓“一治一乱”;那些作乱人物,从后日的“臣民”看来,是给“主子”清道辟路的,所以说:“为圣天子驱除云尔。”


现在入了那一时代,我也不了然。但看国学家的崇奉国粹,文学家的赞叹固有文明,道学家的热心复古,可见于现状都已不满了。然而我们究竟正向着那一条路走呢?百姓是一遇到莫名其妙的战争,稍富的迁进租界,妇孺则避入教堂里去了,因为那些地方都比较的“稳”,暂不至于想做奴隶而不得。总而言之,复古的,避难的,无智愚贤不肖,似乎都已神往于三百年前的太平盛世,就是“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了。

Freeman Tang - Jan 1, 2010

一个人就算他天赋

一个人就算他天赋再高,遗传基因再强,能力再高,他都永远不可能管得住十几亿人地事情,更何况神秘而自由地思维,这是最基本最简单地逻辑问题。而这样地事情在中国已经发生了几千年,直到现在。
自上个世纪初,通过胡适、鲁迅、孙中山等人的不懈努力,好不容易把影响主导了中国几千年的儒家思想拉下神坛,就在人们以为中国要采用西方民主自由模式、融入世界潮流之时,可怎么也让人想不到的是,西方德国出了个马克思,共产主义的幽灵流入中国,于是中国农民与西方极权紧密结合起来,原苏联与儒学末流无缝结合,又一轮大规模洗脑忽悠开始了,荼毒至今。请神容易,送神难。你让他上台容易,再想让人家走可就。。
多灾多难的中国人何时才是一个尽头,为何全世界的人渣都集中到中国?

Anonymous - Jan 6, 2010

共產主義本來的價值無害, 一黨專政才是導致貪污腐敗, 民意得不到重視。

無可否認, 現今中國最高層執政者確是好官, 處理經濟、突發性意外及重大事件反應確是很快, 只可惜中下層的道德敗壞, 淪落到了「做官不貪污坐不穩位子, 發不了財」。而一些歷史悠久的洗腦政策也受持權的老幹部及中下層所控制而實行著, 目的自然是愚民以換取盲目的忠誠。可見這些現象錯環環相扣。

另外, 最後一句, 聽了很不舒服, 而且也很幼稚膚淺

Carson Ng - Jan 6, 2010

读了一遍,说句实话,通篇都是些空话

我看了一些签名的人,感觉不少签名人本身就有品质问题,有些人本来是骗子,靠炒做来引起社会的关注的.中国已被毛泽东这个骗子害惨了,我们决不能再让新的骗子得逞

Steven Wang - Jan 6, 2010

“中国已被毛泽东这个骗子害惨了,我们决不能再让新的骗子得逞”

这倒是真的。但刘博士骗了什么?

Abdiel Adams - Jan 6, 2010

历史非常相似, 学习拜上帝會,救出刘晓波!!!

我要签名支持!

1848年初當地的地主團練捉了馮雲山送到官府治罪,罪名是結盟聚眾。拜上帝會信眾籌錢賄賂地方官員,救出馮雲山。此後拜上帝會繼續發展。

2009年,當地的地主團練捉了刘晓波送到官府治罪,罪名是颠复国家政权。零八宪章信眾通过网络联署支持,救出刘晓波。此後"新的太平天國运动"繼續發展。

Anonymous - Jan 4, 2010

原来是国內的朋友吗?难怪一开始对“傻B”这么敏感,但在港澳台沒有傻B一词的。

介绍一下你用的软件吧。我倒沒见过软件转換会这样转同音、谐音字。“头发”转成“頭發”见得多。但“司法”又沒有简体,很难转成“施法”,这么难遇到的软件都给遇上,算你倒霉。但难得一见,一定要介绍一下。

你不是很关心別人要多读书吗?看见別人引用宗教典籍就想別人是教徒,这表面是合理的,但跟你一直的表现不“连戏”,你应该感到高兴,別人读的书笵围也不少。而不是推想对方有些什么不合理的思考方法。(什么教徒的言词如何如何)不过你不会这样想的,因为你只是用“多读书”来损对方而已。将损人话解释成劝告,叫“诡辩”是太抬举了。

教徒的言词是怎样的,倒想请教。

不敢当,你不记得你是先留言,我才接上的吗?当然是先有人臭串得很才会物以类聚的。

是你说多读书好的,现在也说多看看当然好,一片好心介绍又说別人因为有盲点所以介绍文章。嗯,典型伪思想模式的“猜测动机”-->“动机不纯”-->“不安好心”……诸如此类。你又不是明星、作家,写的东西又沒什么见地,我又识你老几?干吗要追看你的留言?见你遇到人家打別字就抽水抽水那么开心,来逗逗你而已。不过沒想到你这么有趣,从我打几行字,转载一下新文章就可以分析出我思考的盲点。看来你的正职是替人测字的什么什么居士吧?失敬失敬。也难怪对圣经这么敏感了。不过我现在是“打字”,不是“写字”。连打字都能测,看来法力强得很哦。啊!是平常“施法”多了,习惯了所以手误吧。

谢谢劝告,省着自用吧。我说梁啟超的“联省自治”,你就讲电视,还敢说"即使是書上的所謂史實,還是需要多加思考,畢竟,書也是人寫的..."。真是为难我呀。是否认同梁啟超是一回事,他是否发表某种思想是另一回事。还要想什么呢?我也沒有想清楚就相信孙文发表三民主义呀。原来他发的是共产主义吗?不过你倒热心,明明自己少读书却不停劝人读书。

Abdiel Adams - Jan 6, 2010

>>這個我能認同,可能有傳染性呢。例「施法獨立」。
>>施魔法可以獨立?大家都小心點。
應該不是被你傳染
因為我錯的原因應該與你不同
我本來打的是簡體,由於你以繁體出帖
所以我以軟件轉換成繁體
轉換過程中,他的自動更正反而錯了
你是因為同一原因嗎?

>>(基督教聖經有一句話,「動刀的必死於刀下」)
>>現在飯氣攻心,有精神再理你。
>>不過可以溫馨提示一下,臭串+詭辯跟爭辯樣子有點像,但實質差很遠。
是教徒嗎?那你很多的言詞都變得有合理原因了 (不等如合理...)
"臭串+詭辯跟爭辯樣子有點像,但實質差很遠" 這個你竟然會知道,但真的明白嗎?
根本沒什麼爭辯,只是列舉對方的盲點,算是提醒吧
沒信心的人,往往把一切提醒都當成是挑釁,抓癢棒看成刀子,當然相差很遠
順帶一提,詭辯應該有嚴格定義,有些所謂的 "辯" 根本沒有明確義意
所以不可能被證明是否違反邏輯規律,連 "辯" 也稱不上,莫說去證明是否 "詭"
至於 "臭串",你倒是示範得很傳神

>>介紹你今期《亞洲週刊》的新鮮文章,跟我們現在討論的題目有關。
>>江迅:〈中央黨校教授斥劉曉波案違憲〉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tt&Path=4472350941/02tt1a.cfm
>>〈劉曉波案不利兩岸和平統一〉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ac&Path=4472350941/02ac1.cfm
多看看當然好(加上多想想更好)
但到此時還是叫我看這類文章,證明你仍不明白自己的盲點在那
那請再讀讀以上帖子
Posted by B, last edited Dec 31, 2009 4:24 PM
Posted by B, last edited Jan 2, 2010 3:07 AM
Posted by B, last edited Jan 3, 2010 2:02 AM

>>(多讀書固然是好,可能你已深感「書到用時方恨少」,所以力勸別人不要走自己的舊路吧。)
其實我很少這樣勸人,但是勸你真的比較多

B Tam - Jan 3, 2010

>>你所謂的 "打別字" 有趨向嚴重之勢
這個我能認同,可能有傳染性呢。例「施法獨立」。施魔法可以獨立?大家都小心點。(基督教聖經有一句話,「動刀的必死於刀下」)

現在飯氣攻心,有精神再理你。不過可以溫馨提示一下,臭串+詭辯跟爭辯樣子有點像,但實質差很遠。

介紹你今期《亞洲週刊》的新鮮文章,跟我們現在討論的題目有關。

江迅:〈中央黨校教授斥劉曉波案違憲〉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tt&Path=4472350941/02tt1a.cfm

〈劉曉波案不利兩岸和平統一〉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Channel=ac&Path=4472350941/02ac1.cfm

(多讀書固然是好,可能你已深感「書到用時方恨少」,所以力勸別人不要走自己的舊路吧。)

Abdiel Adams - Jan 3, 2010

>>補一個。關於曾德成。我實在想不出你拿他出來做甚麼。
>>要說曾德成被以言入罪坐冤獄,所以劉曉波也坐冤獄嗎?你說不是。
用兩個帖子去說明你還是不明白,有兩個可能的原因
其中一個是你根本沒細心看,那你可以多看幾遍
另一個原因,自身毛病沒人能幫你

>>要說派傳單有煸動性,網上叫人簽憲章也有煸動性,
>>所以曾德成該抓,劉曉波也該抓嗎?
>>那請問一個中學生派閃咭、派食譜、派報紙會坐牢嗎?不會。
>>所以是否煸動不在於派傳單、網上聯署(形式),而是內容有否煸動性。
>>但你不去討論憲章是否煸動性,而說憲章的內容是否可行,是否現在可行。
>>現在不可行就煸動顛動政權,可行就不煸動顛動政權?到頭來仍然是把話說得傻乎乎的。
>>不知道你要說甚麼。
我是說:
"派傳單公然發表文章,可以構成煽動,客觀環境有很大關係"
你應該明白 "可以構成煽動" 不等如 "煽動"
我從沒說曾德成應或不應入罪
我寫的是 "你可以看看英國憲法,曾德成是否應該入罪"
只是以兩件事件對比,只以表面材料作證,明顯劉先生的行徑比較嚴重
我不是說這就代表他有罪,但為何你可以簡單說說就那麼肯定劉先生無罪?
如果你說中國政府的審判不夠透明,我沒話說
因為審判當中的材料有沒有關於其他機密可否公開,我不知道
況且 "夠不夠",是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
港英政府法律夠健全嗎?施法獨立嗎?審判足夠透明嗎?
即使是事事以法為先的英國,面對此等審判也不見得可以公開所有相關材料
當然你可以說這就是不足夠,那你就不應該肯定劉先生無罪,而是促使中國的審判更透明
當然,你也可以說中國政府沒給你應有渠道去促使中國的審判更透明,
那你的關注點應是促使中國政府給你有效的渠道去反映你的意見而且要受到應有重視
如此,我們的討論點就應該轉變,反正你那麼簡簡單單說 "無罪" 根本站不住腳
其實之前已經說得很清楚
有興趣的可以看看前面的帖子 "Posted by B, last edited Jan 2, 2010 3:07 AM"
尤其是你應該多看幾遍
你所謂的 "打別字" 有趨向嚴重之勢,我已接近 "不知道你要說甚麼"

B Tam - Jan 2, 2010

>>說你傻B果然沒錯。哪一套電視劇出現過「聯省自治」?
>>《蔡諤與小鳳仙》?我邊罵邊看了全套劇,沒出現過。
>>我說的是歷史,你卻見到蔡諤就想電視劇。傻得可愛。
你整句句子是 "梁啟超、蔡諤也讚成聯邦制(聯省自治)"
當然你可以說你的 "句子" 不是來自電視劇,反正只有你知,問心
但你以此句子的其中四個大字沒在劇中出現來表明句子不是來自劇中
與那些以人物名字不同來表明不是抄襲的編劇不惶多樣...
雖然我不知你是否照搬出來
但我真的只因為劇名而說不應照搬劇中內容
因為我根本沒看過,這種以歷史人物為名的 "電視劇集",原來真的還有捧場客... 難得... 難得...
所以我所說的是勸導不要 "電視劇說的照搬出來"
還有,"即使是書上的所謂史實,還是需要多加思考,畢竟,書也是人寫的..."

>>你既然讚成政見不同就以言入罪(謝謝指正),
>>問問你是否讚成政見不同開棺鞭屍了而已。我以為很好此道。
我沒有讚成 "政見不同就以言入罪"
很明顯我不認為是次一定是以言入罪,
由於相關言論內容加上客觀環境對所能引起的後果有很大影響
不可能由你我簡簡單單去認定有罪無罪
我從沒說過什麼 "開棺鞭屍",實在無法想到為何你會以為我 "很好此道"
這是否反映了你內心的某黑暗面,有什麼不如自己所想就要 "開棺","鞭屍"?


>>「我從沒有說你 "打別字" 等如 "沒讀書"」
>>你自己寫的,不認得嗎?做人老實點。
是的,我打的是:
"三翻? 五翻? 打麻雀嗎?"
"有時間讀讀中文讀讀歷史少點上網吧。。。"
"否則連做奴才也沒資格"
那你從那裡看到我說 "打別字" 等如 "沒讀書"?做人老實點
我是叫你 "讀讀中文讀讀歷史少點上網"
叫你讀讀中文讀讀歷史有什麼問題?讀多點不好嗎?
多讀點會比現在有進步吧
還是你已證實了對你來說再讀也是浪費?
那我只好說聲不好意思,提起你的傷心事... 你的毛病我實在不知道...

>>其他文字沒好氣理你。
既然你不回應我也沒什麼好說
但我很鼓勵大家看看前面的帖子 "Posted by B, last edited Jan 2, 2010 3:07 AM"
看過的就會明白你說 "其他文字沒好氣理你" 的原因
你的思覺盲點在這裡不少,你並不孤單

B Tam - Jan 2, 2010

補一個。關於曾德成。我實在想不出你拿他出來做甚麼。要說曾德成被以言入罪坐冤獄,所以劉曉波也坐冤獄嗎?你說不是。要說派傳單有煸動性,網上叫人簽憲章也有煸動性,所以曾德成該抓,劉曉波也該抓嗎?那請問一個中學生派閃咭、派食譜、派報紙會坐牢嗎?不會。所以是否煸動不在於派傳單、網上聯署(形式),而是內容有否煸動性。但你不去討論憲章是否煸動性,而說憲章的內容是否可行,是否現在可行。現在不可行就煸動顛動政權,可行就不煸動顛動政權?到頭來仍然是把話說得傻乎乎的。不知道你要說甚麼。

Abdiel Adams - Jan 2, 2010

說你傻B果然沒錯。哪一套電視劇出現過「聯省自治」?《蔡諤與小鳳仙》?我邊罵邊看了全套劇,沒出現過。我說的是歷史,你卻見到蔡諤就想電視劇。傻得可愛。

你既然讚成政見不同就以言入罪(謝謝指正),問問你是否讚成政見不同開棺鞭屍了而已。我以為很好此道。

「我從沒有說你 "打別字" 等如 "沒讀書"」

>>三翻? 五翻? 打麻雀嗎?
>>有時間讀讀中文讀讀歷史少點上網吧。。。
>>否則連做奴才也沒資格

你自己寫的,不認得嗎?做人老實點。

其他文字沒好氣理你。

Abdiel Adams - Jan 2, 2010

太 8:21 又 有 一 个 门 徒 对 耶 稣 说 , 主 阿 , 容 我 先 回 去 埋 葬 我 的 父 亲 。

9:60 耶 稣 说 , 任 凭 死 人 埋 葬 他 们 的 死 人 。 你 只 管 去 传 扬 神 国 的 道 。

路 6:39 耶 稣 又 用 比 喻 对 他 们 说 , 瞎 子 岂 能 领 瞎 子 , 两 个 人 不 是 都 要 掉 在 坑 里 吗 ?

约 14:6 我 就 是 道 路 , 真 理 , 生 命 。

约 8:12 耶 稣 又 对 众 人 说 , 我 是 世 界 的 光 。 跟 从 我 的 , 就 不 在 黑 暗 里 走 , 必 要 得 着 生 命 的 光 .

如果没有耶稣
http://www.cclw.net/gospel/explore/rgmyys/main.htm

Freeman Tang - Jan 1, 2010

>>梁啟超、蔡諤也讚成聯邦制(聯省自治)
你有看清楚想清楚嗎?睡醒了沒有?
我是說 "此時鼓動行聯邦制",他們是何時提出?
電視劇說的照搬出來就行了嗎?
是不是可以照搬起碼先看清想一想是否合用
而且,很多時電視劇與史實有很大出入
再者,即使是書上的所謂史實,還是需要多加思考
畢竟,書也是人寫的...

>>要不要開棺鞭屍?
竟然有人認為只要前人的政見不同就要開棺鞭屍
這種想法實在很恐怖...

>>「打別字」可以有很多原因,沒讀書是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
>>還有的是手誤、故意……等等,不贅。況且你勸的不是我,我是來幫閒的。
我當然不知道你是什麼原因,你的毛病只有你自己知
還要我說多少次?我從沒有說你 "打別字" 等如 "沒讀書"
"沒讀書" 是你自己說的,你不斷說自己 "沒讀書" 然後說成是我說得,過份了一點吧。。。
我是勸你多讀點書,這有錯嗎?這有害嗎?

>>「傻」可以是貶詞也可以是表示親切,傻可以配「傻的可愛」、
>>「傻天真」、「傻豬豬」等。你幾時見過「蠢得可愛」?
>>說你傻B表示親切而已。你覺得毛管桐的話,表示一下就成了。
>>現在倒是你緊張過頭。你被人罵傻(貶義)太多了嗎?
請你再看一次,我是說:
"不講理就以取笑他人名字為樂,也不等如 "沒讀書",只反映此人的人格/人品"
你是 "此人" 嗎?何必爭著去認呢。。。

>>你幾時見過「蠢得可愛」?
Jan 1, 2010 1:11 PM

>>你以曾德成為例就真的傻天真了。曾德成派傳單宣傳個人理念當然無罪,
>>那兩年牢災當然是言以入罪。用他來跟劉曉波類比,
>>是想證明劉曉波也是被以言入罪坐冤枉監嗎?傻B。
你連我以這例子想說明什麼都不知道就說是 "傻天真"?
英國的民主制度施法獨立下,既然曾德成以中學生身份派派傳單宣揚個人理念有罪
就即使在民主制度施法獨立下也不見得劉先生可以無罪,
是不是以言入罪(你又打錯成 "言以入罪"),不是你說了算,
派傳單公然發表文章,可以構成煽動,客觀環境有很大關係
你可以看看英國憲法,曾德成是否應該入罪,他亦真的乖乖坐完兩年
看不明白就應該自己多想想,或許問問前輩請教老師
不要第一時間想也不想(其實連看也未看清)就謬然說是對方傻
這種傻法一點也不可愛,但很可憐

B Tam - Jan 1, 2010

梁啟超、蔡諤也讚成聯邦制(聯省自治),要不要開棺鞭屍?提出意見是一件事,政權如何看待該意見是另一件事。你可以反對劉曉波的看法,但以言入罪就是錯。

「打別字」可以有很多原因,沒讀書是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還有的是手誤、故意……等等,不贅。況且你勸的不是我,我是來幫閒的。

「傻」可以是貶詞也可以是表示親切,傻可以配「傻的可愛」、「傻天真」、「傻豬豬」等。你幾時見過「蠢得可愛」?說你傻B表示親切而已。你覺得毛管桐的話,表示一下就成了。現在倒是你緊張過頭。你被人罵傻(貶義)太多了嗎?

你以曾德成為例就真的傻天真了。曾德成派傳單宣傳個人理念當然無罪,那兩年牢災當然是言以入罪。用他來跟劉曉波類比,是想證明劉曉波也是被以言入罪坐冤枉監嗎?傻B。

Abdiel Adams - Dec 31, 2009

放傻話也要有個限度...

不一定要 "暴力革命" 才會死人
另文已說明,歷史上和平統一不少,和平分裂幾近沒有
此時鼓動行聯邦制近乎變相公投西藏新疆分裂
你自己不在那裡就沒所謂嗎?

你去問問你的老師前輩,三反五反打成三翻五翻是 "打別字" 那麼簡單嗎?
你自己定義這是 "打別字",又自己定義 "打別字" 不等如 "沒讀書"
我沒說過 "打別字" 等如 "沒讀書",你又何必那麼敏感?被人說得太多嗎?
只是勸你讀多點吧...

"打別字" 不等如 "沒讀書" 是你自己的定義,或許旁人真的沒話可說
不講理就以取笑他人名字為樂,也不等如 "沒讀書",只反映此人的人格/人品

曾德成當年只是一個香港的中學生,在學校派派傳單宣揚自己的理念(共產主義),
他的校長就報警抓了他,白白在港英政府下受了兩年牢獄之災,
你認為劉先生以他的知名度聚眾公開發表所謂 "憲章",應該不用坐牢嗎??

B Tam - Dec 31, 2009

傻B又放傻話。

現在誰要用暴力革命來爭民主?沒有。誰將人民推在一起,推向共産黨的對立面?共産黨自己!將來要死人冧樓鬧革民,是共産黨的責任,不是鬧共産黨的人的責任!

打別字不等於沒讀書,相反懂ABC個B跟懂歷史沒關係。

Abdiel Adams - Dec 30, 2009

To Anonymous,

自己不明白,就說對方是奴才?
你不是奴才就自己去爭取
否則你希望死多少人去為你爭取民主?

三翻? 五翻? 打麻雀嗎?
有時間讀讀中文讀讀歷史少點上網吧。。。
否則連做奴才也沒資格

B Tam - Dec 29, 2009

文革' 三翻' 五翻' 大躍進' 六四屠城......... 件件都害死數以十萬'百萬平民, 你還想一黨專政的共產黨再害死幾多人;你才閞心!! 你還要做幾耐奴才, 才去爭取民主選舉權;將昏官用選票將他們拉下馬!!!

Edward Tsz Hon Wan - Dec 29, 2009

"太平天国无异于改朝换代,不同于零八宪章的诉求"

太平天国运动是利用基督教, 为了实现中国人心里上普遍拥有的想当皇帝的千百年
梦想,曲解正统教义,并自我发明,不惜为此目的去实践一个邪教的过程。

Freeman Tang - Dec 28, 2009

"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 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 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

China is now 抽离了"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
China is now without "民主、共和、宪政基本制度架构"
China is now under "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
China is now under "这种威权统治下的“ 现代化”"
So China needs "改朝换代"
So we support 零八宪章, "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改朝换代", 建立民主政体"
Sorry can't type Chinese on this computer, only can use copy and paste.
Thanks for viewing.

Anonymous - Dec 27, 2009

人跟桌子也很相似,都有腳。

Abdiel Adams - Dec 26, 2009

太平天国无异于改朝换代,不同于零八宪章的诉求

Hypocn V - Dec 25, 2009

Think about this comparison deeply! It's not a joke!
零八宪章民运 is similar to "新的太平天國运动"

Anonymous - Dec 25, 2009

民运人士,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

看了你们制定的所谓宪章,不禁又巩固了我的观点,搞破坏比搞建设容易的太多了。你们所谓的宪章,基本是照抄和背书西方宣传的那一套套东西,我想问你,大国搞这种所谓充分民主的有几个成功的?人口在一亿以上的国家?除了美国没一个成功的。而美国的成功是建立在及其简短的历史之上的。如果你要是拿印度来作比较,那就太有趣了,印度从制度到经济到社会,没有一个比当前中国值得借鉴的地方,而民主制度的日本就更有趣了,黑金政治基本上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而且是实际上的一党制,只是最近才换了,但是他们的民主并不能解决腐败和贪污的问题。
你们追求的自由到底是什么?是超越当前中国社会之现状,国家之现状,单纯意义上的民主制度?
而且你们追求所谓的言论自由,你们自己但言论自由吗?
“如果不认同上面的观点,那你什么屁话都不要说,直接用脚投票就是”,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言论自由?带有明显的鄙夷的态度?
我没接触过民运的人士,但是我在国外读书,在我所见所闻,以及所谓的突破了舆论封锁,看到所谓西方公开的,自由的视频,不管是关于六四的,还是其他的,难道那里面就少了偏见?舆论都是政府用来操纵的,只是西方势力大一点罢了,美国40多年来一直追求前苏联的“自由”,真的是为了民主?叶利钦抛弃了共产党,投入西方的怀抱,西方马上就把它甩了,这就是西方的普世价值?所谓的民主,只是美国和西方用来给自己彻彻底底的实用主义做一个借口罢了。况且西方政府的偏执及狂妄,我遇到的也不少,并不比在大陆好多少。
你们宣扬的这种激进的运动到底能给现实中国带来什么?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如果中国让你们这些人主导了,那很快政府就会投入西方的怀抱,当西方把中国所有的东西都换成他们的之后,就是所谓的自由了,因为西方可以自由的以自由的名义来干预中国的政治,中国的社会,与其说你们是民主自由的推动者,用西方崇拜者来称呼你们才更贴切!
我很多时候也对政府的举措不满,也讨厌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态度,权利理应受到制约!但是应该更符合中国的现状和中国5000年的历史,以及中国人长久以来的社会生态和社会习惯!不是激进的推倒重来,难道把共产党打翻,开放自由选举就能够解决你们关于自由的问题?共产党并不是没有尝试民主,村主任的选举是完全的民主吧?政府没有任何干预,但是结果是什么?农民可以被100块就轻易的收买,投出5000年来来之不易的民主尝试的一票!全中国13一人,8亿多农民,你能想象他们被轻易操纵所带来的结果吗?历史的发展是有他的必然性的,该来的总会来,中国人是一定会得到符合中国国情的民主的,而不是如你们所愿!完全投入西方的怀抱!

Anonymous - Jan 3, 2010

文匯網是正牌左派媒體,中共喉舌!!你在內搜集資料,想得到什麼結果!!請了解政改方案再說吧!方案內容是普選方向,還是向相反方向走!!

Edward Tsz Hon Wan - Jan 3, 2010

可能是最后一次回你了。希望你不会觉得这话虛伪,我倒希望我看错了。10年后我们会站在同一角度,不过是我站在你现在站的角度。毕竟那也是我曾经站过的角度。但我真的很悲观。

代Edward回应一下。Ed说的应该是指從64开始计算。64事件后香港人对中共信心全失,开始诉求民主,当然1989-1997年间,香港人诉求的对象不是中国,而是英国。但当时港英也顾忌中方,不敢民主化。

Abdiel Adams - Jan 3, 2010

回Edward,關於你肉醬的照片,我沒見到過,雖然我看過不少關於六四的視頻和資料。直播這件事情我倒是真不清楚。政府不是已經答應你們推動普選了嗎?況且哪裡有二十年啊?文匯網推動的民主步伐不停留的大簽名,期望的時間是2012年好不好?從1997到2012,拋去經濟動盪的紀念,也就是10年多一點,哪裡什麽20年和平訴求啊?你那二十年是不是也算上香港快回歸前港英地區逐漸興起的民主風潮?我都說了,這個可以問問彭定康啊,他自己寫的回憶錄里就有明確的答案。況且香港現在是三權分立,司法是獨立的好不好?特首即使是中共暗中制定的,他也拿香港的獨立司法系統沒轍不是嗎?明明好好的東西你爲什麽要說的那麼黑暗,香港地區算是大中華地區民主制度最好的地區了,而且中央答應普選了,不要再端著架子了,不好,你不能爲了讓大陸顯得更黑暗,就把香港說的很差勁。因為就體制上,香港確實是一個優秀的典範

Anonymous - Jan 2, 2010

六四當日我在香港睇住新聞通霄直播,係直播呀!!而且是在全球記者的直播下發生的!!屠城是鐵一般的事實!(我看過"肉醬"照片,而且在半年前有位現在於國內畫畫維生的退役解放軍,他說清場時見到廣場上有長馬尾黐住的"肉醬"!至於是否坦克做成;你自己問"肉醬"!)當日李鵬與學生會面時的嘴臉;我仍爍爍在目!!唔好同我講無經驗去處理學運'民運問題!根本不是經驗的問題,而是出發點的問題!是關於執政的當權者是以民為本還是只管維護自己統治權的出發點去處理件事!!二十年來中國莫講民主沒有寸進,連和平表達訴求的空間都無!

再說香港:香港地方夠細啦!人口夠小啦!民智夠成熟啦!符合你套理論啦!但事實係點呀!香港人用了二十年以和平方式表達民主訴求!!但結果係點?香港民主不但沒有寸進,而且仲倒退!一黨專政的共產黨為了保住自己的統治權,能傳至千秋萬代,再等二千年都是不會有民主的!所以逼使我們將行動升級!!一黨專政的共產黨唔好再說什麼"河蟹"安定!有一黨專政一日,就唔會有安定!!這是"源頭"問題!! 雖然我深知革命是要流血的!
但這是唯一有效的方法!!去結束一黨專政.

Edward Tsz Hon Wan - Jan 2, 2010

回Peng lan Chu,我看出来了,其实如果我换个角度,也会发现你的观点还是很有道理的,只是我们彼此观察社会的角度不同。反对派这个说法我倒是蛮赞同的,政治是很让人头疼的东西,能推动变革或者进步必定要有能主导一方的人物,任何历史时代或者历史事件都是如此,而反观目前像你一样希望推动变革的人士当中,是否能出现一个能力超群,在政治中有着广泛的影响力,能够依靠个人的力量来吸引更多的人去做出改变的人?没有吧?我相信会有的,我也是希望改革的,但我相信随着事件的推移,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这样的大风潮和大人物总会出现的,目前中共不是在推动台湾地区的政治协商和军事协商吗?香港现在的民主风潮在逐渐的影响珠江地区,而和台湾关系的改善,也会有更多的人会传播更先进的思想到大陆来,未来的十年是一个分水岭,如果在2020年中国经济站在了世界应有的高度上,而仍然维持着现有的体制风格,那像你一样的人会更多,也会更激进。现在我不是很支持你们,但在10年后,我想,我会乐见其成的。

Anonymous - Jan 2, 2010

不,我们最大的差別不是我要求共产党改变的速度比你快,而是对它还有沒有希望。你对它还有希望,因为你看见中国有些地方在改善。我对它沒有希望,是因为我看见这些改善不是因为共产党愿意它改善,而是人民力量越来越大,使情況不得不改善。但即使改善了一点点,还得秋后算帐,例如对废除“城市收容制度”有功的许志永和其他跟民主运动一丁点关系都沒有的维权人士。《南方周末》的现象是值得期许的。但还是那句话,是《南方》勇敢,不是中共开放。它真开放中国就不只《南方》,《南方》也不会不断顶压力、換编辑、封网页……

我也很想多些有志之士加入共产党,去帮助它改变,但按中共论资排辈的“传统“,他们一辈子都排不到坐有影响力的位子。共产党只会由“血统优良”的太子党一统“江湖”。但就算太子党领导了共产党又如何呢?太子党就沒有好人吗?不是,而是社会回到封建社会的贵族佔据绝大部份社会资源,老百姓、共产党內的“基层”永无出头之日。太子党內的好人,只是“个人”,他们也不可能改变这种“階级矛盾”。用老共的话,这是一种极严重的反动。不相信的话,等2012年換班就知道了。现在先听听就好。

你说国情不同,这是真的。你舉日本、新加坡、回归前的港英和美国政商结合做例子。我只想说,日本、新加坡、香港、美国、台湾都有一个共通的前提,是现在中国沒有的,共产党也不打算让它出現的,就是他们都有合法的反对派。日本、新加坡、港英、美国自不用说,国民党暗杀冤狱成災的白色恐怖时代还有“党外人士”。一个社会一定要有对建制不妥协的力量,建制才有可能进步。中国不是沒有,但不是被赶出国外就是关到牢里,也得不到合法保护。共产党从老毛搞“阳谋”、反右到现在的资讯封锁都表明它是铁了心不打算进步。所以,用共产党的语言,现在中国最大的反动派就是共产党。我也很想稳定,但现在不是某些所谓的“民运人士”、“夺权派”要闹事使社会不稳定,发发文章也不会让社会不稳定,是共产党使社会不稳定。想想看,是谁让姓王的混蛋一直呆在新疆,出了事故还稳如泰山的坐着?

介绍你一篇文章:
练乙铮〈一只不自量力的坏蛋!〉
http://www.de-sci.org/blogs/liuyun1995/archives/41931

Abdiel Adams - Jan 2, 2010

回了这么多,总算能取得点共识,对于言论自由,我想我有个比较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共产党也在慢慢的尝试言论自由,南方周末就是一个进步的现象,而我希望的速度比政府打算的要快2倍,而你,包括很多言论激进的人期望的是快10倍,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在很多问题上争吵的原因吧。还有,关于你说的制度造就腐败,这点我严重不赞同,原因我在前面也给出例子了,日本是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如果你认为我是在瞎说,你可以去网上翻翻资料,这个没什么可争议的;香港政府在回归之前,极其缺乏民主监督,新加坡也一样,但是他们的政府公正,廉洁,高效,这说明,一个国家政府的腐败,并不单单取决于体制问题,更多的也是和国情有关,甚至国情占了很大的比重。关于六四,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会逐渐放松的,在50年代发生的麦卡锡主义运动,美国政府不也施加了政府影响,导致主流媒体息声,在谈到美国政治的时候,一笔带过了吗?找一块布遮羞是人之常情,只是专制政府搞得更有力一点罢了。还有一个现象我想说一下,国内因为拆迁的问题,不是激化了很多社会矛盾吗?但要是说起来,我愿意同情政府,当一块地的规划方案出台的时候,很多村民就疯狂的在规划的地方盖高楼,忽略一切指标加高加宽,以期获得巨额的赔偿款,就像前一段时间国内媒体报道的,有个村民因为拆迁自焚。舆论那是一片声讨啊,但是这背后的矛盾哪里是单纯的政府责任能说的清?而且很多时候,拆迁的事情并不是政府自己来做,而是交给房地产商,政府哪里有那么多钱去搞这些活动?国内几乎所有城市的拆迁规划的操盘手都是房地产商来进行,而合作的双方就是政府和商人,这种模式在国内就叫官商勾结,而在美国就叫政商结合,这实际上是政府发展城市的唯一途径,依靠商人,因为政府自己不能变出钱来啊,当然,中间产生的利益分配,由于缺少舆论监督,或者舆论的有效监督,产生了很多不公平。我同学中少不了政府家庭的,从他们的故事中,我多少能知道,建设一个国家是要面临很多棘手的问题的,单纯的倡导一些有待观察的方法,来对目前极其需要稳定来快速提过国民生活水平的中国来说,是否是必要的,或者是利大于弊的?我的观点前面那么多评论中也说明了,我不反对民主,但是反对激进的运动,这不仅是我的想法,也是大多数中国人的想法。改革不同于革命,如果你们(我不晓得你是否也是参与或者推进这些运动的人士之一,估计算在内吧)能够通过一种更稳定的,更有效的,能够感染政府,让共产党也可以接受的方式来推动,我想应该会赢得更多人的支持吧,毕竟共产党统治着国家,当初国民党统治的时候,共产党有民心有军队,还要通过求同存异来获得生存和发展,而你们一说就激愤的不得了,恨不得把共党碎尸万段,政府愿意接纳你们吗?愿意好好谈嘛?或者中国那么多急需提高生活水平的民众,需要稳定的人民会支持你们吗?这就是问题所在,我有一哥们是新疆人,也算高材生吧,在清华读书。姑且算作未来的知识分子吧,新疆发生恐怖事件之后,又接连发生汉族的反弹,而我那哥们儿反反复复就一句话,我们只要稳定,只要稳定!

Anonymous - Jan 1, 2010

对於六四,其实我和你沒有太大分歧的。我在楼上写那么多,其实是想你明白,当別人说六四是“屠城”,是“屠杀”时,指的根本就不是解放军有目的把北京市民杀光,而是那种"无差別杀人"、“不对称武力杀人”。毕竟不可能要把全城人杀光才做“屠”的,否败清兵也不能“嘉靖‘三’屠”。一家学校有人开枪杀十几个师生都已经是“屠”了。所以你不用因为人家说“屠城”就想太多什么被误导、无知、背后有什么阴谋之类。当然,我也不反对那些反对“屠城说”的人。

不过你说了一個重点“我只能说,我对六四没有发言权”。为什么沒有发言权呢?假如事情好好的公开化,谁是谁非就清楚了。我也不是说当年搞民运的人沒有错。但关键是掌握资讯的政权不让人重提这事,最后连自己都不敢提呀。我跟你的分歧只在对共产党、民运人士的态度。民运人士再坏,还是受害者,他们最多是发了政治疯,鼓动群众“闹事”(“闹事”有很多种,有人欣賞有人讨厌),沒有组织群众推翻政权呀。共产党当天再正确,但20年来把事情从历史中消灭就很可疑。

国内目前出现不满,“高房价,尖锐的社会矛盾,以及民众对提高收入水平的迫切的需求”是真的。但当谈到政治,谈到有人反对共产党,那就不是因为以上的原因,而是共产党腐败。是这种腐败产生“尖锐的社会矛盾“。而且这种腐败不是个別事件,而是制度让他不能不败。当城管横行,执法者流氓化,官员黑社会化,受打击的黑官却“杀一个生十个”,这就明显是制度出问题。老百姓看見制度出问题,当然就要求改制度,这沒什么亲西方亲东方的。

共产党不是沒有好人,朱总、温总都是好人,四川地震时不顾被压死的父母妻女的后事只顾救人的地方党官都是好人。但他們也救不了共产党,因为是“一党专政”、“沒有新闻自由”、“沒有结社自由”,使权力不受制衡,它不能不败。所谓“共产党下台”、“反共”说的不是把七千万共产党员杀光,说的是共产党要引入公平竞争。这不单是改良中国,更是对共产党自己的拯救。

不要说“慢慢来”先解決经济问题。这世界本来就沒有“纯经济问题”。党政腐败、闭关锁国(指资讯)就严重影响经济发展。现在的问题不是有人只懂反共不做实事,而是共产党天天把人民“団结”到自己的对立面。

某种意义上,大家是"被反共"的。

Abdiel Adams - Dec 31, 2009

你们现在玩的不是人权,不是民主,而是彻头彻尾的政治,你们代表的言论不是西方民众对中国的观点,而是西方媒体对中国的观点,而西方媒体就是政客用来操纵的工具。西方媒体干的那些不顾事实,单纯通过偏见来报道新闻的新闻我想如果你应该看得不少,这个大家都无需掩耳盗铃。我女友在英国,而我人在德国,其他的我不敢说,这里国家的民众,不管是现实中,还是网络上,对中国的体制根本没有太多的不满,也许是他们没有切身感受,只看到了冉冉上升的,奉行国家资本主义,用专制体制高速推进还处于发展中的中国的经济。相反,国内目前出现这么多不满,我想我也可以理解,高房价,尖锐的社会矛盾,以及民众对提高收入水平的迫切的需求。但这些问题是中国的问题,绝不是换一个政党,换一个体制可以解决的。如果你真是一个合格的爱国者的话,我想应该不仅仅在考虑怎样去推倒共产党,应该用更多的时间去考虑如何解决中国的问题吧?而你了解日本的历史吗?日本实行的可是标准的民主制度,而他们的制度,第一,没有解决腐败问题,这个和中国半斤八两;第二,他们没有解决高房价的问题,日本普通民众平均购房年龄在35岁,很多年轻人在30以前都是租房住,他们对房子看得不是那么重,这和传统观念有关,中国把立根安命的房子看得非常重要,东京的房价是全球最高的之一,即使以评价购买力计算,对比中日人民的收入来比较房价,大东京地区的房价也远远高于大上海地区,而东京的人口占日本10%,经济比重就更高,所以大东京地区的房价对于日本的房价很有代表性;第三,日本在六七十年代,包括八十年代的经济高速发展,产生的社会问题和目前中国是极其相似的。我不是学社会学或者经济学的,但我一直在关注有关方面的书籍,所以我想我说的话还是有理论依据的。

关于六四,我想说的是我对六四发生的流血事件,以及带来的各种后果感到痛心。但是六四事件不是一个鼓励的时间,跟80年代末发生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整体运动风潮有关,我高中的一个历史老师曾经跟我们谈到六四,她有个亲戚的孩子就死于六四,她说道,当时家里面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在干什么,而他本身以为就是一场抗议活动,很正常(因为那个时候政治氛围还是比较开明的),但是知道家人看到他尸骨的时候,才听到他同学的哭诉。跟他同寝室的北京工业大学的学生说,他们同学对不起他,当初是学校有人鼓动他们一起去游行,去抗议,但是并没有说明事情会上升到一个怎样的高度,他们说到后来都身不由己,学生们都疯了,一个人在前面一吆喝,一大堆人都在底下响应,他们连自己具体要干嘛都不知道,只知道有人告诉他们要要民主,争人权。最后事情的发展,那些无辜死亡的学生,难道都是政府的无情导致他们的悲剧?为什么人们就不看看,那些披着羊皮的民运分子在利用着什么?学生都是爱国的,我相信,包括我们这些在海外也都无时无刻不心系祖国,但是学生也是最容易被利用的。他们期望的是合理抗争,并不是被人掂着头扔出去当无畏的牺牲品。至于刘晓波,我反对政府关他,但是他这个人彻头彻尾就是一个混蛋!他典型的就是西方在中国的代言人,就是西方的走狗,有哪个人敢说他和那些民运的人没有区别?只是外衣不同罢了,我说的你们,指的就是那些主张全盘西化,用西方的方式来换胎中国的人,黑不黑这些人心里有数,看看这些人的言论就可以了,西方应该很庆幸在中国能够找到这些那么为西方在中国利益卖命的人把?关于你提到的我没有思考过的东西,我只能说,我对六四没有发言权,我唯一思考过的,就是缅怀那些在六四中牺牲的学生们,他们的爱国热情会有历史来铭记。但是我同样不会因为六四,而对政府绝望,现在骂政府是主流,偶尔出现一个为政府辩护的,那些亲西方的人都会骂是共党的走狗,呵,首先我不是共产党,其次我也并不是被国内舆论愚民的人,我生活读书在西方,见识的有各个国家的舆论,我的观点都是基于我对舆论以及历史的判断作出的,如果说走狗,我想那些为西方跑前跑后,主张在中国推行西方利益的人才更配吧?

关于你提到的,我父亲是否被骗,我想说,这种事不存在,中央在专制,也没有强大到能够控制每个人的言论的地步,我父亲有一个战友是杨尚昆的警备团,六四事件,其实不是邓小平主导的,我提到,包括部队进京,他都是事后知道的(梁军长当时就没收到邓的命令),并且邓在处理六四的时候,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一定要保护学生的爱国热情!这句话我想没人可以质疑,即使是柴玲那种人。赵紫阳讲话的时候,也提到过,而这个态度,是中央对待学生运动的基本态度,即使后来运动发展的越来越激烈,中央也没有偏离这个思想。
造成伤亡的原因,中共要负很大的责任,因为军队没有用非致命子弹,你说的那个大家都知道,不用那些东西也不会造成伤亡,这也是因为中共处理这种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运动没有经验所致,后来朱镕基,包括温家宝接受西方记者采访时,在被问到六四时,都说到政府的做法欠妥,没有经验,没有使用非致命性武器,比如橡胶子弹,但不管怎么说,这不是借口,一些人死亡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些坚硬的子弹。关于射杀平民,包括你说的从窗观望就被打,我虽然不相信,但我没法否定,因为我父亲说,他自己就亲眼看到,有些部队在街上推进,有士兵贱的不得了,什么事都没有,就朝天空放一梭子。还有一个,我说一下,到后来,部队也受不了,你想想,即使再有理,光被打不能还手,能不气吗?而且在运动中,地痞流氓的数量远远大于学生,我父亲就看到过一幕,部队设立的警戒线,并没有针对民众做什么,有人手贱,在离部队不远的地方有一辆被弃的公交车,放那里本身就没什么,偏要去拿个汽油瓶子点那个公交车,部队受到攻击性威胁,自然要做出还击,开了几枪,把那个点公交车的人撂倒后,就有北京市民抬着担架去救人,解放军就不管,去救人的人离部队的警戒线相当近,但是部队就没有做出回击,看着他们把人拉走。

Anonymous - Dec 31, 2009

文革' 三翻' 五翻' 大躍進' 六四屠城,豆腐渣工程......... 件件都害死數以十萬'百萬平民, 你還想一黨專政的共產黨再害死幾多人;你才閞心!! 你還要做幾耐奴才, 才去爭取民主選舉權;將昏官用選票將他們拉下馬!!!
你真是可悲的奴才!!!!
你知否共產黨在中國實施新聞封殺,網絡封鎖,........令人民活在井下!!!!!!!!

Edward Tsz Hon Wan - Dec 30, 2009

你谈64我也跟你谈。首先要表这我们相同的认识:

1. 我也相信天安门沒有死一个人;
2. 我也相信64时解放军死了人;
3. 我也相信不是所有当时北京的解放军都是去镇压的;
4. 清场不是以屠杀為目的;
5. 柴玲他們说的关于当晚天安门的话不是事实,起码不是事实的全部。

你的话中一些我沒有认识但倾向相信的:
1. 杨尚昆的态度;
2. 引起伤亡的是军纪不好的部队;
3. 沒有坦克压死过人;
4. 解放军不是杀人如麻的恶魔;
5. 你爹沒有骗你。

我沒认识但不置可否的:
1. 你爹有沒有被骗。

我们不相同的认识是:
1. 当时根本沒有人要造反、打算造反、鼓励人造反;
2. 那天清晨在北京其他地方死了很多很多人。所以用“64时天安门沒死一个人”来讨论整个事件、共产党有沒有犯罪是沒意义的。
3. 在天安门以外的街上,很多无辜市民只是和平请愿,要求军队不清场,在街上走过路过,从窗观望就被射杀。这是“无差別殺人”的根据之一。清场虽不以屠杀为目的,但产生了屠杀的结果;
4. 包括柴玲在內的一些人虽把天安门清场和北京街上发生的事有意或无意搞混了,但我只会指出其错而不会否定他们,因他们才是受害者,打在墙上的蛋;
5. 虽然军队沒用坦克压人,但用了国际禁用的达姆弹,做成重大伤亡。这有图片为证;(当然,图片是真是假?这涉及另一仲问题,见下文)
6. 从个別看解放军中有很多好榜样,更不是杀人如麻的恶魔,但不幸地指挥他们的党中央是,军大哥再善良(如杨尚昆)也得听从恶魔的指令。

一些你沒提过但值得思考的:
1. 如果共产党清白,为什么20年来越来越不敢提64?反革命暴乱-->风波-->「已有定论」(连提都不敢);
2. 封锁言论。既然镇压得这么天经地义,为什么不让人民讨论?假如共产党被诬,那开放让大众讨论,大家都拿证据比对哦。让人民歌颂党军哦!为什么报纸发个“向64死难者母亲致敬”就谎得要命?军大哥不是死难者吗?他们沒有母亲吗?
3. 吾尔开希今年中要经澳门回国投案。如果共产党是这么正义,64镇压是这么正确,民运人士是这么黑的话。为什么不让他投呀?国家不是在通缉他吗?

“一个新国家的诞生,在最初的世纪里,是否都是尽善尽美?”
首先,这不是纵容政权行凶的借口,而且中共建政也不新了。

至于“我们”(我只代表我,我不知道你的“你们”是谁)比共产党黑什么的。我只能说,我从来沒装纯洁,但我沒有兵沒有权,沒贪过财,沒有跟官府勾结谋财害命,沒杀过一个人,做这么多年人当然撒过谎但不会在人家指出我错时喊打喊杀,杀人灭口。

Abdiel Adams - Dec 30, 2009

回楼上,我从头至尾都没有一点一滴夸共产党高尚,只是你们比他们还黑,就不要在这里装纯洁了。

Anonymous - Dec 30, 2009

民运人士混蛋不等如共产党高尚。老百姓受的苦是共产党害的,不是民运人士害的。所以我就说你在胡说八道+混淆视听!

Abdiel Adams - Dec 30, 2009

对清场行动的补充。清场行动中,坦克有意识的在其他三面行驶,逼迫学生朝离开的区域移动。至于姓柴的那个女人所说的,简直就是演戏!民运的那几个所谓的骨干,看看他们在这近二十年都搞了些什么?口口声声说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自己却在民运内部搞权利斗争,事后他们的行为就反应了他们是什么样的人!而打着那些不切实际的旗号鼓动人们造反的人,哪一个敢说自己能像美国开国元勋杰佛逊一样光明磊落??做着西方的代言人来维护中国的利益?可笑不可笑?

Anonymous - Dec 29, 2009

回上,呵,楼上不要一叶障目,新中国前30年是死了不少人。烦请举例,一个新国家的诞生,在最初的世纪里,是否都是尽善尽美?还有,我父亲89年的时候在北京空军服役,他见证了整个事件的经过(虽然他们没有被派出去执行任务),再次看到屠城这个词,我都不好意思说你无知了。你就是一枚棋子,你知道么?西方说什么,那些维护自己利益的人说什么,你就是什么?共产党说没死一个人,这是放屁!西方和所谓的民运分子说死了上千人,屠城,这也是放屁!事实是,起初杨尚昆只想调38军进京,但是梁军长因为没有邓小平的亲口命令,所以拒绝执行,于是杨尚昆就慌了,他担心这件事情会在部队起连锁反应,急的一夜没睡,给全国各大军区的司令员都打了电话,要他们表明态度。各军区首长都表示服从中央的安排,于是杨就让各大军区,各个部队都派出人进京。这些部队素质参差不齐,而引起伤亡的全部都是那些军纪不好的部队,很多部队的官兵其实都很惨,你应该知道不仅有学生死,部队也死了不少人吧?那些被打死的士兵都是因为部队作风好,素质高,坚持命令,被打不还手,枪被抢了都没开过一次!而最后天安门的清场,实际上根本没有西方宣传的那么恐怖!连侯德健都说了,他自己并没有亲眼看到坦克从人身上压过去!直到他撤离时,都没有见到大规模的伤亡!实情是什么?我不敢说我知道的是实情,但我相信我父亲的话!部队为了驱散在广场的人,采用心理战术,先把电切断,让广场一片漆黑,然后让坦克打开探照灯,开足马力,在没有人的区域高速行驶,造成巨大的噪音,让那些仍然逗留的学生感到恐惧,逼迫他们离开广场!而且我父亲说,在他所了解的事实中,在他战友的叙述中,清场行动并不是以屠杀为目的的!伤亡人数也极其有限!而中央的命令,即使在最后运动最激烈的时候,也并没有包含不计伤亡,控制局势的内容!一叶障目,以讹传讹!解放军并不是杀人如麻的恶魔!口口声声的说爱中国,却在言论上帮着西方妖魔化中国!参军的都是有血有肉,爱国爱民的中国人民,不是你们这些口出狂言,只会嚷嚷的白痴!即使你们会做出射杀平民的举动,他们都不会!

Anonymous - Dec 29, 2009

上一篇评论回评:每天都要上来看一下有没有回评,避免有人回了评论,而我没有回复导致讨论没有结果,很辛苦。这是我最后一篇回复了,不管先生同不同意我的观点,也就此打住吧,因为无论怎样讨论,共识是很难取得的。关于先生提到到香港悠久的民主价值历史,我想请问,是否只要存在的,就能证明它是具有约束性或者影响力的时候。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任何一个编写香港历史的人,都不会把香港的民主作为一个哪怕很小的一个方面来阐述,只会在阐述香港政府设立形式的时候,提到有廉政公署的存在,以及司法独立。而香港的民主并不是自内而外产生的,是英国殖民时代辐射来的。而所谓的香港民主体系,对香港发展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我在这里并没有抨击民主制度不好,注意,我的观点是,不管是欧洲的,香港的,美国的,他们的民主制度非常好,也非常符合他们的社会形态。但是关键在于,这种西式的民主对目前中国的发展是有益的,还是有负面作用的。国家的发展并不取决于是什么样的制度,而是什么样的政府,有效率的政府才能有效的推动社会的发展,民主制政府的运行有自身的优势,而专制政府有专制政府的优势。对于不同社会文化,不同历史形态的国家来说,一刀切难道就是好的?如果从道义上,那民主政府应该拿一块黑布把自己头罩起来,最好找个地方钻下去,因为从民主发展至今,它维护的是利益既得者,而破坏了其他民族,其他国家的自然发展。所以如果说民主是普世价值,西方政府也没资格这样说,从欧洲人踏上美洲大陆起,白人以自由民主的名义带来的是无尽的硝烟和掠夺,以及看似合情合理的战争。即使民主本身没有错,那西方政府也不过是彻头彻尾的披着民主外衣的实用主义者,他们的政策维护的只有自身国家的利益,并且这种维护是丝毫不考虑其他国家利益的前提下进行的。所以,由他们来想中国推行怎么做人,怎么为国,没有资格!我说过,中国人一定会得到属于自己的民主,而不是如西方所愿。就如这次哥本哈根会议,我发现西方崇拜者,那些所谓民主的人士,怎么就那么理解西方?西方说中国阻挠会议的进行,那些人就跟着骂中国不厚道?温家宝是在切切实实的维护正处在发展阶段的中国工业!而不是卖国,为西方政府还他们100多年来欠下的债!这就是区别!不在于政府是民主的还是专制的!
香港二战后的发展,和当地政府有效的政策以及切身为民众考虑的角色有关吧?难道专制政府就一心只维护自己的利益?97回归之后,香港接连遇上亚洲金融危机,非典,现在又是流感,人们一说就说香港回归后,经济的发展不如从前了,连着多少年不景气?但是为什么就是有人把中央政府费尽心思,维护香港地位这种努力视而不见?这也和民主以及专制的观点无关吧?在前一段时间,如果不是中央政府的竭力保就,香港能安然避过避税天堂的帽子,免于处罚吗?一党制不会长久,但是所谓的西式民主在中国也不可能完全实现,中国需要的是符合自己的方式。

谈到日本的民主制度,我只想说一点,很多人抨击一党制,都说一党制带来严重的腐败问题,但是日本的民主体系有效的避免腐败了吗?黑金政治是公开的秘密,政治勾结也不是什么新闻,这些东西莫不是先生也在选择性失明吧?

有一点很抱歉,我忘了使用繁体,还请谅解。

Anonymous - Dec 28, 2009

香港 97 前沒有人爭民主?

大概是選擇性失明。
香港早在四十年代、二戰前已經有所謂《楊慕崎方案》,
提出續步為香港建立民主體系,
而市政局早在三十年代已經有民選議員,
並於戰後 (尢以六七暴動之後步伐加快) 一直加強民選讓員之功能角色

七十年代麥理浩執政時已有提出所謂「代議政制」的概念
到八十年代已有區議會及立法會的民選議席產生..

到了九十年代更有九五方案
結果,最反對的卻是中國..


最重要的,踏入了七十年代後,
即使發生了多次大型的社會運動,
香港也不曾以言入罪...

至於你談及「選總督」
香港當時是一個殖民地,
難道你認為香港現在是中國的殖民地?


至於日本,那來的民主不成功了?

Mark Wong - Dec 28, 2009

第七楼回评:对于你的质疑,我不想作出过多评价。你确实是一枚好棋子,我如果是政治家,会很乐于看到很多像你一样棋子的存在的。

Anonymous - Dec 26, 2009

第六楼回评:关于刘晓波先生的遭遇,我深表同情(虽然口气听着很耳熟,但我没法用别的词来形容),我认为政府不应该判他有罪,因为这完全是一种提议,并不是搞一个组织去实打实的来颠覆国家现有的政体,在这一点上,我完全赞同你的说法,刘晓波先生不应该被判刑。

Anonymous - Dec 26, 2009

第四楼和第五楼的回评:有一句话,我在评论中没说,但是看到你们的回复我想应该是说出来比较。现在这些激进的,要求所谓西式民主改革的人,总是把自己看作与时俱进的,符合时代思想的先进者,由此获得了非常良好的自我感觉,碰上那些哪怕为政府作出一点点解释的人,都如同站上了道德高地,可以俯视着,理直气壮的批评和教育他们。我想请问,什么是爱国?四楼提到了抗日战争,5楼提到了言论控制和舆论操纵。关于抗战的历史,我不能作出任何判断,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我离那个时代太遥远,你要坚持质疑那段历史的种种,我没法说什么。关于言论控制和舆论操纵,这个中国人都是知道的,那些个什么什么日报就是用来干这个的,但是控制归控制,这是一个政党用来维护自身形象所运用的手段而已。人们可以自由的出国,随便找一个代理就能在国内翻墙出来上国外的网站,网上随处可见人们对政府的不满,这些东西难道在10年前,亦或者20年前是可以想想的吗?政治自由化和舆论自由化伴随着改革开放发展的很好,直到89年,因为那场运动而戛然而止,政府加强了舆论控制,限制了民主诉求。这些都是历史的必然,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必然会伴随出现的,有句话叫饱饭思淫欲,民主的发展也是和社会的发展相辅相成的,特别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没有民主根基的国家。现在你们民主人士喜欢说一句话,叫爱国不爱党,呵,好高尚的情操啊,好进步的思想啊,你可以不爱共产党(说实话,我也不爱),但是你们所希求的是和整个社会的发展不相称的!看到了美国完善的民主体制就羡慕人家,恨不得45年的时候直接让美国占领了,以后媚外连签证都省了,中国和美国从历史到人民性格有哪怕一点相像吗?这种照搬照套的东西除了会破坏当前中国的社会稳定,还能带来什么?

Anonymous - Dec 26, 2009

第三篇回評:先生是香港的,所以用繁體回覆,希望您等看得習慣。在回答您的質疑之前,我想先問一下,1989年之前,在彭定康總督治理香港期間,香港是否出現過一絲一毫的民主跡象?香港在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經濟高速發展,是否和貴地高度發達的民主制度有關?彭定康總督在職那麼多年,爲什麽沒有開放香港地區的總督直選?而在中英兩個簽署香港回歸備忘錄之後,香港開始人為的發展其所謂的民主?並且在回歸之後愈演愈烈?我可以回答你,道理和英國在撤出印度之前,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做出的伎倆是如出一轍的。孟加拉國的獨立難道是民主在發揮其公正公平的作用?
然後回答您的質疑,世界上人口大於一億的國家,用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懇請您指出,哪個大國,包括領土和人口,的西式民主是成功的?美國不說,答案我已經給出了,印度和日本如果您要堅持算在內,那我也沒辦法,歐洲國家沒有一個人口在1億以上的,國土面積就更不用提了,至於巴西,我想沒有哪個西方國家會稱讚他們的民主吧?懇請舉例!
獨立的監察制度,是基於整個國家的政治面貌和政治現狀來決定的,並不是單純的像香港一樣,搞一個廉政公署就能解決的,請注意,我們在這裡討論的是一個有著13億,接近14億人口,擁有960萬平方公里土地,有著近3000年封建歷史的大國!不是香港!香港人應該會對朱鎔基先生有好的印象吧?他的新書,答記者問,不知道您看了沒有,我相信那本書能填補您很多關於大國(領土,人口)的治理的疑惑。
至於內戰時期,呵,您還真認真,那隻是政治,政治啊,即使在您羡慕的西方民主體系當中,上台前說的多好,一套一套,我要怎樣,要怎樣,當權后出爾反爾的多了去了,我不用跟你舉例吧?這是政治啊,如果您沒搞清楚什麽是政治,那我也沒法再多解釋什麽了

Anonymous - Dec 26, 2009

第二篇回评:按照你的理论,政治改革应该自上而下铺开是吗?而不应该从下往上进行?那共产党30年做出改革开放的决定时,时候也应该先从北京开始,再一次向沿海和内陆展开?所谓特区和经济开发区,都是邓小平个人的共产党作风?经济自由化是政府的第一次尝试,带来的风险要远远小于政治自由化,相比较而言,事关国家稳定的政治,难道就一定要把中央肃清?取消9常委,让2000多人大代表自主选择?亦或者直接开放全民直选,从村到县,从市到省?要说服别人也要拿点依据出来好不好?

Anonymous - Dec 26, 2009

补充一下,在我伟大的共产主义为国为民的公仆们的英明领导下,我国基尼系数已经和万恶的美帝在同一水平上了。

Anonymous - Dec 26, 2009

搞笑了,你担心民选后的人倒向西方,贩卖中国,你怎么就那么确定现在中共的那批红色资本家不会卖国?那些人可连你的选票的不需要,天天还叫着“党指挥枪”,把你卖了再让你替他数钞票又怎么样,看看现在的贪污腐败,看看现在的遍地外国人的血泪工厂,你是不是主旋律片看太多,以为中共那批人都是“为国为民”的。

当然,刚选举后,那些舔西方屁眼的人的确会有机会,不过大众会接受这样的结局吗?如果选举是有效的,那些置国家利益于不顾的人会长久吗?陈水扁不就是例子。而在现今的大陆,你有这样的机会吗?怕是被愚弄了都还不知道。

民选了,官僚为不为国不一定,不民选那是一定不。

Anonymous - Dec 26, 2009

先要搞清楚,現在不只是說,這個憲章寫得好不好,適合不適合中國國情。政治,憲制,評論,當然都有可以議論的餘地,我同意,支持民主的人,也不能把單單個人的想法,就看作唯一的價值。

現在唯一要關心的是,有人坐牢了,坐11年的牢,一個人,就算看法錯誤,就算意見有偏差,該坐牢嗎?

Dick Ng - Dec 25, 2009

追求自由、民主、宪政的目的之一即是为了能与贪污腐败滥权等这些不对等主体的恶行,施以法律规范和约束的行为成为可能,是一种抑制手段,而你在使用完美论。同时被保障者即为弱势群体,权力需要平衡,中国人没有追求绝对概念。不要拿这些说事,这是借口,犹如共产党说贵国公民素质太差文化低不能如此这般之类,都是为己辩护的借口。素质低文化差,可以通过教育来改善,可事实共产党及其官僚一直操纵管控教育、宣传和新闻等各种渠道,灌输它们变造伪造的选择性信息,并没有履行提高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提高公民宪政法制观念和民主观念的义务。接上,请不要侮辱自己的同时侮辱爱国的中国人。

Hypocn V - Dec 25, 2009

无名氏的他,是不愿提及共产党上台前坐在日帝后方消极抗战时更暴力更激进的谎言运动和行为。现在这里更多是爱国人士,请不要侮辱自己的同时连带侮辱爱国同胞。

Hypocn V - Dec 25, 2009

對世情認識不足的話,煩請先找找有那些國家人口過一億。
"(推行民主) 人口在一億以上的国家?除了美國沒一个成功的" 的話也說得出,也證明閣下的常識水平了。

當然,就算知到也裝作看不到吧。

至於農村選舉的舞弊,在於中國法律體制根本未能提供一個適當的、獨立的監察制度。
也從不強調獨立監察的重要。
法律從來是為政權服務,也自然不會看到當中有甚麼問題了..

就算農民不受金錢收買,最終也只能被迫屈服於土豪士紳之威嚇下。



至於對所謂「西方民主」,共產黨上台前比閣下激進多了。

1941年10月28日《解放日報》發表文章《結束一黨治國才有民主可言》,文章指出,一黨專制是民主的死敵,黨派只有競爭才能生存。

1946年5月17日《新華日報》發表社論:《誰使中國不能安定?》,文章指出:獨裁專制者希望的「安定」,「並不是全中國的安定,並不是全中國人民的安定,而僅僅是他們坐在壓迫人民的寶座上的『安定』。他們那個小集團可以統治全國、為所欲為的『安定』。」

《新華日报》1946年1月24日: 人民文化水平低,就不能實行民選嗎 ?

「..這些方法的創造證明了只要有實行民主的決心,人民的文化水平低與不識字都不會變成不可克服的障礙。那些信口誣蔑解放區選舉,並企圖以此來拖延民主選舉之施行的謊言,完全沒有事實根據。才真是『對全國人民的一種侮辱』哩。 」

M23 香港

Mark Wong - Dec 25, 2009

“共产党并不是没有尝试民主,村主任的选举是完全的民主吧?政府没有任何干预,但是结果是什么?农民可以被100块就轻易的收买,投出5000年来来之不易的民主尝试的一票!”

倒果为因!就是因为上层政治不民主,不诚实,不接受媒体监督,上行下效才会有基层政治的混乱!一个沒有媒体监督、言论自由的社会,再多选举都沒用。所以更应该开放言论、媒体,现在大兴文字狱就表明共产党不打算还权于民,直到天荒地老!

Abdiel Adams - Dec 25, 2009

朋友,你贴錯地方了。這里沒有民运人士,只有爱国公民。烦把以上言论贴到正确地方去,例如王丹、吾尔开希的Facebook。这篇贴子就算你无知,不用刪除,留個记录。

Abdiel Adams - Dec 25, 2009

ZT: 英国贩毒男子阿克马尔・沙伊克是不是精神病患者?,如果是,就不应该执行死刑. 刘晓波是不是精神病患者? 如果是,应该释放他。

ZT:
英国贩毒男子阿克马尔・沙伊克是不是精神病患者?,如果是,就不应该执行死刑
============================================================
发表于 昨天 09:28 | 只看该作者

应该让大家投票,看刘晓波该不该杀

我想就凭他那句:“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样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就该死吧?

当然,在此之前应该先鉴定他是不是精神病患者,如果是,应该释放他。
===================================================================
我與《開放》結緣十九年
◎ 劉曉波
香港《開放雜誌》,原名《解放月報》,創刊於一九八七年,於今已經二十歲了。慶倖的是,屈指一算,我與《開放》的緣分,也有十九年了。原因無他,價值觀相通而已。

我看重這本政論雜誌堅守言論自由和獨立辦刊的執著,即便在一九九七年後香港的言論環境大不如前的情況下,也在政論雜誌的生存空間日益局促的困境中,《開放》仍然不改初衷,堅持自己的初衷。

作為大陸的獨立知識人,也作為這本政論雜誌的老作者和老讀者,我受惠於這本政論雜誌頗豐;我相信,大陸的許多獨立知識人的感受,也會像我一樣。所以,時逢她的二十歲生日。自然要為之寫點甚麼。

我在這本雜誌上發表的第一篇文章是批判毛澤東的,題目叫《混世魔王毛澤東》,發在一九八八年十月號上。從此,我與這本政論雜誌便結下了文字緣。期間,除了三次失去自由期間我沒有為《開放》寫稿之外,其他的時間一直沒有停止過為她供稿。六四後,我進了秦城監獄,《開放》不僅為我呼籲,而且還轉發了我的多篇文章。

等我從秦城監獄出來,再次執筆為她供稿時,《解放月報》更名為《開放雜誌》,我的名字也被添列為「特約撰稿人」。特別是我學會電腦後,幾乎每個月都要在《開放》上發文。我發表在《開放》上的文章,還先後兩次獲得由香港記者協會、香港外國記者會和國際特赦香港分會聯合頒發的「人權新聞獎」,一次是「優異獎」,一次是「大獎」。

外界更多地知道我和《開放》的淵源,大概源於那篇名為《文壇「黑馬」劉曉波》的訪談錄,發表在該刊一九八八年十二月號上。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我結束了挪威奧斯陸大學三個月的訪學,前往美國夏威夷大學,我特意坐了途徑香港的航班。第一次踏上殖民統治造就的自由港,感覺真好!我接受金鐘先生的採訪,感覺更好!

採訪中,金鐘先生的提問很直率,我的回答可謂放言無羈,說出了一段犯眾怒的話。

金鐘問:「那甚麼條件下,中國才有可能實現一個真正的歷史變革呢?」

我回答:「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變成今天這樣,中國那麼大,當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會變成今天香港這樣,三百年夠不夠,我還有懷疑。」

儘管,六四後,這句「三百年殖民化」的即興回答,變成了中共對我進行政治迫害的典型證據;時至今日,這句話仍然不時地被愛國憤青提起,以此來批判我的「賣國主義」。然而,我不會用接受採訪時的不假思索來為自己犯眾怒的言論作辯解,特別是在民族主義佔據話語制高點的今日中國,我更不想收回這句話。

這句話,不過是我至今無改的信念的極端表達而已,即,中國的現代化需要經過長期的西化過程方能實現。因此,官方的批判也罷,愛國憤青的口水也好,每每想起,我都懷著感激,讓我有機會即興發揮。

今天,歷史的進步結束了殖民時代,但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所取的進步,大都於和平交往中的西化高度相關。今日中國的現實證明,凡是可以公開西化的領域,無疑是進步最快的領域。比如,進步最快的經濟也是西化最為明顯的領域。如果沒有官民對源於西方的市場經濟、私有制權和自由貿易的逐步接受,中國經濟決不會有如此巨大的進步,民眾的私人財富也決不會達到今天的水平。而中共對民主憲政等政治西化的頑固拒絕,恰恰是弊端產生的跛足改革的主要根源,也讓政治改革停滯不前,讓中國政治仍然處在僵化而野蠻的獨裁階段,也讓世界看到的是一個政經分裂的中國形象。

如果有一天,大陸中國人也可以像香港同胞一樣,有免於恐懼的尊嚴,有免於禁言的自由,也就是過上一種真正的開放生活,《開放》雜誌在香港的使命也許就結束了。

如果真有這一天,我希望,《開放》能夠進入大陸,依然保持其獨立辦刊、關懷社會、時政敏感和精益求精,我也依然願意繼續作她的作者和讀者。

二○○六年十二月十九日



Anonymous - Jan 2, 2010

顶!刘晓波!
顶!香港人!!!

香港人好样的!!!

羽然 - Jan 2, 2010

这里是给人签名用的,不是签名发点意见,我相信大家也接受,但太长篇大论就免了吧。

Abdiel Adams - Dec 30, 2009

不受蛊惑的中国人


首先,我必须要承认,“零八宪章”的作者挺有才,煽动能力也比较强,外行人看起来似乎出发点很好,而且所提的也有板有眼,至少文采要比我强得多了。可惜,这样的人却不好好利用自己的能力,为国家多做点贡献,

我仔细地看了一遍,一些主张的确很好,事实上国家也正在努力去做,比如城乡平等、社会保障、环境保护等等,还有一些主张,前面部分说得很好,我本人赞同,但越往后越离谱,明显带有煽动情绪,根本就是在针对某一个事件或某一个人在提,我想,这不能叫做政治主张。有些主张非常好,但不切实际,用句老百姓的话:站着说话不腰疼。

最可笑的是作者主张:“尽早撤销严重危害国家法治的各级党的政法委员会。”

我不知道作者知不知道政法委员会的作用是什么,其实很简单,上网搜一下,政法委员会的职能很清楚,政法委员会工作的原则是不干涉执法,对于执法工作中出现的违法违纪行为及时查处,最重要的职能就是协调各部门开展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到了作者笔下就变成了“严重危害国家法治”,真是可笑。

我在新浪的一个博客上回复了“浪漫骑士张道正”的文章,简单说了几句“看了《零八宪章》我不敢苟同,我想真正的民主应该是和谐的、有益于广大人民的民主,而不是为了个人的自由,导致社会混乱”结果我回复的内容被删了,真有趣,天天在网上说“政府封锁消息,删贴,要民主,不要删贴”,可你不也一样么?别告诉我是你背后的政府帮你删的。

再看看作者的简介吧,和达赖喇嘛一样,获得了许多“殊荣”,其实是怎么得到的,我想大家都很清楚。

我国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度,现在的确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但是应该看到政府正在努力改变这种状况,在发展的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是很正常的,政府也正在努力减少出现这些问题,不要老是埋怨,应该看到,每个国家都有它的弱点。为什么不多花点力气,争取将祖国建设得更好点呢?利用你的国外关系,多引进点外资,多干点对老百姓有利的事,那多好啊。比如作者提到的“建立覆盖全体国民的社会保障体制,使国民在教育、医疗、养老和就业等方面得到最基本的保障。”估计作者要是建一所医院,老百姓看病不花钱,那肯定不会获得哪些“殊荣”了。不跟政府作对,颁奖的能同意吗?

中国如果不是现在的政治制度,会变成什么样,估计作者心里比谁都清楚,为作者颁奖的更清楚,因为那就是他们想看到的。

Anonymous - Jan 1, 2010

箴 1:7 敬 畏 耶 和 华 是 知 识 的 开 端 。

中国人的素质 第十章 心智混乱

http://www.millionbook.com/xd/m/mingenpu/zgrd/010.htm
我们说“心智混乱”是中国人的一种特点,但我们并不是说这种特点是中国人特有的,也不是说每个中国人都具有这个特点。从整体上来看,中国人似乎有足够的能力同其他民族相抗衡。他们在智力上当然没有表现出弱点,连这种倾向都没有。同时,我们要记住:中国的教育局限在非常狭小的圈子里,那些受过不完善教育的人,或者那些根本没有受过教育的人,都十分欣赏汉语的结构。这种欣赏在律师看来,是“事前从犯”,但中国人的欣赏已经到了最为显著的“心智混乱”的地步,他们也许应该对此有所愧疚。
...
同一位没有受过教育的中国人交谈,最平常的事情就是很难弄清楚他究竟在说什么事情。他讲的话常常只有好几个谓语,复杂地混在一起,像穆罕默德的悬棺那样悬在半空,无所依傍。在说话人心中,省略主格根本无所谓。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他从没想到过省略主格这个重要的信息内容之后,听他讲话的人是无法用什么直觉来听明白的。值得注意的是,长期的训练已经使大多数中国人成为很会猜测的人,只要简单地补上原先偶然失去的主语和谓语就行了。常常会这样:省略了全句最关键的词,也根本不知道省略的是哪个词。句子的型式、说话人的举止和语调、伴随的情景,都常常没有表明主语已经改变,但人们会发现说话人不像几分钟前那样在说他自己,而是在说他道光年间的祖父。他是怎么说过去的,又是怎么说回来的,常常是难解的谜,但我们每天都可以看到这种完美的技艺。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从一个话题、一个人、一个世纪,突然而又不知不觉地跳到另一个地方,实在过于稀松平常,根本不值一提,好比看着玻璃富上的一只小虫,便可以顺着视线望见远方山上的牛群。
...
中国的教育,肯定不是让受教育者全面地掌握一门学科并付诸实践。酉方人普遍相信有些传教士确实能证实:即使经文上有天花,自己在布道时也不会染上。在中国同样的现象却十分怪异。中国的狗不是按常理去追捕狼,如果你看到一条狗在一条狼后面跑,狗也不是在追狼,它们不是往相反方向在跑,就至少是直角方向。与这种相互躲闪的追逐相似,中国人在追逐某个特定话题时也是如此。他常常能闻到这个话题的气味,不时地也快追上了,但他终究还是后退了,万分疲惫,却没有在整个谈话过程中跨入这个话题。

  中国这个地方差别太大:有钱的人与穷困的人,受过极好教育的人与完全愚昧无知的人,都生活在一起。有数以百万的人贫困而又无知,如此的命运使眼界狭窄,心智也就必然会混乱。他们的处境只不过是井底之蛙,对他们来说,天空也只是黑暗中的一小片光亮。他们中的许多人从来没有离家走远到十英里之外的地方。除了自己周围的人他们对别人的生活状况没有一点概念。一切民族都普遍具有的本能的好奇心,他们许多人看来却都埋人心底或者枯萎殆尽了。许多中国人知道离家不到一英里的地方住着一个外国人,但从来没有想过要打听一下:他从哪里来,他是谁,他想干什么?他们知道勉力维生,除此之外,他们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像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有三个灵魂,还是一个,还是没有。由于这件事情与粮食价格无关,他们也就没有看出什么意义。他们相信坏人来世会变成狗或虫子,他们也真诚而简单地相信自己死后,躯体会化为尘土,而灵魂——如果有的话——也会弥散在空中。造就了西方所谓“务实的人”的种种力量最终造就了他们这种人,他们的生活由两个部分构成,一个是胃,一个是钱包。这样的人是真正的实证主义者,因为他无法理解自己没见过、听过的东西,对这样的东西自然就没有概念了。生活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系列的事实,绝大多数还是令人不快的事实。对于事实之外的东西,他马上就成了一个无神论者、多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偶然地拜拜他本不相信的神,或者施舍点吃的给那些不认识的人,就足以满足他的依赖本能。不过,这种本能是否寻找这种表现形式,则主要取决于他的周围环境。对他来说,人类生活的物质因素可以独自培养,完全排除在心理和精神之外。将这种人从麻木状态中拯救出来的唯一办法,便是输入一种新生活。新生活会向他们传达由基督教早期主教揭示的崇高真理:“人是有一个灵魂的”,唯其如此,“神的启示才会给他们智慧。”

Freeman Tang - Jan 1, 2010

五毛真多。我还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名词。

Aaron LI - Jan 1, 2009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

Anonymous - Dec 28, 2008

http://tw.myblog.yahoo.com/leg8nd

leg8nd zhang - Dec 26, 2008

你有常识没有,政法委不干预司法?政法委是党委的职能部门,有十项权能。而很重要的一项就是协调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很多政法委书记都兼任党委常委,公安局长,不干预司法?以前很多就是党委判案党委批捕党委批复好吧。。。。政法委职能重心近年来主要向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转移,但是不能不说对司法独立造成极大的影响。一个案子政法委书记说了话,你法官当耳边风,有你好果子吃?

Anonymous - Dec 25, 2008

你肯定也是5毛党的,哈哈~~

Anonymous - Dec 25, 2008

【强烈反对西化,走出一条我们自己的路】

这些人也太幼稚了吧!这里面有很多问题都不是实行一个新制度能解决的。比如说所谓的“道德沦丧”--【汤池小镇实验的成功就告诉全世界的人,人民是可以教得好的(而不是在所谓的自由、民主上绞尽脑汁地做文章)】【佛法是全世界最高等的科學.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希望所在】【中国的儒家思想同样有着的无限的魅力,这些所谓的理论家为何不在传统文化上寻找中华民族复兴的希望,而是寄希望于西方所谓的民主、自由。都是些数典忘祖的家伙】
一个民族不能没有信仰,西方的所谓民主自由信仰在中国不能全盘照搬。朴素的共产主义信仰,在抗日战争中已经体现出强大的生命力,现阶段这种“朴素的共产主义信仰”出了一些问题,但是不应全盘否定。共产党是有一些错误,一些不足,大家可以出言献策,从不同的角度解决问题。但是绝不是把共产党打倒,让中国社会重新来过。这样受苦受难的还是底层的人民大众,那些所谓活动家早跑的外国避难去了!!【强烈反对西化,走出一条我们自己的路】

Anonymous - Jan 1, 2010

太 23:16 你 们 这 瞎 眼 领 路 的 有 祸 了 。

路 6:39 耶 稣 又 用 比 喻 对 他 们 说 , 瞎 子 岂 能 领 瞎 子 , 两 个 人 不 是 都 要 掉 在 坑 里 吗 ?

中国知识分子的反宗教传统
http://www.godoor.net/jidianlinks/rbm-fj.htm

任不寐

1553年(1552年?),耶稣会士沙勿略(Francis Xavier)在上川岛(Island of Sancian)面向中国大陆抱憾而死。这是一起象征性事件,它标志着在宗教改革(包括南欧天主教改革和北欧的新教改革)和环球航行背景下的全球福音化时代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随沙勿略之后而来的意大利耶稣会士范利安(Valignani, Alexandre)在澳门眺望北方,他的呼喊代表了罗马世界面对中华帝国的焦虑和无奈:“哦,顽石,顽石,你何时打开大门?!”有耶稣会士更感慨:月球离欧洲有多远,中国就离欧洲有多远。

  当然,晚明到清末,从利玛窦到汤若望,从马礼逊到马提摩太,这些伟大的信徒在中国进行了艰苦的耕作。今天,在一定意义上,“神州”生活在借他们所给予的恩宠之中。不用说今天信仰方面的收获,诚实的人们不应该忘记:近代以来,中国的科学、技术、医疗、印刷业、传媒、教育、慈善事业、现代婚姻制度、女权以及政治改良(有明一代以来)诸方面,无不得益于来华传教士的文化贡献。然而,这一切在中国当代史中被彻底涂掉了,甚至换上了面目全非的说法。令人震惊的是,这些反历史的解释并非完全出于意识形态的需要,而同时来自中国知识分子的“自觉”。换句话说,审视基督教在华传播的历史我们震惊地发现,至少在1949年以前,传教士最大的敌人是中国的知识分子而不是紫金城的天子。当然,这种说法并不排除这样一种经常出现的情况:朝
庭和知识分子在铲除宗教的行动中往往互相利用。今天,经过“改造”(1949年以后)和毁灭(1966年以后)的双重灾难,神学和信仰在中国开始复兴。但与此同时,原教旨主义的无神论者也卷土重来,无论是新左派还是老左派,无论是体制内的科学派还是体制外的自由派,他们在继承“沈傕和杨光先”的事业上达成了共识。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检讨中国知识分子的反宗教传统是当务之急。

⊙ “教案”——作为凶手的中国知识分子

  由于教会从来没有在中国取得过相当于它在欧洲的政治地位,因此基督教在中国总是处于政治权力的淫威之下。基督教在华存在的这种先天不足,给他的敌人提供了充分调动各种资源予以打击的条件。“景教”的覆没(845年唐武宗发布铲除外宗教的诏书),似乎开启了基督教在中国受难的历史。遗憾的是,在这一连串苦难中,凶手主要是由中国士大夫来担当的,他们更多的时候是诽谤者或告密者,极端的时候,他们就是刽子手。

  在这似乎令人费解的名单中,晚明的沉傕和清初的杨光先特别引人瞩目。

  1615年,沈傕任南京礼部侍郎。这一年5月他向皇帝上奏书要求将传教士与中国信徒判处死刑,这一“檄文”揭开了“南京教案”的序幕。他对基督教的指控为所有指控基督教的后来者提供了范本:传教士秘密潜入帝国;基督教是异端邪说,标新立异;在儒学经典中找不到基督教的教义(天主教自诩它的道德体系要优于儒学的三纲常伦理);基督教不承认皇帝是最高的精神权威……。

  沈傕的呼吁似乎得到除了徐光启等人以外的大多明朝知识分子的响应。在中国,往往最保守的就是知识分子,而知识分子中最保守的就是“考试制度”熏陶下或控制下的秀才们。1617年,南昌300名秀才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请求皇帝驱逐传教士,禁止天主教。在南京,沉傕同样得到了秀才们的支持。南京的“知识分子”们的独特贡献是,他们为传教士的罪状补充了新的标准罪状:男女信徒深夜聚会图谋不轨,更重要的是,信徒画十字是发动革命的暗号。这显然是一份具有中国特色的控诉。这些指控不仅是阴险的,在投皇帝之所不好方面也是精明的。沉傕胜利了,1617年皇帝发布了逐教令。传教士被关进监狱、被驱逐,而信徒被迫害。传教被视为非法。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臭名昭著的魏宗贤为首的“阉党”和沈傕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结成了同盟。不仅如此
,“诗人和流氓的共谋”还成功地阻止了欧洲对明朝的军事援助,那时候,满人挥师入关已经准备就绪。
...

Freeman Tang - Jan 1, 2010

文革' 三翻' 五翻' 大躍進' 六四屠城......... 件件都害死數以十萬'百萬平民, 你還想一黨專政的共產黨再害死幾多人;你才閞心!! 你還要做幾耐奴才, 才去爭取民主選舉權;將昏官用選票將他們拉下馬!!!

Edward Tsz Hon Wan - Dec 29, 2009

共产党的马列主义思想和社会主义都是西方的,我们都在反对不加选择的西化。对了,共产党赶走了中国人的三民主义,孙中山先生是力图救国并民富国强的中国人。

Hypocn V - Dec 26, 2009

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就是中式民主,是西化(苏化)的共产党把它赶走的。谁是历史罪人,一目了然。

Abdiel Adams - Dec 25, 2009

樊駿偉 (香港,社會工作者)

我已经电邮了[email protected]
但我亦希望在此表达我的支持。
单一政权,究竟权力由何而来?
还权力给人民!

Timothy Fan - Jan 1, 2010

"英殖不以言入罪,有廉政公署,最重要的是,不民主的英殖背后还有一個民主的伦敦议会。"

Let us research a little bit more about the British history and think why they were able to establish a global nation.

1. God save our gracious Queen,
Long live our noble Queen,
God save the Queen!
Send her victorious,
Happy and glorious,
Long to reign over us;
God save the Queen!

2. O Lord our God arise,
Scatter her enemies
And make them fall;
Confound their politics,
Frustrate their knavish tricks,
On Thee our hopes we fix,
God save us all!

3. Thy choicest gifts in store
On her be pleased to pour;
Long may she reign;
May she defend our laws,
And ever give us cause
To sing with heart and voice,
God save the Queen!
4. Not in this land alone,
But be God's mercies known,
From shore to shore!
Lord make the nations see,
That men should brothers be,
And form one family,
The wide world over.

5. From every latent foe,
From the assassins blow,
God save the Queen!
O'er her thine arm extend,
For Britain's sake defend,
Our mother, prince, and friend,
God save the Queen!

6. Lord grant that Marshal Wade
May by thy mighty aid
Victory bring.
May he sedition hush,
And like a torrent rush,
Rebellious Scots to crush.
God save the King!

http://en.wikipedia.org/wiki/God_Save_the_Queen

诗 33:18 耶 和 华 的 眼 目 , 看 顾 敬 畏 他 的 人 , 和 仰 望 他 慈 爱 的 人 .

出 20:6 爱 我 , 守 我 诫 命 的 , 我 必 向 他 们 发 慈 爱 , 直 到 千 代 。

赛 60:12 哪 一 邦 哪 一 国 不 事 奉 你 , 就 必 灭 亡 , 也 必 全 然 荒 废 .

Freeman Tang - Jan 1, 2010

英殖不以言入罪,有廉政公署,最重要的是,不民主的英殖背后还有一個民主的伦敦议会。

Abdiel Adams - Dec 28, 2009

所谓的08宪章对于现阶段的中国是祸国殃民的东西。
这些人该抓,你以为在其他政党领导下就好了?
你以为每个国家都可以向美国嘛?
即使是日本也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民主化的,
你泰国看看,看看他们的社会割裂,动荡就知道了。
回归前的香港有自由选举权么,人民还不是照样安居乐业

Anonymous - Dec 25, 2009

民运分子该抓

其实,自由民主并不是万能的。
乌克兰、白俄罗斯、俄罗斯等国家在苏联的领导下,也实现了国富民强。
泰国、菲律宾,包括非洲大部分国家实行民主选举,对老百姓也没什么好处,贪污还是贪污,腐败还是腐败。
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讲,虽当领导都一样
所以呀,所谓的自由民主并不是解决问题的万能药。
我之前也跟民运分子聊过天,发现他们太极端,很会迷惑人了,很多问题和举动并不是建设性的。
虽然我对政府有一些不满,我还是拥护的,所以我加入了中共。
为什么?因为我希望成为一个建设性的中国国民。特别是对于先阶段的中国,说句难听的,搞民主也要看条件的。中国还不具备所谓的直选条件。
泰国就是盲目实行民主的反面教材,社会动荡,矛盾公开化,没有调节的余地。

Anonymous - Jan 1, 2010

弗 4:18 他 们 心 地 昏 昧 , 与 神 所 赐 的 生 命 隔 绝 了 , 都 因 自 己 无 知 , 心 里 刚 硬 。

弗 4:19 良 心 既 然 丧 尽 , 就 放 纵 私 欲 , 贪 行 种 种 的 污 秽 。

4:20 你 们 学 了 基 督 , 却 不 是 这 样 。
4:21 如 果 你 们 听 过 他 的 道 , 领 了 他 的 教 , 学 了 他 的 真 理 ,
4:22 就 要 脱 去 你 们 从 前 行 为 上 的 旧 人 。 这 旧 人 是 因 私 欲 的 迷 惑 , 渐 渐 变 坏 的 。
4:23 又 要 将 你 们 的 心 志 改 换 一 新 。
4:24 并 且 穿 上 新 人 。 这 新 人 是 照 着 神 的 形 像 造 的 , 有 真 理 的 仁 义 , 和 圣 洁 。


太 4:17 从 那 时 候 耶 稣 就 传 起 道 来 , 说 , 天 国 近 了 , 你 们 应 当 悔 改 。

游子吟-永恒在召唤
http://www.oc.org/web/modules/tadbook2/index.php?op=view_one_book&book_sn=1

Freeman Tang - Jan 1, 2010

文革' 三翻' 五翻' 大躍進' 六四屠城,豆腐渣工程......... 件件都害死數以十萬'百萬平民, 你還想一黨專政的共產黨再害死幾多人;你才閞心!! 你還要做幾耐奴才, 才去爭取民主選舉權;將昏官用選票將他們拉下馬!!!
你真是可悲的奴才!!!!
你知否共產黨在中國實施新聞封殺,網絡封鎖,........令人民活在井下!!!!!!!!

Edward Tsz Hon Wan - Dec 30, 2009

孙中山先生也很该抓,对滿清来说

Abdiel Adams - Dec 26, 2009

当然该抓,对于你党来说

Hypocn V - Dec 25, 2009

加入中共?往火坑里跳,真勇!

Abdiel Adams - Dec 25, 2009

号召大家衷心拥护中共领导,抵制民运

我号召大家衷心拥护中共领导,抵制民运
因为根据经济学帕累托改进原理,在现在中共的领导下,大家的生活水平变差了嘛。
虽然有很多贪污腐败等不如意的地方,可是扪心自问,大家是不是比以前活得更好了。
作为理性人,在现有制度下,各方面利益都提高的情况下(即使包括贪污腐败分子),为什么要改变他呢。
你们能保证换个政党领导,换个体制。中国能更好了,风险太大了,理性的中国人是绝不会接受民运分子这套的。

Anonymous - Jan 1, 2010


让我们重复一遍,中国所需甚少。只需要人格和良心。甚至可以说,这两者实际是一样东西,因为人格就是良心。...

要改革中国,就一定要在素质方面追根溯源,一定要在实际上推崇良心,...有一条真理,被一位现代哲学的主要倡导者一语道破:“没有一种炼金术能够点铁成金。”中国需要的是正义,为了获得正义,必须了解上帝,对人要有新的概念,要了解人与上帝的关系。中国的每一个个人、每一个家庭以及社会,都需要一种新的生活。我们发现,中国的各种需要只是一种需要。这种需要,只有基督教文明,才能永恒而又完整地给以满足。

(摘自 明恩溥 <<中国人的素质>> 第二十七章 中国的现实与需要)

http://www.millionbook.com/xd/m/mingenpu/zgrd/027.htm

Freeman Tang - Jan 1, 2010

文革' 三翻' 五翻' 大躍進' 六四屠城,豆腐渣工程......... 件件都害死數以十萬'百萬平民, 你還想一黨專政的共產黨再害死幾多人;你才閞心!! 你還要做幾耐奴才, 才去爭取民主選舉權;將昏官用選票將他們拉下馬!!!
你真是可悲的奴才!!!!
你知否共產黨在中國實施新聞封殺,網絡封鎖,........令人民活在井下!!!!!!!!

Edward Tsz Hon Wan - Dec 30, 2009

太 4:4 耶 稣 却 回 答 说 , 经 上 记 着 说 , 人 活 着 , 不 是 单 靠 食 物 , 乃 是 靠 神 口 里 所 出 的 一 切 话 。

耶 6:16 耶 和 华 如 此 说 , 你 们 当 站 在 路 上 察 看 , 访 问 古 道 , 哪 是 善 道 , 便 行 在 其 间 。 这 样 , 你 们 心 里 必 得 安 息

诗 23:1 耶 和 华 是 我 的 牧 者 。 我 必 不 至 缺 乏 。

诗 23:3 他 使 我 的 灵 魂 苏 醒 , 为 自 己 的 名 引 导 我 走 义 路 。

Freeman Tang - Dec 27, 2009

五毛拿去!

Abdiel Adams - Dec 25, 2009

還有什麼出路?

共產黨威權體制是受壓迫的根源 也是受惠的來源

請不要以 為了維持社會穩定 這種理由來說服自己

下崗工人 農民.. 等 那些在中國境內遷徙的千萬百姓
不就是扛著太子黨 黨國菁英 等一干人新中產以體制行之的惡嗎?
斑斑血淚啊。

自由、平等、博愛,假如打成西方價值,而說服自己窒礙難行。
犧牲著別人的性命造就既得利益的穩定。
這種制度,
就是一百年前多少知識份子與民運人士,甚至共產黨自己,都斥之為野蠻的制度
我真不覺得當前這種中國,有什麼好自豪的?

西方不好,中國就不野蠻?
法國大革命讓人類文明擺脫被奴役狀態,

中國給了世界什麼典範,告訴世界某種社會型式是可以讓「每一個人都活得好」?

魯迅提倡拿來主義,好的就拿來,過了一百多年,中國可以讓別人拿去什麼?

為什麼中國人都不會想這件事?
在台灣,每一個人都在想這件事,
不管你是卑微的去思考自己的利用價值,
還是自信的去思考自己的生存模式,
都要為了面向世界,在強權的夾縫裡求生存。
這也是台灣社會、政治與經濟百年來自成一格的歷史脈絡。

我不自豪,因為西方民主在中國文化下的實踐確實有弊,
雖然零八憲章在台灣人看來只是基本的共識,但在政治實踐上還是有一段距離,
只是台灣比中國走的更接近憲章的精神,並且已有經驗的累積。

無論如何,該怎麼做到對人類文明有所貢獻的文明國家,是所謂和平崛起的中國不容迴避的問題。

(附帶一提,但哥本哈根會議的中國態度卻讓人失望了)

Zhuang Exic - Jan 1, 2010

台湾民主的功效如果只在痛打落水狗秋后算账那也没什么特别,当权者在位不受所谓民主的约束等造成后果那也是民主?

Ryan T - Jan 1, 2010

民主难道就是该造反时造反,该革命时革命,

沒錯!

這是一廂情願追求社會穩定的中國人無法理解的,
當社會矛盾與壓迫到一個極限的時候,難道還要調低個人的道德素養、公民意識,
以為周遭旁人的苦難不曾發生?

陳水扁貪瀆,百萬人上街抗議,可以有以下解讀:
1.台灣人對政治人物的道德要求有一定的水準。
2.台灣政體擁有包容民眾動員上街進行政治活動的空間。
3.台灣人民認為自己擁有上街進行政治活動的權力。
4.此次上街頭,只是強烈表達對陳水扁貪瀆行為的不滿而已,並未表達對體制的不滿,
假如哪天獨裁者上台,限縮人民言論自由,台灣人就不是這樣而已。
5.此次上街頭,只是表達對政治人物道德操守的不滿,但是民主政治不是只對寡頭的個人道德不滿而已,更重要的是如何完善民主制度本身,基本上此次運動並未出現對其他公民權利的爭取的內容。據國外朋友看來,雖有動能,但很單薄,可惜。

陳水扁下台之後,台灣民主政治也沒有更成熟。國民黨執政兩年餘,司法被政治力綁架,陳水扁長期羈押,未審先判;媒體被政治力綁架,公共電視政府強力介入主導經營方向,另外也透過府方直接公開要求媒體採訪內容;陳雲林入台,國民黨直接限縮人民表達政治意見的權力,從最簡單的禁止攜帶國旗,到拉長封鎖範圍,目的就是要壓制國內多數民眾對於親中政策的不滿意見,民進黨無力也無能承擔人民上街頭抗議的行動的責任,跟國民黨一樣把那些民眾打成暴民,兩者都是不合格的民主政黨。美國牛、ECFA國民黨態度是不用經過立法院直接生效同意,一句話:獨裁。東突厥影片、圖博人達賴入台,只因為中國政府態度就引起國內政爭,言論自由他國說了算?

對一個尋常台灣人來說,當下的民主環境得來不易。我們關心政權交替後,過去所掙來的一切會不會又被收回。

民主不是免費的!

Zhuang Exic - Dec 31, 2009

是非不分。台湾的情況就是证明就算统治者手段再高,在任时耐他不何,一下台还得束手就绑。这就是他们制度的好。现在有人敢查跟江泽民、胡紧套吗?!

Abdiel Adams - Dec 30, 2009

与其说是对民主的醒悟不如说是对腐败的愤怒. 民主难道就是该造反时造反,该革命时革命, 这有什么意义?
现在说民主就似乎就等于三权分立权利制衡, 那阿扁贪赃时怎么就没被制衡没受到监督, 非等到贪得无厌数额巨大纸包不住火了. 这样的民主有效果么?没有.

Ryan T - Dec 30, 2009

知一不知二。几十万人呛扁时根本沖入总统府就革他老命了。几十万人就是为了不废民主制度沒搞革命而已。这就是台湾老百姓对民主的醒悟。

Abdiel Adams - Dec 30, 2009

那阿扁执政时怎么三权分立就没见什么效果, 几十万人呛扁扁依然安安稳稳, 非得等阿扁出来做秀
这就是台湾的民主进步

Ryan T - Dec 29, 2009

三权分立才能抓出水扁,司法不被政治干予才有机会让阿扁有show可做。这都是好事!

Abdiel Adams - Dec 28, 2009

台湾的民主实践是儒家思想在汉族体系内的最佳实践,希望台湾的实践能给中国大陆的民众带来曙光!

Dennis Hu - Dec 28, 2009

不见得台湾的政治有多开明,三权分立水扁兄不也吃得多么,互相对骂搞得和过家家游戏般

Ryan T - Dec 27, 2009

俺并不认同刘晓波是为外国人服务的傀儡和民族败类, ZT:

再次为二鬼子刘晓波被判刑而欢呼!
来源: 麻子 于 09-12-25 12:28:07 [档案] [博客] [旧帖] [转至博客] [给我悄悄话]

刘晓波是什么人?只不过是个为外国人服务的傀儡罢了,如他在美国的话,早他NND进了号子里玩去了。

中国的宪法,是中国的立国的根本大法,岂是刘晓波之流的思想意识形态的买办说改就改的?

如果刘晓波这一类的人在美国提出一部新的美国宪法,那他早就是恐怖分子了。别说判刑11年,就是上电椅也是可能的。送刘晓波进入监狱,那还轻的呢。

那些因为刘晓波这样的政治流氓进号子而如丧考妣的人,赶快哭吧,不哭就再也没有机会发泄了。哈哈哈哈,洒家非常高兴能看到中国民主政治买办们的嚎啕大叫。
==================================================================

民族败类刘晓波语录
来源: 人民民主 于 09-12-23 19:52:22 [档案] [博客] [旧帖] [转至博客] [给我悄悄话]

回答: 刘晓波案件的审结-“很多人认为,这个审判是一个转折点。”纽约时报(图) 由 StillH2ORunDeep 于 2009-12-23 09:32:51

以下这些刘晓波的高论送给刘晓波的粉丝,让他们自己照照镜子:
“当兵要当美国兵”,“做一夜美国人”,“圆明园大火烧得好”。
“中共政权要是有足够智慧,汉人要是要是有足够心胸,那就把达赖喇嘛请来当国家主席,汉藏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
“用西方文化代替中国传统文化”,“我把西化叫做国际化、世界化,因为只有西化,人性才能充分发挥,这不是一个民族的选择,而是人类的选择,所以,我很讨厌‘民族性’这个词。”
中国要“引进总理”,要“改变人种”,要“解散中国”,要“做三百年殖民地”。
“今夜,我们是美国人。 愿上帝保佑美国!”


====================================================

刘晓波是谁? 不过HH的文读过 感觉耍嘴皮子的水平
yylzl2004 at 2008-6-26 09:58:29
韩寒不过是站在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说出自己的感受,没什么可指责的。 但他的知名度明显比普通人要大得多,名气越大,责任越大。从这个角度,他的言论不够妥当。 总的说来,没什么好责难韩寒的 不过,他的话不能作为评价大师水平的标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认识。
淡漠风神 at 2008-6-26 10:18:18
文人 骚客
jiaona110ckk at 2008-6-26 10:27:18
呵呵,刘晓波?? 不过一个耍嘴皮子的垃圾罢了;哎,失意之人,无为之人,也只能通过成为疯狗之类的角色来获得一定慰藉罢了。 同情它

Anonymous - Dec 31, 2009

別再談這種論調了,中國不想搞西方那套,難道現在中國社會就是好的社會?

叛國?劉曉波還稱不上!
假如真要叛國,這麼和緩的零八宣言都算是叛國的話,那代表中共內心裡頭對政治與社會的看法,
與支持劉曉波的民眾,天差地北。難道差到有了斷裂?若會分道揚鑣,那時候在指控叛國也不遲,
但我想那時也沒人在意叛不叛國,因為已對這個政府一點都不認同。

難道我搞錯了嗎? 制度吃人,中國各地民眾因為制度上與行政上的缺失甚至惡行反抗的新聞時有所聞,假若中國社會一派和諧,一切指控都是外國陰謀,那就中國等著崩潰吧:

沒有進步的社會,沒有進步的方向的社會,甚至不覺得自己需要進步的社會,崩潰是必然的下場。

Zhuang Exic - Dec 31, 2009

这里是给人签名用的,不是签名发点意见,我相信大家也接受,但太长篇大论就免了吧。

Abdiel Adams - Dec 30, 2009

文革' 三翻' 五翻' 大躍進' 六四屠城......... 件件都害死數以十萬'百萬平民, 你還想一黨專政的共產黨再害死幾多人;你才閞心!! 你還要做幾耐奴才, 才去爭取民主選舉權;將昏官用選票將他們拉下馬!!!你真是最可悲的奴才!!!!

Edward Tsz Hon Wan - Dec 29, 2009

64不管有没有人煽动

64不管有没有人煽动都不该把枪口对准学生。
当年戊戌变法康有为梁启超不也第一时间逃到国外,清政府至少还抓了谭嗣同等6人,共产党怎么没本事抓学联魏京生什么的,
不管怎么样,学生是无辜的,不该开枪、坦克压人。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无情?
再说只是要共产党公平选举&